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九百二十五章称称你狂风堂有几斤几量

正文 第九百二十五章称称你狂风堂有几斤几量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呵呵,区区一块告示牌,各位喜欢,尽管抬走就是,我不介意!"一个胖子背着手,晃荡着笨拙的身体从门内走出来,咧着嘴呵呵笑道,这话直听得一众大汉狂翻白眼,顿觉大脑一阵当机;咋出来了一个傻逼?"

    "胖子,怎么说话的,我狂风堂保一方平安,这块告示牌价值不菲,自然也在我们的保护之例,这抬走一说,直接是在侮辱我狂风堂的声誉威望,如不给个合理的交待,只怕你这天外楼,明日就得关张大吉。"刀疤三爷双目精光闪射,身上的衣衫顿时无风鼓荡而起,慑人的气势让围观者纷纷退避开去。

    胖子很郁闷,本是来钓星星钩月亮的,开张第一天便遭来一堆收保护的地痞垃圾,修为最高这位凶神般的刀疤三爷,也只有区区玄丹境的实力,一个眼神都能让这货当埸变成一具尸体。

    "开门做生意讲的是一个和气进财,更何况,强龙不压地头虫,说说看,该如何交待?"胖子微眯眼,带着一抹戏谑的轻笑。

    "算你这胖子识相,以这天外楼的规模气派,每月三万圣晶的保护费,已是给足了面子,还不尽快一次性付清!"刀疤三爷咳咳的阴笑,心中不由暗暗狂喜不已,难得宰到一只肥肉。

    "听上去不错,只不过,做交易得先验验货不是,总得称称你狂风堂有几斤几量,拿什么来保护我天外楼?否则,没得谈,那里来的滚回那里去!"胖子脸上的笑容变得森冷起来,最后一句话更是像是从牙缝中挤出来,让人顿觉心中冒起一絲寒意。

    胖子一脸憨实厚朴的模样,实在让人难以产生一点威胁感,所以,这种很不好的感觉也只是一闪而逝,关没有引起对方的絲毫顾忌。

    "哦喝!胆儿够肥的,敢对三爷如此说的人,不是躺在地下,就是还在娘胎里!"边说,刀疤三爷的一只就伸了出来,五指成爪的一把抓向胖子衣领,老虎不发威,肥猪怎会就犯。

    "滚!"胖子双目大睁,张口喷出一声低吼,刀疤三爷的手伸出一半,但闻脑门一道惊雷炸响,两耳嗡嗡作响,一股汹涌滚荡的音波险些将其震成白痴,连身体带灵魂都在发颤,两眼朝上一翻白,猛地发出一声非人的悲呼,身体弯曲的蹲在地上,双手痛苦的抱着头,给人的感觉就是突然水犯了痒癲疯。

    胖子的这一声狮子吼,只是冲着他一人而发,旁人皆无任何不适的影响,都是禁不住的发出一阵唏嘘,讥笑,幸灾乐祸。

    "三爷咋的了?"其余的六七个大汉,修为虽低,却都是从风雨滚爬过的混混,微觉情况有些不太对劲,貌似三爷从未犯过这种坑爹的病,不会是被人给阴了吧?

    呼啦!所有人一下气势凌冽的将胖子围在中间,一道道浓烈的杀意齐齐迫过去,只是意欲迫使对方跪下臣服。对眼前的这只肥猪,还真还不屑出手,绝对有辱武者的清誉。

    咦!一众大汉都是轻"咦"了一声,这肥硕的身体忽然变得有些模糊起来,给人一种时聚时散,飘浮不定的感觉,始终无法真实的锁定对方身形。当作这许多人的面,六七个大汉竟无能让一个胖子束手就擒,这保护费日后还如何收得上来。

    这脸算是丢大了,神色都是猛地一怒,看来像是要动真格的了,不将这死胖子好好的折磨一番,往日怎样服从。

    一众大汉齐吼一声,几乎同时跨步冲出向胖子,相距一米,拳,掌,腿巳闪电般无情攻击而出,如无意外,这胖子的下埸将会惨不忍睹,已有人在暗中为他默哀了。

    劲风呼啸,狂流涌动,这一方空气都是被轰爆,場面无比的震撼眼球,接下来听到的绝对是惨绝人寰的凄厉叫声。

    然而,想象中的悲催画面并没有出现,六七个大汉挥出拳,掌,腿,都是突然的一下定格了,姿态形状各异,俱都大张嘴,眼眸中透出难以置信的骇然之色。

    噗嗤!所有人攻出的招,都像似猛地插入一团泥潭沼泽中,竟是欲进不能,想奋力抽拔而出,却被一团绵柔的气劲牢牢的裹缠住,无论如何使力也能动弹分毫。

    这诡异的一幕,令在场的一众观者都是膛目结舌,惊疑万分;六七个彪形大汉竟然对付不了一个其貌不掦的胖子,甚而连对方身都挨不着,还弄得个个面红耳赤,青筋鼓涨,当真是颜面无存,直接可以去死了。

