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八百九十四章內门上院

正文 第八百九十四章內门上院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前面横着一条河,宽约百米,河水湍急汹涌。河面上架起一座铁索桥,桥两端分别耸立着两座剑楼,封住了两端的出入口。

    那位中年执事来到剑楼的门前,掏出一块身份令牌,插入门旁的一个凹槽中,剑楼门豁然开启。

    “都赶快进去!”中年执事淡淡地出声道;这门每次开启十息时间,便会自动关闭。

    众人闻言,都是身形一动,迅速穿过楼门。

    人刚踏上桥面,整座桥身便开始剧烈地晃动起来。这桥是由铁链组合而成,上铺木板。寻常人很难稳住身形。

    中年执事回头望了一眼众人,但见每个人都是从容踏步,如履平地,这桥身的晃动似乎与他们没什么关系。

    百米的铁索桥,眨几眼的功夫,便留在了身后。来到另一端的剑楼门前,中年执事再次将身份令牌插入凹槽,门开启。

    “站住!”刚入剑楼便被两名守卫拦住;“你们这群人可持有身份令牌?”

    “他们都是新进才来的弟子,前来破格参加内门上院考核。”中年执事解释道。

    守卫仍是尽忠职守查验过每个人的身份考核令牌,这才并未横加阻拦,顺利地放行。

    出了剑楼,眼前一亮,楼台亭阁,小桥流水。全然一派赏心悦目的园林景观。信步其间,鸟语清啼,花香隐隐,水声潺潺,令人心旷神怡。林木掩隐中,呈现出一座大殿,殿前的门匾上,黑底红字:“内务殿”

    中年执事领着众人进入殿内,轻车熟路地来到一间门前,在门上敲了两下,这才推门走了进去。

    陆随风扫视了一眼,房内的摆设很简单,两张桌椅,一张长沙发,上面斜躺着一个满头白发的老者,口水正从嘴角边往下淌。

    "恭喜你,测试合格,从现在起,你就是内门上院的弟子了!"桌前的坐一个身着黑色长袍,五十出头的男子,将一块身份令牌递向一个年轻人;"拿着这块令牌,去你选择的惊涛院报到去吧!"

    "多谢王执事!"年轻人的脸上涌动着兴奋之色,接过令牌,恭敬的执了一礼,转身便欲离去,看见门外突然涌进来了一群男女,看上去大都比他还要年轻得多,不会都是来内门上院参加测试的吧?

    年轻人暗自疑惑的皱了皱眉,自己在内门中院呆了五六年,只有在中院内出类拔崒之辈,才有资格申请上院的测试,而这些人他却是从来没在中院见过?不由带着满脑子的疑问好奇的留了下来,想要看过究竟。

    “啊,是孙执亊!”桌前的那位王执事立起身来拱手执礼,状极恭敬,虽然同为执事,一个来自山上高层,一个身在山脚的底层,等级差别却是大了去。

    那位孙执亊也只是礼节性的回应了一下,而后将一堆身份令牌放在桌上,神色有些冷傲的出声道:"这些人都是新进弟子,前来参加内门上院的测试,这是上面的意思,你不用多问,照办就是了。至于合不合格,就看他们的本事了,一切按照规矩办!"

    "这样呀!"那位王执亊仔细地验证了一下令牌,抬眼扫视了一下众人,微皱了皱眉道:“这真是上面的意思?”

    “你在质疑我的话?”孙执事面带愠色的冷斥道。

    “那倒不是,孙执亊误会了!”那位王执亊撇了撇嘴,面带不屑地挥挥手;"即然要按规矩办,那就让他们都回吧!"

    “哦,为什么?还没测试过,就将他们打走,不合适吧?”孙执亊也不看好这群新人,只不过这是上面的意思,他也只能照办。

    王执事冷笑一声:“开玩笑,这群人身上都是空空如也,连一点元力波动都没有。别说是内门下院,只怕连外门弟子都不合格。”

    "那来这许多废话,尽快安排考核事宜。”孙执亊扔出一个钱袋,“这是的考核费用。"

    那位王执事见状,苦笑地摇摇头:“既然这是上面的意思,也只好照做了。”随手将桌上的钱袋收起,对门外叫道,“来人!”一个彪形大汉应声推门而入。

    “带这些人去进行考核。”大汉从王执事手中接过身份考核令牌,随即带着陆随风一众人离去。

    “你们在这里瞎嚷嚷什么!老夫偷闲咪咪眼都不得安静。”躺在沙发上的白发老者嘀咕道。

    “郝老!对不起,因为”那位执事低眉垂首地解释道。

    “上面的眼光不错呀!给我内门上院送来了一堆妖孽般人物。”那位郝老抹去嘴角的口水,呵呵地开声笑道,看上去心情大好。

    “妖孽?就这群新人?”两位执事都是惊疑地望着这位郝老,那位王执亊更是不屑地撇撇嘴;“我有看错吗?分明就是一堆菜鸟,我敢拿全家老小担保。”

