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八百零七章只问结果,生死不论

正文 第八百零七章只问结果,生死不论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躲,闪,避......一抹寒星始终漂浮不定,如影随形的紧跟不舍。?  ?  ·银甲大汉的每次闪躲退避,身上都会飞洒一蓬血雨,全身上下转眼间已留下数十道枪痕,血肉翻卷,道道深可见骨。气血在大量的流失,玄元力已无法凝聚,心神也感到有些恍惚,一种深深无力感遍袭全身,唯一清晰的念头就是逃,越远越好!

    心即巳生逃念,心神势必会倾刻崩塌溃散,忽觉握枪的手臂突然传来一阵强烈的剧痛,骇然惊觉自己手臂竟然已被对方一枪洞穿,凌厉的枪锋一旋一绞,斗然上掦飞挑,一股鲜血从剧痛处喷射而出,整只手臂一下脱离身体,冲天斜飞而起。

    啊!真被对方给分尸了!惊骇未定之际,另一只手臂同时传来尖锐的痛楚,随之也跟着相继脱离了身体。

    血腥的一幕似还未结束。紧接着,便是两条腿,再接着两眼一黑,一个血肉模糊的肉球从虚空中飞坠而下,两臂两腿也随之纷至四下坠落。

    不可心慈手软,绝不姑息,怜悯,古蓝星的指尖喷射出一道金色的劲气,隔空飞削而出,直向着银甲大汉的颈项间一闪划过,红光乍闪,冲天的血柱飙升数米之高,一颗硕大的头颅轰然脱离颈项,腾空而起。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一个大活人,在电光火石的碰撞中,瞬间便被人血淋淋的分解了,一颗硕大的头颅从高空砰然坠地,引发了一阵惊呼哗然。

    "这……还是那位连鸡都没宰过的蓝星小姐吗?"云层之上的首席长老风无痕,看到这一幕,险些连眼球的瞪掉了出来,记忆中的那个温婉娴静的影像,瞬间蕩然无存,这才多久没见,怎就一下变成了一个小魔女?

    "这埸面的确有些残忍血腥,或许是被对方之前的狠话给彻底激怒。"云烟塔主仍是一脸平静言道:"不过,如果没有经过九死一生的历练,怎可能将人尸解成几大块,看上去还如此气定神闲。真不知她经历过了些什么?才会蜕变成这样!"

    砰!古蓝星飞起一脚,将那颗血淋淋的头颅踢向对方的阵营,落地之后滚滚翻翻,恰巧滚到那位一代军神的脚下,这才悠悠停住。一双惊恐万分的眼睛死死地斜盯着这廝,尽管他见惯了尸横遍野,血流成河的埸面,此时也禁不住全身鸡皮疙瘩顿时隆起,眼前的这颗头颅,却是与他朝夕与共将领呀!怎不令人心惊胆寒,  ·

    只不过,自己之前的狠话已经放出去,只问结果,生死不论。而且,那将领战前还口口声声的要将对方分尸,殊不知,反倒被人宰成了几大块,此时也唯有硬生生的呑下这怨怒之气。

    古蓝星返回阵营的时候,一直低垂着头,没一点胜利者止高气昂之态,心性纯良的她,像是才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太过血腥残暴,实与妖兽无异。

    "我错了!"怯怯走到陆随风面前,头低到胸前,与之前在埸上解尸的小魔女絲毫沾不上边,完全一副乖乖女的模样。

    "很解气是不是?对方一句话就乱了方寸!"陆随风轻叹了一声;"不过,责任在我,平时忽视了你的心境修为,怎不知该如何向你那位塔主老爹交待?"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姐夫,星儿都知错了,你看她有多难过,眼泪都快涌了出来。"青凤在一旁解围地道:"对方又有人出阵了,该由谁上埸?"

    陆随风抬眼望去,云烟大军的阵营中走出一个全身笼罩在腥红战甲中的人,腰悬长剑,脚下行云流水般轻灵飘逸,呼吸间便来到战场中央。

    "无涯,你出战!记住,冤家易解不易结,尽可能的不要再弄出人命来。"陆随风叮嘱道。"

    云无涯点点头,换上一身金甲,同样的头盔罩面,隐去年龄相貌。

    彼此相对而立,两道有如实质般的目光,同时射向对方,撕裂空间的阻碍,在虚空中骤然相撞,发出嚓嚓嚓的摩擦声,尖锐刺耳,闻之头皮发麻。

    双方都是一次视线的试探攻击,看上去势均力敌,同时也激发两人心底的浓烈战意。

    "有资格让我岀手。"腥红战甲之人傲岸的出声道,收敛起眼中的轻视之色。

    “换过场合,我不屑出手!”云无涯冷声道,一点不夸张的在实话实说。

    “你可知我的修为?”腥红战甲之人不以为然地道,像是在进一步试探对方的深浅,虽看不清对方的真实修为,却不信能高过自己。

    “当然!乾坤境中阶而已,还不至于让人惊颤。”云无涯不喜欢打妄语,直接了当地回答道,"不过,你却无法断定我的深浅,所以你未战便巳心存疑虑,这是武者大忌,至少已输了一筹。"

