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九百一十五章碧雪奥义古塔

正文 第九百一十五章碧雪奥义古塔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一埸出人意料的戏码落幕,一众观者都是带着惊嘘不已的情绪纷纷散去,或许自此以后,卑微武侍的悲哀遭遇会有所改善,这种男女合欢之事,本应该建立你情我愿意的基础,这才合乎人性,而非畜牲道。

    不断西斜的落日披着淡淡的薄雾,时隐时现的悬在山腰间。山林的寒气逐渐弥漫开来,四周的景物显得有些迷朦……

    砰砰砰!有人敲响了九百八十三号楼阁的大门。

    吱呀!门应声开启。

    "你们找谁?"莲儿望着门外的两人,一个是数日前曾扇过她一巴掌的石哲,所以印象极深,

    而另一个却是两臂下垂,悠悠晃荡,脸色一片苍白,看去有点陌生,胖子口所说的那个叫做姜子平的人了。

    "我们是应约而来!"石哲压抑着内心的不良情绪,挤出一絲苦笑。

    "哦!我家主人有过交待,说是有位叫做姜子平的师兄要亲来拜会,不知……"莲儿有些明知故问的浅笑道。

    "我是!"姜子平嗓音有些嘶哑,带着几分不耐。当真是虎落平阳,连个卑贱的武侍都没将他放在眼里,值恨得咬牙切齿。

    "哦!原来是姜师兄来了,二位里面请!"莲儿对着两人那副似欲喷血的样子,像是视若未见。

    走进了楼阁的正门大厅,胖子欧阳无忌正与陆随风等人爽意地谈笑着,悠闲的品着茶。

    姜子平见状面色发青,双眼血絲密佈,竟是如此无视于自己的到来,简直是**裸的的羞辱。这笔帐,日后必当十倍讨还!

    "我等特意应约而来,如此待客之道,实在令人齿冷!"这种憋闷的气氛令人难受之极,姜子平忍不住冷哼出声;"修者可杀不可辱!"话落便欲转身而去,一副宁折不屈的模样。

    胖子放下手的茶杯,冷冷的瞥了两人一眼;""我之手法,无人可解,如没猜错的话, 应该有数位高人为你诊治过了,否则又岂会甘愿如此屈辱的门来履约?"

    闻言,姜子平刚跨出门的一只脚,又硬生生的收了回来,这胖子的确说得没错,非旦整个啸月院无人可解,甚至连在戒律殿的那位五叔,居然也是束手无策,口连连直呼妖术,还意欲意以戒律殿的名义彻查此事,摆明是要护短,借公挟私报复。

    "算是一埸耻辱的交易,那又如何?能屈方能伸,下一局赢回来是!"姜子平深吸了一气,像是在平复自己的心绪;"石哲,将东西给他!"

    "无影,你去验货!"胖子双手环抱胸前,摆出一副不怒自威的架势;"惊鸿,去为这位姜师兄复位!"

    罗惊鸿闻言,寒着张一脸走到姜子平,伸手抓住他的双肩臂,随即一推一拉,一旋,再往一拧,接着发出两声"咔咔"轻响。

    "啊!"姜子平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的痛呼,双目突起,额头冷汗如珠,直痛得整个面部狰狞的扭曲着。

    "姜师兄怎么了?"石哲惶急地出声问道。

    撕心的剧痛一发即收,姜子平深舒了一口气,略微迟疑了一下,小心的挪动着双臂,发现竟又可以自如运转,已没有任何不适之感。

    "哈哈,哈哈哈!"姜子平的口突然暴出一阵狂笑,状似顛狂。笑声嘎然而止;"今日之耻,记下了,我会让这里的每一个人生不如死!"话落,怨毒的目光扫视了众人一眼,愤然而去。

    "姜师兄的五叔可是戒律殿的高级执事,但愿各位日后,千万要小心做人了!"石哲阴柔地丟下一句,飞速的抽身离去。

    "恐骇!"青凤的眼浮现出一抹杀机;"戒律殿又如何,若敢借公泄私愤,本凤儿照样不卖账!"

    "那姜子平临走时的怨毒眼神,足以说明了他心的无穷恨意,日后的报复之言,也并非是一句下台阶的狠话。以他的心性作为,定会动用家族的力量来洗刷今日的耻辱。报复是肯定的,只是时间的早晚问题。"紫燕浅眉微皱地道。

    "不过,话说回来,我们初来乍到,已是弄出了不小的动静来,至少已引起了啸月院高层的注意。所以,接下来,大家能忍忍,尽可能的低调行事。"陆随风若有所思地言道:"凤儿和星儿,日后常去那两位大姐大之处走动走动,或许,可以从她们身了解到一些不为人知的信息来,也未可知!"

