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八百二十七章残酷的自由挑战

正文 第八百二十七章残酷的自由挑战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每人只有一次被挑战,或挑战别人的机会,所以选择就显得尤为重要,须慎之又慎。"有人神色凝重地出声提示道。

    "所谓高风险高回报,十分公平,人生难得几回搏,关系着未来的命运,值得赌上一把!"

    埸下的一众选手热议纷呈,有些人已是满脸兴奋不已,摆出一副迫不及待,跃跃欲试的架式,空气中顿时充满了一股股浓烈的火药味。

    即然吃透了自由越级挑战的规则,就必须尽快而准确锁定相应的挑战对象,稍一迟疑或许就会被别人?足先登,所以,从一开始,場上的挑战就没停下来过,一对对挑战,被挑战的人,轮番上阵,战况空前的激烈。

    此时的埸上,正有一对潜龙榜的年轻辈选手在惨烈拼搏,双方绝学杀技尽除,都是毫不姑息留手。分出胜负之后,埸上出现了令人撼的一幕,胜者体内的一道龙形虚影突然脱体而出,一下扑向败者的身上,肉眼清晰可见,那位败者体外龙形虚影顿时缩小了一圈,而胜者的龙形虚影则状大了许多。

    这种掠夺龙脉气运的方式,完全不受人控制,绝对的丛林法则,引得众人一阵惊嘘不已。

    "挑战的级别跨度越大,对手的龙脉气运就越旺盛,一旦获胜,掠夺到的龙脉气运就越多。"慕容轻水像是看出了一些规律;"只不过,人得有自知之名,否则,那就是白白去送莱。"

    紫燕却敏锐的发现一个问题;"如果一个十分靠后的选手挑战榜首聂悬空,他本身的龙脉气运就弱得可怜,输了之后,聂悬空的所获岂不是少得可以忽略不计?"

    慕容轻水的推测很快便得到了印证,接下来,一位排位八十一名的选手,斗胆挑战一个排位在三十五名的选手,中间的跨度十分浩大,然而,意外的大爆冷门,竟然胜出了,所获得龙脉气运却爆涨数倍。

    同样,紫燕的问题也在埸上得到了解答,五十八名挑战第十一名,结果输了,而那第九名的龙形虚影增长的幅度,却是小得还不足一尺。

    挑战一埸接着一埸的进行着,两榜之前的排名发了很大的变化,可谓是有人开心有人悲忧,只不过,这才是没一点水份的比拼,没有任何侥幸,投机的内容,完全是真材实料的震撼碰撞,赢得昂首挺胸,输得心悦臣服。这"圣山"考核评估手段,果然别具一格,不同凡响。

    这自由越级挑战,一直如火如涂的持续到日渐西沉,除了两榜的十强选手,仍是稳如山岳,竟无一人敢轻撩虎须,余下的人都是被挑战了一过遍,强弱之间的转换频频出现,在排名上更是发生了令人乍舌的巨大变化。

    腾龙榜的百强中,除了陆随风这一群十四人,排名最靠后的垫底货,即无人前来挑战,也没一个有胆敢站来挑战,就像是一堆缩头乌龟,不时引来侧目讥笑的眼光,就连那位"圣山使者",儒雅中年男子望向这群人的目光,都表现出淡淡的不屑和鄙视之色。

    "冷师妹,这些选手倒有几分你碧雪峰的风格,淡然,从容,且隐忍度超强,一旦入你碧雪峰,一定会大放光彩。"主座席上,七人中的那位气质清雅的女子,指点着陆随风一群人,吐气如兰的出声道:"师姐我有成人之美意,就大度的不与你争了。"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凤心师姐说得没错!这些人也不太适合我凌霄峰。"另外的五位高大挺拔男子,纷纷出声表明自已的态度,脸上的神色间都含着一絲偷笑的意味。

    "那倒也是!能进入百强之列的人,没有等闲之辈。"那位称为冷师妹的女子,冰清玉洁的脸上泛起一絲微不可觉的冷笑;"更何况,师妹我在你们面前还有选择吗?就照各位师兄所言,从此刻起,这十四人就是我碧雪峰的弟子了。当然,这还须看他们的意愿如何?"

    这一方的低声浅谈,却是一字一句的入了陆随风的耳,像是从中捕捉到了一些微妙的信息,抬眼望向那位叫冷师妹的寒冰女子,恰好迎了对方投射过来一束目光,有若实质般凌厉,带着絲絲寒气,令人脸上的肌肤隐隐生痛。

    对方只是十分随意一瞥,并无絲毫不善之意,这一点陆随风自然能感觉出来,不闪不避,平静目光中回以一抹讳莫如深的会心微笑,这一刹那的视线交流,双方都在有意无意地释放出某种十分微妙的信号。

    寒冰女子冰清玉洁的脸上泛起一絲思索状,轮廓分明的嘴角微微向上掀动了一下,婉而一笑,似若冰天雪莲吐蕊绽放。

    埸上出现了刹那的沉寂,旋即爆出一片惊人的声浪。一道人影像陨石般的坠落在埸上,烈火刀客,司徒霸,潜龙榜排名第五位,身形高大伟岸,浑身上下充满着爆炸性的力量,如同一座随时都会崩发的火山,霸气自生,睥睨天下。

    重头戏终于开埸上演了,尽管无人敢挑战两榜的十强选手,并不意味着十强中就无人发起挑战,这位司徒霸已是名列第五,却不知想要挑战排前的那一位?

