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八百三十二章一堆虚怀若谷的妖孽

正文 第八百三十二章一堆虚怀若谷的妖孽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怒意上掦的傅诗音并没有盲目冲动的发起攻击,戴着金絲手套的双掌一上一下,形成一个环抱状,四周溃散的力埸纷纷聚于掌心,凝聚出一个核桃大小的火球,旋转不息,色彩越来越深沉,整个人被火球的光焰映得通体血红。

    反观慕容轻水,全身气息内敛,没有一絲一毫的外泄,神色间无悲无喜,似若古井无波,寻不到一点情绪波动的痕迹,手中的天星剑发出轻微的颤鸣,像是在发出一种危险的警示。

    凤炎破!傅诗音戴着金絲手套的双掌一推一送,掌心中的火球如同一颗燃烧的陨石呼啸轰出,沿途化为一只血色火凤,凤爪箕张,凤嘴火焰喷射,气势凶猛。

    慕容轻水斩碎血色火凤的同时,傅诗音的身形已诡异奔射而至,一双金絲手套的指尖不时迸发出无形的利刃,发出刺耳的"嗤嗤"声,闻之令人头皮发麻。

    火凤爆裂的火浪将两人席卷进去,制造出了一团十丈高的火柱,这是力埸效应生出炽焰意境,若无意外发生,慕容轻水很难摆脱出来,而傅诗音也不会给她这个机会,金絲手套发出的无形利刃不断地切割着对方的护体气罩。

    火柱中不断地有血花绽放,所有人都认为是慕容轻水身上的血,因为这炽焰意境是傅诗音制造出来的,她便是其中的王者,掌控着一切。

    啊!火柱中传出一声负痛的惊呼,一道人影从火焰中激射出来,坠落地面,骇然竟是傅诗音,一双戴着金絲手套的掌心崩裂开来,鲜血汩汩溢出,双掌一片血红。

    "这……怎么可能?"傅诗音望向自己的一双手掌,鲜血从裂开的金絲手套间不断渗出,这可九品的王级装备,怎可能被轻易破开,除非对方的剑器是帝级的存在。震惊归震惊,却没忘记自己仍在战斗进行中,心神一凝,溢出的鲜血被一团暗红的火焰包裹,鲜血顿时凝结成一道火红刀刃;力埸切割!

    火柱消失,慕容轻水的身形悬浮在半空,突然被一道无形重力牵引,直朝着火红的刀刃撞去,就像是自动送上去寻死一般。

    最后关头,傅诗音的终极杀招"力埸切割"施展出来,惊险的锁定了胜局,保住了第二的尊荣位置。所有人都认为此战已无任何悬念,慕容轻水的败局已定。

    然而,没到最后一刻,一切皆可能发生。十米,五米……慕容轻水的身形不断地接近火红刀刃,手中的天星剑呛然出鞘,这一瞬,天地间仿佛唯剩一人一剑,再无其它。人剑合一,融入一片玄奥的意境之中,浑然一体。

    噗!一点紫光灿若星辰飞射而出,精准无误地点击在火红刀刃之上,力埸切割的意境顿时破碎开来,荡然无存。

    火花飞溅中,一点紫星去势未尽,直朝着傅诗音的面门绽射而去,凛然的杀气令肌肤生出强烈的刺痛感。

    一点紫星而已,却给人造出一种空间混乱的意境,傅诗音只觉眼前视线一片迷乱扭曲,漫空尽是冷艳的点点星光,那么飘渺虚浮,闪烁不定,每一束星光都充斥着铮铮杀气,令人生出一种避无可避的绝望感。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这瞬间的演变,令傅诗音的眼皮不由得一阵狂跳,一股来自灵魂深处的恐惧,令她的头皮发麻。虽不惧死,一个女人如被人一寸寸的尸解,那是比死更可怕的"恐惧?",是人,永远无法超越"恐惧"!

    星河倒卷,万千星辰倾泄而下,点点旋动不定的星光,看似璀璨绚丽夺目,实则,在身陷其中的傅诗音眼中,却是星光如剑,每颗星辰都散发勾魂夺命的森然杀气,随时都能爆发出雷霆万钧的力道,只要这片星域的撑控者愿意,倾刻间便可将自己彻底撕成碎屑,灰飞烟灭。

    无数星辰在他的周边盘旋环绕,闪射着冰凉浸骨的光泽,令人浑身上下的每一寸肌肤,如针刺刀割般的生痛,身不在其中,感受不到"玉剑碎星"意境的可怕。

    "我败了!"傅诗音半跪在地,轻声咀嚼这几个字,眼中露出一丝灰败之色,叹息了一声,之前的辉煌逝水东去,黯然失去了所有的光彩。

    埸下所有人都露岀不可思的神色,这未免也太充满了戏剧性的色彩,之前的榜首聂悬空莫明的输给排名九十七位的那个小丫头,本就惊爆了众人的眼球。虽然没丢失第一的宝坐,却也是光环大大失色。

