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八百九十五章 啸月院

正文 第八百九十五章 啸月院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内门上院,惊涛院,浩天院,以及飞羽三院的实力都是相差无几,由于啸月院的女子偏多,相对就要弱了些。

    普通弟子和外门弟子的区域,都是在河对岸的碧雪城中,而内门的上,中,下院,也全是座落在碧雪峰山脚之下,上面就是精英弟子区,再上去便核心弟子的府邸,亲传弟子都是居在更上一层的洞府中,等级的划分十分泾渭分明。

    啸月院,位于这整个内门上院的南区,说是院,那只是一个称呼而已,并非只是一个特定的院落,面积区域却是尤为的大。

    顺着一条青色的碎石小路蜿蜒而去,道路两侧都是修剪过的碧绿青草,郁郁葱葱的随风摇曵,青波的随浪涌动,远远望去,让人顿觉赏心悦目,胸襟舒展

    碎石小路的入口处,竖着一块三米高的白玉石碑,上面有着些许青苔斑驳的痕迹,像是在这里挺立了悠久的岁月,石碑上刻着三个金钩银划般的碧色大字;啸月院。

    陆随风一众人等,看到石碑上的三个大字时,耳畔都是仿佛掀起一阵狂风的呼啸之声,像是真有大风刮过一般,眼前更是浮现出絲絲青色光泽,笼罩一方天地。

    "这三个字,像是蕴含着一种独特的意境?"云天星似有感受地喃喃出声;"似有某种玄奥在其中。"

    "我也有这种感觉,仿佛有风从这三个字中掠出,有一种自然大道的韵味,这种感觉好熟悉啊!"云无影浅眉低皱的言道。

    "这石碑上蕴含着风之玄妙,凡是拥有风属性几乎都能感悟得到。"青凤有些不以为然的撇了撇嘴:"只不过,也是局限在意境这个层面而已,并不值得大惊小怪!"

    嗖嗖!

    碎石路上传来一阵破风之声,众人都是转身抬眼望去,一道人影呼吸间便出现在面前,身着一袭白色的长衫,腰间悬着一把剑,三十出头点的模样,双手反扣在身后,头微微向上昂起,一脸都是傲然之色,一双审视般的目光冷冷地扫向众人;"你们都是些什么人,没看见这块石碑吗?非我啸月院之人,不得入内!"

    "我们都是新晋的内门上院弟子,前来这里报到!"陆随风看了对方一眼,便将这人看了个通透,也就是乾坤初阶五品的修为,淡淡地回了一句,不想与他过多纠缠。

    "将你们的身份令牌让我看看!"一次便有这许多新晋弟子到来,这种状况在内门上院还从未发生过,这位啸月院的弟子心怀疑惑,神色傲然地冷哼道,伸手就毫无顾忌的抓向陆随风拿出的令牌,出手突然而迅速,陆随风嘴角掀了掀,手臀一晃,顿时避开了对方的这一抓。

    "嗯,看不出你这新晋弟子,还有点道道!记住了,我叫石哲,先给你们上一课,教你们知道该如何尊重师兄!"这个石哲说话间,已瞬间拔剑出鞘,一道细柔而又凌厉的风,直朝着陆随风吹袭而去。

    陆随风身若拂柳般的晃了晃,便已闪过了对方袭来的一剑,让这位石哲一楞,他这一剑虽只有三分力度,只是想给这些新晋弟子一个教训,下马威而已。殊不知,却被对方轻松的避过,要知道,他这一剑可是蕴含着几分风之意境的玄妙,也不是可以轻易化解的。

    唰唰!

    石哲这次出手却是用了五分力度,剑速快到只留下一抹虚影,三剑连环刺出,像风一般飘浮诡异,剑剑直指陆随风的要害部位。

    陆随风的身形像是一道变幻的云气,柔软蜿蜒的逆风而上,精妙的绕过袭来的三剑,下一秘,石哲便见一根指头岀现在面门前,直惊得满面骇然的向后闪掠而去。

    有些艰难的呑咽一口唾沫,随即神色一凝,仍是一脸倨傲地道:"有点能耐,值得高看一眼。接下来,会让你知道我们之间的差距有多大!"

    "是么?我已给足了你面子!"陆随风撇了撇嘴;"见好即收,我仍会尊称你一声师兄!"

    石哲闻言,不禁皱了皱眉,眼中掠过一抹不易察觉的惊疑之色;"你一个新晋弟子也敢激怒我,乱我心神,简直不自量力!"

    "你的心神宁静过么?宁静,那是一种境界。不是张揚傲慢之辈所能领悟的!"陆随风一脸淡然地道:"欲修武,先修人,而不是用来欺凌弱小,证明自己的强大,连人都做不好,修武之路又能走多远?"

    石哲竭力的压制着内心的震怒;"哼!口舌利剑伤不了人,拔出你的剑来!让我看看是否如你口舌一般锋利?"

