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九百二十六章幽灵屠夫在行动

正文 第九百二十六章幽灵屠夫在行动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柜台前的紫衫女子像是微有所觉的抬起头来,中年锦衣男子的眼中顿有一抹精光闪动,渐渐地凝聚成一线,尤为专注的投射过去;三千青絲如墨,两弯淡眉如新月。削肩長项,一袭紫裙衫裹体,纤不露骨。多一分则肥,少一分则瘦,温润丰盈。双目开合间似若璀璨星辰闪烁,顾盼生辉。

    如此人间极品,赚走的不只是一个眼神,赢得的不只是一串叹赏,那是一种牵魂夺魄的感觉,将会带走一世的怀想,无怨无悔的将灵魂留下,那怕坠入深渊地獄。

    中年男子的两道泛着精光视线,从紫衫女子的那张温润如玉的脸上,一寸寸地往下移动,划过光滑白晰的颈项,再缓缓地移向坚挺高耸的胸部,再到盈盈一握的纤腰和两腿部,直至双脚,又重新往上移动视线,喉咙间隐隐传出一阵阵轻微的口水吞咽声,一双隐在衣袖间手指不断开合着,显示着他此刻强烈压抑着的某种情绪。

    这一阵无声扫视,令人顿生出一种全身衣衫被对方慢慢剥光的感觉,紫衫女子的脸颊不由发燙,秀眉微皱间,一抹森冷的杀机从眼底一闪而过。

    这不是一种审视,欣赏,或惊艳的目光,那是带着一种极度霸道的侵略性,强烈的佔有欲,豺狼虎豹般的残忍呑噬,天地间,只有魔鬼才会拥有这样一双目光。

    幽灵屠夫!紫衫女子在瞬间,已斩钉截铁的在心中为这个中年男子盖棺定论,这是一个女人最原始的直觉,已不需要再去证明什么?

    尽管此人表面看上去有几分成熟男性的儒雅的气韵,举手投足间更是显出一种轻缓的优雅之态,淡淡的倨傲中隐含着些许只有久居高位者,才会拥有那种特殊的威压。说实话,拥这种气质,气韵,气埸的人,换作任何人都很难在第一时间,便如此肯定的将他与那个人神共愤的幽灵屠夫联系在一起。

    然而,当他突然在门外住足停下的那刻起,一直像是在埋头看书的紫燕,就已从空气中捕捉到一种尤为阴邪的气息,正是从这个推门进来的中男子身上逸散出来,却还不能就此认定,此人就是紫级任务中要斩杀的那个对象,直到那双可以将女人衣衫剥光的目光出现时……

    或许,换着是青凤和古蓝星,只凭着这种直觉和怀疑,便已毫不犹豫的出手了,就算杀错了,也不会是无辜之辈,体内拥有这种阴邪气息的存在,又岂会是良善之人?

    然而,这却不是紫燕的行事风格,天地间的白与黑,善与恶,本就相生同存,没有"阴",那里会有"阳"的存在,就算一个人恶到极度,有一百个取死之道,也不是只凭着直觉和怀疑,就可以随手任意斩杀的,没有这种权力,义务和职责,否则,还制定那许多法和律来做什么?

    没有被法律判定的罪人,你杀了的同时,自己也在就倾间立即变成罪人。所以,紫燕只是在第一时间锁定了任务的目标对象,在没有铁证如山的根据之前,却是不会轻易出手的,她相信自己的判断。

    如果对方真是那个幽灵屠夫,即然主动走了进来,便是早已选择好了下一个作案目标,并且已在暗中窥视了许多日,此举的目的,不外就是来踩踩盘,观察内部的情况,才会最后决定是否该动手

    一个类类犯案,却从未失过手,在紫级任务榜上存在了两年之久,仍逍遥法外,仅凭这一点,就不是普通的修者可以做到的,足见其行事都是谋定而后动,喜欢冒险,却又异常的小心谨慎,且敏锐多疑,每次作案前都会做大量的准备工作,并预留退路……

    这是陆随风对这个任务目标的分析,而且此人的身份定然背景不俗,很可能是某个大势力家族中颇有份量之人,所以很难被人列为怀疑对象,根据每个受害者的信息,都不是普通的女子,每一个都有着不俗丽质,基因血脉优良,且还拥颇高的修为,唯有符合这些条件的女子,才会被列为作案的对象。

    紫燕抬起头来的一瞬间,脑中已迅速作出了一系列分析和判断,结论是,自己早已被对方锁定为下一个作案目标了。然而,这也仅仅是猜测而已,总不能因对方色狼般的看你一眼,便愤然出手抹了人家的脖子,如此一来,那岂非是天下无男了。

