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八百二十九章在本凤儿面前玩火,真的很愚

正文 第八百二十九章在本凤儿面前玩火,真的很愚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聂悬空,你还在等什么?"这只凤一甩胸前的小辨,一脸冷笑的出声道:"本凤儿在这里数三声,再不出战,就算是自动认输了!"

    聂悬空再次确定是被人叫到了自己的名字,身上的气势汹涌爆发,高大伟岸的身形一动,仿佛一颗陨石射到埸中央,狂霸的姿态令人惊颤。ziyoge

    青凤负手走到他对面,稍稍昂起头才能看见聂悬空的那张大宽脸,戏谑地撇了撇嘴;"长得到挺酷的,不知是不是秀花枕头?"

    聂悬空身上的衣衫无风自动,猎猎作响,一股暗青色光泽流转闪烁,脸上却是一副古井无波的模样,并没因对方是小女子而流露絲毫不屑和轻视之意,相反异常凝重地出声道:"我尊重每一个对手,无论你排名如何靠后,冲着你这份胆色,我也会倾力一战。"

    "你果然有些与众不同,难怪能稳居榜首。"青凤轻叹一声;"本凤儿突然有些后悔挑战你了,实在不忍将你从云端打落泥潭。"

    狂,狂得太离谱了!有人忍不住出声怒骂,而青凤接下来的话,更是引起全场斥责之声响彻一片,像是惹了众怒。

    "本凤有言在先,对什么榜首之尊没一点兴趣,只是一次简单的挑战而已,与名次没任何关系。圣者大人,这不算是违规吧?"

    "虽无先例,却也可以接受这个约定。有意思!"圣使大人也被这只凤弄得有点啼笑皆非,这种事也太令人匪夷所思了。

    "聂悬空,千万不要因此而有所留手,否则,你这榜首一定会输得很难看。"青凤认真的提醒道,开始向后退去,拉开双方的距离。

    "我居然看不透你的修为?"聂悬空微皱了皱眉,像是发现一件不可思意的事,更奇怪的是对方体内有如一潭青水,没有一点玄力波动的痕迹,再高明的敛息术也不可掩饰得如此完美,简直如同一个从未修习过武道的普通人,自然不会认为腾龙榜的百强选手会是一个平常人,不由将对手的危险级别提升了一个档次。

    "这不重要,每个武者都有属于自己的秘密,你也不例外。不是吗?"青凤见过他施展那种无色无光的劲气,属于一种特殊的力量。

    聂悬空的目中闪过一絲微不可觉的惊色,不再言语,一股陨石天降的意境霸道地朝着青凤碾压过去,一声震吼,五指箕张如爪,暗红色的炽焰缭绕。

    天鹰火爪!

    一只玄力聚成的巨爪,向着青凤的头顶隔空俯抓而下,暗红色的炽焰在爪尖疯狂的旋转,爪未到,一道道螺旋炽焰激射出去,威势杀机凛然。

    青凤的眼中点点清辉溢出,伸出一只纤纤手,同样的箕张如爪,泛起淡淡的青色光华,当空抓向袭来的天鹰火爪。

    以爪对爪,不同是一只鹰爪,一只却是凤爪,结果不问而知。但闻"噗"的一声,螺旋炽焰熄灭,天鹰火爪溃不成形。

    聂悬空并没有意识到这一层,后续的攻击一爪比一爪狂暴,螺旋炽焰辐射小半边广场,漫空爪影纵横翻飞,威不可挡。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换个对手只怕己在这一轮攻击中受创落败,只可惜他遭遇的对手是一只如假包的凤,更何况用爪本就是她生而俱有独特技能,化为人形的青凤几乎从未施展过,此时也只是兴之所至的戏谑一下对方,让善爪之人败于爪下,也不失为一种趣事。

    凤爪裂空!青凤这恐怖的技能施展开来,整片空间一下便被洗制清了,螺旋炽焰倒卷回去,漫空爪影一片片瓦解,崩溃于无形,烟消云散。

    一连串的霸道攻势被对方轻易化解,这是从未发生过的状况,聂悬空深吸了口气,十指如钩似刃,带着一往无回的血杀气势,整个人腾起十米之上,以鹰击长空之威势,头下脚上的朝着青凤狂野俯抓而下。离得稍靠前的人,似乎都被笼罩在这血杀空间中,俱是惊容满面。

    青凤仍在抚弄着胸前的小辨,神色间略为显出一絲凝重,伸出一只玉手,五指收缩聚拢,状似凤嘴啄木,一开一合间,风云顿时色变。

    嗷!一只硕大无比的青凤冲霄而起,凤翅一展蔽日遮天,带着苍穹的意志冲向高空中的聂悬空。

    头顶的空间震荡扭曲,一阵模糊,已完全看不清聂悬空的身影所在,只见青凤仍站在那里抚弄着小辨,嘴里像是在嘀咕着什么?

