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八百零五章高端战力的碰撞

正文 第八百零五章高端战力的碰撞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云天星毫不隐讳的点点头;"与智者对话果然简单,大战之前,让双方的高端武力先战一埸,你不会怯阵吧?"

    高端战力的胜负,直接关系到彼此大军的气势消涨,云天星明分是在欺对方的高端武力薄弱,殊不知,这一脚还真结实的踢到了铁板上,这正是陆随风求之不来的事,只是犹犹豫豫的迟疑了一下,这才弱弱地应道;"这个……如何战法?"

    "双方各出五人,一对一单打独斗,生死不论!"云天星的眼眸中闪过一絲狠厉之色,接着补充道:"最后,你我最高指挥官放手一战,无论胜败,所有的恩怨一笔抹清。如何?"

    "这样呀!有这种好事,不会反悔吧?"陆随风摇摇头,露出一副不信的神态。

    "我云烟联盟言出必行,何悔之有?"云天星只不过是在卖个空头人情而已,有"圣山令"的制约,日后也不敢施以报复。

    "我还有选择吗?好,你要战,那便战!"陆随风这话像是从牙逢中挤出来的,充满了无尽的悲壮情怀。而后,抬头望了望头顶的天空,头盔下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

    "不会吧?这小子怎可能发现我们的存在?"百米高空云端上,有人惊颤的出声道,这是一个身穿金色长袍的中年男人,一头齐肩金色长发随意飘散开来,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斩钉截铁般的锋芒,一双眼眸中,似乎有一根根细密的金针在其中游走,蕴含着一种法则的玄奥。

    风无痕,云烟塔的首席长老怎会出现在这里?

    他的身边还有一人,看上去四十左右岁,方方正正的脸,三缕长须,一双眼睛沉静如水,给人一种波澜不惊的感觉,浑身上下散发出一种十分飘逸优雅的意韵,一望之下令人生不起紧张的情绪,禁不住想坦开心菲,与之倾情勾通。

    此人正是传说中的那位神秘的云烟塔主,也是古蓝星口中的那位便宜老爹。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这小子一向虚怀若谷,连本塔主都测不出他的高低深浅,如不能感之到我们的存在,那才是怪事。"云烟塔主淡笑道。

    "难怪塔主放心将蓝星小姐交给他!不过,这小子真的太能折腾了,居然只手掀起一天风云战火,称得上是妖孽中的极品妖孽。"首席长老风无痕唏嘘地言道:"如不是我们奉命发出这"圣山令",凭他一己之力又怎能与云烟联盟抗衡下去。"

    "你未免也太小看他了,没见他阵营中坐着的都是些什么人,这小子全身上下都是秘密。"云烟塔主讳莫如深的言道。

    "丹帝凌飘叶,器帝风月夜……看来他的身份背景绝不像表面看上去的那么简单,要不要再仔细查查?"首席长老风痕好奇泛滥的道。

    "别多事,这不在我们的权限范围。"云烟塔主一口阻止,能同时让两帝俯首听命的人,会是怎样的存在,根本无须去查,答案已经呼之欲出。

    "这小子藏得太深,而且演技堪称一流。"云烟塔主喃喃地道:"可笑的一代军神,被人玩于鼓掌之间,还沾沾自傲的毫不知情。"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塔主认为这一战,那一方的赢面会更大一些?"首席长老风无痕透过云层,望向下端对峙的大军,一方看上去云烟雾罩,其中却隐藏着一个"鹰"形杀阵,一左一右的重甲铁骑,彼此间形成一种遥相呼应之势。进可攻,退可拒,攻守兼备,安若山岳。而另一方却是大繁至简,恰似一支蓄势绽射的破天之箭。以他的眼力,一时之间还真难以判断出其中的优劣来。

    "你希望那一方胜?"云烟塔主道。

    "这个……站在个人的立场,自然希望蓝星小姐所在的阵营胜。但,从埸面上的阵容气势上来看,云烟大军的赢面倒是像要大一些。"首席长老风痕实话实说的道。

    云烟塔主不置可否的淡淡一笑;"双方高端战力的搏杀,关系着两军士气的消涨,甚至可以直接影响这一战胜负之数。"

    "啊,塔主,你看那第一个出阵的人,像不像是蓝星小姐?"首席长老风痕惊诧的出声道:"简直是疯了!这无疑是上去受辱找死,这小子不会是在蓄意谋杀小姐吧?"

    "呵呵,不知道他将星儿**到何种高度?"云烟塔主玩味地道,像是一点不担心古蓝星会岀什么意外,反透出一脸很期待的神情。

    首席长老风无痕自然听不懂云烟塔主话中的深意,对古蓝星的认知还留在往昔,心中暗忖着,若真发生了什么意外,也管不了许多了,他会毫不犹豫的出手相救。

    "星儿,你抢下了这头阵,可不能再心慈手软了!"青凤指了指头顶的天空,阴阴的笑道:"千万不要让你那塔主老爹失望了!"

