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八百六十七章智者的与众不同之处

正文 第八百六十七章智者的与众不同之处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聂悬空的一连串霸道攻势被对方轻易化解,这是从未发生过的状况,聂悬空深吸了口气,十指如钩似刃,带着一往无回的血杀气势,整个人腾起十米之上,以鹰击长空之威势,头下脚上的直朝着慕容轻水狂野的俯抓而去。离得稍靠前的观者,似乎都被笼罩在这血杀空间中,纷纷俱是惊容满面朝后退去。

    慕容轻水的眉目间略为显出一絲凝重,伸出一只玉手,飞快的打出一个玄奥的手印,一条数丈长的如雪光带呼啸而出,卷动风云。

    光带迎风而涨,蔽日遮天,头顶的空间一阵震荡,扭曲,带着苍穹的意志,宛若潮汐般席卷向俯冲而来的聂悬空

    众人已完全看不清聂悬空的身影所在,晶莹剔透的光带突然地爆裂开来,整个船体为之震动,璀璨的光点扩散,如同一埸倾泄而下的光雨。

    轰隆!坚硬的甲板龟裂出无数细细痕迹,空中洒下一蓬血水,聂悬空倒射而回身形显露出来,面色略显苍白,嘴角挂着一抹血渍。

    "聂悬空的怒鹰火爪被破了,像是还受了伤,我是不是眼花了?"

    "这慕容轻水到底是什么修为?怎会如此变态,不会也是晋级了生死境吧?"

    "废话,这还用问,没见那聂悬空的嘴角都已溢出血来了。"

    所有人望向慕容轻水的眼神都变了,这看上去一副娇小玲珑,美艳动人模样,圣洁得不沾一点烟火气。然而,此时已再没人出声嘲讽,怒骂,满埸都一堆顶尖修者,却是一个个脸色发绿,心中堆满了无比的惊颤,更多的是对接下来的战斗怀着兴奋的期待。

    众人都以为双方的交锋,已暂告一段落时,殊不知,处于倒射姿态中的聂悬空,却是右手虚空一拂,喷洒出来的血水突然的聚拢成团,发出一阵爆鸣,继而化成一只火热的血色怒鹰,双爪暗红炽焰缭绕,鹰嘴如钩,血色的鹰翅展动间巳狂暴的出现在慕容轻水的头顶。

    噗!一道血色的闪电从鹰嘴中喷射而出,一团暗红色炽焰迎风急涨,顿时一下便将慕容轻水的整个人席卷进去,熊熊燃烧。

    这血色火焰,是融合了血液能量的特殊炽焰,粘附性极强,可以瞬间焚毁一切。聂悬空之前就在与青凤的战斗中施展过,当然,对于这只曾经历过**重生的凤来说,毫无任何危险,反倒会为其所用。

    然而,晋级之后的聂悬空施展出来血液火焰,浓度强度都有所提升,这一点所有人都看得出来,熊熊的炽焰笼罩着慕容轻水,没人看得清火焰中的情形……

    冷师姐也不由有些紧张起来,禁不住瞥了陆随风一眼,见其仍是一副淡然若定的模样,这才稍稍放心了许多,同时发现自己对陆随风不知不觉生出了一种盲目的信任感,甚至没有一点排斥的情绪,反倒有些依赖的感觉。

    聂悬空脚掌踉跄落在地面,抹去嘴角的血渍,冷然地出声道:"在我升级板的天鹰血火面前,虽不致会有性命之危,却也会烧掉你一层皮,这对一个女人而言,绝对是生不如死。"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彼此并无仇怨,只是一埸普通的战斗而已,你却想要毁去一个女人视之为命的容颜,如此恶毒的心性,当真是天理难容。"包裹在火焰中的慕容轻水,居然还能从容出声,语音中没有一点想象中,那种沉陷在痛苦挣扎中的迹象,有的只是一种冷浸骨骼的森然杀机。

    血液火焰的燃烧空间,肉眼清晰可见的在不断向外扩展开来,火焰的浓度也随之变得越来越淡薄,仿佛是被某种物体在不断的向外撑开,火焰的中心,逐渐呈现出一个炽亮如同太阳耀眼的光球,光球在继续膨胀,血色火焰也随之在扩展,最后化为一缕缕的轻烟凐灭。

    "你即然如此冥顽不化,我就给留下你一个终身难以磨灭的教训!"一股冰冷彻骨的语音,从光球透射出来,仿佛连这区域的温度都一下降低了不少。

    这个时候,任谁都看得出来,甲板上的两人都是战意升腾,杀机凛然,大有不死不休之状。

    之前的交锋,都是聂悬空在主动先声夺人的发起攻势,每一招都是充满了恶毒的杀机,意欲致人于死地。而慕容轻水却只是在被动的见招拆招,偶尔的反击却是无比的恐怖,足以裂地崩天。没见聂悬空的嘴角还挂着血渍,慕容轻水却是毫发未损。

