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八百五十五章强势逼宫

正文 第八百五十五章强势逼宫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陆随风在这一瞬间便知道了她心中的答案,当作慕容轻水的面,紫燕表现出这突如其来的疯狂举动,无声的情感宣泄,包含着多少难言的委屈和无私的爱。

    "燕儿,没人能在我的心取代你的位置,永生永世的挚爱!"陆随风轻抚她柔顺的青絲。

    "我知道!"紫燕轻咬着唇,点点头;"天意让你享齐人之福,这注定的缘份,好生珍惜。"

    "这……不可以这样!"陆随风摇摇头,眼眸中带着痛惜的目光。

    "燕儿不希望在你心中留下任何阴影。"紫燕破颜一笑;"轻水姐还是一朵未开的花蕾,温柔点,别再像对我一般的猴急,会很疼的!"

    "我有吗?"陆随风露出一副很无辜的样子;"迫不及待的应该是另有其人吧!"

    "啐!你……不准对任何人提及,包括……"紫燕的脸一下红到了耳根;"快去吧!"紫燕将他一把推进去,顺手关上了舱门,毅然地转身离去,心中暗暗发誓,未来将与慕容轻水一起守护这份爱,绝不允许类似的情节重演。

    一室春光无限,慕容轻水已由培蕾变成了盛开的幽兰,水光迷蒙的眼眸中充斥着无尽的柔情,春意荡漾,堆满了渴望……

    舱室门被轻轻敲响,两人尚未来得穿上衣衫,紫燕便推门走了进来,瞥了一眼床单上的点点落红,溢岀一抺戏谑的笑意。

    "第一次便将轻水折腾成这般模样,真是不懂得怜香惜玉。"紫燕抱怨地出声,想到自己的第一次,不也是被某人折腾得浑身酥软无力;"轻水姐,没事吧?"

    "多谢燕儿即时赶来救火,否则……"慕容轻水迅速的穿上衣衫,娇羞地道。

    陆随风又是六月雪的冤大头,到底是谁如狼似虎,贪得无厌,天知道!

    "上面出事了!"紫燕没心情继续调侃,如没什么特别重要的事,她怎可能如此不知轻重的闯进来,以陆随风和慕容轻水的聪慧,自然也已意识到了这一点。

    见两人迅速地穿戴完毕,紫燕又为慕容轻水略为的整理了一下零乱的头发,慕容轻水的脸上顿时又浮起了一片潮红,别具风情地瞥了陆随风一眼,带着一种甜美的回味,却是少几分女儿家羞涩,多了几分成熟女人的特殊风韵。

    "冷师姐为了维护云无涯,与千竹峰的那位凤心姐扛上了。"一路之上,紫燕简约地讲述了一遍事情的经过。

    在海上航行的十日中,碧雪峰的众人还是第一次在顶层餐厅露面,冷师姐知道众人十日来都未曾进过点滴水米,特意为大家订了一个豪华包间,希望能让众人安静的享受一顿美餐。

    殊不知,还是被人搅了局,那位凤心师姐与另外五峰的几位师兄竟然无端的闯了进来。

    "小师妹,这些日怎不见你的踪影,不会是在刻意回避吧?"那位凤心师姐冷笑的出声道:"别忘了你之前说过的话,好歹也得给我们一个交待不是?"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当然,我碧雪峰一向都是言出必行。"冷师姐品了一口饮料,一脸冷肃地道:"只不过,这次要让各位失望了,因为那只是两件顶级的帝品器刃,并非你们想象中的什么魂器。"

    "当真?师妹不会是在刻意忽悠我们吧?"紫薇峰的师兄一脸都是不信之色。

    "师妹这是在侮辱众师兄的智慧,后果会非常严重!"那位凤心师姐带着煽动众怒的语气,阴柔地言道,顿时引发了一众师兄的不满情绪,大有强行逼宫之势。

    "哼!别说是子虚乌有的事,就算真有其事,那又如何?"冷师姐不甘势弱的怒哼:"难不成还想强行的掠为己有?别忘了,戒律殿可不是做摆设的!"

    一提到戒律殿,这些人的张狂气焰顿时弱了许多,不过,魂器的诱惑力太过巨大,如果不弄个清楚明白,自然难以心安,至于是不是心存不良的图谋,那就不得而知了。

    "要想证明所言不虚,简单,拿出来让各位师兄一验即知,何必在此一味遮掩。"那位凤心师姐可不是省油的灯,说岀来的话让人无法回避。

    冷师姐已从陆随风口中知道了真象,自然不会允许这事发生,正欲出声拒绝,只见那位凤心师姐已气势凛人的指着云无涯。

    "小子,不介意将你的剑器拿出来,让各位师兄们鉴赏一下吧?"

