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八百八十三章看谁更妖孽?

正文 第八百八十三章看谁更妖孽?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这就是"一清之气"!"姬副峰主的眼中也是带着一絲兴奋之色;"无涯,沉入河池之底,尽可能的吸收这"一清之气"!"姬副峰主娇声喝道,衣神又是一挥,一块如雪玉牌电射而出,直接掠向云无涯;"实在承受不住时,就揑碎它,为师会下去接你!"

    河池中的云无涯接着玉牌,身体微震,雄浑的真元力透体而出,瞬间形成了一个护体气罩,随即化作一道流光,毫不犹豫的冲入漩涡的底部。

    就在云无涯冲入漩涡的同时,方天歌也抖手发出一块玉牌,直接射向慕容轻水;"丫头,都听见了,尽量而为即可,有师尊在,放胆倾力一搏!"话落,见慕容轻水的身体被一道透明的光罩包裹着,也是沉入漩涡之下,这才一挥袖袍,一股更加磅礴的灵力奔腾而出,顿时将整个漩涡尽数笼罩,急速旋转的漩涡逐渐的变缓,最后被强行的终止了运动,就像是凝固了一般。

    见到漩涡停止住转动,两位峰主都是微微松了口气,目光同时投向散发着金光的漩涡通道。

    "接下来,就得看两人的能力和造化了,在池底挺得越久,获得的好处就越大!"姬副峰主忍不住抿了抿嘴?,一脸带着期待之色。

    "你说这两个小傢伙能在下面呆多久,会不会打破史上留下来的记录?"方天歌若有所思的抚须笑道。

    "一天应该没问题!"姬副峰主皱眉沉吟了一下,有些保守的估计道,这还真是不好判断,在下面什么意想不到的事都可能发生。

    "这也是个很不错的成绩了,不过,像是离你心中的希望还有些距离吧?"方天歌望向漩涡外的那些亲传弟子,撇了撇嘴;"这才不过两个时辰,就已经有人开始熬不住了。唉……"

    "你那小丫头,或许能坚持得更久一些。我们碧雪峰已是上千年没出妖孽了,但愿这次一出就是两个,真的有些期待呀!"姬副峰主感慨的言道。

    "各峰也都是今日举行淬体吧?"方天歌露出一抹玩味的笑意;"看来这次七峰大比,势必是是一埸妖孽之间的大比拼,看谁更妖孽?"

    "这倒也是!各峰的卓越之辈,再经过河池淬体,自然会更上一层,不过想要达到灵神境,几乎没有这种可能。"姬副峰主十分肯定的道:"碧雪峰沉寂了这许久,也是时候该挺挺胸了。"

    噗!又过了一个时辰的光景,终于有人挺不住了,一下从河池中冒了出来,包裹在身上的蚕茧破裂开来,一张带着欣喜的面孔从水池中爬了上来,静静地盘膝坐在池边平台上,感受着体内的变化,像是被一种特殊的能量滋润着,从身体的各个部位渗入,全身酥麻,却又感觉舒泰无比。

    两位峰主脸上却是带着不屑的目光,神色非常阴沉难看,真是可惜了这一池能量液体,为碧雪峰有这样的亲传弟子而感到恼怒和耻辱。

    紧接着,半个时辰,一个时辰……在不到八个时辰之内,河池的平台上,已坐满了整整二十四个老牌亲传弟子,看着一张张自以为是的冷傲面孔,实在是让人无语至极。

    漩涡深处的通道,似若一条巨蠎,蛮横地延伸到河池的最深处……二道流光一前一后,都是以一种惊人的速度,顺着弯曲的漩涡通急掠而去,片刻之后,漆黑的深处闪烁着一片金光,云无涯回头望了身后包裹在光罩中的慕容轻;"好像已到了池底,那就是"一清之气"么?

    "应该是吧!你不觉得其中的波动气息很熟悉吗?"慕容轻水有些惊诧的出声道:我的体内也蕴藏着这种金色的能量。"

    "我也是!只不过,这里的能量更浓郁,精纯得多。"云无涯有些豁然明悟地道:"少爷教给我们的修炼功法,本身就是吸取天地灵气,原来到达了量的饱和,就会直接蜕变成这"一清之气",我们真的是太幸运了!"

    "原来是这样啊!"慕容轻水也是带着欣喜的言道:"也就是说,我们会省去许多能量转换蜕变的过程,只须毫无顾忌的直接吸收,也不会出现经脉爆裂的情况。"

    "理论上应该是这样,但,还是得加倍小心,不可燥之过急,反正有的是时间。"云无涯谨慎惯了,时刻保持着戒心。

    "提醒得是!那就让两个老傢伙在上面慢慢地候着吧!"慕容轻水撇了撇嘴;"白白拈了两个便宜传承弟子,好歹也得费点心不是。"

    "轻水姐当心,压力开始增大了!"云无涯的视线看向漩涡通道两侧的水壁,越是接近池底,压力就越大,隐隐感觉肌肤表层都有些逐渐发紧。

    随着两人的不断下潜,包裹着身体的护罩也被挤压得扭曲起来,不由加快了下沉的速度,最后直接冲岀了漩涡通道,朝着池底弥漫的一片金光急速的掠去。

    噗噗!

