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八百零四章飞鹰云烟阵

正文 第八百零四章飞鹰云烟阵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首先呈现在众人眼前是三个万人方阵,一色大刀盾牌,腥红战甲披身,在清晨霞光的映射下显得格外醒目耀眼。行进间有若一团血色风暴滚滚席卷,令人望之心跳斗然加速。

    随着令旗的频频展动飞掦,血色的人流顿时一阵纵横交错,时聚时散,穿棱迂回,不断地变换着方位。直叫埸外的观者一阵眼瞭乱,目不暇接。几个呼吸间,便形成了一个鹰嘴之状。

    紧接着,又是一片青色的人流像是潮汐般的奔腾而出,同样是三个万人方阵,都是一色的青甲披身,长弓硬弩在手,排列在鹰嘴之后,状似鹰躯。

    轰隆隆……一阵蹄声咆哮如雷,四万浑身包裹着铁甲的重骑,分成左右两路纵马奔腾而出,马上的骑士一律黑甲披身,头盔罩面,只露出一双眼睛,霸气中藏着几分的神秘感。

    乍一看去,摆出的像是一个鹰击长空的战阵,两翼铁甲重骑伸展,不仅收放自如,且机变灵动,随时可左右出击。鹰头,鹰嘴杀机凛然,却又引而不发,犹似一只俯视躭耽的苍鹰,随时准备捕杀眼中的猎物。不动则巳,动则风云色变。

    然而,当阵形布完之后,整个阵营间,却突然弥漫起一片起伏跌蕩的云烟,远远望去似若一朵滚动飘浮的多彩云团,时聚时散,变幻不定,时而气势汹湧凌厉,杀机凛然,充斥着一股浓烈的死亡气息。时而娴静而悠然,令人生出一种如梦如幻的感觉。但,没人会怀疑这看似悠悠的云烟后面,定然蕴藏着可怕的血腥风暴。

    "这是什么战阵?看上去如此虚幻,阴森,诡异,望之令人有些毛发悚然。"慕容轻水微皱着眉道:"从这个角度俯看过去,似象一片云烟汹涌滚荡,却不知其中隐含着什么玄机。少爷可曾见过这种战阵?"

    "应该是云天星精心自创的战阵!表面看上去云舒云卷,聚散无常,虚实难测。其中实则隐藏着一个"鹰"形杀阵,一左一右的重甲铁骑,彼此间形成一种遥相呼应之势。无论攻击其中的任何一个方位,都会遭遇另外两面铁骑的同时夹击。可谓进可攻,退可拒,攻守兼备,安若山岳。可以称之为"飞鹰云烟阵"!"陆随风淡淡地出声,一双深遂如渊的眼睛似乎能洞穿一切,看透虚空万物。

    "这一代军神之名果然不虚,看这飞鹰云烟阵,虚实变幻莫测,气势雄浑苍劲,锐利,看上去虽杀机凛然,却又蓄势待发,令人望而生畏。"一旁的凌凤舞禁不住唏嘘出声的点评道。

    "这个名字听上去到也十分贴切,只是够阴够狠,够歹毒,不够光明磊落。"纳兰飞月撇了撇嘴,又有些鄙视地冷哼道。

    "兵者,诡道,没有正邪卑鄙一说,只问只结果,不论手段!"陆随风在他的肩头拍了拍,又对慕容轻水言道;"届时,千万不可主动发起攻击,只须沉住气,以静制动,比的就是耐性韧劲……"随又附在她的耳畔低声的轻语了一番。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慕容轻水全神贯注的聆听着,频频点头,唯恐遗漏了一字半句,嘴角不时溢出一抹会心的的笑意;"轻水明白了,一定不会让少爷失望。"

    云岚城的横空崛起,锋芒尽显,成了整个中央大陆最受关注属目的焦点,尤其是那些弱小的小势力,更是将其当作未来努力的目标和方向。这最后的巅峰一战,吸引着所有人的眼球,充满了变数和悬念,火花迸发的埸面最令人振奋和期盼。

    战事未起,荒原上巳是一片人声沸鼎,呐喊助威的呼叫声震耳欲聋。纷纷在为自己热衷,看好的一方加油,造势,埸面异常火爆。

    一时间,开赌的风潮席卷漫延开来,有人开局,自然少不了下注的人,埸面一片狂热沸腾,倾刻间,庄家,闲家,阵容泾渭分明,都同时在为自身的利益摇旗呐喊,惊呼嘶叫。

    "出阵!"幕容轻水一展手中的令旗,云岚大军的阵门轰然开启,五千龙狮卫首当其冲,似若一道金流横空绽射而出,七万府卫军同样是一身金甲披身,紧随其后,一片金浪滚荡奔涌。几个呼吸间,便迅?而纯熟地列成了一个很简单的箭矢之阵,宛如一张绷紧弦的劲弓,蓄势以待,一触即发。

    远远望去,两军相距五百米,彼此遥遥相对,色彩对比分明,看上去十分容易辨识。未战,场上的杀气巳汹涌的弥漫开来,周边空气中不断发出絲絲的炸裂之声。

    "不会吧?竟以七万五千之众出战,这也狂得太离谱了。"

    "这是什么战阵?未免也太水了,真是瞎了眼,怎就将大把金币押在这种军队上!"

