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八百三十三章绿火纯青的拔剑术

正文 第八百三十三章绿火纯青的拔剑术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所以,冷虚月决定不再隐忍退让歨,就算与六峰彻底撕破脸也在所不惜。 更新最快虽然临行时,峰主再三叮嘱,万不可与六峰发生冲突,为了碧雪峰的未来,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此番是义无反顾的豁出去了。

    抬出了戒律殿这尊大神,果然起到了巨大的震慑作用,令六峰不敢再明目张胆的施压,尤其还有那柄疑是"魂器"的存在,甚至比挖掘人才的诱惑力更大,没有人不想居为己有。

    "师妹多疑了!七峰敲定了的事,已记录在案,又岂能任意改动。你别拿戒律殿来说事,这可不是闹着玩的。"那凤心师姐冷冷地出声道;"不过,你也别笑得太早,按照规则,最后还得看每个选手个人的意愿,没有人可以强行决定他们的去留。不是吗?"

    "以你碧雪峰的状况,只怕到时没一个会留下。师妹别生气,师兄我也是实话实说,绝没有诅咒你碧雪峰的意思。"

    "是么?那就拭目以待,一切但凭天意,看谁能笑到最后。"冷虚月不以为然的笑道,带着一絲讳莫如深的意味。以她的判断猜测,这个传音之人定是那位一袭青衫的年轻人,十有**应该也是这群人的主心骨,那双清澈深遂的眼睛充满了睿智的光华,其真实修为竟连自己也无法看不透,整个人似被一层轻纱迷雾笼罩着,处处透出未知的神秘感。虽不知他为何会选择帮助自己,但可以确定他不会令人失望。

    当这七峰之人都在各存心机谋算,场上却是发生了意想不到的变故,不甘屈居第三的剑明突然出场,直接指名挑战刚替代傅诗音位置的慕容轻水,虽然有点趁人疲惫的偷机之嫌,只要对方不反对,却也不算违规,算是打了一个擦边球,无可厚非。

    只不过,慕容轻水一点不给面子的直接拒绝挑战,她刚才险胜了一埸,可以拒绝连续挑战,同样不存在违规的事。

    然而,让剑明没想到是挑战未成,居然有人在这时突然站了出来,直接向他发起了挑战,而且还是排在最后的第一百名选手;云无涯!

    埸下顿时沸腾了起来,这绝对是一个天大的讽刺,最靠后的三名选手,竟然一个个先后跳出来挑战前三甲选手,当真是一件史上绝无仅有传奇桥段,让人啼笑皆非,却又兴奋刺激无比。

    宽阔的广场上,两道人影相距二十米对峙而立,剑明一袭蓝衣,握着一把狭窄细长的剑,剑鞘古朴,勾勒着寥寥几笔花纹,有淡淡的流光缭绕。云无涯则是一身灰色长衫,浑身上下透着絲絲寒气,手中同样握着一把狭窄细长的剑,剑鞘上刻有星痕图案,色泽湛青,冷冽深沉。

    "嗯!又是一柄疑似"魂器"的存在,散逸出魂息似乎比之前的那柄天星剑更加浓郁。"融金峰的师兄带着一絲惊颤的出声道。

    "没错!至少在中品之上,连峰主的"魂器"也只是中品而已,这凡俗间怎可能会有这许多"魂器"出现,未免也太匪夷所思了。"流云峰的师兄唏嘘的道。

    "此事的确太过诡异,其中势必藏着惊人的玄机,只是这些人都已归属碧雪峰,我六峰之人只怕不便出面探察此事。"紫薇峰的师兄言道。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冷师妹的意下如何?"千竹峰的凤心师姐气势咄咄逼人的冷声道:"魂器的出现绝不是一件小事,瞒不住的!"

    "只是"疑似"而已,魂器之说未免言之过早,更何况一下便出现了两件,这也显得太不真实了。"冷虚月一脸不以为然地道:"不过,我还是会将此事调查清楚,给各位师兄一个交待。"

    "如此甚好!千万别存着忽悠的心思,这后果绝不是你碧雪峰可以承受的。"凤心师姐带着威胁的意味,警告的言道。

    剑明修的是无情剑道,在云无涯的身上感受到了一絲冷冽浸骨的剑意,判断对方一定也是个剑道高手。加上有了之前两埸战斗的前车之鉴,自然不会再犯同样的错,收敛起了轻视之心,右手放置剑柄,冷漠犀利的目光紧紧的锁定云无涯,相对聂悬空和傅诗音,在云无涯身上感受到的压力更大,尽管对方已收敛起气息。

    无情之,古井无波!

