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九百一十章一堆蝼蚁而已,看着就让人心烦

正文 第九百一十章一堆蝼蚁而已,看着就让人心烦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在埸所有的人都用怜悯的目光望向这两个不知死活的小丫头,接下来将要面对怎样的怒火,如被当埸斩杀都是最好的结果。别看这两位大姐大,平时一副冰清玉洁,不食人间烟火的淑女形象,能长期威压镇慑啸月院的数千弟孒,又岂会是心慈手软之辈。

    两女几乎在同一时间,都是微抬了抬手,身后顿时各走出了五位身形彪壮的男弟子,每个人的神色间,都是露出一种兴奋和迫不及待的模样,有人贪婪的着嘴唇,有人狠狠的搓着手掌,更有的人裤裆下已不争气的高高蓬起,不用问都知道,接下来将会发生什么事,那绝对比死还要可怕,这两个可怜的小武侍,将会被人轮流到落下最后一口气,想想都令人不寒而栗。

    呼吸间,青凤和古蓝星都各自被五个彪壮的男人团团圈住,让人意外的是,两个小丫头的脸上没有出现应有的惊惶和恐惧,相反的平静得让人感到一絲心悸,太反常了!

    "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实在是有失雅观,污人耳目。"二师姐冷秋霜指了指路旁的林木,嘴角溢出一抹玩味的笑意:"都给我尽可能的温柔点!"

    "啧啧,没想到两位大姐大的裙带会如此之松,甚至还不择口味,而且一次还要五位男人同时侍候,可谓是极品了!"青凤掩口啧啧的笑道。

    "诸位壮男,我可是有言在先,今日如果不能让你们的这两位师姐尽兴,我保证你们中的每个人都会变成下一个太监。"古蓝星冲着两位大姐大俏皮地眨了眨眼,非旦没一点危机迫前的觉悟,反而充满了挑衅的意味。

    所有人闻言,都是眼光发直,这还是可以任人随意揉捏的卑微武侍么?没见两位高高在上的师姐,脸上的神色不断的变换着,阴冷得都快结出了冰霜,眼眸的怒焰杀机愈来愈浓烈。

    "一群废物,还在等什么?难道还要本师姐亲自动手不成?"二师姐冷秋霜厉喝出声。

    这可是真冤枉了这群壮男,不是他们不想动手,美女尤物当前,是个男人都会按纳不住,而是一直被一股无形的力量阻隔着,相距不过两米,却是无论如何都再难朝前挺进一步,每个人的脸上都露出无比惊愕的神情。

    五个大男人居然靠近不了一个小丫头的两米之內,若再不明白,那就真的是脑残了。更何况这些人,每一个都是有乾坤境初阶的修为,自然知道这种诡异的现象意味着什么,尽管都惧怕两位大姐大的滛威,但更害怕自己真的会成为下一个太监,宁可事后被断手断脚,男人若是没了那玩意,简直就是生不如死。

    围着古蓝星的一群壮男,都像是如临大敌般的不进反退,直看得那位大师姐秦玉玲眉头皱成一团,身上开始弥漫出一股浓烈无比的杀气。

    而另一面,围着青凤的五个壮男,在二师姐冷秋霜狠厉的威逼下,犹豫着不敢轻易退下。

    "一堆蝼蚁而已,看着就让人心烦!"青凤突然收起人畜无害的笑意,取而代之的是一片严冬飞雪般的凌冽之色,凤眉轻皱,冷厉地望着五个壮男,纤手一扬,虚空中突然闪过五道青色的风刃,乍现即逝。

    五个壮男忽然止住了向前挺进的身体,几乎在同时一时,做出了一个相同的动作,同时伸手捂住自己的裤裆,有血从手指缝隙间汩汩地向外溢出。

    完了!五个人的脑中都同时闪过一抹可怕的念头,都感到某部位传出一阵刀割般的疼痛,接着,或许是由于疼痛难忍原因,有人已开始面发白的慢慢地蹲了下去,五个人以五种不同的姿态相继蹲下。

    嘶!发生了什么状况,小丫头只是十分随意的挥挥手,五个乾坤境修者乍就一下变成了这般模样?围观的人群都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是什么味道,空气中怎会弥漫起一股熏人刺鼻的骚味?"

    “快看,这几人连脸都变青了,裤裆下面怎湿成了一片,不会被吓得小便失控了吧?”

    "看这情形,还真有这种可能!"

