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七百九十四章来自云烟联盟的诡异书信

正文 第七百九十四章来自云烟联盟的诡异书信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所有府卫军将士的斗志都飙升到,人人热血沸腾,杀气奔涌,在风雨雷电中疯狂地追击四散奔逃敌军,忽东忽西,所到之处刀光纵横,剑气如虹,漫天血花绽放,挡者即死,触之即亡。

    暴风雨中荒原上,正在演绎着一埸血腥残酷的屠戮,随着时间的移动,惨呼凄嚎声逐渐的变得稀疏起来,尽管在雨夜中,空气中仍充满了死亡的气息和淡淡的血腥味。当最后一声凄厉的惨呼在荒原上响过之后,雷收,电隐,雨歇,天地间骤然变得一片死寂。

    雨后的风很轻,很清新,轻柔的风掀动着荒原的草木,便是这风将空气吹散,弥漫着一种悲切伤感的味道,很浓的血腥味,让任何人都会生出心悸的感觉。

    一具具,横七竖八的躯体遍布,这一片荒原的土地都染上了殷红的颜色,低洼处都变成了血色的池塘,血水不断地往下流淌。

    一埸酣暢淋漓的袭营大战,终结了这支前锋军的使命,除了万余铁骑得以逃窜之外,几乎全军覆灭。而击溃这五十万前锋军的,仅仅只有七万五千之众,这个比例数字足以震撼人心。

    这是与云烟联盟大军的真正第一次交锋,云岚城却以一埸如同神迹般的战役,拉开了这埸战争的序幕,鼓舞了反战联盟军的信心,斗志,没有反抗,就永远不会有平等相处!

    数日后的黄昏,云烟联盟的主力大军终于抵达了千叶镇,并未立即发动攻势,而只是在三十里外的荒原上安营扎寨,四百五十万大军绵延数百里,举目一片军旗招展,尤为壮观。

    由于前锋军的覆灭,在云烟大军的将士心中留下了巨大阴影,军心士气低迷,此时发动攻势,实为不智之举。一代军神云天星自然明白这个道理,他需要精心谋划一次必胜战役,来唤醒全军将士的信心和斗志。

    "指这埸战役的是一个名叫慕容轻水的女子,在飞霞城中有女军神之称,果然是出手不凡,此役足可令其名留青史。"一处高地上,一代军神云天星迎风而立,淡淡地出声道,目光投向远处的敌军阵营。

    "三叔,飞霞城是不是已叛出了云烟联盟,否则,城主的妹妹怎可能出现在对方的阵营中,与我们为敌?"开口说话的人,竟然是陆随风的老熟人,云烟城的少城主,云飞掦。

    "那倒不是!应该是她的个人行为,飞霞城已通传了此事。"一代军神云天星抬头望了望头顶的星空,像是陷入了一种深深的沉思。

    "对方为何要在河对岸的开阔地布阵扎营,一旦遭到强大的攻击,岂非连退路都没有。"云飞揚困惑不解的说道:"这本是最普通的军事常识,这女军神会不知道?只怕其中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玄机。"

    "的确如此!看上去是一个很简单的布局,七座营寨以北斗的形式排列,与这头顶上的北斗七星何其相似,彼此之间似乎还有着一种微妙的联系,整个阵容笼罩着一种飘渺玄奥的气息……"一代军神云天星微皱了皱眉;"像是在向我们发出一个信号;若连这个阵都破不了,那这埸战争就无须再进行下去了。"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为什么?一个阵势就能够结束一战争?这未免也太儿戏了!"云飞掦不以为然冷笑道。

    "战争不是仅靠数量上的优势来决定胜负,那是一埸斗智,斗勇,斗力的惊险搏奕。否则,五十万前锋军又怎会被区区七万之众击溃,这难道还不足以说明一切!"一代军神云天星淡淡地笑道:"飞掦,你与那位女军神相差得太远了,希望你能在这埸战争中尽快的成熟起来。"

