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八百三十五章排位战尘埃落定

正文 第八百三十五章排位战尘埃落定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一点紫星而巳,却给人造出一种空间混乱的意境,剑明只觉眼前视线一片迷乱扭曲,漫空星光点点,只感到一股森寒的剑气扑面而来,却不知致命的一击会刺向何处,唯有选择惊悚闪退,身形同时冲宵而起,掠向虚空,这才堪堪避过一剑透脑之厄,却被残留的剑气扫中身体,幸好有玄力护体,抵消了大部分的剑气攻击,却仍挡不住这一剑之威,身形倒飞而出的同时,口中随之喷出一蓬鲜血。

    云无涯抬眼望向剑明,人在倒飞的空中,左手箕张呈爪,紧紧抵住去势未尽的剑气锋芒,虎口处已有鲜血流淌,足见这一击的威势有多么强劲,再稍稍挺进几分,剑气锋芒势必会长趋直入的贯入对方体内。只不过,这一切都在云无涯的精准撑控之中,一场点到为止的挑战比试而巳,旨在迫对方认输。否则,剑明此刻巳被洞穿,变成一具尸体。

    剑明开声合气,一把揑碎胸腹前的可怕剑芒,踉跄在落下地面,一连暴退了十来步,这稍稍稳住身形,咽头一甜,又忍不住喷一口血,胸口一畅,这才适敞了许多。

    "这……又是碎星意境……"剑明眼神中流露极度的惊骇之色,他清楚的知道如不是对方分寸拿揑得精妙绝伦,自已那有时间揑碎那恐怖的剑气锋芒,?了?干涩的嘴唇,情绪有些低落地道:"你似乎还有所保留,未尽全力。"

    "哦!何以见得?不过侥幸略胜了一招而已。"云无涯还剑回鞘,不以为然地道:"我说过,适当的时机,会重复使用这一招,是你大意了,仅此而己。"

    "你的确很强,有资格取代我的位置。"剑明实话实说,并不觉得会不会有损尊严和颜面,如没有这般大度包容的心胸境界,也不可能在这种年龄段,便拥有如此不凡的成就。

    "而且,此战从头至尾,你都从未主动出击抢占先机,一直处于被动防御的姿态,却每每总能在最后的惊险一刻,从容地逆轻战局,而反击的迅度和力量都拿揑得恰好处,并能精妙准确地切入对方招式中最薄弱的环节,打乱节奏反创对手。一旦先机在手,主动发起攻击,我的防御能力却像纸糊的一样不堪一击。"剑明若有所思的总结着此战的优劣,似乎受益非浅。

    云无涯身上冷冽的寒气潮水般的退去,难得的溢出了一抹淡淡的微笑,似对剑明这份豁达的心境颇为赞赏,对其凭添了几分好感,于是不再惜字如金地道;"以你的实力,最未一名的位置似乎不适合你,可以考虑……"

    无须将话说明,自然能明白其中的意思,以他的实力可以挑战前三甲之后的任何一个人。因为被慕容轻水打落到第九十九位的傅诗音,自知挑战云无涯胜算不大,已迫不急待向排名第四的倪冰儿发起挑战。

    吞噬了剑明的龙脉气运,云无涯身上的龙形虚影顿时膨胀了两丈。而剑明也不顾身上的伤势,同时向排名第五的选手发出了挑战。

    如此一来,让本已接近尾声的自由挑战又重新点燃了战火,之前的排名顿时陷入了大洗牌的格局,这一幕的演变让所有人都是始料未及。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尤其是圣山七峰之人,已早早的敲定了各自心仪的选手,并且已被记录圣晶收藏在案,已成了不可更改的定局,纵算心中后悔郁闷无比,也己无重新翻盘可能。反倒是被各峰联手打压的碧雪峰,成了意想不到的最大受益者,心中自是暗中欣喜不已。

    当然,最后的结果还须尊重每个选手的意愿,没人可以肆意强迫,所以,不到最后一刻什么事都可能发生,一切仍充满了未知的悬念。

    融金的落日消隐,暮色四合的天空泛起点点星光烁烁,广埸的四围亮起通明的灯火,所有人似乎都忘了应该是晚宴用餐的时间,挑战仍在一埸接着一场的进行。

    傅诗音换了一身服饰,浑身黑衣裹体,凸显出曼妙修长的体形,让人移不开视线。立在对面的倪冰儿一袭蓝衫,神情中透出一种难以掩饰的凝重,傅诗音的强大无容置疑,他能做的是不遣余力的倾其一战。

