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八百六十五章孰强孰弱,谁是最后的胜者?

正文 第八百六十五章孰强孰弱,谁是最后的胜者?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云无涯一步踏上虚空,双手结成一个玄奥手印,破碎的点点星光,骤然在他身后形成一圈星辰黑洞,可怕的呼啸声中携带着恐怖吞噬力……

    嘶啦啦!强悍的牵扯力顿时将弥漫的血雾,直接化为一道道血浪,强行的尽数呑吸进星辰黑洞之中,而后化为滚滚真元力,流淌在云无涯的身体内,渗入经络血脉中,实力修为也随之节节攀升,直接晋级到生死境中阶七品,这才终止。

    "这……怎么可能?"赤云峰师兄顿觉体内的真元力在大量的流失,实力修为也在跟着急速的向下滑落,血甲人影也逐渐虚化成一团血雾,被尽数呑吸入星辰黑洞之中。一双血瞳中充斥着难以置信的神色,这些血雾都含有极为强烈的腐蚀性,一旦触及,都会在倾刻间化为血水,而对方居然敢将这些血雾直接吸呐,看这模样,非旦没有任何不适,修为反倒节节飙升,这如何不让人震惊,震撼!

    星辰指之;一指碎山河,二指囚天地,三指裂虚空。

    这是云无涯晋级生死境时,悟出的三式星辰指,此时正好借以机会试试招,三指几乎在同一时间连环点出,以一种首尾相接之势,呼啸奔射而出。

    望着这三道极为恐怖的星辰指,带着惊人的波动,连珠般的绽射而来,赤云峰师兄的脸上终于流露出无比的惊颤之色,每一指都难想象的强大,或许能硬接住一指,却绝对无法抗衡这三指的连续攻击,心下顿生逃逸的念头,身体顿时做出反应,电闪飞退。

    三道星辰指连成一线,相互撞击,速度倾刻成倍的增长,赤云峰师兄闪掠出去的身体上,顿时裂开一道血痕,整个人更是像炮弹一样的倒射而去,沿途洒下一串血滴,重重的轰然砸落甲板上,原来凶悍霸道的气息,顿时一下荡然无存。

    噗!云无涯的口中也同时有血雾喷出,整个人也从虚空砰然坠落不起。

    一招定胜负!然而,所有观者的目光都在甲板上来回的巡视着,衣袖中的拳头,都是禁不住的缓缓紧握起来,对战的双方都是血洒长空,都是坠入不起,孰强孰弱,谁是最后的胜者?

    尤其是一众新进弟子,虽然现在的身份已归属各峰,无不引以为荣,此时却是都莫名的希望云无涯胜出,这种情绪即复杂又矛盾,只怕连他们自己都说不清。

    冷师姐面色更是透出一絲愤怒和紧张,愤怒的这位赤云峰师兄竟然敢违规提升修为战斗,却无人出面干涉,阻止,毫无任何公正公平可言,紧张的是云无涯喷血倒地不起。

    望向身旁的陆随风,他的脸上依然是挂着淡淡的笑意,看上去没一点担心紧张的模样,像是对云无涯有着绝对的信心,转过脸来说道:"师姐是不是想问,我为什么还笑得出来?"

    "你怎会知道?"冷师姐惊嘘出声:"不错,你的兄弟都伤成这样了,却是无动于终!"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有吗?我怎没沒这种感觉?"陆随风不以为然的摇摇头;"不过,说得也是,喷出的血都可盛满一杯了,更何况到现在还倒地不起,看上去的确像是伤得不轻。"

    "那你怎还笑得出来如此舒畅?"冷师姐极度不解地报怨道。

    "不知师姐是否留心观察到喷出来的血雾?"陆随风意味深长的问道。

    "有区别吗?"冷师姐想了想,摇头道。

    "当然!从胸腔内挤压出来的血,通常都是十分浓郁粘稠的血,而从舌尖上喷出来的却是血水。"陆随风讳莫如深的笑道:"而我之前看到的恰好是一蓬血水,所以……"

    "你是说……"冷师姐惊愕的用手掩住樱唇,眼眸中带着难以置信的神色,如果她没理解错的话,也就是说,云无涯事实上根本没有看上去的这么凄惨,甚至没有受伤,而是自己刻意咬破舌尖,而后故意从空中重重跌落下来,制造出一个两败俱伤的局面。这戏做得也太毕真了,足以瞒过所有的人,包括自己。

    试想一下,如果一个新进弟子,居然能毫发无损的轻松击败一个亲传弟子,将会引发多大的震动,几乎是一件前所未有的惊天奇闻,倾刻便会被推到风口浪尖上,会有什么后果,没人能提前预知。

