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八百三十一章天凤力埸

正文 第八百三十一章天凤力埸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幻指弄云!之前的一指只是铺垫的障眼法,真正的致命一击,就在对方闪避的一瞬突。?? 慕容轻水的双手齐出,连连射出十道指芒。

    噗嗤!

    傅诗音的反应已足够快敏锐,堪堪避过了九道指芒,却被最后一束银色流光击中身体,胸口前的暗青色光膜出现了裂痕,无法弥补,第一次感受到什么是不可抵挡。

    周身的光膜颤抖,傅诗音的眼中透出野性的光芒,伸出的凤爪膨胀了一圈,猛地一爪捏向胸前的银色流光。

    噗!流光破碎,傅诗音的一只手掌却鲜血淋淋,触目惊心。

    "可恶!"傅诗音不顾流血的手掌,一双玉掌拍向地面,一蓬青色的光芒涌动如潮,化着一只腾飞之凤,毫无征兆的俯冲向慕容轻水。

    慕容轻水惊觉时正欲抽身疾退,凤嘴突然微张,喷出一道青色光环,狠狠地击中了她的身体。

    轰!慕容轻水如遭重击般的倒飞出去,手臂处被撕开一条缝,溢出一溜血水,漫空血雨飞掦。

    双方石火电光般的强强碰撞,都是惊心动魄的险象环生,彼此皆受创见红,仍是一个势均力敌的格局。不管承不承认,傅诗音的潜意识中仍没将慕容轻水当作真正的对手,并没有用出压箱底的绝学,之前都是以普通的招式在战斗。

    然而,战至此时已深刻的意识到,若再有所保留,很可能真的会输掉这埸战斗。暗暗地摧动着体内的天凤玄气,在体外的三丈区域内形成了一圈虚无的天凤力埸。继而取出一双金絲手套缓缓地戴上,一片金色光华流转闪耀。

    慕容轻水自然也不会托大,手中也握着一把剑,剑身狭长,剑鞘尤为古朴,隐约雕刻有一副星痕图案,色泽湛青,深沉冷冽,通体充满着一种远古苍桑的飘渺气息,剑柄上刻有"天星剑"三个字,这是6随风为她量身打造的"灵器"。

    "嘶!居然会是"魂器",这么可能?"那位凤心师姐脸上显出一絲惊色,相距数十米,仍能感觉到那把"天星剑"中释放出的独特气息,充斥活勃勃灵动之气,绝不是普通剑器可以拥有的,那是"剑之魂 ",人若无魂就如同一具行尸走肉,器若无魂则是一柄冰冷的杀器,两者之间就如同"生与死 "的差别。

    普天之下,唯有"圣山"有魂器的存在,且都十分珍稀罕有,称之为凤毛鳞角也实不过。这七位男女,都是"圣山"七峰峰主的亲传弟子,身份地位尊荣,而他们所拥有的只不过是最低品的魂器,在6随风的眼中只能称之为半灵器。而这柄"天星剑"中所透出魂息,却是异常鲜活浓郁,至少属于中品魂器。

    其余的几人自然也感觉到了这种存在,彼此惊颤的面面相观,像是在相互询问这一现象的真实性,让人无法淡定,眼眸中都溢出难以抑制的兴奋之色,有人险些冲出去阻止这埸战斗的继续进行,已迫不急待的要想弄个清楚明白。

    "不可!"那位凤心师姐冷静的阻止,无论是真是假,这属于"圣山"的秘密,岂能轻易泄露出去,有的是时间去小心证实。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玉女摘星!

    一剑平平刺出,空气如水沸腾,一道剑波涌动而出,傅诗音体外三丈的空间晃动了一下,气流旋动。

    天凤大爪印!傅诗音五指平伸,一爪印出去,水纹剑波分解开来。

    慕容轻水的剑势受阻,度锐减,却是不慌不忙,脚点地面,以一个刁钻的轨迹切入对方的爪势之中,剑锋一颤,一点寒星直奔傅诗音的面门而去。

    傅诗音絲毫不敢小视这一点寒星,能够轻易穿透这力埸阻碍,足见其之所蕴含的星力异常锐利,躯体一震,身前出现了一个火焰构成的牌,坚实而厚重,上面刻有一只火凤的图案,不时有火星绽射而出。

    噗!蕴含着星力的寒星被火焰盾牌挡住,却是紧紧的贴附在盾牌表面,无惧火焰的焚烧,如同一枚高度旋转的锋针,不断地向内钻透。

    傅诗音一掌拍击在火焰盾牌上,这一掌叫做"凤逆",意在逆转天凤力场,制造出强大的反斥力,将这一方空间的物体斥弹出去。

    慕容轻水身上的银光闪烁缭绕,握剑的手十分稳定,与那股无处不在强大斥力强衡着,寸毫不让。

    "没想到一个垫底货的战力会有如果可怕,幸亏没挑战我,否则,必输无疑。"

    "是呀!居然能和傅诗音斗这个份上,看上去势均力敌,充满了未知的悬念。"

    埸上的两人目前都在试探对方的深浅,一时之间谁也奈何不了谁,陷入了短暂的相持阶段。

    凤逆叠加!傅诗意双手合什,打出了一个玄奥的手印,反斥力顿时增加了一倍,瞬间作用在慕容轻水身上,整个人禁不住被弹出了十米之外,在空中拖出了一道火红的轨迹。

    不待对方落地,傅诗音面前的盾牌化作一只火凤的虚影,俯冲向慕容轻水,正是她的杀招;天凤献爪!