    "这个没问题!"古蓝星拍了拍隆起的胸脯;"我与凤儿如今已变成了她俩的大姐大,若敢稍有隐瞒,不介意再让两人泄一次春光。"

    闻言,所有人脸都是布满了的黑线,面对这个不谙事世的小魔女,当真是无语致极。

    ……

    碧雪峰的占地面极为广宽,常年冰雪覆盖的巨峰更是直耸云霄,云雾缭绕的峰顶之,隐约可见一座古老的巨大石塔,充满着遥远岁月的沧桑,班驳的痕迹刻印着多少传故事,同时也象征着这座古塔的底蕴和悠久的传承。

    石塔的四周,形状各异的石林立,绝顶无路,崖壁如刀削般的光滑如镜,普通修者根本没能力攀峰顶,更何况,此处已被列为禁地,未经允许,没人敢轻易涉足。

    一团碧光包裹着数道人影,落在绝顶之,光芒消散,七道身影呈现出来,为首之人白发,白眉,白须,正是碧雪峰主方天歌,身后的六人是慕容轻水,云无涯,以及四大亲传弟子。

    古塔的伟岸恢弘让人肃然起敬,浓郁的沧桑气息充满着一种莫名的威压,令人感到窒息。峰主方天歌目不斜视的领着几人,神情肃穆端重的径直走向那座古塔。

    古塔班驳的门紧闭,门前的石阶,一位身着浅蓝长袍的老人,手持竹扫帚,十分用心的清扫着石阶的积雪,仔细看去,他每次挥岀的扫帚都没接过触地面,却是雪屑飞掦席卷,化作一条晶莹雪龙,凌空飞向远处崖壁之下。

    老人的脸布满了沟壑的皱纹,沧桑得有如千年的老树枯藤,峰主方天歌行至石阶前,微微躬身,状极敬畏。老人视若未见,仍旧十分专注的清扫着积雪。

    "这古塔已存在了五千载岁月,其的碧学奥义如渊如海,入塔之后要如何选择,全在各人的一念之间,全凭自己的机缘。"峰主方天歌转过身来,抚须对着慕容轻和云无涯两人说道:"无论你们选择何种奥义,一定要领悟碧雪学的精髄所存,天地间的万事万物,都是触内旁通。"

    碧雪奥义的玄妙和强大,慕容轻水和云无涯也都曾见识,甚至领教过,若不

    是慕容轻水的修为略在对方之,或许早已败下阵来,所以,两人对这碧雪学也是充满了极大的兴趣,如今有这样的机会,自然不会轻易放弃。

    望着两人的这种反应和态度,方天歌显得颇为满意的轻点了点头;"古塔有一块碧雪石,首先必须在那里获得碧雪玄力,获取越多,越能领悟到其的精髓。"

    "机会靠自己把握,没人可以帮到你们。都进去吧!"方天歌挥挥手,六人闻言都是一脸热切,不再犹豫的走石阶。

    这座古塔通体呈青灰色,隐隐透出晶莹的光泽。下面呈园型,部却是菱形尖顶,充满远古苍桑的气息。

    青灰的墙体表层刻着一些复杂的符,彼此间串连在一起,像是一个阵法图案。

    "这是……"几人的脸皆是一片茫然,彼此的眼神交流都充满了询问之意。

    "竟然会是"五行聚灵阵"?!"云无涯喃喃地出声,他曾在云雾山脉的地底迷宫见识过,据陆随风所言;五行相生相克,彼此制约,又相互扶持,一旦达到某种平衡,便会产生聚灵之气,繁衍出各种天地变化,可谓是玄奥无,没想到竟会出现在这里。

    看去班驳的大门,坚实而厚重,却并没有想像的那么难以开启,两人伸出双手搭在门,轻缓的一推,古塔的大门便微微一震,继而发出一阵隆隆的轰鸣声,缓缓开启。

    一股浓烈无的古洪荒之气,似若潮水般的汹涌扑面而来,几人仿佛一下置身于澎湃的洪荒海洋之,这股洪荒气息无法想象融入每个人的血肉,没一点负面的不适之感,人人反觉全身如沐甘露圣泉般,舒泰无。这种感觉稍瞬即逝,很快便象潮汐般退去。

    里面的光线十分充足,如同白昼般明亮,让人能清晰地看清塔内的一切,却找不到何光源的来处,足够的神。

    塔内的穹顶空间足有数十米的高度,给人一种恢弘浩瀚的感觉,仿佛置身于远古的星空下。四壁隐有碧色的晶莹光华环绕流转,凝目望去,壁锈刻着许多密密麻麻的符图案,在埸没人可以看懂。

    令人惊诧是这偌大的塔内,竟然空无一物,唯见壁,共有五个形状相同孔洞,而每个孔洞都有一扇门,每扇门都锈刻有不同的符图案,泛着色彩各异的莹莹光晕。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