    就是两败俱伤的埸面,都让人震撼无比,却还能勉强接受,毕竟从明面看来,对方是降低修为在战斗,只要这位赤云峰师兄一口咬定这个亊实,也没脸承认自己拼尽了全力,仍无法击败一个新进弟子。如此一来,事件就淡化,苍白了许多。

    约莫过了片刻,两人几乎在同时,艰难地从甲板上撑起身来,衣衫上都是血迹斑斑,状极狼狈。云无涯的身形看上去有些踉跄,每走一步都是摇摇晃晃,像是随时都可能重新跌倒下去。而赤云峰师兄却是尽可能腰背立挺,步履稳健如山。

    相形之下,无须明言,强弱之势已是立判,所有人见状都是深深地叹了一气,这埸较量就这样分出的结果,没人怀疑云无涯是败了,却是赢得了所有人的尊重。

    然而,那位圣山使者却是突然地出声道:"两败俱伤,平局!"

    哗!这个十分意外的宣布结果,当真让人始料未及,一片惊嘘声从人群响彻,接下来,那位赤云峰师兄又突然开口道:"按规定,平局就算弱的一方胜,所以,此战是我输了!"

    闻言,所有人都露出无比错愕的表情,疑是听觉出了什么问题。只不过,并非这位赤云峰师兄有高风亮节的气度本色,而是地道的心虚,唯恐被人当场说破他违规提升等级战斗的真相,非旦自身的颜面尽失,还直接毁损了赤云峰的声誉,反不如坦然的认识,以封悠悠之口。

    凤心师姐和各峰师兄,脸上都透着一副古怪的表情,个个都是心知肚明,如此讽刺丢人的事自然不会说出去,而且会永远烂在肚里。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那位圣山使者见众人无异议,也不会刻意的节外生枝,莫名的去开罪七峰之人,顺水推舟的人情谁都会做,直接将云无涯的那把星痕剑,物归原主。

    欧阳明月泪光闪动冲了出去,一脸心痛地扶住脚步蹒跚的云无涯,轻柔地为他拭去嘴角的血渍,关切地问道:"没事吧?"

    云无涯摇摇头,露出一个吃痛的表情,眼眸中却是透出一抹,只有欧阳明月才读得懂的意思,看在冷师姐眼中,直觉这两人不去做演员,当真是演艺界的巨大损失。

    "师姐,各位师兄,是否还要继续?不如就到止为止,何必为难这些小辈,传出去有损声誉!"冷师姐息事宁人的出声劝解道。

    "哼!少得意,你碧雪峰不就出了一个妖孽,剩下的也都是一堆垃圾而已。"那位凌霄峰的师兄語带不屑地出声道。

    "小师妹的意思,是劝我们别再出来丢人现眼了?"紫薇峰的师兄一脸怒色的喝问道。

    "切,欺凌小辈很威风吗?有本事冲着我来,否则,少在这里恬噪!"冷师姐也是脸色微微一沉,实在是有些忍不下这些师兄了,当下也是冷斥道。

    这位一向隐忍惯了小师妹,像是突然换了一个人似的发起飙来,还真应了人善被人欺这句话,这位凌霄峰的师兄脸色虽难看,却硬是没敢发作,别看这小师妹平时柔柔的,实力修为却绝不他之下,当下不由冷哼一声,转过头去。

    "师妹所言也不无道理,不如就让那个聂悬空出去与慕容轻水一战!"那位凤心师姐也像是突然转性了一般,非旦没继续刁难,反倒出面调解,却不知又再玩什么心机?

    这话听上去也无可厚非,聂悬空现在已是凌霄峰的弟子,又是榜首,如今又晋级了生死境,面对名列第二,即将出战的慕容轻水,可谓是胜算多多,如此想来,自然再无人反对。

    聂悬空的身形笔立挺直,任由无数道火热的目光汇聚在他身上,冷傲的望向慕容轻水,眼眸中充满着浓浓的战意。

    慕容轻水正欲走出去,却被紫燕横身拦住,随即附在她的身边轻声说道:"轻水姐,你今日方才破……又被某人折腾这许久,行动定然不方便。这一战就由我代你出场吧!"

    闻言,脸上顿时红了起来,紫燕不说还好,一提这事,慕容轻水还真发现自己连走路都有些别扭,不过,些许隐痛并不影响战斗,而紫燕的细心关爱,也让她由衷的感动;"你放心,我没事!"

    望着慕容轻水举步的姿势,隐隐有些负痛之感,紫燕想到自己的初夜之后,也是这般尴尬的模样,旁人自然难以察觉,担心会影响接下来的战斗力。

    聂悬空的身形似若大鹏飞鹰般的落在甲板上,作为榜首,他的一举一动都倍受众人的关注,一出场,便引来了一片哗然和议论声。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