    两道人影刚一冲出漩涡通道,身形都是猛地向下一沉,一股更为庞大的压力无孔不入的渗透而来,连护体气罩也是承受不住的絲絲开始龟裂开来,两人的眼神中都是流露出凝重的惊色,在不断的修复和龟裂中,两人的护体气罩也逐渐的变成了金色的光罩,像是与四周的金光融成了一片。

    那种恐怖的压力也随之突然尽数消失,两人这才开始环顾四周,这里已是河池的最深处,并没有任何淤泥什么的,浓郁的金光在池底蔓延开来,笼罩着十来丈的空间范围,而在金光之外,则都是漆黑一片。

    "这便是"一清之气"了,好精纯浓郁的能量!"慕容轻水惊叹的缓缓伸手探入金光之中,竟然感觉到有些粘稠,这些能量已浓郁很得变成了液体状,轻微的波动中,手上的肌肤传出一种被针猛刺的疼痛感。

    云无涯也是出现了这种感觉,两人对视了一眼,都清楚接下来将要面临和经历什么,没有足够的勇气和坚韧不拔的意志,趁早离去,那种九死一生的湟?过程,不是每个人都能轻易承受得住的。

    "开始吧!"两人都是眼神坚定的微点了点头,同时毅然决然地朝前一踏,直接进入了液体状的金光之中。

    嗡!两人的身体都是猛地一震,体内发出一阵细微的嗡鸣声,而后便被液体般浓郁的金光完全包裹,双双盘腿坐下,双手结印,屏出一切杂念,心神逐渐进入一片空明之境……

    原本一片平静的金色光团,突然像沸水一般的滚荡起来,金色的气泡在两人的周身不断的炸裂开来,一絲絲金色的光线,以一种极端蛮横的形式,强行的渗入两人的身体内,瞬间化为无数金色的水雾,弥漫蒸腾着每一寸血肉肌肤。

    这些弥漫的水雾尤为炽热,无孔不入的渗透到全身的每一处经脉,腑脏,两人的面色顿时都火热了起来,一道道冷吸气的声音,从紧咬着的牙缝中带着些许颤抖传出。

    絲絲雾状的蒸腾气体,似若燃烧的炽焰,所到之处,每一寸肌肤,血肉,经脉,骨骼,都是变得一片剔透通红,仿佛置身于火海之中一般,滚烫得令人难以煎熬。

    噗嗤嗤!云无涯的全身衣衫爆裂成一片碎屑,只剩下一条护阴的裤衩,却是浑然不觉。而慕容轻水也没有例外,尽管她竭力的坚持着,一袭白衣还是禁不住的破碎开来,唯剩护胸和遮阴的短裤。所幸两人都是被浓郁的红光包裹着,否则,真的是太尴尬了。

    云无涯一脸痛苦的咧了咧嘴,禁不住心神下沉,探视着如火炽烧的体内,感觉到五脏都像是已被焚尽,殊不知这一看之下,自己的整个身体内竟是密布着一片星光,每一寸血肉,经脉,五脏六腑之上都有星光闪烁,犹似一团缓缓运转的星域,隐隐间,仿佛充斥着远古的沧桑气息,即遥远,又与自己心神产生着絲絲缕缕的连系。

    更让人惊颤的是,这团星域的中央竟然端坐着一个缩小版的云无涯,着上去只有指拇大小,垂眉闭目,清晰得就连发絲都能看见,这应该就是聚了形的元神,也就是说,他这一刻已成功的晋级成了灵神境。

    而另一旁的慕容轻水,此时的嘴唇也已是在极度的煎熬中,咬出了许多血痕来,身体的忍耐度也像是到了极限,体内却是有着一道凤鸣的声波响起,这道声波扩散到身体的每一处,蒸腾如火的金雾顿时迅速地汇聚在一起,逐渐形成了一只像是*重生的金凤,静静的悬浮胸口处的黄庭部位,散发出一种上古凤族的气息。

    "这……我的元神怎会形成了只金凤?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尽管慕容轻水阅历广博,智慧超群,也是惊得找不到任何合理的解释。或许她的身体里本就拥有着上古凤族的血脉,谁知道?总之,她的元神也已成功的凝聚成形,而且还是一只金凤,直人啼笑皆非。这种事,就算心境修为再好,一时间也难以接受这个事实。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