    议论声中,数百双目光都是齐齐投向这几人的胯下,有人还禁不住的笑出声来。这些人平时都是狐假虎威的嚣张霸道惯了,此时竟被一个小丫头弄得集体小便失禁,甚至只差那么一点点,险到毫巅,那宝贵的命根子就彻底的废了。

    望着青凤面带浅笑,莲步轻搖的走了过来,五个壮男那里还顾得上什么修者的风骨,尊严,集体一声惊呼,连滚带爬的冲出围观的人群,像是已被惊吓得不轻,一个个状似癫狂。

    另外几个围着古蓝星的壮男见状,更是退得比兔子还快,两位大姐大也看得眼中瞳孔一缩,以她们的修为实力,也没看清这个小丫头是如何出手的,五个乾坤境初阶被一招莫名秒杀,若还认为这两个小丫头还是卑微的武侍,只怕在埸之人没一个会相信。

    "你二位绝不是武侍,到底是什么人?"大师姐秦玉玲冷厉的出声道,能有今日的成就,自然也非等闲之辈,惊归惊,却是不能弱了气势,一股强大的杀机威压直接锁定古蓝星,二师姐冷秋霜也同时双目牢牢盯着青凤,稍有异动,必遭雷霆击杀。

    "现在才想起问这个问题,是不稍显晚了点?"古蓝星朝前轻踏一步,直接视对方的杀机威压为无物,二十米的距离,只在这一步之间已不复存在。

    "小丫头找死!"一抹人影闪烁,大师姐的身体立即做出反应,只不过还是慢了半拍,一只纤纤玉掌已在眼前逐渐地放大,速度看上去并不快,却令人生出一种避无可避的感觉。

    啪!空气中响彻起一道应水应水的清脆声音,同时引来一片惊嘘哗然。

    大师姐的身体直接被这一掌扇得在原地转了圈,光滑如玉的脸上顿时多了五个清晰的手指印。

    "这只是你意欲我的利息,做了这么久的大师姐,居然连最起码的人性底线都没有,真不知你还是不是一个女人?"古蓝星一脸怒色的厉斥道。

    "你……"大师姐捂着火辣生痛的脸庞,眼眸中尽是惊骇之色,心中却是一千个不信,自已一个堂堂乾坤境中阶九品的大师姐,居然被一个小丫头当众痛扇耳光,耻辱,无尽的耻辱!

    裙衫无风自动,浑身轻微地一震,筋骨齐鸣,宛如惊雷隐隐裂响,收敛起愤怒的情绪,脸上的神色反显得异常的平静,能成为曾经的啸月榜第一人,自有其不凡之处。

    朝前踏出了一步,很轻,很缓,踏在碎石铺就的地面,如同踩在舒软绵柔的

    草坪上。每踏出一步似乎都含着一种很有规则的韵律,充满了某种节奏感,仿佛与人的心脏脉搏产生出一种什么奇妙的同步感。

    古蓝星的嘴角微微勾勒出一个弧度,从对方踏出第一步,她的心脏也随之砰然触跳,二步,三步……每一步都像是踩踏在自己的心坎上,让人胸憋气闷,十分难受,战斗巳在无声无息中展开了。

    这是杀人于无形的"摄心步",古蓝星在第一时间己捕捉到这种危险信号,倘若反应迟缓一些,等回过神来,只怕战斗还没开始,心脏已被踏碎。

    碎石路上的地面,肉眼可见的龟裂出无数道细微的裂缝来,这是"摄心步"的节律遭遇阻碍后,所造成的破坏埸,足见这"摄心步"的可怕和恐怖,杀人于不动声色中。

    古蓝星同样在无声无息中化解了对方的隐形杀招,大师姐秦玉玲停住脚步,脸上并未显出任何惊色,如果连这都应付不下来,那之前的那记耳光又怎可能会避不开,所以,一点不意外。

    右手伸出,有绿色光芒莹绕,呼吸间便化着数道绿色藤蔓,纤手一挥,空气中顿时被一股木系元力的气息充斥,笼罩一方天地,七八道绿色的藤蔓瞬间暴动,宛若漫空铁索钢鞭飞甩疾掦,直朝古蓝星席卷而去。

    噗!大师姐藤蔓出手的刹那,对方手指间同时透出一抹金芒,呼吸间,金芒已和绿色藤蔓接触,金光突然暴涨,对着绿色藤蔓一搅,一割,一转!

    唰唰唰!

    七八道由绿色藤蔓化成的铁索钢鞭,顿时如同布条般的被撕扯开来,被切割断裂的绿色藤蔓在细微的噗噗声中,一下散成了枝未碎屑。

    "去!"古蓝星一声轻喝,手指一点,割开藤蔓的金芒没有絲毫的停顿,在空中留下一抹金色的痕线,直朝十米外的大师姐电奔而去。

    大师姐的脸色微变,却是惊而不乱,一道绿色盾牌骤然在面前竖起,盾牌的表面流转着迷蒙的光芒,看上去十分诡异。

    金芒直接撞击在盾牌之上,爆出一声轻微炸响,盾牌之上瞬间出现无数裂纹,随即龟裂溃散开来。破开盾牌的同时,这道金芒也随之消耗殆尽,荡然无存。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