    傅诗音从云端被打落泥潭,心中憋着一股怒气,一出埸便亮出了金絲手套,不再有所保留的施展出"天凤擒拿爪",先声夺人的发起了攻势。

    面对纵横的金絲凤爪攻击,倪冰儿身形连连闪烁,手中长剑同时出鞘,凌厉的剑气不问虚实,无差别的斩向漫空爪影。

    爪影,剑气不断撞击湮灭,傅诗音微皱了皱眉,视线中,到处都是倪冰儿幻出的身影,同样的难辨真伪。

    凤爪裂云!傅诗音运转力埸,双爪在虚空作撕裂状,随之轻轻一拧,噗噗噗……数十道幻影残像被搅碎,顿时空了一大片。但,迎接她的却是倪冰儿真身的雷霆一击,所幸被她的金絲凤急时地挡了一下,也被震得气血沸腾。

    力埸切割!傅诗音动真格的了,蕴含着正反两道的力埸可怕的切割漫延开来,哧啦一声,所有的幻影全部被切碎,地面被犁出一道道纵横交错的痕迹。

    唯剩下倪冰儿的真身被笼罩在其中,斩出的剑气和力埸相互碰撞,所产生的力埸波纹扩散开来,分别作用在两人身上。

    置身于别人掌控的力埸中,倪冰儿的反应和速度都受到了极大的影响,非旦失去了最佳的攻击机会,还要抗衡来自力埸的切割挤压,没能坚持多久,已是脸色发白,嘴角有血絲溢出,一看便知已是败相尽显。

    果然,倪冰儿还剑回鞘,颤声道;"不用比了,我认输!"

    "承让!"傅诗音呑噬了对方龙脉气运,身上的龙形虚影顿时扩大了一丈七,能顺利坐上第四的位置,已经很知足,不敢再有更高的奢望。

    接下来,剑明带着伤挑战的是排名第五的一个老者,看上去六十出头的模样,气息沉稳凝练,十分随意的立着,却给人一种不怒自威的感觉。

    能名列前十的人,彼此的差距弱得有限,没有人可以肆意轻视,否则怎么输的都不知道,便已败下阵来。

    潮起潮落!排名第五的老者竟是率先发难,背负在身后的左手化拳,隔空击出,强大的拳势呼啸震耳,直接导致前方的空气波纹弥漫,似若潮汐翻涌滚荡。呼吸间,拍空的惊涛便凝聚成一只碧色生光的硕大拳印,直朝着剑明当空轰然砸下。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杀伐无声!剑明的无情挪移步避开砸下的拳势,横跨二十米的空间距离,一下便出现在老者的身侧,无声无息的一剑递出,所有的声音顿时被隔绝屏蔽,天地无声,只剩下一束摄人心魄的剑光绽射而出。

    老者沉稳而平静的侧转身来,他的另一只右手从背后伸出来,凌空紧握,寂静无波的空气顿时扭曲绷紧,仿佛一下被抽离出来,令那一束奔射的剑光,速度突兀的减缓了下来,变得肉眼清晰可见。

    老者的长袍无风鼓蕩,顺势一拳隔空击出。

    咔嚓!凌厉的剑光相距老者不足一丈,破碎成无数光点,飞溅四溢,纷纷倒卷反射回去,光点如刃倾洒。

    剑明惊悚的同时,身体已作出最快的反应,展开无情挪移步连连闪动,每次停留的时间不超过半秒,怎奈破碎的剑光太多,太密集,可谓是避无可避,呼吸之间,身体的多处部位被光点击中,无数血絲喷射。

    老者仍是负手而立,平静地望向血痕斑斑的剑明;"你修的是无情剑道,我习的中庸拳道,不喜太过张掦,这不高不低的位置正合适。我说这话,你可听得明白!"

    剑明有些木讷的点点头,不是他的战力太弱,而是气运太衰。他本是位列前三甲,已是极限,却野心膨胀的欲要取代第二的宝坐,不想被深藏不露的云无涯狠狠打落了谷底,痛惜的失去了两丈龙脉气运。本以为挑战排名第五的这位老者,应该没多大难度,殊不知竟是一个玩中庸之道的老妖孽,只是露出冰山角,已将自己虐得没信心再继续战下去。所幸他当下的等级落差太大,这一次被掠走的龙脉气运只有数尺。否则,他未来的日子不知会衰成怎样?

    "这一届的水太深了,不知还藏着多少龙,卧着多少凤?"剑明像是豁然醒悟了一般,或许这是祸中藏福也未可知。更何况他已失去所有的挑战权,这倒数第一位置已是无法撼动了。

    极度火爆的挑战,不断的在颠来倒去中激烈进行着,排位的名次也在不停地转换滚动,这样的埸面一直持续有了整整一夜,直到曙光破晓,霞光初放……

    当最后一对挑战者的战斗结束,广场的地面突然的颤动了起来,继而出现了许多裂纹,随之逐渐的龟裂开来,现出了一个巨大的豁口深渊,肉眼可见深渊中有大量的龙形气流在旋动汇聚,形成了一道不知有多长的龙气,身上的龙鳞逐渐的清晰,峥嵘毕露,宛如一条腾云驾雾真龙显象,神态威严微张龙目,吐出一声高亢的龙吟咆哮,震散天空的云彩,现出一轮红日,照耀整座玲珑谷。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