    狭窄的细剑呛然出鞘,一抹寒电划空绽射,空气如水,充满了古井无波的剑意,天地间唯剩一人一剑,再无其它。

    云无涯的嘴角微微上掦,右手似缓实快的搭在剑柄上,轻轻一弹,一点紫星飞逝,精准的撞击在剑明击岀的剑尖上,古井无波的剑意溃散开来,空气如水泛起涟漪。云无涯的剑仍在鞘中,像是从未出过鞘。

    无声无息的剑尖踫撞,却是火星纷射四溅,凛冽的剑意辐散开来,距离较近的武者直觉汗毛倒竖,浑身鸡皮疙瘩隆起一层。高端剑道间的对决,会令观者泛起寒意,生出剑剑惊心的感觉。

    "拔剑术,绿火纯青,果然是剑道高手,我就不用担心胜之不武了。"剑明只是试探性的一击,意在摸清对方的深浅。

    "无情剑意,魔眼通天,你与傅诗音的一战很精彩,不知你是否还有更隐秘的绝学杀招未用出来,我很期待!"云无涯冷然地出声道。

    剑明的眼睛微微一眯,再次微睁时,深红色的光芒从瞳孔中爆射出来,宛如两道光束映在云无涯的身上,似在窥视对方弱点所在。

    然而,云无涯仍是十分随意地立着,除了身上的寒气越来越浓烈,似若严冬飞雪般的凛冽。乍一看去,浑身上下空门大敞,到处都有破绽可寻,似乎任意一击都可以得手。但,全身破绽就等于没有绽,或许每一个破绽都是一个坑,足以致人死命的陷阱。

    剑明魔眼通天能不能看透真正的弱点所在?下一刻,剑明的身形便动了,在身后拉出一道模糊的虚影,拖出去很远,身影瞬间消失,再出现时,手中的细剑已刁钻地点向云无涯的右肋处,那是人体的死角,令人根本难以回防到位。

    殊不知,对云无涯来说身体的任何部位,都不存在死角。并且还能提前预判对方的剑道运行轨迹和攻击方位。所以,当剑明出剑的刹那,云无涯已洞悉了他意图,身形微侧之间,已后发先至,剑明却是人在途中,已被对方连剑带鞘的击中身体,凌空倒飞回去,落地的身形虽然飘逸稳定,却是惊出了一身冷汗,胸前的心窝位置出现一道浅浅的印痕,若是出鞘之剑,此时绝对已成了一具尸体。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通天魔眼看到的所谓弱点破绽,就是一个陷阱,如果是生死之间的搏斗,一个照面已被对方秒杀,怎不令人心生惊颤。

    剑明修的是无情剑道,心境异常坚韧,很快便屏除了这一击带来的负面情绪,身形一闪瞬间虚化,仿佛化成一道黑色的气流,一下飘移倒到云无涯的身侧,手中细剑一振,迸发出一束斩金裂铁的剑意,直指云无涯的太阳穴。

    波!剑意破碎,是被一点紫星击碎。

    击碎剑意的紫星爆裂开来,空间顿时扭曲迷乱,剑明闭上双目,飞速地向后暴射而去,比攻击时的速度还要快上一倍。

    没人知道他为何要闭目速退,因为他们身不其中,感受不到"碎星意境"的可怕。

    哧!一絲鲜血顺着剑尖滴落,云无涯的剑无声回鞘,望向二十米外的剑明,摆脱了碎星意境的笼罩,止住了退势,觉得脸额粘糊糊的传出絲絲隐痛,像是有血从皮层渗出,伸手一摸,多了一道浅浅的剑??。

    对方能迅速的摆脱碎星境,云无涯的脸上闪过一抹惊色;"你能躲过碎星意境的笼罩,算得上是人物,下一次未必能躲过。"

    "再厉害的招式重复使用,你认为还会具有威胁吗?"剑明不以为然地冷笑。

    "招式的厉害与否,不在于招式本身,而是运用招式的人,我会在适当的时候再次施展,可要当心着点,否则就不是脸上多道划痕那么简单了。"云无涯语带戏谑的提醒道。

    无情杀灭!

    剑明不再言语,摸了摸脸上的划痕,剑光收敛入内,人剑化一的踩着"无情挪移"步伐,呼吸间便跨越了二十米的距离,一片絲网般的剑光瞬间辐射开来。

    云无涯手中的星痕剑以匪夷所思的速度拔剑出鞘,无数星光布成了一层虚无的剑网……

    锵锵锵!

    剑明洒出的一片剑影中暗含着两重剑意,一明一暗,明处的攻击看上去疑是虚招,却又让人不敢忽视,藏于暗处的无情剑意才是致命的杀招。明面上的剑招被破,隐于其中的剑意直指云无涯的咽喉部位。

    叮!一声金铁交鸣声响起,剑明的细剑被反弹了回去,弹开这一剑的是一点紫星,去势未尽的穿透剑网,贴着他的剑体袭向手掌。

    剑明的眉头皱起,对方破解反击的速度让他感到心悸,他回剑复出的一击或许尚未贴近对方的身体,自己的手掌却是一定会被那点紫星所伤。

    <e>

    最热连载小说抢先看

    推理悬疑,古墓惊悚一箩筐

    网文联赛选拔最后倒计时

    完本经典,无需追更

    </e>

    if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