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九百零四章你真的是太弱小了

正文 第九百零四章你真的是太弱小了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陆随风皱了皱眉,双方的仇恨有这么深么?不就是稍稍威胁到了他的存在,还不至到了非致对方于死地的程度,足见这姜子平的气度只有米粒之大,心胸连一颗沙子都容不下。

    表格上已落下了姜子平的鉴名,只须应战者在上面签个名,便能呈递上去,决战的时间定于明日正午时分,地点设在广场中央的演武台上。

    对于姜子平提出的生死约战,胖子欧阳无忌是唯一有资格出战的人选,石哲看到他接过表格的手在轻微的颤抖,脸色变得有些发白,犹豫了好半天,额头都隐见有细密的汗珠透出,不过,最后还是咬着牙在表格上歪歪斜斜莶下了自己的名字。

    "很好,果然有点第一人的样子。"石哲取过表格,狞笑了一下;"好好亨受你人生中,剩余的最后一点时间吧!"

    "这话也劳烦你一并转告给那位姜师兄,欲杀人者,也须有被人所杀的觉悟。"一旁的青凤不屑的出声道。

    "你"石哲走出几步,闻言回转身,怒目望向一脸冷笑的青凤,胸口起伏,差点没冲动的拔剑劈了这小丫头。

    啸月院内,一栋楼阁顶层的房间内,一位衣着朴素的中年男子正拿着一份表格细细地观看着,脸上的神情显得尤为丰富。

    "郝老怎么看?"中年男子放下手中的表格,望着坐在一旁翘着腿,闭目养神的郝老。

    "院主认为呢?"那位郝老连眼都没睁一下,不答反问。

    "我已批准了这份申请生死决战的表格!"中年院主淡淡地笑道:"一只刚入院的菜鸟,竟然敢接受啸月榜排名第三高手的生死柬,简直有些不知天高地厚。"

    "有意思!"这位郝老收回翘着的腿,立起身来,微眯着眼道:"有听说过一只莱鸟可以轻易斩杀一头帝级闪电雪狮吗?这第一人的称号可不是仅凭运气就可挣来的,至少老夫并不这么认为。这个姜子平一向霸道贯了,只怕这一次会一脚踢到铁板上。"

    "郝老所言甚是!我调看过这批新进弟子考核的圣晶影像,每个人都像是在刻意藏拙。更奇怪的是,居然看不透他们中任何一个人的实力修为,这未免也太令人震惊了。"中年院主皱了皱眉,带着困惑的出声道:"这种情形,只有三种可能,其一是平常人,根本不是修者,这一点可以直接排出。其二是修习一种高明的敛息术,其三是修为境界在你我之上。郝老会选择那一种?"

    "最后一种!"郝老语出雷人的言道:"这批小家伙真的不简单呀!"

    "何以见得?"中年院主也是露出一抹惊色,这位郝老的修为境界略在他之上,说出来的话自有一番份量。

    "咳咳!自从见了那几个小傢伙之后,老夫却是倍受打击,重伤了自尊。"郝老叹道。

    "这么严重?"中年院主好奇地问。

    "就是府主刚提到的菜鸟呀!"金长老有些痛心疾首地说:"那日老夫小饮了几口,路过内务处,顺便小息片刻。发现这几个小傢伙,体内空空,没一点元力波动,却是来进行内门上院考核。好奇之下,便动用神念探了探,弄得老夫差点心神失守。这还没完,老夫一时动了收徒之念,谁知道这几个小傢伙竟说老夫没资格,临走时还丢下一句;生死境五品而已"

    "什么?竟能一口道出郝老的修为境界,瞎蒙对的吧?"中年院主动容了。

    "这些日子,老夫一直在暗中观察,他们的行事一直尤为低调,就算被老弟子们欺负,也是一副甘心受辱的姿态。如不是姜子平一伙将他们逼到了尽头,不定还会继续装下去。"

    "有点意思!是龙是蛇,迟早要显出真本色。这埸生死挑战值得一观。"中年院府主一脸的期待,像似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

    第二天,距正午时分尚有一段时间,啸月院的广埸上巳是人头攒动,仍有不少人闻讯陆续不断地朝这里涌来。

    "你们看!啸月榜前十的的高手几乎都来了。"有人兴奋地叫道,这些高手平时都是深居简出,埋头潜修,很难一睹真容。

    "我有种预感,这姜子平今日这一脚只怕会踢在铁板上。"开口说话之人是个女子,啸月榜排名第八的耿无烟。

    "听说这个欧阳无忌还只是个新人,居然一下便飙升到了第一人,可真是让你我这些老派弟子颜面尽失了。以姜师兄的性子,自然难咽下这口恶气了。"排名第十的女子,凌飞羽语气中也带着絲絲愤愤不平之意。

    "哼!姜师兄一向都是侍强凌弱,欺负一个新人算什么本事,真丢人,实在无品!"排名第五的王秋雁,鄙视地冷哼了一声;"我知道你与姜子平走得很近,大可传话过去,能奈我何?"

