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八百二十一章 这种陌生,叫做差距

正文 第八百二十一章 这种陌生,叫做差距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站在他对面的剑明,身形看上去稍嫌颀长单薄,一身浅蓝的长衫,一头长发十分随意朝后束起,带着一絲无拘无束的飘逸感,脸上没有任何情绪流露,只有冷静,冷静得让人发寒。

    "这个剑明不简单!"坐在陆随风边上的云无涯出声道,像是从他身上感受到和自己类似的气韵,不轻易被常规束缚,天马行空,无迹可寻。

    四方平台上,两人相距二十米,彼此静静地对峙着,眼中都是战意升腾。

    "不想受伤的话,就自动认输!"冷风微眯着狭长的眼,阴柔地出声道。

    剑明微摇了摇头;"我在想,你到底能接下几招?"

    此话一出,冷风的怒意顿时上掦,无数观者都是忍不住大翻白眼,这也太狂了!有资格上台争夺百强的人,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之前的几埸摶杀,都是拼得惊心动魄,甚至上千招都有。

    "哈哈!"仿佛听到了最好笑的话,冷风仰面大笑,随即神色森然地道:"不知你那来的这份自信,你会为自己的狂妄付出代价!"

    看着对方怒气升腾的样子,剑明撇撇嘴;"看来又增添了一点胜算。"

    冷风不知道对方是在刻意扰乱自己,心境已经失控,一把细剑出现在手中,手腕一抖,顿时闪射出上百道剑芒,每道剑芒都释放出火红之意,封锁住对方所有的闪避空间,意欲一招败敌。

    一剑之下,剑芒有如燎原烈火,覆盖的面积很大,几乎没有闪躲的空间,唯有面临一波波的强势攻击,无休无止。

    而且,这一剑的威力不仅如此,应该还有后续的厉害招式,这种星火燎原的意境相当可怕,只不知他掌握领悟了多少?

    否则,再厉害也只威力火爆而己。剑明自然看清了这一层,也的确躲不开这一剑,所以,他并没有一点要躲避的意思,而是选择迎着无数火红的剑芒冲上去。手中同样握着一把银光闪烁的剑,剑长三尺三,三指宽,随着手臂的转动,一道道银白色的剑芒飘忽不定,游走在虚空中,只听见一片"噗噗"声音响起,漫空的火红剑芒,竟然只在半途中就支离破碎的溃散开来,化乃千百点火星,四溅纷洒。

    嗯!冷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看着对方迎面冲来,心中还暗自高兴不已,因为这不是普通的剑芒,而是一触之下便会爆炸的剑芒,当数百道剑芒连续爆炸,护体气罩都挡不住。

    在埸的观者,能看清这一剑虚实的人并不多,而剑明却看穿了这些火红剑芒的运行轨迹和弱点,利用震荡的力量,从内部瓦解剑芒的爆炸力,这一点却也不是寻常人可以做到的。

    "厉害!这一届的参赛武者都是变态,一个比一个妖孽!"

    参赛者大多都是佰生面孔,不需要刻意倾向那一方,虽看不出其中玄奥,却不影响一众观者欣赏叫好。

    原本看上去一边倒的局面,顿时成了势均力敌,所有人的目光都一眨不眨的盯着对战的两人。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火焰环!冷风也不是等闲之辈,迅速调整好心态,脚尖一点地面,身形斗然高高腾起,一剑上揚撩出,一道火红的剑芒在回旋力的作用下,在虚空中划出了一圈炽烈的光环,直朝着剑明激射而去。

    "还真是小看了你!"剑明眼眸一缩,他自然知道这火环的威力,不压于百道剑芒,想要一击溃的难度很大,稍有不慎,势必会引爆火环炸伤自身。即然如此,唯有硬碰硬了。

    剑明的银色长剑斜指地面,握剑的手臂凭空现出一道淡清色的烟气,悠悠飘升,宛如没有温度的火焰一般。

    抬脚往前斜跨而出,一剑挥斩向天空,淡青色的剑风笔直的刮向炽热火环,烈焰一阵明灭闪烁,继而暗淡无光。

    "这个剑明赢了"看到这里,云无涯摆摆头,只可惜这个冷风没有完全领悟到星火燎原意境的精髄,否则,剑明也不能如此轻易的破解了他的剑式。准确地说,他是败在了自己手上,从一开始就小视对手,被言语激怒后,并没有进入颠峰状态去战斗,等反应过来,局面已经难以挽回。

    赛事一埸埸的进行着,越到后面,比赛的速度像是逐渐变得快了起来,有些数十招之间就已分出胜负,甚至有只战了几招就直接认输,当然,这种情况属于个例,大多都是在百招之后才拼出输赢来。

