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八百六十九章 地品灵宝的威势

正文 第八百六十九章 地品灵宝的威势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一声娇喝声中,慕容轻水的头顶上空,飘飞的烟云顿时纷纷汇聚,瞬间形成了一片炽亮的光幕,远远望去,宛如一张纤云编织的一帘光网,覆盖着一方天际,折射出千万道纵横交错的绚丽光束,几乎密布了甲板上的每个角落。

    "哼!蝼蚁般的女人,也妄想击败我,做梦!"吼声落下,聂悬空双手合什,再次施展出"天凰大手印"的绝学,暗红色的凰影比之前显得更加凝实,一股霸道的威压顿时铺天盖地的蔓延开来,一双凰眸如同两枚红宝石般的开合闪烁,仿佛充满了灵性的辉光。

    嗷!一声高亢尖厉的凰吟之声,响彻天际,而后凰翼一展,在密集的光束中,轰然呼啸冲天,巨大凰爪箕张,利若金钩银刃,直接疯狂的撕扯着纤云编织的光网。

    嚓嚓嚓!一阵仿佛金属撕裂般的尖锐刺耳之声响彻,闻之令人头皮麻。悬浮在天空的光网一阵颤动,一絲絲交错的纤云间闪烁着无数古老的符纹,隐隐蕴含着一股大道规则的气息。

    凰翼,凰爪疯狂的切割,撕裂着光网,随着古老符纹的闪烁,被撕裂毁坏的光网又瞬间愈合复元如初。

    下方的聂悬空此时却是满脸肌肉颤抖,扭曲,青筋鼓胀,将全身的真元转化成精神力,倾力的操控着天空中的凰影,只要突破光网的笼罩,便会造成慕容轻水的精神力反噬伤主,轻者重创,重则变成白痴的可能都有,心思可谓歹毒无比。

    然而,毕竟还是低估了对方的真实战力,慕容轻水半步灵神境的精神力,又岂是一个刚晋级生死境的聂悬空可以媲美!甚至连其歹毒的念头都没逃过慕容轻水的神念感之,嘴角溢出一絲不屑的冷笑意味,不动声色的将精神力提升了几分,一股君临天下的气息顿时降临而下。

    天空上的光网一阵颤动之下,像是拥有灵智般的突然四方从向内席卷,收缩,令疯狂破坏光网中的凰影顿时安静了,一缕缕的纤云,似若光索絲带般已将其牢牢的束缚住,再也难以动弹,越是挣扎,束缚越紧……

    巨大的凰影与束缚的光网,彼此都是在激烈的抗争,埸面像是陷入了一种僵持的状态,两种绝学,一时间,竟是有些难分高下的味道。

    对于这种僵持,也同时在考验着双方的底蕴,聂悬空的全身衣衫鼓荡,面色血红,满头齐肩的长飞掦倒竖,看上去像是一尊威不凡的战神一般,却不知还有多少充裕的元力,还能这般坚挺的持续多久?

    反观慕容轻水表现,却没有如此夸张的威势,整个人宛如一株静静绽放的深谷幽兰,淡定从容,优雅,眼眸中带着一种玩味的神光,望向一脸青筋突起的聂悬空,思忖着,如果彻底掏空了他的真元力,修为是否会因此倒退回去?这比痛虐他一番更让人解气,再无第二枚生死丹可让其重新晋级,只怕将终身止步于乾坤境,再难有所寸进。

    这种杀人于无形的恐怖惩戒手段,也只有像慕容轻水之类的高智商者才想得出来,甚至连投诉都无人答理,纯粹的是在自作自受,与人无怨。

    时间在底蕴的较量抗衡中,分分秒秒的流逝,聂悬空高大坚挺的身躯,开始在微微的颤抖起来,幅度越来越大,嘴角已有絲絲殷红溢出,脸上的颜色也由红转青,渐渐变得苍白如纸。

    最后,在众人惊颤的目光注视下,那只巨大凰影的体积在不断缩小,光网也同时向内收紧,不给它絲毫的移动空间。

    聂悬空像是在竭尽全力的变幻着手印,空中的凰影顿时又疯狂的蠕动起来,似欲想要挣脱束缚,破网而出。

    只不过,慕容轻水又岂会给他这个机会,光网的絲索进一步收缩,狠狠的勒入凰影之中,一双羽翼竟是被寸寸的生生分解撕裂开来,大片的暗红光点纷洒倾泄而下。

    聂悬空顿时出一声闷哼,整个人禁不住地向后暴退了数步,体内的真元力不要钱般的疯狂灌注在手印之上,空中凰影失去的了双翼再度重新完整生出,如此反复的毁而再生,这般不断的大量耗损,聂悬空的身体已是颤抖得搖晃起来,体内的真元力几欲见底,修为也在迅的向下滑落,已从生死境跌落回乾坤境高阶巅峰,尚且还浑然不知,实在是可悲可叹。

    轰!聂悬空的真元力,像是再也无法支撑空中的巨大凰影,体积不断的萎缩,最后被一道光索絲网撕裂得轰然爆炸开来,化作无数流星雨倾泄纷洒。

    这一下,僵持了许久的局面瞬间倾斜,失去凰影的抗衡,聂悬空顿时陷入劣势,慕容轻水像是没有就此放过他的意思,眼神冰冷,强大的精神力直接操控着天空中的光网,铺天盖地朝着聂悬空,呼啸而下的当头罩去。

    "可恶的贱女,逼人太甚!"