    "嗯,啊!"古蓝星一身金甲的走出战阵,闻言微楞了楞,疑是自己听错了话,只认为是这只凤在为她打气,点点头,做了一个OK的手势。

    轰!

    一道人影像陨石般的落在战埸上,一身银色战甲,身形高大彪悍,似若一座山岩耸立,每朝前跨出一步,都充满了爆炸性的力量,给人一种风雨欲来的感觉,双手傲岸的环抱胸前,一派铁锁横江的势态。

    双方相距二十米,古蓝星便感觉一座山岳压在胸上,顿觉气血一阵上涌,禁不住地向后小退了一步,看在对方眼里,在这个对手身上感觉不到一絲顶级高手的气息和一星半点的威胁,身形尤为娇小,倒有些像是个女子。当然,只要上了埸,便不存在年龄性别的区分,有的只是对手。

    然而,过往的经验告诉他,最可怕的对手,绝不是表面上看去不可战胜的人,而是那种弱弱的,又让你无法看透的人,就像眼前一样,明明伸伸手就可以拍死对方,心里却忐忑不安,这种感觉让人非常难忍。

    "你是不是觉得,从上埸的一刻起,自己的生死已被人掌控?"银甲大汉咧嘴一笑。

    "果然厉害,你一句话,就让对手处于下风。"古蓝星唏嘘地出声;"只不过,能有这种觉悟的人,通常都能活得很久。"

    对方不着痕迹的反击,银甲大汉脸上的笑容遭遇瞬间冰封,一股铺天盖地的强大势,随着神情的变化,猛地从身上炸开,迅速地充斥四周;"自断双臂,破例绕你不死!"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古蓝星歪着头想了想,叹了口气;"自断双臂,你脑残呀!我看你今日面带凶煞之气,大有被人分尸之夷,别被我给不幸言中了。"

    对方在嘀咕些什么?银甲大汉一脸茫然迷惑之色,只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对方似乎并未将自己的威胁当回事,看来不撕下一条手臂什么的,还以为是说着玩儿的。

    "星儿在跟那廝哆嗦什么?"胖子盯着埸上的两人,干着急的搓着手。

    "切,星儿都比你这胖子成熟多了,懂得舌尖上的战斗,可摧毁人的心智。"云无涯撇撇嘴道。

    "光动嘴是杀不死人的!要哄女人,靠嘴甜,对付男人,必须要手黑!"胖子嘿嘿的干笑道。

    "啧啧!吃了几次猪脑,智商仍没见涨。"云无涯鄙视地道。

    几人言谈间,银甲大汉环抱胸前的手骤一伸探出,一只磨盘大的玄力手掌呼啸着,直接朝着古蓝星压迫过来,强悍的劲风扑面,令人感到窒息。

    头盔下的古蓝星,嘴微掦,曲指弹出一道指风;噗嗤!一抹金光飞速地切入玄力大手掌之中,一击而穿,去势未尽,直朝的眉心间奔袭而去。

    咦!银甲大汉大感意外地一声轻唤,做梦都想不到对方竟后发先至,非旦击碎了自己的玄力手掌,一抹金光劲气还向自己的眉心逼来,空着的另一只飞速的掦起,一掌拍向奔射而至的指风劲气,爆出一声轻微的炸响。

    "老夫要将你分尸!"银甲大汉眉发倒竖,一脸狰狞的嘶吼道。

    "分尸很爽吗?我会让你亲身体验一下这滋味?"古蓝星冷冽的地斥道。

    "啧啧!看来你是等不及了,那老夫就先撕你的一手一脚,先让你开开胃。"银甲大汉阴森地啧啧道,脚下轻踢一块石子。

    噗!石子飞起爆裂的同时,整个人也同时电射般的凌空扑向古蓝星,人尚在途中,带起的凌厉气劲已将脚下的地皮掀起一层,乾坤境初阶的实力显露无遗,强横得令人乍舌。

    但,这点实力在古蓝星的面前还不够看,她的浑身上下没任何呑天撼地的气势,也无血腥冷厉的的杀气,就这么随意地立着,像云一样的悠闲飘逸,像水一般的沉静无波。

    头顶的光影一暗,一双磨盘大的玄力手掌一展一缩,十指箕张,如爪如钩,指尖劲气吞吐,漫空一片闪烁的如钓爪影纵横翻飞。

    呼吸间,便将古蓝星的整个身躯笼罩在如钩的爪影之中,彻底封死了所有的闪避腾挪方位。每道如勾爪影都由凌厉的玄气所幻化而成,触之非死即伤。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