    凤爪如火如血,所经之处连空气都被渲染成了腥红的颜色,天都像是被烧红了一般。

    炽热的高温令人的肌肤灼痛,慕容轻水身形幻灭,再出现时己临驾于火凤虚影之上,化解了致命的一击。傅诗音的脸色变得异常难看,掌印翻转,火凤虚影双翅一振,火浪四溢,凤躯冲天而起,仍旧是天凤献爪,血红的凤爪如钩似刃,凶猛的抓向慕容轻水腾身而起的双腿脚根。

    慕容轻水人在半空虽惊而不乱,双腿斗然地一缩一曲,身体瞬间倒转过来,手中的天星剑一抖一颤,一点寒星绽射而出,直接穿透火焰凤,一声轰然爆响,整个火凤虚影顿时化作一蓬火星明灭。

    天凤力埸同时一阵混乱,气流倒卷反噬,冲击着傅诗音自身,舌抵上天堂,努力压制着体内沸腾的气血,禁不住地向狂退十来步,这才勉强稳住身形。

    慕容轻水没有趁势攻击,不是不想,而是她也被爆炸的余波冲击得同样无法控制身体,落下地面时已失去了战机。

    "你居然破解了的天凤力埸,果然是深藏不露。"傅诗音冷傲的出声道:"要想取代我位置,就要有遭受重创的觉悟,我不会再姑息留手。"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是么?战至现在,貌似你也没有稍占上风,口舌之快并不能击败对手,看来我这垫底的位置,你是很有希望坐上去了。所以,有多少绝学杀招千万别再有所保留。"慕容轻水的话像针一般尖锐,直接扎在傅诗音的死穴。

    从云端一下跌落泥潭,这是绝不容生的事,傅诗音的脸上再次浮起了一片红潮,这是怒意上掦,心境破碎的现象。

    "短短数语便成功的激了对方的怒意,这对慕容轻水这样的智者来说,战斗时直接开打,千万不要与她多言语,否则,怎么败的都不知道,实在是一件挺悲催的事。"6随风轻叹道;"本来双方的实力修为相差并不是很大,胜负之数的悬念会一直会留到最后。"

    "深有同感,方寸一乱,便会出现误判,接下来,势必会放弃自身的防御优势,舍长而取短,倾力的起攻击。如此一来便会败得很快。"云天星感触良深的言道:"只不过,轻水一旦取代了傅诗音的位置,未免有些太扎眼。毕竟一堆垫底的货突然冒出了一个妖孽,会不会引来"圣山"方面的猜疑?"

    "这的确有些难以自园其说,我想这种事轻水姐会处理得很好。而从另一方面来说,也不失为一件好事,至少有第二号人物在,可以震慑住那些想来找麻烦的人。"6随风早已将其中的利害得失衡量过,而以慕容轻水的睿智,自然也了然于胸,不需要6随风刻意叮嘱,便知道该如何做,这就是智者之间的默契。云天星初来乍到,过不了多久,也会形成这种无言的默契。

    怒意上掦的傅诗音并没有盲目冲动的起攻击,戴着金絲手套的双掌一上一下,形成一个环抱状,四周溃散的力埸纷纷聚于掌心,凝聚出一个核桃大小的火球,旋转不息,色彩越来越深沉,整个人被火球的光焰映得通体血红。

    反观慕容轻水,全身气息内敛,没有一絲一毫的外泄,神色间无悲无喜,似若古井无波,寻不到一点情绪波动的痕迹,手中的天星剑出轻微的颤鸣,像是在出一种危险的警示。

    凤炎破!傅诗音戴着金絲手套的双掌一推一送,掌心中的火球如同一颗燃烧的陨石呼啸轰出,沿途化为一只血色火凤,凤爪箕张,凤嘴火焰喷射,气势凶猛。

    慕容轻水斩碎血色火凤的同时,傅诗音的身形已诡异奔射而至,一双金絲手套的指尖不时迸出无形的利刃,出刺耳的"嗤嗤"声,闻之令人头皮麻。

    火凤爆裂的火浪将两人席卷进去,制造出了一团十丈高的火柱,这是力埸效应生出炽焰意境,若无意外生,慕容轻水很难摆脱出来,而傅诗音也不会给她这个机会,金絲手套出的无形利刃不断地切割着对方的护体气罩。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