    "这点斤两还敢厚颜无耻的来收保护费,滚!"胖子又一声如雷的暴喝震蕩,身上的衣衫一震,铺天盖地的气劲席卷而出。

    轰的一声,数条人影同时被枣震飞出去,一个个冲天而起,在七八丈的高空翻滚了好几圈,都是七晕八素的狠狠砸落地上,一片尘土飞掦。

    "好!"满街传出一片击掌叫好之声,这些狂风堂的恶徒平时欺男霸女,劣行令人发指,这一街区的商家住户都是饱受其害,一味忍气呑声,敢怒而不敢言,当下这一幕,当真是令人直呼痛快。

    啊,啊,啊

    众目之下,一群五大三粗的壮汉都是双手抱头,惊叫着在地上来回滚动,脑中狮吼阵阵,像是在被无数怒狮撕扯一般,一个个恐怖万状的腾跳起来,转身奔逃,却是一迈步就摔倒,不是头破,就是鼻梁骨被摔断,一地血流纵横,站不起来,却在疯狂的往前拼命爬,空气中散发出阵阵刺鼻的骚臭味。

    胖子一脸迷惘的表情,望着这群突然发疯的家伙,憨憨的搔着头皮,像是也被这一幕给惊住了;"这是咋的了?"想了想,豁然正色道:"哦,明白了!定是什么心性邪恶之辈,冲撞了神兵利器,遭到了惩戒"

    胖子喃喃地出声道,语音极低,在埸之人却是人人清晰可闻,有些心地阴暗的人,脸色更是忍不住的露出一抹俱色,纷纷向后退去,像是害怕被惩戒似的,只觉背脊阵阵发凉。

    围观的人群顿时一轰散去,街面上一下空旷了起来,除了匆匆而过的路者,再无人流连住足围观在天外楼前。

    天外楼的名声瞬间崛起,各种版本的传言出现在街头巷尾,毕竟曾有许多人在埸亲眼目睹,更是有说得有板有眼;天外楼的神兵利器,件件非是凡物,各具灵性,心术不良者必遭惩戒

    说的人神情肃然,声音低沉慎重,一脸小心異異,听的人背心泛凉,摒息静气,浑身绷紧。谁敢不信?东大街狂风堂的刀疤三爷,听说已变成了白痴,跟着去收保护费的六七个大汉,一个个都是半疯半癫

    于是乎,第一天开张的天外楼,就这

    样被凭空的罩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已逐渐开始引起了许多高层大人物的注意,不时会有不少衣着华贵,气势不凡的人物出现在门前。然而,奇怪的是每一个都是稍稍住足,向门窗内探视一眼,便自缓步离去,居然都强忍着巨大的好奇心,没推门进去看看,实在是令人大为不解。

    要知道,神兵,圣丹,对每一个修者来说,那是连在梦中都在疯狂奢求的东西,一件神兵在手,不仅能提升一个战斗档次,甚至可以让人多出一条命来。

    一枚圣丹的神奇妙用,更是令那些高端修者如痴如狂,卡了数年,数十年,百年的壁障倾刻瓦解,一举升腾飞越,这是无数修者梦寐以求的事。

    天地间的神兵宝器,神丹灵药,大多都可遇而不可求,更是讲究一个缘字,却是强求不得。天外楼门上的对联中,所蕴含的意味让人震撼之余,反显示出无比的质疑,自大狂妄到让人嘎之以鼻的地步,甚至对这种故弄玄虚的卑劣之举,深感愤怒不已。

    第二天,门前住足观看的人已是很少,接下来的日子,更是冷清得门可落雀,还从没有一个真正顾客踏足过大厅之中。照此情形下去,这天外楼无须多久,便会自行关张。

    七天之后的一个下午,天空有些阴沉,纷纷洒洒的雨絲开始飘落,街面上浮起一片淡淡的雾气,显得有些迷蒙,雨逐渐越下越大。

    砰砰!

    门外传出了两声轻响,这是有人在地面踏脚的声音,紧接着,一个修长的身影推开门,微侧了侧身,便踏步走了进来,脚下轻缓得没发出一絲音响,就像是踩在轻柔的絲绵上一般,只留下淡淡水鞋印。

    大厅中空无一人,唯有柜台前端坐一个紫衫女子,正在全神贯注的埋头看着一本书,有人进门却仍是毫不知觉。

    来人静静的立着,无数细小的水滴在一件锦衣长衫上,无声的顺着往下滑落,齐肩的长发披散着,遮住了半边脸庞,仍能从露出的另一半脸上,十分容易判断出这人的年龄,是一个四十左右岁的中年男人,气息阴柔而略显冷傲,面色平静中带着一絲疲惫,眉宇之间隐含着一抹淡淡的轻愁。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