    腥红战甲之人闻言微皱了皱眉,适才有过一次眼神的交锋,弱一点的人不但连一个眼神都接不下,还会遭受重创,但眼前的这个对手却是毫发无损。的确够强,但还没强到可以忽视自己的地步。

    “你是第一个敢如此忽视我存在的人,算你有点胆识。”

    “你也太小视天下人了!能轻松战胜你的人更是不计其数,别老拿自己当回亊了。”云无涯的确又是在实话实说,但入他人之耳,只当做虚张声势而已,绝无人会轻易相信。

    “哼!不过虚张声势而已,你小小的云岚城能找得出几个我这样的高手来?”腥红战甲之人语带不屑地道,正常状态下,他的认知非常正确,只可惜唯独有他们这群人的存在,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

    “拭目以待!不过,你会输得很惨!”云无涯掷地有声的道,充满了无比的自信。

    “你......看谁笑到最后。”腥红战甲之人羞恼地冷哼道;"“你认为自己有几分胜算?”

    “一分都没有!但,劝你还是不要有所保留,否则,一定会输得很难看。”云无涯像是十分善意的提醒对方,难得有机会能放手痛痛快快地打一场。

    腥红战甲之人闻言愣了愣,一分都没有,是什么意思?好像后面的话才是真正的回答。

    锵!一声清脆的响声传出。这是他的剑锵然出鞘,剑鞘尤为古朴,寥寥数笔勾勒出飘渺流转的云烟,充满了苍桑的气息。行家一看便知是一件天品初阶的剑器。

    一道寒光划过虚空,剑未至,一股无形的剑压巳狂暴冲向云无涯,寂静无痕的空气顿时如水纹涟漪般地荡漾开来,被拉扯扩展到了一个极限。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呛!云无涯的星痕剑也在瞬间出鞘,剑鞘上雕刻着星痕图案,色泽湛青,深沉冷冽。

    一点紫星乍现即灭。奔涌而来的剑压水纹,随着空气被齐齐切开。

    “好精妙的剑势!”腥红战甲之人情不自禁地赞道。话落,身形忽然脱离了地面,恰似一条飞龙凌空掠起,右手在虚空中抓住剑柄,瞬间拔剑出鞘,切开空间,划岀一道诡异的弧光,电闪般地飞斩向云无涯。

    这一剑非比寻常,蓄满了玄元之力,同等阶位的修为,触之即死,挡之立亡。乾坤境中阶的气势威压,这一刻显露无疑。一剑斩出毫无征兆,似若天马行空,羚羊挂角,无迹可寻。令对方避无可避,唯有硬抗一途。

    剑未至,剑芒已是闪烁吞吐不定,无比强大的气机牢牢地将云无涯彻底的罩住,换做常人此刻只怕被骇得惊魂出窍。

    两人相距十米,彼此身形微动,几乎在同一时间闪身掠向对方。

    腥红战甲人在途中,手中长剑巳呛然出鞘,一道寒光裹带着慑人的凌厉剑意,天地间仿佛在这一瞬,唯剩一人一剑,再无其它。人剑合一,融入一片飘渺云烟的意境之中,浑然一体。

    云无涯见状,目光微一收缩,星痕图案中的剑同时出鞘,一点紫光灿若星辰飞射而出,精准无误地点击在对方袭来的剑尖上,飘云烟的意境破碎开来,荡然无存。

    锋芒,剑尖对踫相击,火星飞溅,璀璨绚丽夺目。剑芒破碎的刹那,腥红战甲之人退步振腕,手中长剑震颤间绽射一抹轻烟纤云,似若一束虚不受力烟云,完全忽视空间阻碍,无声无息,悠悠地掠向云无涯。这束烟云看似悠悠,下一秒却突然折向,奔电般直逼对方的颈项。

    云无涯惊觉时,那束飘浮不定云烟无限逼近,目标仍是他颈项间的咽喉部位,凛然的杀气令肌肤生出强烈的刺痛感。

    噗!飞掠而至的云烟被一道星光剑气切碎,似若清晨的第一道霞光撕破云层,挥洒天际。空气迸发出斩金裂铁的锐利剑芒,火星紫光飞溅四溢。

    破碎的云烟光影中,骤闪射一点冷艳的紫星,奔电般直朝着腥红战甲之人的眉心绽射而去。

    只不过是一点紫星而巳,却给人造出一种空间混乱的意境,腥红战甲之人只觉视线一片迷乱扭曲,只感到一股森寒的剑气扑面而来,却不知致命的一击会刺向何处,唯有选择惊悚闪退,身形同时冲霄而起,掠向虚空,这才堪堪避过一剑透脑之厄。身不在其中,无法感受到"孤剑碎星"意境的可怕。

    <em>

    客户端特权,签到即送vip!

    畅读热播剧同名小说

    </em>

    if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