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九百二十四章天外楼

正文 第九百二十四章天外楼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一夜之间,同时洗劫十五家豪门大户,天下间几乎没一个人可以做到,那绝对一群人做的,什么黑风山,地名都没听说过,纯属子虚乌有。

    当然,碧雪城的执法者大举出动,有前科的小偷小贼,一批又一批的被收监严刑审问

    一个猥琐的胖子,蹲在衙门外的一个角落,望着这一幕,浑身禁不住的哆嗦着,一双眼珠子都快瞪落了出来,额头前布满了渗出的虚汗,颤抖的嘴唇嘀咕着只有自己才听得到的话;"天啦,真是那黑风山干的!我的妈,这些被洗劫的豪门,每一户都是我提供的详细资料,居然一个没漏掉,一网打尽,痛快!不对呀,如此一来,我岂不是也变成了同案犯?可是,我却连一根毛都没见着,六月雪的冤啊!绝对要寻个地方躲一阵,否则"

    在一条不算太繁华的大街上,有一座五层楼的豪华酒楼,到了平时该开门的营业时间,日正中天,却仍是店门紧闭,令得许多食客摇头叹息而去。到了下午点,便来了一支阵容庞大的搬迁兼房屋改建队伍,风风火火的忙豁了起来。

    开玩笑,这酒楼连房带人员,以及所以的家当合起来的总价值,充其量也只值五百万圣晶,望着面前的一堆晶卡,足足有一千万圣晶,而且,里面所有的设备家当一律运走,包括酒楼的原班人马一并带走,只须另寻一个地方,就可立即重新开张,这一笔帳,换着任何一个老板都会算,就像是天上掉下的馅饼,谁会轻易放弃。

    三日后,这座五层酒楼从里到外整个的换然一新,面对大街的门头牌匾上,天外楼,三个龙飞凤舞的黑底金漆大字,绝对的映日生辉,耀人眼球。牌匾的左右两面各有一个炉鼎,一边的鼎内插着十株碧绿青翠的药草,另一边的鼎内则是插着十柄金光烁烁的剑刃,似欲刺破天穹。

    大门两端更是有一副对联,也是精金纯银打底,金雕金镂铸就,上联是;天兵利刃不是梦,演化魂器玄奥!下联是;神丹灵药非虚幻,窥视乾坤法则!

    横联则是;缘来缘去,非诚勿扰!

    另在门前倚了一块告示牌;千万圣晶才起步,亿万家财不算富,天材地宝棒在手,公平交易在其中。

    整座"天外楼",充斥着一种浩然大气,至尊豪华,却又不觉奢侈,隐约中蕴含着絲絲缕缕的神秘气息,路人经过都会禁不住的心神一凛,莫名的心生庄重肃穆,纷纷望而止步,稍稍绕行。

    一层大厅的地面,铺就的是寸石寸金的碧玉玛瑙石,举步踏在上面似若踩在厚厚的圣晶上,令人生出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没一份超然定力,还真是不敢走进来。四壁之上参差错落的悬挂着名种兵刃和装备,很简单,只有三个阶品,王级八品,帝级九品,圣级十品。

    每个品级的数量不多,却是件件都能让观者的眼球突出一半在外,甚至连空气中都笼罩着一股淡淡的威压和冷冽的肃杀之气,令人背心阵阵发寒。

    大厅的面积不算十分宽敞,只有数张待客桌椅,然而,如没有一颗异于常人的心脏,还真没胆坐下去,因为那些桌椅都是用圣级妖兽的骨骸细心打造,充满了慑人的霸道气息,生死境之下的人只怕也会坐得浑身毛骨耸然。

    这天外楼一开张,顿时就瞪爆了无数人的眼球,太嚣张了,狂得离谱!古往今来那见过这般经商做买卖的,这种故弄玄虚的手段忽悠得了谁?简直就是自作聪明的糟蹋自己,而后再侮辱天下人的智商,看你撑得了多久?

    不出一日功夫,这天外楼的声名就像是风一般的刮遍了碧雪城的四门八角,成有史以来的第一个天大的笑话典型

    这条不算繁华的大街,顿时一下热腾了起来,尤其是天外楼的门前,更是从早到晚都是聚拢着大批好新奇热闹的人群,准确的说是来看傻逼,脑残的!

    还真别说,那一副门上的对联,门前的告示牌,绝对的震撼了人心,充满了相当的威慑,一个个朝着对联和告示牌,指指点点的议论一阵之后,咧开的笑嘴便开始逐渐的合拢,然后郁闷的暗叹一声,都是悄然的离去。

    千万圣晶起步的都是啥样的人物?摸摸自己的口袋,看看晶卡中有多少货,脸红了,变青了,无论这天外楼是不是忽悠人,这气埸就压迫得人没胆进去探个虚实究竟。

    倘有几位颇有点身份的人物,还真是不信这个邪,喝了几口酒,壮着胆推开门,却是连第一步都没敢迈进去,太奢侈了,这还是人踩的么?有人不甘的朝门内瞄了一眼,当下就在地上找寻自己的眼球;"他娘的!谁再敢中伤天外楼,老子睡遍他全家女人!"