    当然,这还不足以证明谁强谁弱?因为双方的绝学杀技都还没有施展出来,最后的结果尚难预料。

    "不知死活的女人,我就让你见识一下我的真正实力!"聂悬空的眼眸中浓烈的杀机澎湃,腰背一挺,本就高大彪悍的身形顿时又拔高了一节,给人一种顶天立地的感觉,周边的气流立刻剧烈的涌动起来,一股暗红色的光芒从他体表蒸腾而出,头顶的动风云滚荡。

    相形之下,一袭白衣的慕容轻水,却是显得尤为瘦弱娇小,似若狂风中的一片飘零的落叶,在对方强横的气息下,仿佛随时都有香消玉陨的可能,这种不对称的画面,让人忍不住会为她揑把汗。

    然而,所有望向她的目光,都是出现惊讶的神情,就是这俱看上去弱不禁风的娇小身躯,在无比强大的威势下,却是犹如定海神针一般,甚而连衣袂都没有掀动絲毫。一双沉静如水的目光,透出一絲微不可觉的不屑之意。她能清晰的感觉到,从聂悬空身上发出的气息,只能算是勉强达到生死境的层次,不过,在他体内似乎有一道异常特殊的气息存在,或许那才是他最大的秘密和绝杀的底牌,不得不小心谨慎的提防。

    怒鹰碎云爪!

    雄浑霸道的气息席卷天际,聂悬空的眼眸中冷电绽射,并没有给慕容轻水太多的思考间,只见他的双手结出一个十分怪异的手印,阳光顿然一暗,一只无比巨大的鹰爪在天空上成形,闪烁着暗红的光泽,弥漫出一股暴戾的凶残气息,仅仅看上去,就让人有种窒息的感觉。

    撕天碎云!聂悬空凶意沸腾的厉喝出声,结于胸前的手印一翻一转,遮天巨爪当空一颤,而后对着慕容轻水,铺天盖地狠狠抓落。凶悍的爪影覆盖一方天地,让人无处遁形。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噗嗤嗤!狂暴凶戾的爪影落下,漫天空气顿时被撕碎开来,下方甲板的诸多地方,都被恐怖的气劲狂流撕裂出道道爪痕,如此的破坏力,让不少人惊骇瞪目乍舌。

    "哼!"慕容轻水微微抬头,望着抓落下来的遮天鹰爪,发出一声冷哼,纤臂一掦,一条晶莹剔透的光带扶摇直上,宛如一根擎天之柱,直接顶在抓落而下的巨大鹰爪之上,天空仿佛都是一阵颤抖,遮天的巨爪直接悬浮在半空,寸毫难进。

    一条毫不起眼的光带而已,却是足以撼动一座山岳,自然能顶住这遮天巨爪。这一幕,更是惊得无数人大张着嘴,合不拢口来。有人甚至在想,如果慕容轻水此时操控着这恐怖的巨爪,对着他们直接砸过来,不知有多少人能扛得住?

    有这种想法只怕不再少数,甚至连那位凤心师姐与一众师兄,眼瞳都是一缩,身体下意识的作出戒备状态,都在暗中思忖着,自己会用什么招式破解这遮天巨爪?但绝无法与慕容轻水的这条光带媲美。因为这条光带是由精神力支撑的,如此强悍的精神力实属罕见。

    轰隆!

    在无数道惊颤震撼的目光注视中,光带突然地一抖,直接带着一片巨大的阴影,强行的飞掠而起,而后,在慕容轻水精神力的操控下,呼啸着狠狠地砸向始作俑者聂悬空。

    惊天般的轰响,自天空中传荡开来,仿佛连光线都被遮掩住,整个巨大的鹰爪当空爆炸开来,可怕的气劲余波将坚硬的甲板轰得百孔千疮。如非慕容轻水刻意控制,不想弄出人命来,可以想象直接砸在聂悬空的身上,会是一个怎样的结果?

    只不过,聂悬空并没有死过一次的觉悟,面色阴沉冰冷,一道道爪风抓向那些激射而来的强劲乱流。

    漫空的乱流扩散开来,慕容轻水的身形已化作一道白色流光,电闪般冲向聂悬空,人在途中,已曲指弹出一招"玉女飞花",毫不留情射向聂悬空的前胸要穴,如被击中,倾刻胸骨断裂,却又不致要人性命。

    以慕容轻水当下半步灵神境的修为,直接比聂悬空高出一个大境界,两者之间的差距大到可以轻易秒杀对方。但,当下的环境势态都不允许这样做,隐藏实力,低调介入,才能纵观全局,见势而为。尽快对方的羞辱已激起了她心中的杀机,却仍能在愤怒中把控住自己的情绪,不为情绪所左右,就也是一个智者的与众不同之处。

    而聂悬空的眼眸中,却是充满了怨毒的愤怒之色,如有机会绝对会毫不犹豫的宰了这个可恨的女人。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