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七百九十八章两只蝼蚁而已!

正文 第七百九十八章两只蝼蚁而已!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狂燥老者的脚掌踏落地面,禁不住向后踉跄地退了几步,这才稳住身形,抹去嘴角的血渍,深透了一口气;"在老夫的"烈焰焚云"之下,非死即伤,没有人可以全身而退。"

    "雕虫小技!"包裹在熊熊烈焰中的青凤,口中吐出一声冷哼,念动间,凭空掀起一股龙卷旋风,呼啸着席卷熊熊烈焰,冲天而去。

    青凤的身形完好无损的呈现出来,狂燥老者脸上的肌肉禁不住抽动了一下,目中透出一抹不可思议惊愕之色;"小丫头果然有点实力,不过,仍改变不了败之一途,老夫让你见识到真正的实力有多恐怖。"

    青凤鄙夷不屑的撇撇嘴;"像你这种货色,我只须动个念头,都会让你倾刻灰飞烟灭。我说这话,你自然不信,还会暴跳如……"

    "小子狂妄!"狂燥老者果然被激怒了,气势浑然一变,腰背一挺,不算高大的身体瞬间挺拔如山,似若一座高不可攀的山岳,令人生出一种仰视感。

    青凤的身上的气息却是尽数收敛回体内,没有一絲一毫的外泄,全身上下似若一把出鞘的利剑。凌冽的剑意冲霄,仿佛刺穿天穹弥漫虚空,锋芒无尽,锐不可当。

    噗!

    狂燥老者隐隐听到自己如山的气势,一下被戳破的声音,霸气无尽眼中闪过一抹骇然之色;"很好!值得老夫拿出真实的实力与你一战。"

    "乾坤境初阶而巳,值得这般藏着掖着么?倾力出手吧!"青凤语带戏谑的出声道。

    那位被古蓝星剑势镇压住的黑袍老者,仍摆脱不了那点点金芒碎星的笼罩,死亡的危机无处不在,身上的黑袍已被切开了数道口子,有血隐隐透出。

    那位狂燥老者骤然朝前踏出一步,一股如渊如海的气势轰然爆发,枪交左手,右手的一条手臂仿佛撕裂云层,从天际深处骤然探出,与此同时,一道浩瀚狂霸的拳劲,山崩地陷般的随着狂燥老者的手臂轰击而出。

    一拳出,锐利无铸的拳劲所经之处,章叶狂卷翻飞,地面上犁出一条长长的深坑,一直延伸至青凤的脚下,这才嘎然而止,望之令人头皮一阵发麻。

    青凤的瞳孔微微一缩,身上的剑意锋芒更加炽烈,仿佛看到她的全身浑然凝聚成一把锋芒无尽的绝世利剑。

    斩!竖指为剑,一声凛冽的娇喝,心神微动,看似虚无的剑意,瞬间凝聚成一道有若实质般的惊电剑光,可怕的锋芒纵横无匹的斩劈在如山霸道的拳劲之上。

    轰隆!

    空气在可怕的撞击力下,轰然炸裂开来,肉眼可见的形成了闪亮的涟漪波纹,四下扩展开来,生生将周边的地皮掀起一层。拳劲剑气撞击所产生的气流风暴大得惊人,人在其中绝对会被撕裂破碎开来。

    这次碰撞只不过是一种试探性的出手交锋,并不是双方最强的攻击手段,真正的战斗似乎才刚刚开始。

    "竟能不动声色地化解这一拳,的确有狂妄的资格。只不过,这只是试探性的一拳,接下来的一拳,你会明白花儿为什么会这样红?"狂燥老者拂了拂身上的草木尘土,暴唳地?了?嘴唇。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这小丫头真的藏得很深啊!战到此时,还未看见她发动一次真正的攻击。"一旁观战的白衣男子暗自喃喃道;"看上去还能这般气定神闲,似乎还游刃有余。"

    霸拳断流!

    狂燥老者的拳势隐含着一股霸道强横的浩荡意境,几乎在瞬间,一拳轰出,一下撕开前方的空间,有若万马奔腾般的朝青凤席卷而去。

    一剑西来!竖指为剑,青凤眼中的瞳孔几乎填满了闪耀的青色流光,瞬间化作一道惊电,迅猛中带着些许风云意境,虚浮不定地迎向奔湧而来的裂山拳势。

    噗嗤!

    风云剑气和浩荡的拳势在途中撞击在一起,地面一阵颤抖,空气似若煮沸的水一般剧烈波动,狂暴的气劲朝四方辐射开来。

    狂燥老者的这一道浩荡与霸道完美结合成一体的拳势,青凤的一剑西来,却是以四两拨千斤之势,精妙无比的分解了这一道惊天霸拳。

    狂燥老者被这反震的气流冲击得蹬蹬蹬的一连暴退十来步,才稳住身形,张口喷出一蓬血水。青凤陆的身形略为地轻晃了一下,手中的剑势也为之一滞,就在这时,另一个一直闲着的黑袍老者,像是意识到狂燥老者并非这小丫头的对手,突然一下冲了出来;"小丫头强得离谱,顾不得许多了!