    "王兄,何故如此震怒,难不成你还真被这家傻逼店给忽悠了一把?"

    "我睡你全哦,是李兄呀!"这位王兄一脸黑线的指了指天外楼的大门;"别学我!"话落,一跺脚,羞恼拂袖而去。

    一脸愕然的李兄,歪着头莫名的一笑,看了看告示牌,不由得下意识的摸了摸口袋,虽不足千万,几百万还是随身带着,有点愤然的冲着告示牌,狠狠的伸出一根中指;"唬你大爷!"

    大咧咧的推开门,抬起的腿却是悬在半空,定格了!良久,有点发麻的小心缩了回来,眼角余光从门缝内瞥了一下,眼珠子顿时被吸了进去;"我操!圣阶兵刃王兄阴我,睡你全家!"狠狠扇了自己一耳光,仰天深吸一口,对着告示牌拱拱手;"得罪了!"

    嘶!空气顿时传出一片此起彼伏的吸气,一连数位颇有身份家业的人物,居然没一人进入过这天外楼,还一个个变成失魂落魄的模样,这状况透着诡异,让人心中开始有些发寒,汗毛一层层的竖起,胆稍小点的观者已悄然转身离去。

    柜台前,紫燕双手托起玉腮,透过玻窗望向外面的街道,一双星辰闪亮的眼眸,不断地扫视着聚在门外,来来去去的人流,像是很有耐心的在等待,捕捉着什么?

    陆随风和云天星两人翘着二郎腿,坐在圣阶妖骸打造的坐椅上,面前的桌上各摆着一杯热茶,袅袅蒸腾的热雾中,云天星悠悠的言道:"仅凭魂器,灵丹,就足以触动圣山许多高层的敏感神精,无须多久,这天外楼便会成为最神秘的存在,这种风雨欲来的感觉,我喜欢!"

    "我更喜欢那种独钓寒江雪的感觉,天外楼,自然钓的要是那些天涯信息,海角的珍稀鱼儿,这需要有足够的耐心,才能钩出一个个的惊喜来。"陆随风浅品了一口茶,意味深长的言道。

    />  云天星闻言,古井无波的心境也是微微一荡,他知道这圣山中,定然藏着一个不为人知的惊世之秘,这片独立于世外的特殊区域,已超越了所有世俗界的存在,无声无息的操控摆布着这片世界的一切,这本身就诡异得令人骇人惊心的了,但从陆随风淡淡的话语中,似乎捕捉到了一絲絲更让人颤栗信息,只不过,以他的智慧也只敢作一些虚无飘渺的大胆联想,仅仅如此,背心都有冷汗汩汩渗出。

    "闪开!滚一边去!"门外,围观的人群后传出霸道的震天吆喝,七八个敞着衣领的彪形大汗,螃蟹一般横着走了过来,所过之处,人人都是像避瘟神似的纷纷闪退。

    "天外楼,很吊的名字!"一个有着一脸大胡须,鼻梁上斜横着一条刀疤的大汉,双手环抱胸前,斜着眼珠看了看门前的告示牌,鼻口朝天的冷哼一声;"那来的莱鸟,在我狂风堂的一亩三分地上,居然敢不拜码头,就胆开张做买卖,猪呀!"

    "三爷,你看"身边的一个大汉在告示牌上摸摸敲敲,脸上肌肉一阵抽搐,嘴皮发颤的惊嘘;"这是地倒的精金纯银这么一大块,至少也得数千圣晶!"这家伙指着告示牌,一副抽风的模样。

    胡须刀疤大汉听得半信半疑,有这种事?门前的一块告示牌都价值千晶,伸出手狠劲的揑了揑,嗓音顿时变调;"肥鱼啊!"这话出口,身边的一众大汉都是眼睛发光,变得贪婪而狠厉,一个个呼吸急促的搓着手,只要三爷一声令下,先将这货直接弄走。

    能成为狂风堂的三爷,心思自然要多了不少,所谓各行有各行潜规则,告示牌的诱惑的确够大,收一条街的保护费也抵不了这货,只不过,这性质就全变了,那就成了光天化日下,明目张胆的强抢了,绝对的出了格,老子今天要捉的是更大的鱼。

    "呵呵,区区一块告示牌,各位喜欢,尽管抬走就是,我不介意!"一个胖子背着手,晃荡着笨拙的身体从门内走出来,咧着嘴呵呵笑道,这话直听得一众大汉狂翻白眼,顿觉大脑一阵当机;咋出来了一个傻逼?"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