    那些将注押在云岚城一方的人,顿时感觉自己的心在往下沉,流露出明显的失望和后悔。

    从两军的气势上来看,云烟大军的战阵威势浩大不凡,虚实变幻莫测,气势雄浑苍劲。而云岚城一方却显得平平无奇,乏善可陈。但,正是这种大繁至简的阵式,才让明眼人感到一种可怕的危机,真正致命的杀机往往都藏于最不起眼的平淡之中。

    就在这时,云烟大军的阵营中,一个身影缓缓地升上半空,一身黑亮的战甲在阳光的照射下光芒闪烁。

    是云天星!慕容轻水略带惊诧的出声,彼此虽只有过一次交道,且都以面巾隐去真容,但身上的那种异于常人的独特气质风韵,却是无法掩饰,慕容轻水在第一时间就十分确定的辨识了出来。

    尽管已穿上了战甲,少了几分的军神的气韵,浑身上下却散逸出一股百战将军的霸气威势,远远望去,有若天神降临。

    陆随风的目光落在他身上,带着一絲惊讶,更多的反倒是一种欣赏,一代军神,云烟大军的主帅,竟然出现在两军对峙的阵前,不会是想要直接向对方的主帅叫阵吧? 陆随风的心中也涌动出一股想要会会这位传奇军神欲望。

    慕容轻水自然也察觉到了对方的心思,云天星此时的目光恰好远远地落在她身上,突然开声道:"我要见的人不是你!"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尽管战埸上的喧闹之声不绝于耳,但他淡淡的语音仍然清晰的送入每个人的耳中,虽然不知道这个身披黑甲,悬在半空的人是谁,要做什么?不过,他的话音一落,战场嚣声顿时安静了下来。

    "圣山令"一出,也就意味着这埸波及了整个中央大陆的战争,已宣告结束。而这最后一战也是给敌对的双方一个合理的交待,无论结果如何都不会再点燃战火,这也是"圣山令"的高明之处。

    云天星亲自披挂出现在阵前,陆随风若仍藏于幕后不敢现身,无形中便落了下层,弱了气势,这对云烟大军来说无疑是打了一针鸡血,士气,战力都会顿时飙升。

    这点心思手段自然瞒不过陆随风,一袭青衫外已披了一身金甲,下一刻,已化作一道金色流光,出现在阵前的空中,与云天星遥遥相对。双方都甲盔罩面,看不见对方的年龄相貌,只能从一双眼睛中去探视捕捉彼此的信息。

    云天星的目光深沉而冷冽,闪射着凌厉的光华,似乎能洞穿一切。陆随风的眼中却深遂如渊,仿佛能看透虚空万物。

    "不错,你的确是我想见的人!"云天星微微叩首;"果然是人中龙凤,虚怀若谷,却不知尊驾如何称呼?"

    "这很重要吗?名字不过只是一个符号而已,我随便说一个,你信吗?"陆随风淡淡地道。

    "当然!除非你仍想保持这份神秘,或有苦衷不愿透露身份。否则,没有怀疑的理由。"云天星玩味地道:"我不介意你拒绝回答,你能出现就足够了,至少证明我不是在凭空猜测。"

    "那又如何?难不成会因此改变些什么?比如停止这埸战斗,让这些无辜的将士活着回归故里?"陆随风指着身下的战场;"一方是为了称霸掠夺而战,一方则是为了生存,奋起保卫自己的故土家园。你认为天理会站在那一边?"

    "这本就是一片弱肉强食的世界,适者生存,不也是一种天道的规则!"云天星不以为然地反驳道,听上去也不道理。

    "那倒也是!你云联盟强者纵横,高手如云,天才,俊才更是多如过江之鲫,绝不是其它势力可望其项背的。然而,你认为就凭这些便可以一统天下吗?就算没有"圣山令"的出现,你有多少把握能拿下云岚城,又对接下来的一战有几成胜算?"陆随风以七万之众出战,本就在多疑的云天星心中留下了一道阴影,反倒令他对之前的满满信心产生动摇,故而才想借此来摸摸对方的高低深浅。

    "那你认为呢?"云天星在弄清对方的虚实之前,根本不敢回答这个问题。

    "我说有八成胜算,你信吗?"陆随风戏谑地道:"所以,留点悬念在最后,也不失为一种趣事。军神大人邀我到此,想必已有了更好的提议?"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