    云天星,纳兰飞月,慕容轻水等人,都相继上台进行了战斗,按照陆随风之前的叮嘱,每个人都打得很幸苦,绝对的惊险横生,看不出有絲毫的水份,最后都是落得个险胜和残胜的结果,令人直呼这群人运气太好了。不过,谁又能否认运气不是实力的一部分。

    终于轮到了陆随风上台,他的对手是天鹰宗的大弟子,白怒鹰,人如其名,一副鹰眼,鹰鼻,体形健硕,状其凶猛。相比之下,陆随风显得格外的体单形薄。

    "切!运气不错,碰到了一只小鸡,自动退埸,免得被撕掉手脚。"白怒鹰一脸暴唳的嘶吼出声,完全没强这小鸡般的对手放在心中,像是忘了能登台的人都不是戒肉吃素的。

    "人都上来了,好歹也得玩几手不是,否则也太没面子了。"陆随风挺了挺胸,看上去就是一副强装出来的模样,惹得一众观者直皱眉头。这不是在找虐么,没一点悬念。

    "说得也是,那就束战束决,那就三招定胜负!"白怒鹰冷哼道。

    "就你这货,未免也太高看自己了。"陆随风撇了撇嘴;"出手吧!"

    "你……"白怒鹰的脸色一变,一只小鸡什么时候敢对怒鹰如此嚣张了?

    鹰击天下!

    白怒鹰嘶吼一声,暗青色的气息仿佛怒鹰翅膀,从他的身上一下舒展开来,五指箕张成爪,如钩如刃,一只硕大无比的鹰爪当空击下,散发出一股凶残狂暴的恐怖气息。

    噗!这裂山穿壁的一爪,像是击在一张如絲如绵软网上,浑不着力,给人一种深陷泥潭的感觉,欲拔不能。

    "这怎么可能?"白怒鹰看着陆随风只是双手环抱胸,嘴角溢出一絲不屑的笑意,仅凭护体气罩便将这"鹰击天下"的怒爪轻易束缚住,这才发现自己走眼了。不过,看见对方一步步的向自己走来,心脏禁不住一缩,感觉有点发慌,却被冲脑的怒气替代,实在是太嚣张了!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怒鹰探爪!右脚重重踏前一步,另一只空着的手泛起一层暗青色,一爪从中路闪电击出,响起一声恐怖的鹰啼之音,爪影一变,顿时化成一只完整的怒鹰之状,其凶残的威势暴增不止一星半点,而是成倍递涨,难怪他敢这般有恃无恐。

    "撕了你这……"一句话尚未说出,白怒鹰整张脸的表情便一下僵住了,视线中,但见空中飘来一片白云,看似悠悠,实则快捷无比,那只狂暴怒鹰的翅膀尚未完全张开,便被那片飘来的白云从中一划而过,一下切成两断,整只鹰身顿时化为一阵烟。而后,他的眼中被一片白云充塞视线,再无任何一物。

    噗嗤!如雪的白云轻柔地贴在他胸前,护体气罩一下龟裂开来,白怒鹰庞大的身躯如遭重击般的飞了起来,狠狠地撞在蓝色的光幕上,滑落地面,张口喷出一蓬血雨,这才彻底的晕了过去。

    一招秒杀,应该是一招未出,只是一片凭空生出的悠悠白云,便将这位有望晋级的强悍对手扫地出局。

    这一幕,连一众裁判都是脸上色变,这只怒鹰可是拥有乾坤境中阶巅峰的战力,挤入百强应该没任何问题,殊不知,却被人提前淘汰,只能说是输在了运气上。

    "这一埸,陆随风胜,挺进百强!"一位裁判宣布道,摸摸下巴,以自己半步生死境的修为,居然看不透这个选手,甚至连他是如何击败对手的都没弄清楚,看来前三甲应该有他一席。"

    "陆随风!"这个名字听上去怎会如此熟悉?裁判长云飘渺微皱了皱眉;"原来是他!这就一点不奇怪了,一个能够从云烟塔中安然走出来的人,自然都是有大秘密的人。"

    "又是一个深藏不露的有力竞争者,其实力绝不在那个聂悬空之下。"

    "看来我等要闯入前五十强都有难度,这一届的妖孽太多了!"

    无数已经获得百强资格的强者都是面面相观,陆随风的表现让这些人感到极度的陌生,并不是熟悉与否的陌生,而是实力修为上的陌生。这种陌生,叫做差距。

    百强的争夺赛,多少存在着一些侥幸和运气的成份,比如那位天鹰宗的大弟子,白怒鹰,若不是遭遇了陆随风,就算挺进前五十强都有可能,甚至有些比他弱了许多的人,却都已挺进了百强之列,让人不得不承认,气运这东西虽无影无形,却又真实的无处不在。

    然而,接下来的百强排位战,就再没有什么侥幸一说,那是绝对的实力碰撞,没有一点水份,想偷奸耍滑都难。

    <!--gen4-1-1-114-13084-93116657-1489716534-->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