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八百五十三章生命没有卑贱或渺小

正文 第八百五十三章生命没有卑贱或渺小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冷虚月真心的迫切渴望拥有一件属于自己的真正魂器,否则在一众亲传弟子中,将永远无法昂首挺胸的抬不起头来。

    "动手吧!相信你一定不会让我失望。"冷师姐的红唇上都留下了牙痕印,那神情像是活出去了似的,满是毅然决然之色。

    陆随风想要为这位冷师姐量身炼制一件魂器,并不是一桩困难的事,所须的材料也是一应俱全。然而,任何物事如果得来太过轻松容易,便不会珍惜,失去一颗懂得感恩的心,沙漠中的泉滴,冰雪中的一絲火焰,都会铭刻于心,一生难以忘怀。

    修复魂器本就是一桩尤为耗损心神的事,更何况这把剑刃的器魂层次十分低劣,且已是伤痕累累,根本不值得修复。这种事倍功半的事,陆随风自然不屑去做。但见他的双手在空中打出一连串繁杂玄奥的手印,一团紫雾轻烟凭空生出,将悬浮在空中的剑体迅速的包裹住,一道道的涟漪波纹在表层环绕,流转……

    噗!陆随风的手心随之透出一道炽烈的紫焰火光,像是拥有灵性般直接射入剑体之中,紫光所经之处,剑体上残留的图案法阵,瞬间便被融化,清除一空,其中的器魂也随之消散于无形。

    而后,从蓄物戒中取出了一个盛有水系圣泉的净瓶,一股碧色的液体缓缓地融入剑体之中,空气中顿时散发浓郁的水系灵气,整个剑体逐渐地变得一片碧绿剔透,仿佛形成了一种液体状。

    剑体不断的扭曲,变幻着形状,随着陆随风打出的一道道手印法诀,在剑体上刻印下了两个防御和攻击的法阵,一面呈现出的暴风雪图案,另一面则是九道冰晶灵环,再打上一个定型的法诀。稍稍犹豫了一下,接着便从手指尖上逼出一滴鲜血,弹指射入了剑体之中。

    嗡!一蓬精光骤然迸发开来,剑体一阵颤动,发出一道剧烈的震响嗡鸣,那是器魂成形复活的征兆,整座舱室为之一阵抖动,一片碧光笼罩。

    剑体精光一发即收,像是俱有灵性般的划出一道的碧色弧线,轻灵地投入剑体之中。紫雾轻烟散尽,一把碧光闪烁魂器静静地悬浮在半空,三尺长,宽有二指,颤悠悠,薄如蝉翼……在舱室中环绕了一圈,最后人性的缓缓降落在冷师姐的面前,像是在等待主人的鉴定。

    被震撼得目瞪口呆的冷师姐,像是还沉浸在这一幕精彩绝伦修复过程中,几疑自己身处梦幻之中,望着陆随风抬手拭去额前密布的汗珠,神情略显疲惫的吐岀一口粗气,这才一下回过神来。

    "怎么样?修复成功了吗?"冷师姐带着一絲忐忑,惊颤的出声问道。

    "我说了不算!只有师姐自己试过才知道。"陆随风随即将滴血认主的方法,详细地解说了一遍,边说边向后退去,像是唯恐试剑时会秧及池魚。

    "嗯,之前怎没听过有滴血认主之说?"冷师姐闻言,心下颇感纳闷,峰主只告诉她输入气息印记,魂器便会自动认主。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那应该只是伪魂器,或半魂器,而非真正意义上的魂器。"陆随风带着一种不容置疑的口气解释道:"真正的魂器,一旦滴血认主之后,除你之外,落在旁人手中只能算是一把锋利的兵刃而已。"

    望着陆随风一脸肃然认真的模样,冷师姐惊疑参半的人指尖逼出一滴血来,嗤!血一渗入剑体,顿时发出一声轻微的嗡鸣,整个剑体骤然一颤,一种从未有过的,似有似无的异样感觉浮现在心里,让人生出一种人剑之间浑然一体的感觉。

    念动间,一剑飞揚而出,眼前的空间骤然一阵扭曲,天地间,仿佛唯有一人一剑,再无其它。这一剑,本是碧雪峰的一套基础剑法起手式,叫做"瑞雪纷飞",就是这平淡无奇的一招,这一刻,顿觉风云色变,天地间一片骤见寒雾迷蒙,一片,二片……十片,百片,漫空晶莹盘旋的雪片纷洒,每片雪花薄如蝉翼,轻灵地颤动旋舞,闪射着晶莹的光泽,美伦着奂,令人如醉如痴,疑是梦中幻境。心智稍弱者势必会沉迷其中,难以自拔。

    而这些梦幻般的飞雪皆由真元力幻化而成,每片盘旋的雪花皆如刀锋剑刃般的锐利,沾者见血,肌肤瞬裂,深可见骨。堪称是这世上最梦幻,最可怕优美的利刃杀器。

    这一式"瑞雪纷飞",何止使用千万次,只是舞出一个剑花而已,此时看在这位冷师姐的眼中,无疑已营造出了一个飘雪杀阵的意境,这就魂器的恐怖威力?!

