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八百六十六章天遣?

正文 第八百六十六章天遣?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聂悬空的身形似若大鹏飞鹰般的落在甲板上,作为榜首,他的一举一动都倍受众人的关注,一出场,便引来了一片哗然和议论声。

    "腾龙榜的第一和第二,终于对上了,又是一场龙争虎斗!"

    "聂悬空已晋级为生死境,战力势必更加恐怖,看来这慕容轻水有难了。"

    "那也未必,没见她那副云淡风清的从容之态,没一点紧张怯战的模样,看来也不是一盏省油的灯。"

    两人相距十米,聂悬空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冷傲目光,望向一袭白衣的慕容轻水,带着絲絲不屑的眼神出声道:"你将是我加入紫薇峰后的第一战,所以,不要奢望我会手下留情。如果你能识相的主动认输,或可勉去摧花摘枝之劫。"

    慕容轻水的脸庞却是缓缓地掀起一抹冰冷的笑意,而后淡淡地吐出了两个字;"白痴!"

    两个字,将内心的无尽鄙视,诠释到最完美的程度,令无数人的脸上出现隐隐抽搐的现象,这位榜首的形象在众人的心中,顿时又多了一个很出彩的印象。

    "没教养的表子!"那位紫薇峰的师兄也是嘴角抽搐着,忍不住阴冷的吐出了这句极端伤人的话,这话无论落在任何一个女人身上,绝对比千刀万刮还要难以忍受,尤其落在某人耳中,如不发飙就真的是神了。

    这位紫薇峰的师兄,话音刚才落下,便看见头顶的云际间突然探出一只五彩大手印,接着眼前彩光一闪,连闪避的反应都来及做出,便听见一道清脆的耳光声响彻,再接着就感觉自己的脸庞被重重地搧了一巴掌,整个人也同时抑制不住的飞了起来。

    砰!一俱硕大的身形直接撞向身后的舱壁,砰然震响,脑中尽是金星闪烁,尚存的一絲清明让他怒喝出声;"是谁敢……"

    吼声刚才出口,彩色的掌影再度出现,汹涌的重击撞踵而至,快若闪电奔雷,只听到头部连连撞击舱壁的"砰砰"之声响起,仿佛战鼓"咚咚"擂响。

    这一幕发生得太过诡异,只见彩光闪动,那位紫薇峰师兄便成了这副模样,所有人的目光都惊颤的在甲板上四处来回扫视,搜寻……

    这也太狠了,俗话说打人不打脸,更何况被煽成猪头的还是紫薇峰的师兄呀!甚至连牙齿都被打落几瓣,满嘴溢血。

    "这是做的?滚出来受死!"那位凤心师姐和一众师兄,纷纷怒喝出声,齐齐的将目光投向碧雪峰的一群人;"冷虚月,你竟然敢……"

    "打住!"冷师姐厉声斥道;"血口喷人的话,劳烦你先在脑中打个转,再吐出来也不迟,那种无凭无据,不负责任的话,不仅只有你会说。"

    碧雪峰一群人在甲板上所处位置,是靠近船头的方向,而紫薇峰与其它几峰的人,则都是聚在一起,位于船尾的对立方向,彼此的相隔四五十米的距离,若要想无声,无息,无影的越过这片空间区域,而不被人发现,几乎是件根本可能的事。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所以,任何想要胡乱栽赃的理由都没法成立。相反,最有嫌疑的反倒是离得最近的各峰之人,这点低级的常识,是个人都想得明白。更何况,在埸的所有人,谁有份能耐,将一位拥有生死境中阶八品的紫薇峰师兄弄成这样?

    那又是什么人,能像幽灵般的将这位紫薇峰的师兄,虐成如此凄惨的模样?一张面孔不知被什么东西抽得完全变了形,眼睛只剩了一条缝,皮肤表层还有细密的血珠往外渗,看上去有些惨不忍睹。

    艰难地扶着舱壁颤悠悠的立起身来,一条缝的眼中带着极度的惊骇之色,用手指了指头顶天空,喉咙中咕噜了几声,这才颤抖的嘶声道:"五彩……大手印,是天遣……降临!"

    嘶!所有人闻言,都是昂首望天,全身毛孔禁不住的扩张开来,才想起之前有人说了一句极其恶毒的话,但也不至于得罪某位天神吧?这事当真透着诡异,听上去有些荒唐。

    然而,这种事的确发生了,除此之外实在找不出更好的解释理由,望着碧空一色天际,白云悠然,那么安宁,详和,实在让人无法相信这天遣之说。

    "夫君太仁慈了,敢如此羞辱轻水姐,换作燕儿,连那根毒舌都给他割了。"紫燕仍是一脸愤愤然的低声嘀咕道。

    "燕儿,我们初来乍到,不易将事态弄大,日后如有机会,让你和轻水姐亲自去了结这笔帐。"陆随风贴在紫燕的耳畔,柔声地安抚道。他知道那位紫薇峰的师兄,己触碰了女人的底线,唯有提前为他黙哀了。