    抿嘴展颜一笑,满室增辉,中年男人的眼眸深处也是为之一荡,瞳孔中闪动着难以掩饰的渴望,禁不住微伸出舌尖轻?了?嘴唇,随即深吸了口气,像是在压抑着心中的某种强烈的冲动欲。这一系列细微的变化,在他的脸上很难捕捉到,披散的长发遮住半张面孔,露出的脸上却是平静如水,寻不到一絲情绪波动的迹象。

    "雨很大……不介意吧?"语调自然,平静,约显得有些许嘶哑的嗓音中,透出一絲阴柔的气息,带着淡淡的孤傲意味,像是一只独往独来的孤狼。

    "请坐!"紫燕淡淡地出声道,语音温婉轻柔,似若出谷莺燕,令人闻之欲沐春风雨露。

    中年男人微点了点头,并没有环视打量四周的情形,甚至都没有抬眼看一下那些悬挂在壁上的神兵利刃,的确显得有些反常,像是早知道这些东西的存在,连一絲好奇都没流露出来。

    相反,当他的手搭在一张就近的坐椅上时,眉宇微不可觉的轻挑了一下;"圣阶妖兽骨骸!"嘴唇蠕动了一下,声音低到只有他自己能听见,同时显示出内心的一絲颇感意外的震动。

    圣阶妖兽的恐怖,就算是生死境修者也是闻之生畏,一旦遭遇,侥幸存活的机率绝不会高出一成,更不敢奢谈将其斩杀了。然而,这里的每一张桌椅,居然都是……

    中年男人包裹在锦衣长衫内的身体,颤了颤,正欲坐下的身躯突然地直立了起来,露出的半张脸上,肤色瞬间有三种以上的颜色变换,因意外的震颤而显一抹惊红之色,继而联想到某种可能,而迅速转白,接着敏锐的察觉到一种极度危险信号,半张脸顿时变成了一片青灰色。

    "雨小了,打扰!"中年男人的面色很快恢复了正常,表现出了相当出色的心理素质,临危不乱,优雅的转过身,步履沉稳的向外走去。

    "留步!"

    他的耳边再次荡响起那道温婉轻柔的语音,如果之前闻之如沐春风雨,那此刻感受的就像是金戈铁马般震荡,掷地有声的铿锵。

    中年男人前倾的身体略为的一僵,抬起的一只脚悬空的停住,然后,透过玻窗看见门外站着一个胖子,双手环抱在胸前,微眯着眼,看向自己的神光中带着一絲嘲讽,这胖子身后还立着一个年轻人,脸上更是布满了冷肃的杀气,眼眸中透出的目光,像是在看一具尸体般冰浸彻骨。

    尽管堵在门外的两人看上去显得很普通,身上并没有散逸出修者应有的气息波动,但越是这样,越让人感到极度的不安,因为他竟然看不透这两人的修为。在这碧雪城中只有修为的高低深浅,也就是说,根本就没有普通人。

    唯一的解释就是这两人的修为绝对在自己之上,虽然显得十分随意,像是也在躲避风雨,但他深切的意识到,绝不是!而且,似乎还像是专程冲着自己而来,这已不是第一次经历这种情形了,由于他的冷静应对,每一次都能有惊无险的巧妙脱困,甚至反杀高出自己一筹的对手。

    令人困惑不解的,他已沉寂了一段时间,一直都是在闭关潜修中,数日前方才出来寻找下一个合适的釆阴目标,怎可能这么快就被人如此准确锁定了,而且还堵了个正着?没道理,说不通呀!

    难道是自己太过敏感多疑了,自己在吓唬自己?他可没忘记,正是由于这种敏感和多疑的心性,才让他逃过无数次的劫难,所谓小心驶得万年船,以他当下的处境,根本不敢冒絲毫的风险,所以,无论自己的判断是否正确,他都不会迎面撞上去。

    这一瞬间,大脑中的念头千回百转,提起的脚退缩了回来,仍以优雅的姿态缓缓地转过身来,目光平静如水,看不到絲毫的情绪波动,感觉到门外的两人并未有更进一步的举动,否则,他会在第一时间将柜台前的紫衫女子当作人质。

    "姑娘,是在叫我吗?"中年男人平静地岀声道,脚下的步子和他的语调一样轻缓,他的脚就像是根本没着地一般,只是略为的稍移动了一下,便朝着柜台悠悠的飘了过去,十来米的距离,眨眼的功夫就消失了。

    彼此隔着一个柜台,紫燕合上面前的书,脸庞上再次溢出一个浅笑,那么温婉,柔美,清纯自然得没有一絲杂质,让人根本不会感觉到这笑容后面,会隐含着什么可怕的危机。

    说瞎话。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