    "是啊!郝老不是刚睡醒,眼花了吧?"孙执亊也是一脸不信的出声道,他的看法几乎与那位王执亊一样。

    “你俩傻了呀!这内门上院是什么地方,上面会不知道?如果这些人没有点能耐,敢随便推荐来吗?猪!”郝老直气得破口大骂。

    门开了,陆随风和紫燕两人已施施然地走了进来,全身上下却是毫发未伤,都是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

    这么快就完了!只不过才几句话的功夫。不会连测试器都没通过吧!还妖孽呢,死老头耍我。那位执事如此地想着。

    陆随风淡然的将一堆身份考核令牌放在桌上,那位郝老随手拿起一块令牌看了看;“乾坤境中阶,战斗意识中等”郝老迅速地将所有令牌都查验了一遍,考核的结论竟然是惊人的一致。

    “不会如此巧吧!老夫从不相信巧合。”郝老目光灼灼,将两人上上下下地反复扫视了几遍。虚无!除了虚无,便是一片飘渺的云海。郝老揉了揉眼,疑是幻觉,连自己的都感到心神有些迷糊起来。

    "切!这么快就结束了,不会是有意放水吧?"那位刚才经过测试的年轻人,眼中带淡淡的蔑视意味,出声道,他可是用了近一个时辰才通过重重考核过关,而这群新人只在短短的几句话之中,便已全部测试完毕,可能吗?

    "闭嘴!"王执亊横了他一眼,面带愠怒地斥道;"你这是在质疑我内务堂的公正严明吗?还不快滚去惊涛院报道,否则,立即取消资格!"

    "弟子不是个意思!"年轻人全身一颤,顿时转身朝外走去,经过陆随风两人的身边,轻哼了一声,态度极为不善。

    <b

    r />  “呵呵!恭喜诸位破格考入内门上院。”王执事一脸苦相地哈哈道:“不知两位是否能代表其余的众人,并且想进入哪一院?”

    “应该可以吧!还烦请王执事为我等介绍一下。”陆随风语调谦和地出声询问道。

    “是这样!内门上院又分有四大院,分别是惊涛院,浩天院,啸月院,飞羽院,这四大院都由弟子自由选择。”王执事耐心地解说道。

    "建议你们选择进入啸月院!"那位孙执亊凑近陆随风的身边,低声的言道,他本是三师姐柳啸月专程派来的人,其用意十分明显。而这四大院听名字就知道,分别属于四大亲传弟子的阵营,这啸月院正是属于三师姐柳啸月的阵营。

    “多谢孙执亊的提示,那我们就选择进入啸月院吧!”陆随风来时也曾见过这位三师姐一面,映像倒也不错,城府虽然深了些,却没有那种高高在上的霸道气势。更何况,初来乍到,对这里的一切还是两眼一抹黑,只有凭直觉选择了。

    王执事闻言,便忙碌了一阵,将所有人的考核成绩和选择信息输入了令牌内,交予了陆随风两人,“这是你们内门上院的身份令牌,滴上一滴血,身份信息融合,没人能假冒。”

    那位孙执亊见自己此行的任务已完成,便赶着回去汇报情况,陆随风两人也正欲告辞离去,突闻那位郝老如梦方醒般的大吼一声;"等一等!”

    王执事也是全身猛地一抖,不知发生了何事,惶恐莫名地望着气息狂暴的赦老。

    “我说两个小家伙,可愿拜老夫为师?”这位赦老弄出如此大的声势,竟是为了收徒。

    王执事听得有些傻眼了,这赦老在内门上院的地位却是非比寻常,连内门的门主见到他也得礼让三分。但,从未听说他收过徒。这可是破天荒第一次,而且一收,便是两个。

    “你这老头是谁?为什么要拜你为师?”一旁的紫燕饶有兴趣地淡笑出声道。

    “我是内门上院的首席长老,够资格吧!”郝老一挺胸,自傲地笑道。

    “不够!”两人几乎同声言道。

    “你们”赦老闻言,顿时白发倒立,横眉怒眼。

    “生死境中阶而已。”陆随风不屑地歪歪嘴,紫燕的脸庞上也勾勒出一个弧度。

    “而已”王执事嘶地吸口气,这两个新人也太嚣张了!

    “呵呵,只是开个玩笑。你老大人有大量,千万别介意啊!”陆随风朝着紫燕丢了一个眼色,趁赦老尚还未回过神,悄然开溜。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