    陆随风仍是负手静立,波澜不惊地道:"你的剑充斥着暴虐之气,失去了应有的灵性,非旦伤不了人,反倒会伤了自身。不信,你出手试试看?"

    好利害的攻心之术!石哲的还真是眼中闪过一抹犹豫之色,分明是信心有些动摇的迹象。若是再不出手,在一众新晋弟子面势必会颜面无存。

    一剑刺出,剑芒绽射,夹着尖锐的呼啸之声,在阳光的反射下闪着刺目的寒光,电闪般直奔对方面门。

    陆随风微眯着眼,看着那不断迫近放大的剑影,肌肤似乎都能觉到絲絲喷射的剑气,仍是一脸沉静,不为所动。

    石哲剑锋即将及体的刹那,剑身竟是斗然一颤,顿时化出数十道剑影,如劲风透林般,迅疾凌厉的洞穿了对方的身体,瞬间便将陆随风的整个身形绞杀得支离破碎。

    "残影!"石哲一剑得手,心下方喜,骤见对方身形又完整无损的呈现在眼见,骇然一声惊呼,身体同时向后暴退而去。

    "你的剑太慢,太花哨,而且破绽百出。我若出手,你现在巳是一具尸体了。"陆随风仍是负手而立,像是从未曾移动过分毫。

    石哲见状,更是面沉如水,神色显得凝重无比,明白今日是踢到铁板上了。原以为是一只新晋进的菜鸟,可以任意揉捏,没想到这小子竟然在扮猪吃老虎。心头暗自升起一絲惶恐,晃了晃头,将这絲惶恐驱散开来。

    风云绝杀技,星爆!

    石哲一声低吼,剑芒流转,绽射出点点璀璨星光,犹似一張星幕漫卷,呼吸间便将陆随风罩入其中。点点精光随之炸裂开来,炽亮的光芒四下扩展开来,将对方所有的闪避线路全部牢牢封死。

    连环绝杀技,星裂虚空!

    石哲身形拔空而起,元力汇聚于剑锋,嗡嗡颤响,强劲的剑芒破空激射,洞穿一切,撕裂一切;"我之剑,斩裂虚空,当者披靡!"石哲暴喝连声,霸气纵横,无尽杀气如浪奔湧。

    "有点实力,不过也技仅于此!"陆随风语音空洞,身形飘浮,脚踏点点星光,挥手间漫天精光尽皆溃散开来。投足间有若行云流水,如风似烟,虚实难辨。

    石哲一剑斩碎了无数的青色人影,眼前却又源源不断的有青影呈现,似乎斩之不尽杀之不绝。直至剑势巳尽,后力难续,一种深深的无力感遍袭全身。心乱了,杂念丛生,剑势随之一滞,心内一惊,意欲抽剑回撤

    眼前却是突然呈现出两根晶莹剔透的手指,稳稳地夹住了他意欲后撤的長剑。一时间,但觉剑若千斤,再也难动分毫。

    紧接着,便见两根手指间骤然一抖一颤,坚韧的精金柔铁铸就的長剑,随之寸寸断裂。漫天星幕同时随之崩碎,石哲的身形同时被一股强大的冲击波掀上高空,翻翻滚滚飞出二十米,这才跌落地面,張嘴喷出了一口热血。

    "轮到我出手了,一招!不败,我任你处置!若败,日后别再来找麻烦!"低调被人欺,陆随风决定给这位石哲师兄一点颜色。

    石哲拭去嘴角的血渍,没想到这个新晋弟子竟会如此利害,当真是始料不及。不过想要一招击自己,未免也太过狂妄了;"好!接你一击!"

    一阵柔风掠过,掀动发絲衣角,陆随风只是稍稍的朝前踏出一步

    呛!一声長剑出鞘的轻响,天地间但见一抹精光划空闪过,有若流星飞逝,转瞬即灭。

    "你败了!"

    "我"石哲惊楞了一下,张了张嘴,欲想说什么,突然觉得额头间传来一股冰凉之感,伸手一摸,血!

    "石哲师兄,你未免也太弱了些!"陆随风淡淡地丢下一句话,便领着众人直接越过石碑,踏上碎石小路,朝着啸月院的区域内走去。

    "可恶"石哲手背上的青筋条条突起,望着这群新人的背影,牙齿都几乎咬碎;"敢羞辱我,走着瞧!"

    啸月院,就像是一片构建在山林中的巨形山庄,一座座庭院,楼阁,都是没有任何规律的分布在山林间,高高低低,却又错落有致,都是掩映石林与苍翠的树木之中,别具一番格调。

    行了约莫半个时辰,触目便见一座三层的楼阁,不时有人进进出出,那应该就是啸月院的内务处了。

    当陆随风等人从这座楼阁中出来时,每个人的身上都是多了一个包袱,另外还有一个身着灰色裙衫的少女,走在前面带路。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