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九百零七章拥有宝器,又何尝不是实力的一

正文 第九百零七章拥有宝器,又何尝不是实力的一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姜子平惊怒之下,手中的轰天锤再度高举过头顶,无数暗红色的电孤缠绕跳跃,又一头雷霆怒狮从锤头呼啸而出,竟然隔空突然爆裂成无数个拳头大的雷电光球,电球激射,如同流星火雨般倾泄。

    雷霆狮爆!

    姜子段一声狂吼,终极连环绝杀技施展,身形同时拔空腾起,锤锋嗡嗡颤响,电芒流转,绽射出道道火蛇般的流光,犹似一張电弧光幕漫卷,瞬间将胖子罩入了其中。点点雷电光球再次炸裂开来,炽亮的光芒四下扩展,将对方所有的闪避线路全部牢牢封死。

    "有点实力,也就仅止于此!"胖子语音空洞,看似笨拙的身形突然变得飘浮虚幻起来,凌波微步展开,脚踏点点光球,有若行云流水,如风似烟,挥手间漫天电弧光蛇尽皆溃散开来。

    姜子平的轰天捶一气砸碎了无数胖子的残影虚像,眼前却是源源不断的有更多的胖子身影呈现,似乎斩之不尽,杀之不绝。直至锤势将尽,后力开始难续,一种深深的无力感顿时遍袭全身。心有些乱了,顿时杂念丛生,锤势随之一滞,一惊之下,便意欲抽身回撤……

    "轮到我出手了!"胖子气定神闲地道,黝黑的长剑应声出鞘,一道紫光划空而出,漫空雷光电球顿时纷纷炸裂,随之凐灭。

    噗!紫色的剑气直接破开电弧光网,飞速斩向正欲抽身回撤的姜子平,骇然之下,身体下意识的作出反应,匆忙举锤仓促格挡。

    轰!

    胖子挥出的的一剑,看似虚浮无力,斩在轰天锤之上才知道有多少力道,姜子平浑身剧震之下,整个人竟被轰得倒飞出去。

    望着这一幕,场下顿时传出一片倒吸气的声音,更无数人更是大张着嘴,久久合不拢口来。

    漫天电弧光幕随之崩碎,姜子平的身形同时被一股强大的冲击波掀上高空,翻滚了两三周,直接飞出十来米之后,才踉跄跌落地面,一身衣衫的碎屑在空中纷扬飘洒,身上竟露一件上品防御宝器,金絲鎏璃甲!

    "难怪他敢有恃无恐的提出生死挑战,原来有这上品防御宝甲保命,真够无耻的了!"冷秋霜鄙视的掀动了一下嘴角;"往昔真是高看了他一眼!"

    "话不能这么,拥有宝器,又何尝不是实力的一部份,实在无可厚非!"与姜子平走得近的凌飞羽反驳地出声道;"这胖子虽占了点上风,姜师兄有无敌的宝甲防御,会慢慢折磨死这可恶的胖子。"

    "啧啧,你如此护着他,不会是暗里与他有一腿吧?"冷秋霜玩味地瞥了她一眼;"怎么看都像是变成一支残花败柳,只差没弄出一个姜子平出来!"

    "你……我……"凌飞羽满脸涨得通红,羞愤无比,一双手掌紧握得发白。

    "怎么,揭了你的底,恼羞成怒了,不会也想向我发起生死挑战吧?"冷秋霜面色一寒;"没问题,我接下了!"

    凌飞羽虽然心生怒意杀念,却没这个胆,她与冷秋霜之间有着不的差距,这种事纯粹是在自寻死路,活得不耐烦了。

    "上品防御宝甲,倒是一件不错的胜利品,勉强能入得法,幸苦了一埸,好歹也算是一份收获。"胖子饶有兴趣地喃喃出声道,听上去也不是那么无耻,虽是一埸生死挑战,却不能真要了对方的命,想想都觉郁闷,不过,拿回去送给未来的媳妇也算不错。

    "口出狂言,我有宝甲护,已是立于不败之地,你就等着受死吧!"姜子平之所以一直有攻无守,就是凭着有宝甲在身,根本无惧对方的攻击,除非遭遇生死境修者,那又另当别论了。