    第二天,云烟大军仍是安兵不动,并没有轻易地向河对岸的营寨发起任何攻势,似乎很沉得气,或许正在暗中谋划惊天行动,千万别认为一代军神是虚有其名。

    就在这时,慕容轻水接到了一封令她十分意外而又震惊的信,而是来自云烟大军阵营的信。

    "见一面,否则,血洗飞霞城!"后面附上了一个时间,地点。

    信上,只写了这么简单的一句话,除了充满着血色的恐吓,还包含着许多扑朔离的意思,让人一时间揣摩不透。

    "还是什么一代军神,竟连种不入流手段都使用得出来,真够无耻!"青凤鄙视地出声道。

    "轻水姐一下灭了人家五十万前锋军,换着我也咽不下这口气,不过,也会在战场上,堂堂正正的交锋,绝不屑用出这种下着手段,这太低劣,没品味了。"古蓝星撇撇嘴道。

    "连星儿都有这种觉悟,一代军神又怎可能没有这种境界,虽不知为什么要见轻水姐,却应该没有什么恶意,此举也只是一种比较无奈的手段,淡不上无耻一说!"紫燕分析地道。

    "都说是一代军神了,自然不会按张出牌,更不可以常理去推论,出手就要逼你出招,绝不会无功而返。"陆随风淡笑道:"这也是一埸战役,你若不去便落了下风,心里上就会罩上一层挥之不弃的阴影,在未来的战埸上便会缩手缩脚的累累犯错。如果去了,说明你的心中有所顾忌,这个顾忌就是你至命的弱点,同样可以加以利用。所以,去与不去,他这一局都是赢家。"

    "这一招果然够阴毒!只不过,到底是去,还是不去?"古蓝星没有多少城府,显得有些不耐地道。

    慕容轻水一直沉吟未语,似在权衡着这其中的利害关系,陆随风的话像是一下点醒了她,这是两个军神间的心智较量,退缩,就等自叹不如,将会从此在心下留下一道枷锁。

    "我并不相信对方真会血洗飞霞城,至少大战将至,普通人都不会做这种本末倒置的事。不过,我仍要去会会这位所谓的一代军神,知己知彼,这是双方目前都最想做的事。"慕容轻松一语道破其中的玄机,众人闻言皆觉有理。

    "轻水姐即然决定了,那就让凤儿和星儿陪上走一趟,就算发生了什么变故,也可保证全身而退。"陆随风若有所思地说道:"为了不让飞霞城鱼池之秧,可以将我的存在透露出去,让对方感觉到你不过只是个执行者而已,反而会让他又多一层患得患失的顾忌。"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这的确不失为一个好主意,即能打消对方迁怒飞霞城的想法,又能在对方心里布下一道阴影。此行又有两个生死境圣者保驾护航,安全应该没有问题。

    冷月如勾,斜挂天边,慕容轻水按照信上的时间,如约来到一处视野开阔的荒原上,远远地看到一个男人孤单的背影,一匹孤单的马在悠然的吃草。

    慕容轻水仍是一身白衣,只是脸上罩了一层轻纱,而巧的是这个孤单的男人也是一袭如雪的长衫,脸上同样罩着一层面纱,似乎都不愿以真面目坦然相对,足以说明两人都属于同一类人,谨慎,小心,多疑,做事都喜欢留有余地,退路。

    慕容轻水抬了抬手,示意青凤和星儿留在原地,两女警惕地感知了一下四周的环境,除了发现百米外另有三人存在,并没有其它的危险情况,这才放心的点点头,表示安全。

    相距十米,慕容轻水停下脚步,男子同时转过身来,面罩下的一双目光落在慕容轻水的身上,眼中闪过一絲微不可觉的诧意,对方的装束居然与自己一样,一袭白衣,不露真容,这绝不是巧合。

    有风吹过,掀动两人如雪的衣衫猎猎作响,彼此默默地对视着,互不相让,那是一种精神层面上的交锋,气势上的搏奕,恰似看不见的刀光剑影,空气中发出絲絲细微的炸裂声。

    这种无声的搏奕,或许很久,也许刹那,两人都同时收敛起探试的目光,面罩纱巾下流露出的神情没人知道。

    "你果然是慕容轻水!否则……"白衣男子之前的所为只是意在验证对方的身份,足见其心性的谨慎,多疑。

    "区区一介女流,你认为会有人愿意降尊来冒名顶替?未免也太高看小女子了。"慕容轻水语带自嘲的出声道,从容而淡定,气势上絲毫不落下风,令对方那种来自上位者的威压荡然无存,不得不摆正位置,平等对话。

    白衣男子微不可觉的皱了皱眉;"战争中没有年龄性别之分,只有敌人和对手。同为善谋者,用点手段来会会你这位巾帼女军神,你不会太介意吧?"

    "介意?"慕容轻水摇摇头;"异地而处,对于一个最高指挥统帅来说,最糟糕的莫过于知己不知彼。我只是出于"理解"而来,并非因为那虚张声的恐吓之言。就算是飞霞城真的叛出了云联盟,此时此刻,如果你真是一位智者,自不会去这种本末倒置的事了。更何况,飞霞城为了云烟联盟的利益,已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有功,而何罪之有?所以,我只用"理解"二字来说明我赴约的原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