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八百二十八章终于有出头的了

正文 第八百二十八章终于有出头的了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司徒霸的强悍已不容置疑,在长刀未出的凶险情况下,仍能安然接下对方的三招,虽有稍有些狼狈,气势上也不落下风,足见其有非凡的实力与前三甲分庭抗礼。

    "无论最后的胜负结果如何,这个司徒霸,我赤云峰看上了。"主坐席上的一位挺拔男子,身上透出淡淡的火热气息,双眉一扬的出声道。

    "葛师弟果然慧眼识珠,这司徒霸一身火系元素纯净,潜力无限,理当入你赤云峰。"那位气质清雅的凤心师姐淡笑道:"这位凤一姑娘,资质上乘,灵根不凡,入我千竹峰,前途不可限量。各位师弟不会和师姐争吧?"

    世间之事,没有最好,只有最合适。这个简单的道理,在坐的几位都是高高俯视众生的人上人,自然知之甚明,不会像世俗之人般的见猎疯抢,彼此间虽有着不可协调的矛盾,冲突,明面上却也能相互顾全,包容,一团和谐。

    三招已过,这已是司徒霸的极限,差一点便被人尸解,心中怒意上掦,身躯中忽然爆发出一股惊人的霸道气息,手中长刀毫不犹豫地出鞘,一刀劈空斩出,将火山喷发的意境推向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巅峰,凛然的杀气撕裂空间,如同奔涌的熔浆席卷,呑噬一切。

    所谓的三招不出刀之说,有些可笑,事实上,凤一至始至终同样是两手空空,并未动用过任何兵刃,何来让招一说。

    一抹烈焰的刀芒骤然在凤一的眼前飞速放大,刀芒临身之际,陡然当空一颤,暮地化出十道血色刀光,将凤一的整个人罩在其中,所有的退路尽被封死。

    凤一仍旧静静的立着,眼中没有丝毫惊惧之色。刀芒上散逸出的炽烈高温,让人肌肤灼热生痛。

    三寸!血红的刀芒忽然一滞,悬在凤一的面门三寸之前,发出嗡嗡的颤响,始终再难有所寸进分毫。

    锵!一抹惊虹冲天而起,划出一道美妙的弧光......

    叮叮当当……四周的刀芒应声崩碎,炽热的火星到处飞溅,凤一的身形也在同时飞了起来,犹似一只翩翩飞舞的蝴蝶,那么优雅,轻灵,手中的长剑在虚空之中轻轻扬起。刹那间,风起云涌,雪浪翻卷。

    司徒霸一招惊天烈焰狂刀被破,震撼中正欲变招,忽然发现自己置身一片茫茫无际云海间。片片白云闪耀着凌厉的锋芒从身上无声地划过,每片白云都会撕开一道口子,带走一缕血光,引来一声惊呼惨嚎。血光交织,被一层迷蒙的气息所笼罩,全埸没几个人能看清里面发生了什么?

    风消云散,迷蒙的气息消散开来。司徒霸直挺挺地立着,全身上下有数十道纵横交错的口子,血肉翻卷,看上去触目惊心,实则只是浅浅的肌肤之伤而已。

    凤一的身上有处被灼烧过的焦痕,鬓角处少了一缕发絲,随风飘揚,洒落地上。长剑还鞘,凤一抬手摸了摸鬓角,那里似乎还弥留着司徒霸的炽热刀意。"

    "我竟然输了?咳咳!"司徒霸难以置信的咳出一口鲜血,望着身上纵横交错的口子,还在隐隐渗血,并未意识到对方已尽可能的手下留情了,口中还在喃喃地道:"可惜,还是差了一分,否则……"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他的刀先出手,切断了对方的一缕发絲,凤一的长剑即时弹开,若再挺进一分,就绝不会是这个结果了。

    司徒霸的挑战,完败!

    吼!一声龙吟震响,凤一身上的龙形虚影脱体扑向司徒霸,回时,龙形虚影从七丈二膨胀至八丈二。而司徒霸身上的龙形却是可怜地缩了一大圈,这就是挑战失败的惨重代价,包括一部分气运也被掠夺而去。

    "精彩,这才是真正的巅峰对决,潜龙榜前三甲的巨头果然不是可以挑战的!"

    "切,你有看清最后是如何分出胜负来的,谈何精彩?瞎起哄!"

