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八百七十四章宁为鸡首,不做凤尾

正文 第八百七十四章宁为鸡首,不做凤尾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慕容轻水"那位千竹峰的女副峰主喃喃道,抬头望向人群中的慕容轻水,一道清脆悦耳的声音顿时在她耳边响起;"你为何要选择碧雪峰?"

    "有吗?弟子一开始就被强行划到了碧雪峰门下,何时有过选择的机会?"慕容轻水微皱了皱眉,語带自嘲地言道:"我们这群垫底的货,又怎入得了其它各峰的法眼?"

    "那倒未必,我千竹峰的门就在对你敞开着,只要你稍一点头即可。e小  说1xiaosho以你的天赋和潜力,或许用不了多久便能成为亲传弟子。"千竹峰女副峰主语音清脆,说话间带着竹节的轻击之声,似乎伴着某种节律,仿佛与人的心跳同步,听起来有种和谐感,像是在牵引着人的意念,让人对她所说的话,都会禁不住生出一种莫名的认同感,异常的诡异。

    慕容轻水也是顿觉心神出现刹那的幌忽,很想按照她的意思去做,只不过,这种感觉只是稍瞬即逝,很快便恢复了脑中的清明,却还真是惊出了一身冷汗来。

    "嗯!没想到你的精神力竟已达到了生死境高阶的地步?!"那位千竹女副峰主微感惊诧的出声道,尽管慕容轻水已将自己的精神力收敛得很好,没有絲毫的外放,却仍被对方探测了出来,能够成为千竹峰的副峰主,又岂会是等闲之辈。

    事实上,是慕容轻水自己泄露了精神力,因为她并没真正受到对方念力的引导和操空,而对方仅凭这一点就能断定她精神力的强大程度。

    "副峰主这是高看弟子了!"以慕容轻水的聪慧,很快就明白了过来,不由淡然地言道:"弟子天生的自控能力就很强,几乎不易被误导。"话语中分明是在告诉对方,这一手对我没用。

    这位女副峰主自然听得懂对方话中的意思,不以为然地笑了笑:"果然是一个难得一见的好苗子,那就更应该上我千竹峰来了,在那里才能将你的潜力挥到最大化,这一点,相信没有那一峰可堪媲美,,错过了,将会抱憾终生。不知你还在犹豫什么?"

    "弟子并没有犹豫!"慕容轻水不卑不亢的说道:"从被强行划到碧雪峰的那刻起,弟子就知道,世上没有最好的,适合自己的比什么都更好。尽管其它各峰都压过碧雪峰一头,都是妖孽如云,一个微不足道的新进弟子势必会饱受打压,将永远难有出头之日。所谓宁为鸡,不做凤尾,所以对弟子而言,没有最强的峰,有的应该只是最适合自己的峰!"

    "你说得一点没错,理论上是说得通的,不过,事实是数千年来,在这圣山七峰中,千竹峰一直最强,这是为什么?难道不值得深思吗?"千竹女副峰主浅眉微掦,望向慕容轻水的视线中充满了凌厉的攻击性,足以让人的大脑暂时丧失正常的思维。

    慕容轻水微不可觉的掀了掀嘴角,目光毫不闪避的迎向对方的视线,眼眸中的神情波澜不起,心神仍是一片清明,没有受到絲毫的干扰。

    "弟子不是一个好奇心很强的人,不喜欢寻根探底,知道得越少就活得越好,不过,一旦决定了的事,轻易不会更改。所以,如果我还有自由选择权的话,只能对副峰主说一声报谦了,我将会继续留在碧雪峰。"慕容轻水毅然的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同时也断了各峰的念想,在圣山,弟子的选择权是受到律法保护的,没有人可以强势胁迫。

    "哼!给脸不要脸,够贱!"一旁的凤心师姐忍不住的怒哼出声,像是根本没将碧雪峰的人放在眼里,引得各峰之人都是皱眉不已。

    "是么?通常心性够贱的人,才会认为看到的所有人,都与自己一样的贱。不是吗?"慕容轻水毫不势弱的反唇道,同样没将对方放在眼里,如此不畏强势的态度,直让各峰刮目相看,尤其是那位姬冰韵副峰主,更是看得频频叩,眼眸中都是堆满了赞赏之意。

    "你这贱"被一个新进弟子如此忽视羞辱,凤心师姐的脸色顿时变得铁青,衣袖一掦,一枚细若絲的竹针,已无声无息的出现在慕容轻水的眉心前。

    "你敢"一旁的冷师姐见状,想要出手阻止已是来不及,不由急得娇喝出声。没人想到这位凤心师姐敢当作各峰高层人物的面,如此嚣张霸道的出手,而且还是那种欲至人于死命歹毒竹针。

