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九百二十七章欲擒故纵

正文 第九百二十七章欲擒故纵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彼此隔着一个柜台,紫燕合上面前的书,脸庞上再次溢出一个浅笑,那么温婉,柔美,清纯自然得没有一絲杂质,让人根本不会感觉到这笑容后面,会隐含着什么可怕的危机。

    "阁下进来时,可看见门上对联和告示牌?"

    "当然!"中年男人随口回应道,如此醒目存在,若说是没看见,岂非是在睁眼说瞎话。

    "这天外楼开业以来,有多少人止步于门前,却连推门入内一观的勇气都没有,而阁下却是没有絲毫犹豫的便走了进来,若仅仅是为了避雨,说出来只怕就连你自己都未必会相信,所以,阁下应该是有为而来。小女子可有说错?"紫燕扑闪着星辰般亮丽的大眼睛,给人一种好奇泛滥的感觉。

    然而,这话落在中年男人的耳中,眼眸中的瞳孔却是微微一缩,有一抹阴邪的精光闪过,眼角的余光更是急速的扫视了一遍大厅的四周,没有放过任何一个角落。没人会相信偌大的一个天外楼,挂满了神兵利器的大厅,会只有一个看上去弱不禁风女子在独撑门面,这一点,只怕再脑残的人都不会相信。

    信不信是一回事,神念的感应之下却是让他的眉梢抽搐了一下,不应该呀,怎可能会是这样?整个大厅中的确没有多余生命气息存在,以他的精神力,别说是一个大厅,就是整栋楼都在他的神念覆盖之下,鼠虫的藏身之处都寻得出来,这点自信还是有的,不容置疑。

    "阁下的眼神好邪恶,你……你不会是……"紫燕的花颜顿时色变,眼眸中充满了极度的惊吓,娇躯微颤地向后小退数步,伸出的纤纤玉指有些发抖的指着中年男人;"你想干什么?别……乱来,否则……"

    "否则怎么样?"中年男人露出的半张脸上浮起一絲戏谑的邪笑,显然已不想再继续掩饰自己的意图,他也是在衡量眼下情形之后,临时改变了主意,真心的没想到居然会有如此的天赐良机,错过当下,不知又要化费多少心思,冒多大的风险,能不能得手还是个未知数。

    "来……"紫燕惊恐的张大嘴,红唇颤抖,像是紧张得竟是发不出声来,一张脸憋得通红。

    中年男人见状也是一惊,急速的回头望向门外,接着深吸了口气,门外的两人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如此紧要关头,居然都是缓缓掉转身来,将背反对着门,面朝着街道的方向,不知在低声的交谈着什么?对一门之隔的大厅内,所发生的异变像是毫无知觉。

    "啧啧,堪称人间绝色,一代顶级尤物!"中年男人伸出舌尖轻?了一下嘴唇,眼眸中透出一抹淡绿色的光泽,如同暗夜荒野中的一头饥饿的孤狼,散发出凶残而贪婪气息,一股压抑不住的滛邪之意从眼瞳中弥漫开来……

    "你……这是想干什么?"紫燕终于从贝齿间惊颤的挤出一句话来;"千万别伤害我,这里的东西尽管……"

    "美女,如果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就不会如此说了!"中年男人说话间,挥袖对着四壁一阵轻拂,悬挂在墙上的神兵利刃,竟是一件件无声无息突然消失无踪,没人知道他是如何做到的。开玩笑,入宝山岂可空手而归,美女,神兵,一并收入囊中。

    "我知道!"紫燕静静的看着他将壁上神兵利刃尽数收走,忽然变得不再那么惊惶失措,平静得让人感到有些心悸。

    "嗯!你在说什么?"中年男人闻言一楞,脸上露出无比错愕的神情,继而微摇了摇头,玩味的一笑;"可能吗?"

    "你不想尽快离开吗?"紫燕有些出人意料的言道;"此时若走,应该还来得及!"

    中年男人再度的楞了一下,瞥眼望了一下门外,两道背影仍堵在那里,虽不确定对方是否真的冲着自己来的,但在光天化日之下,劫持一个女子堂而皇之的离开,未免也狂妄得太离谱!