    "我只是在就事论亊,与人品无关。一个新进弟子如此不识进退,是不是有点自掘坟墓的意思?"凌飞羽双手合十,似在为那位新进弟子欧阳无忌,提前默哀。

    "我看未必!那胖子可不是一个省油的灯,如无意外,我还真看好他。"秦玉玲,啸月榜排名第二位。

    "秦师姐所言有理!"排名第三位,冷秋霜;"据说姜子平与这批新进弟子私下有个赌约,自然知道这姜子平是何许人,如是知之而不惧,那就不简单了!"

    广埸上的气氛异常炽热,几乎都不看好这个新晋弟,大多都是在为姜子平助威,加油,可谓一边倒的埸面。当然,这种助威的气势只有在双方实力相当的情形,才可能发挥巨大的作用力。否则,即使吼破天,也难以改变结果。

    演武台,长宽五十米,花岗坚岩铺地,高约十米。

    姜子平从一众铁杆弟子的阵营中越众而出,全身上下流露出一股霸道阴冷的气息。十米的高台,纵身一跃而上,轻灵的飘落在台上。双目开合间精芒闪烁,睥睨的扫视着全场,喧闹的浪潮逐渐平静了下来。

    "那新进弟子怎还不出现?还第一人呢,不会是临阵退缩了吧?"

    "看那姜师兄这霸气威势,换着我也会临埸知难而退!"

    "这可不是平常的切磋,而是生死挑战,双方都是在申请表上签过名,经过上面审批之后才允准进行的,怎可能会临场变卦?"

    台下的人群胡乱的猜测着,众说纷纭。在众人的一片猜疑声中,欧阳无忌那略微肥硕的身形忽然在所有人的视线中出现了,没人看见他是怎样出现的,仿佛他本来就一直站在那里。

    />  一步,二步,三步所有人的目光都随着这个动作节奏在移动,胖子晃荡的身体像是被这些视线组合成的力量缓缓托上了高台。

    姜子平的眼中射出怨毒的精芒,似要洞穿对方的身体。胖子只是冲着对方咧嘴一笑,射来的如箭精芒顿时溃散开来。

    "你这胖子还真敢出现,让我高看你一眼!"姜子平一脸倨傲之色,声音里透出一股霸气;"但,还没资格让我重视。只要你当众下跪求绕,或可立即终止这埸生死挑战。"

    "为什么要这样做?我能站在这里,算是给足了你面子。"胖子不以为然耸了耸肩,语带不屑地出声道;"在我门面前,你真的是太弱小了!"

    哇!全埸一片哗然,这胖子也太狂妄,嚣张过头了!

    这时,只见两个身着执法服饰的人走上台来;"谁是姜子平?"一道近似冷酷无情的声音问道。

    "我就是!"姜子平挺了挺腰背回应道。

    "那你就是那个欧阳无忌了!"一位执法者瞥了胖子一眼;"一个刚进入的新人,便弄出这么大的动作来,想要迫不及待的掦名整个内门上院呀?"

    "呵呵,你来这里不会是来说这些废话的吧?"胖子撇撇嘴,一点不再意对方的身份。

    "你二人即已决定生死挑战,也就意味着只有一个人会离开这演武台。所以,我等是奉命前来验明正身的,并且最后征询一下两位的意思,如果有人此时提出放弃,还来得及!"另一位执法脸呈肃然的出道。

    "我愿意!"姜子平脱口应道,怒目望向一脸憨笑胖子。

    "接受!"胖子骚了骚头;"现在退出,也太丢脸了吧!"

    "总比丢命强,好自为之!"两位执法履行完公事,刚转身离去,姜子平的身上便爆发出一股凌厉的杀气,二十米外的胖与却是毫无所觉,像是对他产生不了絲毫的影响。

    与此同时,数位执法长老也是连袂登台,落在位于高台东面,四张早已准备好的红木椅上。

    生死挑战在整个圣山也不多见,一旦发生都会被视为大事,必须做到绝对的公平公正,所以,执法长老才会亲临现埸监督进行。

    "本院,已有近五十年没出现过生命挑战了,无论是那一方倒下,都是本院的损失。"一位执法长老沉声说道;"在此,最后再问一次,你们双方是否愿意用其它的方式来解决?"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