    冰封千里!

    这位冷师姐的口中突然吐出一声轻喝,正欲施展绝杀技中的"冰封千里"大招,想要见证一下由魂器使出来的威力有多大。

    "别,快住手!"陆随风惶急的惊呼出声,落在冷师姐的耳中宛如惊雷炸响,心神为之一震,顿时止住了尚未发出的大招。

    "师姐,别忘了这可是在船上啊!"陆随风十分无语的叹道:"可知道这一招使出的后果有多恐怖?只怕这一船人都会因此而集体坠入死海之中。"

    "这……不会吧,怎可能会有如此大的威力。"这位冷师姐对自己这招冰封千里的威力知之甚详,就算以魂器使出,也不至会严重到毁了整条船的程度。

    "远比你想象的要可怕得多!"陆随风完全一副被打败的模样;"看来得抽点时间,给你恶补一下魂器方面的知识,否则,日后势必会糊里糊涂的惹出大麻烦来。"

    感觉到手里的魂器中不断传递出絲絲缕缕温凉气息,充满了一种莫名的亲切感。冷师姐这才悚然地意识到,为什么在圣山,人人都渴求得到一件魂器,而魂器师在圣山的地位为何会如此尊崇?

    此刻,望向陆随风的眼神顿时变得不一样了,不再是一个可以随意呼来唤去的新进弟子。没想到碧雪峰有朝一日也会拥有一位魂器师的存在,或许他并不知道自己的价值有多么惊人,或许……有无数的"或许"让她看不清,看不透,忽然发现自己这位高在上的师姐,在他面前一下显得那么渺小,微不足道。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这位冷师姐像是不善掩饰自己的情绪,她此刻的所思所想,看在陆随风的眼里都是清清楚楚的写在了脸上,别人或许看不出来,陆随风却是一定读得懂。

    "冷师姐,你可知道一个人,在什么埸合才会感觉到自己的渺小和微不足道?"陆随风淡淡地出声道:"只有在造物主的面前,卓越的智慧面前,美的面前,大自然的面前。而不是某个人的面前,无论他的身份和地位有多尊崇?都应该意识到自己的尊严,生命没有卑贱或渺小的分别。我说这话的意思,可明白?"

    闻言,冷师姐的心神也是一震,自己这是怎么了,竟然会生出这般感慨?更令她惊讶的是对方竟能知道自己此刻的所思所想,整个人在他面前就像是透明的一般,这种感觉真的很可怕,让人生出毛骨耸然的颤栗,忍不住想要立刻逃走。

    "我有这么可怕吗?"陆随风露出一个人畜无害笑容,就像春风拂面般的让人感到无比的轻松;"师姐如果不想将我当成一个新进弟子,那就视为一个可以信任的朋友。从我们决定加入碧雪峰的那刻起,已经将它作为了未来的家园,师姐在我们心中永远都是值得尊重的师姐,至少,在当下却是唯一可以信托的人。"

    "你这话,让师姐感动了!"冷师姐的眼眸中浮起一层水雾;"在圣山,在碧雪峰,有的只是绝对的利益,尔虞我诈,没有人会真心的将你视为朋友,一切人性的光辉都是建立在绝对的实力之上。"

    陆随风十分理解的点了点头:"我相信自己的眼光和判断,否则又何必显露冰山一角,我本可以唐塞,或拒绝回答所有的问题,更不会多此一举的为你修复魂器,实属有害而无益。"

    "的确如此,这也是我为之感动的原因,所以,我大胆的选择和你们在一起,祸福与共。"冷师姐一脸肃然的言道:"我会守住所有的秘密,尽其所能的维护你们的安危……"

    "师姐大可不必如此,倘若连自身的安危都无法周全,又如何在暗中助师姐一臂之力。"陆随风的眼中闪射出自信的光芒;"在明面上,反应该保持一定的距离,时机成熟之前,尽可能的低调行事,一切都按照之前的安排进行。不过,我当下最想了解的是圣山的情况,才能谋划下一步该怎样做。"

    两人之间都是坦诚相待,很快便达成了一种默契和共识,冷师姐也简略地介绍了一下圣山的基本情形。

    整个圣山的结构共分为;一宫,四殿,七峰,一宫也称为圣宫,是整个圣山最终极的存在,所在的位置极其隐秘,除了四殿主和七峰主之外,几乎没人知道在何处。

    四殿分之为;戒律殿,灵丹殿,魂器殿,执法殿。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