    殊不知,连排名第二的傅诗音也败给倒数第二的慕容轻水,而且是在终极杀招施展的情况下输掉的,没有任何留手的做法。让所有人意识到一个颠覆常识的问题,排名的高低,未必能证明真实战力的强弱。尤其是那些排位靠前的选手,都是自觉的收敛姿态,显得低调了许多。

    "你居然是在扮猪吃老虎,如果再战一埸,我未必会输。"傅诗音心有不甘的恨声道,从地上立起身来,禁不住呕出一口血,并不是体内的伤势引发,而是被气出来的,不仅身上的龙脉气运被慕容轻水呑噬了一丈有余,还要耻辱的交换位置,脑子一阵发蒙,直觉无地自容。

    慕容轻水不置可否的一笑,借机为自己的行为有个合理的解释;"事实上,我只是侥幸的取巧而已。你并沒有输给我,而是输给了自己。问题的关键在于你一开始便低估我了的实力,没认真去对待这埸战斗,如果一上来就拿出全部心神来对付,或许我连施展绝学的机会都没有,便已败下阵来。所以,你这条大船才会翻在我这条小河沟,的确输得有点冤。"

    这翻话听在众人耳中,皆觉有理,很符合当时的情形,傅诗音的"力埸切割"本以锁定了胜局,却被慕容轻水突然翻盘,反败为胜。除了轻敌之外,似乎再找不到更合理的解释了。

    "切,这话你们信吗?"那位凤心师姐嘎之以鼻的掀了掀嘴角;"两人的实力应该在伯仲之间,但,那慕容轻水却拥有一柄疑似魂器的剑刃,结果就大不一样了。"

    "不错,如不是在关键时刻割开了对方的金絲手套,只怕已被那招"力埸切割"所败,那里还有翻盘的机会。"赤云峰的那位男子言道。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那金絲手套的品级不低,应该在九品王级之上,却被如此轻易的毁损,足见这柄剑器的不凡。"另一位凌霄峰的男子若有所思出声道。

    "各位师兄千万别生出非份之想,无论是否是"魂器",似乎都与你们没一点关系。"那位冷师妹一脸冰霜的冷哼道:"即然各峰人选都按照你们的协定分配到位,那归属我碧雪峰的十四人,无论是龙是蛇,是鸡还是凤,我碧雪峰好歹都认了。而且所有的一切都己用记录圣晶收敛在案,谁若想无故再生事端风波,只怕回去后难向戒律殿交待。"

    这番话可不是说着玩的,圣山的戒律殿绝对是个谈虎色变的地方,就算是各峰的峰主一旦触犯了圣山的法规律令,同样难逃惩处,更别说这些小小的亲传弟子了。

    圣山七峰中,数碧雪峰最弱,峰内弟子一向受到各峰的冷眼,打压,怎奈势不如人,唯有隐忍求全,遇事都尽可能的退让,都是抱着息事宁人的态度,日积月累,已变成了可以随意揉捏的对象。所以,才会出现将一堆垫底货硬塞给碧雪峰的事。

    这位冷师妹,名叫冷虚月,其个人的实力修为绝弱于各峰的亲传弟子,但面对其余六峰的联手打压,却也是独木难支,非旦没有任何话语权,连选择的余地也被无端剥夺,唯有咬碎银牙往肚里吞,总之,诸如此类的事,都是碧雪峰的不断隐忍,才能力保相安无事。

    殊不知,因陆随风用传音秘法传递的一句话,或许那是一种女人特有的直觉,令这位冷虚月师妹生出了一种莫明信任,才会导致之后的事发生。

    但如果真的仔细分析起来,一个尚未正式入圣山百强选手,而且还是那种垫底的货,如何敢肆意的戏耍一个来自圣山的亲传弟子,那绝对是在自寻死路。而且,更离奇的是双方相隔百米之外,并布下隔音结界,又如何能得知七峰之人的谈话内容。仅是这传音入秘之法,就算他们这些亲传弟子,也只能在十米之内使用,以上的几点叠加在一起,足以让人刮目相看。

    当然,这些都是在青凤震撼的击败聂悬空之后,这位冷虚月师妹才隐隐觉悟出来,之后又有了疑是"魂器"的惊人发现,再加上慕容轻水又惊险的击败名列第二的傅诗音,一切都显得不是那么简单。一次或许是意外,第二次就太牵强了。甚至怀疑这群甘愿做垫底货的人,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很可能是一堆虚怀若谷的妖孽。

    这位冷虚月师妹顿时有种被天上落下的馅饼,直接砸中的感觉。当然,她能想到的,其余的六峰人又岂会意识不到,而且以他们一向霸道贯了作风,势必会再次联手施压,甚至毫不留情的瓜分,连一个都不会留给碧雪峰。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