    有了之前的这一幕前车之鉴,两榜的十强选手中,本还信心满满想要发起挑战的人,顿时开始犹豫起来,像是意识到自己的判断有误,最后纷纷放弃挑战的心思,这种没一点胜算的战斗,只能让自已白白损失龙息气运,脑子进水了差多。

    斜阳残照,血色晚霞洒落在百米宽阔的广埸上,一片如火如血,分外刺目。鳌战了一日的自由越级挑战,已接近了尾声,如再无人上场发起挑战,最新的两榜百强排位大名单就要出炉,之后也不会再有任何变动。

    主座席上的那位圣山接引使者正在看着手上的两份大名单,另外的两女五男也在低声窃语,像是在激烈的争执和商议着什么?看上去如同在瓜分一批财富似的。

    全埸一下变得十分安静,落针可闻,当所有人都已认为尘埃落定时,一道清丽,婉转的语音,在死一般沉寂的場中骤然响起,所有人都抬头闻声望去,但见一个身着青色裙衫的娇小人影,一蹦一跳的从那堆垫底货的人群中窜了出来,两根小辨在胸前晃荡着,看上去也就十七八岁的模样。

    "使者大人,不知现在发起挑战,是否还作得了数?"说出这话的人,竟然是那只精灵刁钻的凤,陆随风想要阻止已是不及,张了张嘴,却见那只凤朝他做了一个"放心"的手势,不由苦笑了一下,事实上,他也在想着派谁出去表现一下,否则太低调了会适得其反,还会不断招来许多不必要的麻烦。

    "当然!在最后的大名单没有宣布之前,挑战仍在进行中。"那位使者大人回应道,看了了看手中的名单:"青凤,腾龙榜排名第九十三位,不知你是想要挑战谁?"

    "这不是那群乌龟么,终于有出头的了!"那位气质清雅的凤心师姐笑道:"冷师妹,这可是你碧雪峰内定的人,真想看看会有何惊艳的表现。不妨小赌一把,看她是否有胆敢挑战前三十强,能否胜出?一千圣晶,如何?"

    "你……"冰清玉洁的冷师妹脸上浮起一絲怒色,九十七位挑战前三十,几乎是件不可能发生的事,而且还要胜出,这摆明了是存心想羞辱于她,正欲出声拒绝这有输无赢的赌局,耳畔突然响起一道细微的语音;赌了!

    微皱了皱眉,感觉到一抹柔和的视线投向自己,抬眼望去,看到一双清澈深遂的眼睛,透出一絲讳莫如深的笑意,令人禁不住的生起一种莫名的信任。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凤心师姐都这般说了,小师妹我还有选择吗?"那位冷师妹轻叹一声;"百年河东,百年河西,都数千年了,看来风水也该轮流转转,才合乎自然法则。"

    "这话没错!碧雪峰这次没准一个不小心,还真有可能掂到宝了。我赤云峰也来凑个热闹,跟着下一注!"那位赤云峰男子眯眼阴笑道。

    "我凌霄峰也算上一份!"

    "小赌怡情,我紫微峰岂能落于人后!"

    "难得冷师妹有如此雅兴,我翠云峰理当助助兴才是!"

    "这种稳赢不输的好事谁肯轻易放过,不赚白不赚。天上掉馅饼的事,我融金峰岂能袖手旁观。"

    "你等六峰一气,当真确定想要与我碧雪峰赌上一把?"冷师妹一脸冷肃地出声道。

    "确定!"六人几乎异口同声。

    "如此甚好!听说过物极必反吗?"冰清玉洁的冷师妹像是被堵住了中气,秀眉冷然地向上一挑;"一赌六,我碧雪峰全接下了!"

    赌注是"圣晶",在中央大陆也属于极为珍稀之物,可谓有价无市,几乎很少会出现,此时却被人当作了赌,而且出手便是上千之数,听上去有些匪夷所思,难道"圣山"盛产此物?

    这赌注听上去挺吓人的,或许对这几位而言的确算不了什么大数目。事实上,这位冷师妹与其说在与这六峰之人赌,还不如说在与陆随风赌。赌她对陆随风生出的一絲莫名的信任,她可以质疑任何人,却相信自己的那挥之不弃的直觉。

    这七人之间的临时赌局己定,其余的六人却是用一种十分异样的神光望向这位冰清玉洁的师妹,以他们对其的了解和认识,遇事一向都是抱着息事宁人的隐忍态度,今日却是一反常态的强势,傻子都看得出这是一个有输无赢的赌局,六千圣晶也不是一个小数目,会如此坦然的拱手送人?这种不合常理的现,反令人觉得有些心惊肉跳,她这是那来的底气?

    这只凤的突然登场,令沉寂的气氛顿时又沸腾起来,都在纷纷的热议着她会越级挑战到何种程度,大多猜测五十名之外。

    然而,这只凤却是语不惊人誓不休的吐出三个字;聂悬空!

    轰!有如落雷惊天,全埸轰然炸开了锅,所有人都是目瞪口呆,大张着嘴,却是全埸一片沉寂无声。聂悬空是谁?腾龙榜第一人!是听觉出了故障,还是这小丫头疯了?

    不止是一众武者,就连那位圣山使者,以及那七位下了赌注的男女,都是一脸见了鬼似的模样,表情尤其精彩。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