    所有人都睁大着眼,视线中,一道娇小纤细身影,莲步盈盈地走上埸来,一袭青衣裹体,有如随风弱柳,站在那里,仿佛一阵风都可以将其吹飞,吹散。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看上去弱不禁风的娇小女子,竟然会是潜龙榜排名第二的选手;凤一!

    "你确定要挑战的是本姑娘?"凤一淡淡地扫了司徒霸一眼,幽幽地轻叹一声;"退回去吧,你不是我的对手!"

    "呵呵,你不过是运气好点而已,没有碰上我,否则,三甲之内那有你的存在。"司徒霸一脸鄙视冷哼道;"你之宝位非我莫属!出手吧!三招之内,我刀不出鞘。"

    这话听上去尽管狂得离谱,但,他每说一个字,身上的烈火气势便往上攀升一分,刀未出鞘,便生出一种长刀破空的姿态,霸气无双,让人觉得这"狂"中,却是豪气呑天。

    "你即如此托大,本姑娘也不忍拒绝,那就陪你玩玩!"凤一撇了撇嘴,也没弄出什么大气势来,只是十分随意的屈指弹一道青光,似若流星划空,直奔对方面门而去。

    "给我破!"司徒霸一声震喝,一股火红的炽焰冲天而起,化着一道数丈长的赤红巨刀,迎着射来的指芒青光,斩落而下。

    指芒青光如风飘浮定,若隐若现,前一秒被斩碎,下一刻又凝聚成形,杀气铮铮的削向对方颈项。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凤一随意弹出的一指,蕴含着风之意境,风散了又聚,依然是风,无影无形,却又无处不在,风,永远不会消失。。

    "哼!风之意境又如何,为我做嫁衣裳!"司徒霸伸出手掌隔空用力一吸,指芒青光顿时被拉扯得歪歪斜斜,掌心之中同时喷发出一束赤红火焰卷向指芒青光,风,火瞬间相聚,如同山林烈焰般反冲向凤一。

    这一幕令无数观者乍舌,竟然将对方的攻击据已有,逆向反袭,这是何等霸道的招式。

    司徒霸能名列前五,绝非侥幸,的确有几分真才实学,尽管与凤一之间有着巨大差距,也不是一招便可以击败的,所以,凤一并不心急,不显山露水的慢慢玩。

    飘渺云烟!凤一轻哼一声,屈指又是一弹,指尖处突然现出一絲烟云,看似悠悠,实则快若奔电,更像是一枚绽射而出的银色飞针。

    司徒霸长刀仍未出鞘,攻击力自然大折扣,面对凤一这诡异的一击,竟然生出一种躲不开的感觉,当下唯有以双臂为刀,双掌为刃,左右劈出一道火焰刀芒,隔空封住银色飞针的攻击线路。

    噗嗤!漫空银星火焰喷溅四溢,仿佛烟花璀璨绽放,颇为壮观。

    飘渺惊电!

    这是凤一发岀的第三招,竖指为剑,当空斜划而出,头顶的云层间突然落下一束紫电光弧,笼罩一方,剑芒直指司徒霸。

    退,一退再退,司徒霸狂言让凤一三招,除了对自己实力的自信之外,更重要的是想挑战自身的极限,如果能安然无恙接住对方三招,便有信心击败对方,日后才有资格去挑战榜首,可谓雄心勃勃,令人感佩不己。

    然而,愿望很美好,现实却极度的残酷,凤一的这一击凌厉无比,无论他退到何处,都在紫电光弧的笼罩下,恐怖的杀气弥漫,令人汗毛倒竖。

    司徒霸没有敢用血肉之躯去抗衡,结果很可怕,不禁暗自悲叹了一声,此刻若是再不出刀,被当埸尸解都可能。

    但,固执的生性还是让他选择了硬扛,刀仍未出鞘,却是直接连刀带鞘横斩出去。赤红的刀芒席卷开来,给人一种火山喷发,岩浆冲天的可怕感觉。

    轰隆!

    埸上的地面呈现出两种色彩,一种淡淡的紫色光华闪耀,一种如血火红的色调,泾渭分明,互不相让。

    司徒霸的强悍已不容置疑,在长刀未出的凶险情况下,仍能安然接下对方的三招,虽有稍有些狼狈,气势上也不落下风,足见其有非凡的实力与前三甲分庭抗礼。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