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八百四十二章漩涡中的危机

正文 第八百四十二章漩涡中的危机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陆随风的体内已拥有了木土火金四枚灵珠,只缺这最后一枚水灵珠,便五行园满了。非旦能炼制各种属性的超圣丹和灵器,五行相生,还衍生出各种未知的道法和功能,为此也值得冒险一试。

    "少爷小心,千万不所勉强!"慕容轻水知道陆随风想要做的事,这世上没人能拦得住,只能关切的焦急出声提醒,充满了深深的担忧之色。

    龙飞却是一脸平静望着不断下沉的陆随风,完全一副没肝没肺的模样,直看得慕容轻水秀眉频频皱起,直呼这廝不是人。

    涛声掩盖了慕容轻水的话音,陆随风的身形已坠入了海面,高速旋转的水流挟裹着可怕的气浪,缠绕着陆随风的身体,倾刻间就将身上的衣衫绞成了碎片,身上顿时出现了无数道血痕,竟连灵神境初阶的护体罡罩都挡不住气浪的切割。

    嗡!体内的土灵珠像是感之到了危险的存在,顿时旋动了起来,长衫粉碎的瞬间,陆随风的体表已被黑钰铠甲包裹住,继续向着漩涡深处沉降下去。

    随着陆随风的不断下潜,那可怕的绞杀之力更为强劲狂暴,大约沉降了上千米,身上的黑钰铠甲在气浪的冲击和挤压下,竟发出了"咔咔"的龟裂声,顿时现出了数道裂纹,一阵剧痛延着皮肤,肌肉,传递到全身的各个部位,黑钰铠甲的龟裂处渗出了絲絲血渍。

    意志坚?的陆随风咬着牙,并未因此而放弃,感觉到离那神秘的招唤越来越近,体内的木灵珠也旋动来,道道浓郁的生之力源源不断修复着受创部位,龟裂的黑钰铠甲也得到了迅速的修复,有了生之力的支持,不会再出现受损的情况。

    "这漩涡究竟有多深……"陆随风得到了生之力的修复和补充,下潜的速度顿时快了许多,望着底下仍是一片漆黑,感觉自己至少已下潜了两千米,却还是深不见底,咔咔,更巨大的水压又使黑钰铠甲出现了无数裂缝,幸好有木灵珠不断的修复,否则,根本再难以坚持下去。

    漆黑的漩涡上空,慕容轻水见陆随风已下去了许久,仍是音息全无,一种莫名的牵挂和焦急在她的脸上显露无遗。

    "不行!不能这样干等着,我得下去看看!"慕容轻水的眼眸中带着一絲毅然,像是再也无法忍受,身上泛起一片白光,瞬间形成了一件银色的光甲包裹住整个身体,直朝着漩涡飞掠而去。

    "切,比我还急,这妞不会是动了情素吧?"龙飞撇了撇嘴,他与陆随风是生命共同体,自然能在第一时间感知到对方的此时的状况,只是有惊无险而已,所以,一点不担心。

    漩涡下的三千米深处,陆随风已出现了一阵阵眩晕感,体内的灵力正在急速的大量消耗,连木灵珠的补充都跟不上,每下沉一米都是一种极度的艰熬,身上的黑钰铠甲已龟裂得支离破碎,大遍的肌肤在渗出血来,全凭着坚?的意志在苦苦的支撑着。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与此同时,慕容轻水的身影也在漩涡中急速的下沉,潜落到三千米处,身上的护体光甲再也承受不住水流的挤压,"噗"的一声彻底爆裂开来,可怕的气浪瞬间绞碎了身上的衣衫,顿时露了大片晶莹如玉的肌肤,仍是浑然未觉,因为她在此时看到了身下的水流中,一个浑身是血的人影,正在漩涡中艰难的挣扎着。

    "是少爷!"慕容轻水一直都是这样称呼陆随风,心中一紧,连重新聚起光甲护体的时间都没有,裸露的玉臂伸出,一束白光射出,瞬间变成了一条光带,穿过狂暴的水流缠绕住挣扎中的陆随风,整个人也一下跟着被拉扯了过去。

    在水流中挣扎的陆随风,尚存一絲清明,忽觉自己像是被什么东西给缠绕住,接着便被一个温暖的身躯给环抱住,心神顿时一震,浑身的灵力迸发,重新恢复了身体的控制能力,目光同时望向拥住自己的这具柔软的身体,竟然会是慕容轻水。

    这一望,便见两团雪白如玉的东西在眼前晃动,"这……"开始尚未反应过来,下一刻,陆随风的表情却是瞬间呆滞了,一对眼珠充满了震撼,这也太坑爹了,原本疲惫的脸上顿时涨得一片通红。

    "啊!少爷,你……你的眼睛在往那看……"此时的慕容轻水才像是惊觉过来,骇然的惊呼出声,同时一把推开被自己环抱住的陆随风,飞掦的青絲下,一张冰清玉洁的脸上迅速浮掠起一抹潮红,一下漫延到耳根,嫣红一片。