    轰隆!坚硬的地面龟裂出细细痕线,空中洒下一蓬血水,聂悬空倒射而回身形显露出来,面色略显苍白,嘴角挂着一抹血渍。

    "聂悬空的天鹰火爪居然被破了,而且像是还受了伤,我是不是眼花了?"

    "这小丫头是什么修为?如此变态,还有那只恐怖的凤影简直与真身无异,天鹰对天凤,聂悬空这次算是遇到尅星了。"

    所有人望向青风的目光都变了,这看上去一副娇小玲珑,清丽可人模样,不停地摆弄着胸前的两条小辨,清纯得不沾一点俗世之气,绝对和打打杀杀的事沾不着一点边。然而,此时已再没人出声嘲讽怒骂,满埸坐着一堆顶尖武者,却是个个一脸发绿,心中堆满了无比的惊颤,更多的是对接下来的战斗怀着兴奋的期待。

    就在众人以为双方的第一次交锋告一段落时,处于倒射姿态中的聂悬空右手虚空一拂,喷洒出来的血水突然的聚拢成团,发出一阵爆鸣,继而化成一只火热的血色天鹰,双爪暗红炽焰缭绕,鹰嘴如钩,血色的鹰翅展动间巳狂暴的出现在青凤的头顶。

    噗!一道血色的闪电从鹰嘴中喷射而出,一团暗红色炽焰迎风急涨,一下便将青凤的整个人席卷进去,熊熊燃烧。

    "这血色火焰非同寻常,而是融合了血液能量的特殊炽焰,粘附性极强,可以瞬间焚毁一切。"那位凤心师姐出声道:"你的小丫头这下有难了。"

    那位冷师妹自然也看出了这一点,但见青凤的身形在熊熊的炽焰中逐渐地融化开来,如同春季的冰块在阳光下迅速的瓦解。尽管如此,她仍不相信这小丫头会这般香消玉陨。

    脚掌踉跄落在地面,聂悬空抹去嘴角的血渍,冷然地出声道:"能逼出我的天鹰血火,虽败犹荣,再不认输,会有性命之危。"只是一埸挑战而已,彼此并无仇怨,一般不会致人死地。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在本凤儿面前玩火,真的很愚蠢!"包裹在火焰中青凤轻笑出声,那只摆弄着小辨的手终于伸了出来,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只是当这只手的五指展开时,泛起一片蒙蒙青光,火焰空间一阵动蕩,仿佛她撑开的不是五指,而是一片天。

    血色的熊熊火焰以这只手为中心,飞速的旋转挤压,呼吸间便浓缩成一团拳头大小的火球,悬浮在青凤的手心上方,微微地颤动着

    噗!青凤的五指握拢,轻柔地一捏,血色火球顿时化为一缕轻烟凐灭。

    青凤的头再次微微仰起,看向聂悬空的脸,一片发白,眼中蓄满了不甘之色;"你的确很强,榜首之位当之无愧,无人可以撼动。"

    "是么?"聂悬空霸气的脸上挤出一絲苦笑;"我却输给了你"

    青凤摇摇头;"本凤儿是个例外,我看过你的战斗,而我的武技恰好能尅制你,才斗胆出来挑战,大部分都是偷机取巧,论综合战力还是与你相去甚远,所以,人得有自知之名,否则又怎会甘愿屈居第九十七位?"

    这话听上去似觉有理,至少让这位榜首的颜面不太失色,光环依旧无人能比,虽然保住了第一的桂冠,身上的龙形虚影却不可阻的被青凤吞噬去了两丈有余,这一幕,直让许多人看得眼红难熬。

    "冷师妹果然好手段,你不会是早已知道这个结果了吧?"那凤心师姐冷哼出声。

    "是呀!否则,以你心性和行事风格,怎敢如此豪气的接下我六峰的赌注?"

    "这摆明了是在蓄意挖坑设计我们,是不是得给个合理的解释?"

    "各位师兄未免也太抬举师妹了,想我碧雪峰一积弱,从来都遭遇你六峰的白眼和打压,除了一味的隐忍和屈辱的逆来受顺之外,没有一点话语权。"冷师妹的脸上露出难得的愤然之色,像是压抑的火山喷发。

    "就拿这一次的人才选拔,都是你们肆意的挑选,蛮横的将一堆垫底货硬塞给我碧雪峰,怎奈势不由人,有,总好过无,对这种不公的待遇,师妹我也认了。殊不知你六峰却是一味的得尺进寸,连手逼我入赌局,反过来找我讨说法,当真是欺人太甚。是可忍,孰不可忍,从现在起,师妹我不会再委屈求全,你六峰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出来,高低上下,师妹我全接下了。"

    这位冷师妹像是突然变了一个人似的,冰清玉洁的脸上浮起一抹红潮,那是怒意上扬的表现,直令另六人大感惊诧,皆露出愕然之色。

    "这个师妹,或许只是个误会,不必太过认真。"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