    两位黑袍老者,一左一右,遥遥锁定青凤,空气中弥漫着蒸腾的杀气,令人感到胸闷气憋,几欲窒息。

    "切!两只蝼蚁而已!"青凤根本无视于两老者的气势镇压,浑身上下隐隐散发一种君临天下的气韵,身上的气息凝而不散,反显得更加凛冽冷厉。

    嗖!

    那位狂燥老者当先怒极而动,一抹身影在月色下划出一条隐约的虚线,身体移动间,犹若幽灵般迅捷,瞬息便欲贴近陆随风身体,似欲给予猝不及防的致命一击。

    这狂燥老者非旦拳势霸道惊天,连身法速度也堪称一流,当真令人所料不及。只可惜,身法速度却是青凤的强项和优势,此举直有班门弄斧之嫌。

    碧水长天!

    与此同时,另一位黑袍老者的身形也陡然踏步暴起,伴着一声虎吼,一掌拍出,一道波浪形的碧色流光划破前方的天空,骤然呈现出一幅水天一色的景象,唯剩一线碧光蔽目。

    同一时间,狂燥老者的一条手臂再次撕裂云层,从天际深处透出,浩瀚狂霸的拳劲击出,势若陨石般轰砸下。

    两老者十分默契地同时发起攻击,一个攻得诡异刁钻,一个霸道狂猛。两大乾坤境初阶尊者的联手攻击,同等修为之下,几乎连闪避躲藏的机会都没有,选择抗衡,更是嫌死得不够快。

    白衣男子并没有阻止这种以多胜寡的行径,他所要的只是最后的结果。望着这一幕,面罩下的嘴角微微掦起,却突然地凝固了;"这怎么可能?"

    青凤并没有选择闪避躲藏,也没有奋起反击抗衡,但觉有风一吹,她的身影便随之飘散开去,似若一缕轻烟般的突然消失无影。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两老者见状,心下不由同时一凛,没想到对方的身法速度竟到匪夷所思的程度,整个人似乎巳同空气融合成一体,连身上的气息都消失无踪。

    紧接着,诡异的一幕发生了,一束青色风刃突然一下切入陨石般狂霸拳劲中,意外地,并未发出惊天撼地的轰然震响,只是诡异地发一道不太响亮的"卡嚓"声,尚未成型的的陨石拳劲骤然破裂开来,随之分崩,瞬间化化为无形。

    而那束青光中残留的一絲气劲飞窜而出,恰好划过狂燥老者的左肩臂,一声闷哼,带起一缕血花飞溅,负痛飞退。

    另一位黑袍老者发出的"碧水长天",牢牢锁定了攻击的目标,波浪形的掌劲锋芒,似乎如愿以偿横切过对方的胸腹,只不过,他神色间非旦没有一点喜色,反透出一片惊诧之情。

    掌锋所过之处,竟然毫无一点着力之感,仿佛洞穿中的是一团虚无的空气,很快意识到那只是对方的一具虚影而巳。

    对方的身形明明巳被自己掌势锁定,竟然还能幻出残像,真身那里去了?惊疑之下,顿觉一种强烈的危机感袭上心来,心中刚暗道一声;不好!

    果然,一道眩目的青光在"碧水长天"的掌势中骤然炸裂开来,瞬间化作千百道青色风刃,每一片都充斥着铮铮杀气,所到之处,空间一阵扭曲,"碧水长天"的掌势随之轰然崩散。

    黑袍老者心头骇然,背心已然湿透,"可恶!"眼见自己最强的这招杀技被对方所破,怒意顿时上掦,迅速收拢溃散的水之玄力,瞬间凝炼如刃,一道碧光掌芒,势若奔雷朝着青凤横斩,斜削而去。

    以快对快,毫无取巧的以力撼力,黑袍老者意欲凭着自己百年的实力修为,强势的镇压对方……

    殊不知,每一次的撞击,黑袍老者都感到一股股强力的反震,一缕缕绵柔的气劲不断地传自手掌,手臂,一阵阵麻痛感令他的手掌颤抖不已。

    黑袍老者手腕一振一颤,瞬间暴刺出数十道碧光掌影,势若滚荡潮汐般的一气喝成,一掌接着一掌,招招不离对方要害死穴,锋芒无尽。

    青凤的身形在对方凌厉掌势的攻击下,顷刻间便被撕裂得分崩离析的破碎开了。直到此时,黑袍老者的脸上这才终于透出开心的笑意,因为这一次觉得自己的手感真实无虚地绞杀着实物,那种洞穿的阻力,沉重的绞杀感,都在证明这一切的真实性。

    结果,很快便浮现,青凤身形竟然再次毫发无损呈现出来。进入"生死境"圣者这个层面,所幻化的残影亦虚亦实,虚实相兼,意之所到,每具残影真身一般无二,同样能发起锐利的攻击,至人死地。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