    "果然善解人意,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身后的那扇门,一定可以出去!我说得可对?"中年男人的眼光够毒,可谓是经验丰富,精明,老道,绝对是个中的高手,从他临时起意,决定动手的那刻起,已经在开始寻找退路,偌大的一栋楼,绝不可能只有一个大门出入,平时的进货出货,应该还有另一个通道。

    当然,这只是凭着敏锐的观察力得出的判断,不过,通常都很准,很少有失误的时候,否则又岂会逍遥到现在。因为,除了一条通往楼上的阶梯外,整个大厅内,只有这一扇门。无论这扇门的后面是什么所在,都绝对比傻傻的呆在大厅中要安全得多,脱身的机率更是成倍增加。

    直到此刻为止,像是天意刻意的成全,一切都进行得意外的顺利,眼前的目标对象几乎已是笼中之鸟,他有着无数种手段可以让天下间的女子乖乖就犯,甚至变为蕩女滛娃,这一点已是类试不爽,几乎没有例外。所以,他在顺手洗劫这些神兵利器之后,接下来,自然是要尽快携女离开案发现场了。

    按理说,他本可不必浪费时间,说出这许多话,直接胁迫眼前的女子从那扇门离去,要知道在大厅内多留下一分钟,就会多一分危险,谁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状况,没人说得清。只是心中浮起的那一絲絲小得意,让人忍不住的想要在美女面前得瑟一把,那种能掌控一切感觉真的很美妙,竟能让人忽视随时都可能降临的危机。

    中年男人的嘴角,勾勒出一个只有得意忘形时才会显出的弧度,紫燕背贴着身后的那扇门,心中一阵感叹,光天化日下作案,都可以这么任性,当真是极品了!

    "你确定从这扇门出去,就可以脱身?"紫燕扑闪着一双大眼睛,露出一种像是看白痴的眼神;"你就没设想过,这门后或许正铺开着一张网,等着某条鱼儿……"

    "有吗?"对于这种虚张声势的小把戏,中年男人撇撇嘴,面上带着不屑一顾的阴笑道:"女人都是胸大无脑的货,如此脑残的话也说得出来,当我是猪呀?"中年男人有种被人侮辱智慧的感觉,尤其是被女人小视,在他的字典里,女人只是一种用来发泄和提取真阴的工具,贱如草介。

    "猪?你会不会有些太过高看自己了?"紫燕掩口浅笑;"许多"猪"都知道龙潭凤穴莫闯,对着门外的对联和告示牌,都是惊颤的望而止步,其中不乏身份尊崇高贵之辈,尚且如此,你还认为自己比这些人物更优秀吗?"

    "你……"中年男人像是一下意识到了什么?脸色一阵阴晴变换,自己只是一味的将所有的注意力,都是集中在了这个极品的目标对象身上,色令智昏呀!居然忽视了这个突然横空冒出来的"天外楼",霸气神秘到了令人不敢轻易涉足的程度,而且,并非只是在虚张声势,能抛出这许多神兵利器的所在,又岂会是等闲之地?

    其蠢如"猪",都是高抬了自己,中年男人禁不住在心中狠狠的鄙视了自己一番,隔着柜台望着眼前的紫燕,之前的那种像是小兔受惊的模样,已是彻底的消失不见,整个人平静得如同一潭无波之水,星眸中隐现岀絲絲寒凉彻骨光泽,让人身上的汗毛都是莫名的竖了起来。

    以往的经验告诉他,这种感觉非常的不好,而且十分危险,奇怪的是,他的神识一直笼罩着这栋楼的每一个角落,可以很自信确定,除了这个女子之外,再无任何的生命气息存在。

    "贱货,我要将让你变成一具红颜枯骨,而后扔进凝香楼,供千万人享乐!"中年男人忽然生出一种被人戏耍的感觉,而且还是一个贱如草介女人,绝对的奇耻大辱。所幸他的这一声恶毒的嘶吼,是在自己心中悲愤无比的发出,否则,绝对会被人给当场分尸。

    "或许你说得没错,我也是犯了一个十分低级的错误,只不过……"中年男人像是又恢复了之前的淡漠,还挤出了一抹优雅的笑意;"貌似我的运气相当不错,这里或许真是一个龙潭凤穴,巧的是此刻居然是一个空巢,这叫做时也运也,不想认命都难!"

    "卑鄙……"紫燕的娇躯突然地轻颤了一下,眼中的神光也忽然地变得迷茫起来,像是有些魂不守舍的模样,显然是被某种邪术迷失了心智。

    中年男人在说话间,眼眸中不断地射出一束束诡异的绿芒,脸上的那抹优雅的笑意,此刻也是变得无比的狰狞,邪恶。

    那扇门后是一个院落,有一道侧门,通往一条背街,雨仍在淅淅沥沥的下着,一把伞,伞下有一男一女,状似一双情侣在雨中漫步,男的气质高贵而优雅,女的更是温婉如玉,有若一朵雨中绽放的紫莲,从身边匆匆而过的路人都是忍不住回头,眼中都是带着浓浓的羡慕嫉妒目光。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