    话落,姜子平已挥动着轰天锤,毫无顾忌的腾身冲出,人在途中,已是锤影如山般的疯狂砸向胖子,完全一副悍不畏死,以命搏命的模样,还真有些一去无回的悲壮架势。

    "即然如此,那就让我见识一下,这乌龟壳有多坚不可破!"从胖子身上流露出来的气势,清楚底细的人知道这是要结束战斗了。

    一步冲着姜子平迎面跨出,手中之剑顺势出鞘,一股撕裂长空的剑意,令无数意志稍低的观者,身上携带的兵刃都是簌簌抖动颤响。

    噗!双方尚有数米距离,来势凶猛的姜子平已是连人带锤的倒飞出去,嘴角竟然有血溢出。恐怖的剑意以隔山打牛之势,直接震荡内腑,上品防御宝甲似乎也无济于事。

    胖子跨出第二步,手中长剑一抖一颤,姜子平脚刚沾地,又遭一股无形剑意重击,再次暴跌出去,头顶的发结被震散,遮住苍白的脸,终于忍不住喷出一口血柱。

    "姜子平败了,再无任何悬念!"冷秋霜浅眉含笑的出声道。

    "这胖子用的是什么妖术,相隔十米,瞬杀,可能吗?"凌飞羽一脸惊疑地颤声道。

    "这是无形剑意,我们中的任何一人,都接不下这一招!"秦玉莲语出惊人地:"若是不信,你们可以上去试试?"众人默默相观,尽皆无语。

    广场不远处的一处座山腰间,有两人同样張着嘴,持续的时间似乎比下面的人更长。

    郝老白发抖动,唏嘘道:"本以为他们只懂些观气术,敛息法,没想到巳达到如此高度,当真始料未及。"

    中年院主内心的震撼远超过那位郝老,异地而处,自己若不动用真元力,不知是否能接下这无形剑意?只不过,这胖子似乎从头至尾也没动过一絲真元力。

    "不对!即然拥有如此高深莫测的修为,上面怎会塞到内门上院来?"中年院主一脸困惑不解的言道;"其中定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玄机!"

    "这就不是你我这个层面的人该知道的了?"郝老摆摆头,"这个姜子平纯粹是在找死,如不是这胖子处处留手,已死过不知多少回了。"

    "的确如此!但愿这子能识相的服个软认输,否则真有大麻烦了,那姜子平的五叔可是戒律殿的执事呀!"中年院主仍感忧虑的叹道。

    "快看!这戏还没结束!"赦老指向高台,饶有兴致地呵呵笑道:"院主放心,这胖子有分寸,不会弄出人命来的。"

    姜子平用手背抹去嘴角的血渍,拨开遮住视线的长发,脸色死灰,眼中仍是凶意滔滔,看上去没一点认输臣服的觉悟,似乎尚还不知双方的差距大到不可以里计,看这模样像是还想搏命一战。

    胖子此时的身体如剑一般的挺得笔直,神色淡漠的直视姜子平,没有絲毫怜悯,在他眼中的对

    手,不过只是一只蝼蚁,人渣而已,手中的剑缓缓举起,这一刻,所有人的心都跟着提到嗓子眼,一个个屏着呼吸,等待着分出生死的一刹那。

    这最后的关键时刻,台上的一众执法长老,几乎同时出声;"住手!得饶人处且留手,毕竟都是师兄弟,胜负已分,何必再下杀手。"

    下面的弟子或许没几人知道,这姜子平的五叔是戒律殿的高级执事,这些执法长老都是忌惮几分,这姜子平一旦战死在这高台上,那这啸月院日后就注定要多事了,所以,要尽可能的保住他这条命。

    这一刻,所有人的目光视线都是落在胖子的身上,空气仿佛一下凝固了,等待着胖子最后如何选择?

    呛!胖子的剑在一片惊嘘声中,呛然还鞘,这个举动无疑已明了自己的态度,一众执法老见状,都是轻舒了口气。

    殊不知,这姜子平并没意识到自己的一只脚已踏上了黄泉路,一双充满了恨意的眼睛怒视着对方,执法长老的话更像是彻底的羞辱了他,这种感觉比呑下一死苍蝇更难受,禁不住怒意冲天;"上了生死挑战台,没有胜败,只分生死,修者当有自己的傲骨锋芒,你我之间只有一人能活着离开,今日不管是谁站在对面,我都势必杀之。"

    听到姜子平的这句话,几位执法长老心中都是一颤,原以为阻止了一埸无谓的杀戮,却没想到竟有人比猪还蠢,一下又将双方逼进了一个不死不休的绝境,已无回旋的余地,有心再想要出面阻止,就是触犯了规则,众长老都是一脸无奈的低叹出声,不再干涉阻拦。

    姜子平的面目一阵扭曲,披散的长发四下飞扬,眼眸中充满了血红的色彩,手中的轰天锤再度高举过头顶,无数暗红色的电孤缠绕跳跃,像是要行搏命一击。

    吼!

    一道怒喝从喉咙间滚荡喷出,脚下同时一跺地面,腾身冲天而起,双手握锤,宛如一尊雷霆战神,恐怖的杀气已是牢牢地锁定对方,这一击之下生死立分。

    "白痴!"胖子忍不住怒骂了一声,姜子平的轰天锤正欲砸下的刹那,却突然失去了锁定的攻击目标。

    胖子的身影只是朝前踏出一步,飘渺身法之"咫尺天涯",缩尺成寸,一跨越二十米空间距离。

    姜子平但觉眼前人影闪了闪,下一秒,两肩臂却同时突然传来一阵剧痛,啊!字刚喊出一半,疼痛又骤然消失。手中的轰天锤却是拿捏不住坠落地面,随即下意识地试着运转一下双臂,骇然震惊的发现竟然已是完全不受支配,仿佛巳脱离了自己的身体,低垂两侧,悠悠悬荡着。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