    一个卑微的新进弟子而已,杀了就杀了,大不了去戒律殿的深渊大牢中呆三个月,被彻底激怒了的凤心师姐,已完全失去了应有的理性,不顾一切的杀心顿起。

    这一幕,来得太过突然,没有人可以在第一时间出手阻止,惨剧生已无可避免的生了。

    啊!一声悲呼在所有人的耳边荡响,无数双惊悚的目光几乎同时投向受害者,都是希望其只是受伤,那怕是尚有一线生机,有许多高层人物在埸,如果能得到急时的施救,或许还能保住一条命在。

    果然,像是不负众人之所望,受害者的慕容轻水仍是静静的立着,甚至连一点受伤的迹象都没表现出来,嘴角挂着一絲若有若无的冷笑意味,那悲呼之声一点不像是从她的口中出。

    "贱人,你竟敢暗算于我!"那位凤心师姐此刻却是柳眉倒竖,一脸都是惊怒之色,一边的耳坠边上传来阵阵隐痛,之前的那一声悲呼竟是出自她的口中,伸手一摸,耳坠之上居然出现了一个针眼大小的孔洞,有血珠汩汩渗出。

    "贱人,不会是在说你自己吧!"慕容轻水无尽鄙视的撇了撇嘴;"你的无耻早已领教过了,却没想到还有偷袭,暗算,视人命为草介的一面,难怪你千竹峰会一如即往的强大,的确值得令人深思。"

    嘶!这个出人意料的结果,让所有人都是暗吸了一口气,众目睽睽之下,没人见到慕容轻水有过出手,反倒是偷袭暗算者自食其果,如果受伤的部位不是耳坠,而一样是眉心,肯定同样是无法躲开可是,她又是如何在不动声色间做到的?甚至连在场的诸位副峰主都是毫无所觉,竟连亲传弟子都莫名的栽了,这绝对是一件史上从未生过的事,顿时将这个新进女弟子的位置,在心中无限拔高,列为重点提防关注的对象。

    "敢侮辱我千竹峰,你这是找死!"那位凤心师姐完全失控了,全身杀机毕现,那模样誓欲将慕容轻水斩杀当埸。

    "住手!"千竹女副峰主一声厉喝;"凤心,你真是太令人失望了,恶言辱人在先,无耻的卑鄙偷袭在后,简直丢尽了千竹峰的脸!"

    "弟子知错!愿意自囚于枯竹林中一月,以示惩戒!"凤心师姐像是从震怒中一下清醒过来,不由为之前的所为惊出一身汗来,所幸尚未酿成大祸,此时也是后悔莫及。

    众人皆知这不过是在做秀而已,护短同样是千竹峰的一贯风格,那位千竹副峰主也只是不置可否的冷笑一声,继而将视线转向了慕容轻水;"好一个深藏不露的新进弟子,不知身上还藏着多少不为人知的隐秘?"

    "每个人都有着一份属于自己的秘密,副峰主你不也一样吗!"慕容轻水一脸坦然回应道。

    "不错,的确无可厚非!"千竹副峰主还真是欣赏这个女弟子的胆色;"不过,你却不该出言损我千竹峰的声誊,这无疑是在惹火烧身,接下来的日子,只怕会有许多人向你讨回这份公道,千万小心了!"话言中充满了恐吓之意,任谁闻之都会惊出一声冷汗来。

    "是么?如果挑战一个新进弟子,可以无限提升你千竹峰的声誉,我也不会有所回避,就当是最佳的陪练了,即便输了也是理所当然,并不丢人,尚若一不小心赢了,也可为碧雪峰增一分光彩不是,如此好事何乐而不为,副峰主大可放心,我会随时候教!"

    慕容轻水说出的番话,还真是"将"了这位副峰主一军,更是让这种"恐吓"横竖都变得十分可笑,反而倒将自己给套了进去,更加有损千竹峰的声誊,当下就放弃了这个念头,而且还要严令峰下弟子,禁止向其起挑战。

    一旁的那位姬冰韵副峰主闻言,险些没叫好出声;太精彩了!什么叫智慧无敌,在此刻绝对彰显无遗,直接在心中大肆点赞,这种精妙绝伦的反击,却不是平凡之辈可以做到的,再次对这个新进的女弟子刮目相看。

    "姬师妹,如此优秀的女弟子,你碧雪峰不会视而不见吧?"千竹副峰主压制着内心的郁闷,阴柔地冲着姬冰韵副峰主,语带挑拨地道:"否则,怎会一点表示都没有?让她一个人独自顶着这些高层的压力,这未免也让人太心寒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