    望着飞罩而下光网,根本没有任何闪避退让的空间,若是被光网束缚,必然重伤落败。聂悬空的面孔扭曲得无比狰狞,眼眸中却是带着一抹凶戾阴狠之色,双手急的变幻着手印,一道隐约可见的毫芒,突然地从他胸口处暴闪而出。

    这道微不可觉的毫芒掠出,倾刻迎风而涨,顿时化为一面巴掌大小的棱角形蓝镜,镜面之之上,湛蓝的玄光流转,一种极为特殊的能量波动,瞬间弥漫开来。

    "这是……地品灵宝!"凤心惊颤的出声道:"居然可以融入人体内,实属罕见!"

    棱形蓝镜的突然出现,顿时引了一片惊嘘哗然,一道道火热的目光,都是充满了贪婪的神色,能融入体内的灵宝,岂会是平凡之物。

    没想到隐世的悬空岩,竟拥有如此奇异的宝物,如不是被慕容轻水逼入了绝境,定然不会轻易视人,看来聂悬空是要孤注一掷的搏命了。

    望着那悬浮在聂悬空前方的棱形蓝镜,慕容轻水的眼神也是一缩,她曾在书中见到过关于灵宝的记载,非常罕见,指的是已诞生了一些灵智的奇异宝物,并且都拥有着一定灵性,更有着一些神奇的能力,而自己唯一的魂器或许可以与之抗衡,可惜如今不在手中,接下来真不知该如何应对?

    虽然从未有人真正见识过灵宝的利害,以及攻击力有多恐怖?但从这面棱形蓝镜中散逸出的能量波动,让人感觉到了一种极度危险的信号,显然应该很难对付。

    嗡!

    棱形蓝镜悬浮在聂悬空的前方,他的眼眸中露出火热的疯狂神色,而后手印凝重的一变,面前的棱形蓝镜微微一抖,随即出一道震颤的嗡鸣之声,一圈圈蓝芒从镜面上折射出来,似若水纹涟漪般荡漾四方。

    噗!

    此时,天空中的云絲光网铺天盖地般的覆盖下来,恰好遭遇荡漾开来波纹,棱形蓝镜上的蓝芒愈浓郁,一圈圈的涟漪连绵不断套住云絲光网,彼此相互的缠绕卷动,犹如深陷泥沼中。

    灵轮逆转!

    聂悬空面目扭曲,手上的印法变幻,口中喷出一声低喝,蓝色的波纹突然倒旋反卷,只见一缕缕的云絲光网都是一颤,继而纷纷撕裂碎断开来,直接被浓郁的蓝芒尽数融为一片光雾,瞬间化为一道炽亮电弧,折向奔射而去,竟是还能将对方的攻击化为己有,并且迅的反弹回去,当真令人始料未及。

    慕容轻水的眼眸中充斥着惊悚之色,面对这灵宝蓝镜,她虽已有所防范,仍被这诡异的变化吓了一跳,惊悚归惊悚,方寸却是絲毫未乱,第一时间作出反应,探出一只晶莹玉掌,凌空一抓,精准的揑住射来的光弧源头,抖手呼啸甩出,一道银蛇般的电芒,直接砸落船外的海面冰层,爆出一声轰鸣炸响,掀起一道冰屑风暴,触目惊心。

    "哼!你的绝学对我毫无威胁可言,接下来,会让你生不如死!"聂悬空一脸狰狞的狠厉出声,这可恶的女人竟然逼出了自己的保命灵宝,不将其彻底废了,难解心头之恨。

    "切!脸皮够厚,若不是凭借此物,你还敢如此嚣张么?"慕容轻水面带不屑的鄙视道。

    "无知的女人,能拥有天地灵宝,本身便是实力的象征,手段和过程都不重要,一切都取决于最后的结果!"聂悬空阴森的冷笑连连,手印一转,棱形蓝镜当空一颤,一束诡异的蓝芒无声无息的闪射而出,蓝芒中蕴含着一种令人毛骨耸然的能量波动。

    慕容轻水见状,眼神一沉,像是有些忌惮这束诡异的蓝芒,不敢正面抗衡,身形一扭,直接展开"玉女幻影"身法,瞬间闪避飘移开去。

    "躲得了么?"聂悬空伸出双掌抵在棱形蓝镜之上,只见镜面一阵颤抖,一道道蓝芒扇形幅射掠出,所幸他此时的修为已大幅滑落,导致蓝芒的攻击力削弱,否则,慕容轻水真的有难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