    这一瞬,没一点人间烟火气的智慧女神,就像是一个受到惊吓小女孩,眼眸中有的只是惊惶,更多的还是女儿家的羞涩之状,小心脏不争气的砰砰乱跳。

    "我……"陆随风从失神中回转过来,望着一张即惊又羞的脸庞,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应对,四目相视,两人的眼眸中都显出一絲慌乱。

    乱了阵脚的陆随风垂下头,看到那近乎完美的玲珑曲线,饶是陆随风心志无比坚定,更有紫燕这样的善解人意的绝色娇妻,也是禁不住有些呯然心动。

    "你……"慕容轻水的眼中顿时蓄满了泪光,都快哭了出来,脸上带着似羞似怒神情,体内泛起一片白光,瞬间形成光甲,将整个身体包裹住。

    被慕容轻水奋力一把推开的陆随风,顿时被漩流卷走,身上带起一蓬蓬血水……

    "少爷!"见着这一幕,慕容轻水不由惊呼出声,纤手一掦又是一道光带飞速地缠上陆随风,由于水流的拉址力太可强大,将她的整个身体一下牵引了过去,刚形成的护体光甲再度蔓延起道道裂缝,此时已顾不上多想,再次伸出双手紧抱住陆随风,完全走演了一幕生死相依的情节。

    陆随风心中不由浮起一絲感动,已从之前的原始躁动中回转神来,眼眸中一片清明澄静,再度触摸到她滑润的身体,感受到吐气如兰的气息,心中再无点滴杂念。体内的木灵珠高速的旋动,释放出道道浓郁的生之力,在治愈自身创伤的同时,沿着慕容轻水双臂不断地涌入她的身体内。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慕容轻水感受到两股流从陆随风双手涌入自己的体内,纯净的生之力不断地流转,修复着体表的光甲,舒服得几欲让人哼出声来。

    轰隆隆!

    一股狂暴的旋流一下席卷起两人的身体,直接吸入漩涡的中心,无休无止的不断往下陷落,不知过了多久,也许很长,或许只在刹那间,漩涡中的陆随风从一阵眩晕中恢复了意识,努力的睁开眼望去,原本始终一片漆黑的漩涡地端,此时竟散发出一束束蓝色的柔和光芒。

    这一瞬间的发现,犹似绝望中出现的一线生机,陆随风紧抱住仍在眩晕中的慕容轻水,狠狠地向下冲刺,此时漩涡水流的撕扯力,已达到了一种恐怖的惊人的程度。

    如此强大的撕扯力,足以将这片虚空撕扯出一个大窟窿,奇怪的这里的空间仍是很稳定,只不过,两人的护体铠甲和光甲,却被摧枯拉朽般的彻底粉碎,接下来,两人的身体将会同样被撕扯成碎。

    然而,当两人的身体即将崩灭之时,一道眩目的蓝光突然包裹住两人的身体,消失在可怕的漩流中,却又充满着无尽的神秘玄奥感。

    "这是……"当两人恢复意识时,呈现在面前的是一座美仑美奂,恢弘巍峨的宫殿,高达百米,通体由湛蓝的玉石构筑而成,耸立在海底,那浩然磅礴的气息威压,令人心生震撼和惊颤。

    这座宫殿的大门上方,高悬着一块碧绿色的牌匾,上面刻有三个气势恢弘的大字,给人以无尽的至尊威严;碧水殿!

    啊!慕容轻水突然爆发一声尖厉的惊叫,一手紧捂住双眼,另一只手却是发颤指向陆随风,整张脸一直红到了耳根。

    陆随风闻声也是一惊,感知中并未发现有絲毫的危机感,但慕容轻水的这一声惊唤,实在是太过渗人,不由骇然回转身,情急地凝目望去;天啦!骇然呈现出一具晶莹如玉的铜体……

    呼!尽管陆随风定力超群不凡,此刻也不由得面红筋涨,同时发现自己几乎竟是寸缕不沾,只剩下一条內裤遮体,直惊得赶快掉转身去,迅速地从蓄物戒中取出衣衫穿上,这也大丢人了。

    与此的慕容轻水想起两人在水流中就这样紧紧的拥抱着,直羞无地自容,,幸好对方是自己暗中心仪之人,否则,此刻只怕连立即去死的念头都有。当下手忙脚乱取出衣衫换上,却仍是一脸血红,双眸紧闭,久久不敢睁开眼,两行清泪从眼角滑落下来,看上去当真是楚楚怜人。

    这个……轻水姐……我不是有意的……"陆随风面红筋涨,额头虚汗密布,尽管这只是个意外,但毕竟一个冰清玉洁的女儿家身体,纤毫毕现的被自己看了个通透,好歹也得给人家一个说法不是。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