    这番的爱昧的的亲昵举行,落在一旁的冷师姐眼中,令人忍不住又想起了那夜的娇喘勾魂声,顿时觉得脸庞发热滚燙;"切,当我们不存在呀!"冷师姐轻声的嘀咕道。

    之前发生的一幕,皆是由聂悬空的嚣张狂妄所引起,而慕容轻水的"白痴"两字,更是让对方无法忍受,一双紧握的拳头揑得"咔咔"作响,眼眸中顿时涌动着腾腾的杀机。

    "你的愚蠢,彻底激怒了我,所以,我不会让你好脚好手的走下去!"聂悬空怒气冲天的从牙缝中挤出这番话,没理由相信自己会栽在这个女子身上。

    "你的狂妄自大,表现得似乎早了点,不过,没关系,这一战之后,自然会懂得该如何收敛自己的无知。"慕容轻水仍是一脸淡然的出声道,听上去柔柔的,却有人敏锐的察觉到,一絲絲冰凉彻骨的杀意,已是隐隐的从她的体内蔓延出来。

    "不好,慕容轻水像是动了杀心!"冷师姐心中一凛,她从陆随风的口中得知,慕容轻水的战力如今尤在云无涯之上,虽不知到底强到何等程度,却一定能宰了这个聂悬空,但圣山弟子间的争斗,可以打伤,打残,却不允许致命。

    "师姐放心,她懂得分寸,更能控制好自己的情绪!"陆随风对自己的女人,当然是知之甚详,女军神的名号可不是白给的。

    "你确定?"冷师姐神色肃然地道:"我不希望看到碧雪峰的弟子,一入圣山便进了戒律殿,到时连峰主出面也救不了她。"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这种事应该不会发生,至少我的兄弟姐妹们,并非那种只会动用蛮力的修者,这点审时度势的头脑还是有的。"陆随风撇了撇嘴;"否则,那位紫薇峰师兄,就不止变为猪头那么简单了,只怕此时连尸体都冷了。"

    "什么?竟然会是你……这怎么可能?"冷师姐无比动容的微颤了一下,这次像是被彻底的惊到了,那位紫薇峰师兄的修为,也只比她稍弱一线而已,一旦动起来手来,没有千招也难轻易分出胜负来。然而……居然被人无声无息虐成这般模样,非但连闪避反击之力都没有,甚至是谁出手都不知道?这未免也太匪夷所思了!

    "师姐不会认为真会有"天遣"那档了事吧?"陆随风不置可否的耸了耸肩;"没有人可以如此羞辱我的姐妹,还能逍遥的安然无恙。"

    尽管冷师姐不善心机,也知道如果他不刻意透露,只怕这"天遣"一说,将会是一个永远的迷。同时也在向她传递一个信息,已将自己视为一个完全可以信赖的人。

    此时,甲板上聂悬空,身上的衣衫猎猎作响,一股暗青色光泽在体表流转,闪烁,他虽口出狂言,心下却一点没有小视慕容轻水的意思,他虽不知道对方的俱体实力修为,但能如此淡定从容的面对自己的威压,足以说明她的真实战力绝不会弱于自己,不由将对手的危险级别提升了一个档次。

    吼!聂悬空猛然一声震吼,一股陨石天降的霸道意境从体内喷发出来,直接朝着十米外的慕容轻水压了过去,五指同时箕张如爪,暗红色的炽焰缭绕。

    怒鹰火爪!

    一只真元力凝聚而成的巨爪,撕裂前方的空间,瞬间便出现在慕容轻水的头顶,隔空俯抓而下,暗红色的炽焰在爪尖疯狂的旋转,爪未到,一道道螺旋炽焰激射出去,威势杀机凛然。

    这一出手,所展现出来的可怕实力,已远远超越了乾坤境的范畴,其恐怖的攻势让人生出一种无可抵挡的感觉,却又无法闪避。看得无数人都面现惊色,与之前的聂悬空简直判若两人。

    然而,面对如此凌厉的攻势,慕容轻水的嘴角微微地向上掦了掦,并没一点想要闪避退让的意思,

    在所有人的目光注视下,伸出一只纤纤玉手,形似拈花状,泛起淡淡的晶莹光泽,仿佛当空摘枝般的探向头顶的天空,没有絲毫的真元力波动,那么轻柔优雅,云淡风清,却是但闻"噗"的一声,螺旋炽焰熄灭,直接拈碎那只袭来的怒鹰火爪。

    这不过只是试探性的攻击而已,如奢望一击便能重创对手,未免也想得太过天真了,至少聂悬空不会如此幼稚,后续的攻击才是一爪比一爪狂暴,螺旋炽焰辐射小半边甲板,漫空爪影纵横翻飞,威不可挡。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