    "凭什么?"云无涯冷傲掀了嘴角,完全一副不卖帐的模样,他虽是刚晋级生死境,若是真要动起来,也不会有絲毫的畏惧。

    "哼!凭你只是一个新进的弟子,在我面前不过只是一只蝼蚁而已。"那位凤心师姐一脸鄙视的出声道:"如此不知尊卑,我不介意替碧雪峰教训你一下。"

    "你敢动我碧雪峰弟子试试!"冷师姐"刷"的一下立了起来,身上的寒冰气息顿时弥漫开来,包间内的气温一下降到零度,众人皆是吐气成雾。

    砰!包间的门被推开,那位圣山使者寒着脸走了进来,怒斥道:"你们这是在干什么?想要弄得船毁人亡呀!"

    在埸的人都知道,两人一旦真动起来会是一个什么结果。所以,就算这位圣山使者不出现,这种失控的亊都绝对不会发生,只不过,让彼此有个台阶下,不至失了颜面。

    双方都收起了凌厉的气势,空气中的火药味仍是异常浓烈,彼此都没有絲毫想要退让的意思,一方执意要查验云无涯的剑器,一方却是抵死不允,場面陷入了僵局。

    这位圣山使者站中立的角度,出声建议道:"事情总得有个善了的解决方法,不如设一个赌局,输的一方将无条件妥协,不得再生事端,整个过程会用记录圣晶记载在案。"

    这个建议听上去不偏不倚,倒也算得上是个公平合理的解决方案,却不知是怎样的一个赌局?所以,双方都是保持着沉默,没有表示态度。

    这位圣山使者接着往下言道:"对于"赌晶石",各位应该都不陌生吧!娱乐厅内恰设有一个赌晶室,里面都是在无尽海域的岛上开采出来的原石,都是准备运回圣山的。双方各有三次出手的机会,以十万圣晶为赌本,至于规则,各位都知之甚详,就无须多费唇舌了。"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在圣山,一万金币只能兑换一枚极为低级普通的圣晶,其中所蕴含的能量十分有限,通常都是低层的修者在使用,已在圣山成为了一种流通的交换形式。而用来赌晶的原石,要就是废石,要就上品,极品,甚至更珍稀的绝品圣晶。

    赌石在圣山也成是一项受人推崇向往的行业,可让穷人一夜暴富,也能使富豪转眼流落街头。总之,令人热血蠢动,滚荡,永远让充满了无尽的希望和期盼,潮起潮落,无时无刻不充斥着悬念和变数。上一刻惊喜若狂,下刻哭爹叫娘,泪如汪洋。当然,这也是一项上流人物的游戏,身份地位越尊崇的人,越酷爱"赌晶",普通之辈大多根本没资格问津。

    "废石!天啦!我怎会如此背运,连开三石皆是废石。七千万金币连小泡也没冒一丁点。"一个新进弟子哀声的悲叹道。

    "磨,再切割深一点,我就不信三亿金币会打水漂?"另一个新进弟子额头布满了细密的汗珠,嗓音嘶哑的叫唤着,不停摧促着切石工,眼中透出极度兴奋和紧张的神色。

    乌黑光亮的原石不断地在缩小,巳被切割了三分之一,这位新进弟子几尽绝望的眼睛骤然一亮,原石中心透出一点蓝光……

    切石工专业老道地嘎然而止,随即细细地鉴定了一下,这才不紧不慢地悠悠说了一句;"恭喜了!这是中品蓝玉晶!"

    "价值多少?是赔还是赚?"新进弟子激动得舌头都有些打颤。

    "行市上的估价,大约在五千到六千圣晶之间,运气好,遭遇好卖主,一万圣晶也是有可能的。"切石工实话实说,没掺一点水份。

    呼!这位新进弟重重地吐出一口浊气,对切石工的话深信不疑。少输当赢,权当作交学费了。最主要是这赌晶石的过程太刺激,太振奋人心,每个毛孔和细胞都扩张跳跃,这种感觉比任何**都**。

    娱乐厅内的这间赌晶室,略有五六百个方平方,触目都是原晶石,四周的货架上根据大小规格整齐的排放着,大到几百上千斤,小到只有三五斤。

    圣山使者领着众人走了进来,空气中充满了一股古老的洪荒气息,都是从这些原石中散逸出来的。

    "各位只有十万圣晶的赌本,三次出手的机会,好自为之?"圣山使者对着那位凤心师姐和冷师姐,出声提示道。

    "可不可以另外加注?"各峰师兄问道

    "这要看对方的意愿,不能算在赌本中。不过,千万不要做得太过,毕竟都是师兄妹之间的游戏而已"圣山使者叹道。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