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七百九十二章一埸暴风雨正在酝酿

正文 第七百九十二章一埸暴风雨正在酝酿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布阵!"对峙的瞬间,但见金甲阵容中令旗一扬,金色人流一阵闪动变换,迅速地形了一个怪异的三角战阵,完全属于攻击性的势态。一旦发动,必将一往无前,视死如归,不击溃敌人绝不停止。

    "这……五千步军竟敢对八万铁骑发起攻击?疯了!"有人惊呼出声,敌骑阵中顿时一片哗然,讥笑之声荡起。

    杀!趁敌轻敌,鄙敌之际,五千金甲同声暴喝,风雷刀齐出。

    吼吼吼!

    天地间猛然响徹一片龙吟狮吼,五千只三丈高的龙狮兽突现战埸,滚荡的蹄声奔腾如雷,大地为之悚悚震颤……

    所有敌军坐下铁骑像是受到了极度的惊吓,纷纷狂暴的掀蹄而起,惊嘶哀嚎,四下奔走乱窜,根本无法控制,敌方骑阵顿时一片混乱不堪。

    与此同时,两旁的高坡丛林间,传出一阵密集的箭矢破空声,漫空寒光如雨倾泄。倾刻间,成片成排的铁骑饮箭溅血倒下。有些箭矢甚至一穿二,一透三,连绵不绝洪流般的席卷敌阵。

    箭雨过后,五千金甲已是人兽合一,势如狮如马群,排山倒海般切入八万铁骑的阵营中。龙狮所到之处,一片人仰马翻,血光冲天。金甲纵横过后一片如电刀光,血海翻卷,哀嚎响彻天际。

    "有埋伏!快撤!"有人喊声刚落,便见眼前闪过一道刀光,很冷,很凉,无情划过脖子,热血喷溅,随即被身旁的铁蹄无情踩踏……

    狭窄的山道间顿时一片马嘶人叫,偌在广阔的平原上,这八万铁骑有如入洪水猛兽般的可怕,但在这不算宽的山道间,非旦毫无任何优势可言,反倒变成了相互冲撞踩踏的局面,受惊坐骑的失控之下四处乱奔乱窜。

    杀!杀!杀!

    与此同时,道路两旁的高坡丛林中杀声震野,成千上万的刀枪剑影奔湧杀出,有若山洪狂流般汹涌滚荡,漫坡遍野地杀奔而出。

    蜂涌奔杀而出的数万金甲,个个更是杀气凛然,所到之处,人仰马翻,挡者非死即伤,皆无一合之力,有些铁骑将士兵刃尚未挥出,便被斩落马下,甚至连人带马的被劈成两瓣,血光迸溅中残肢断臂触目皆是……

    惊恐万状的铁骑顿时乱作一团,根本无法组织起有效的防御和反击,大都是散兵单骑般的应敌,一个照面,刀光一闪,银枪一挑,便跌落马下,倾刻成了一具尸体

    血腥的残酷杀戮中,身边的战友同伴纷纷不断倒下,满目残肢碎尸反倒激发了心底的血性,有部份铁骑殊死抵抗,瞬间便被无情劈开胸膛,斩下头颅,砍下手臂,纷纷被倾刻绞杀。

    "冲出去!"一位铁骑军官带着不足千骑疯狂地强行突破围杀,仓惶的绝尘而去。

    未及脱逃的人马都在一片惊呼惨嚎声中,血雨倾洒的变成了一具具尸身,洼地山道上人尸马尸纵横交错的堆积如山,血水像河流般的顺着斜坡汩汩流淌,空气中弥漫着挥之不弃的浓烈血腥味,幽冷的夜色星空下,呈现出一幅惨不忍睹的人间修罗埸。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一埸震天撼地的血战之后,天地间恢复了原来的沉寂,这支杀神般的军队尽皆偃旗息鼓,刀剑归鞘,再次无声无息的隐去,没人知道再出现时,又会上演什么惊天动地的埸面。

    "完了!这是一支怎样恐怖的军队,"站在高处的将军远远的望着这一幕,本是前去增援的十万铁骑在途中遭敌伏击,除了脱逃的不足千骑,几乎全军覆灭。

    "我想,之前的那支追击的大军,也遭遇了同样的命运,我军无论是战力,还是战术,都与对方相去甚远。"将军悲切的言道:"我有一种预感,这埸战争,我们未必能赢!"

    将军的这番话本是对着身旁的葛副将说的,只不过,这位葛副将却痛苦的闭着眼睛,已不能再开口,因为他的脖子上有道伤口,血,正在汩汩的流淌。

    将军静静地望着那具己被割断了喉管的尸体,斜斜的跌落马下,眼睛渐渐的湿润了,喃喃地道:"或许,这埸战争一开始就错了。"

    "你们发动这埸战争是为了称霸天下,我只是为了生存!"一道冷漠的语音浮起;"如果不奋起反抗,就永远不会有平等相处!如果不流血,就没人知道我们守护家园的意志决心!"

    将军悲凉地一笑,从马背上下来,望着前方的五米处,立着一个全身包裹在黑衣中的人影,之前的话就是从这人影的口中说出来的。

    "你本可以早早的脱离战场,然而,你没有!"人影说道:"作为军人,你赢得了尊敬。作为一个指挥官,你却不合格。你走吧,这埸战斗已经结束了!"

    将军摇摇头;"我痛恨战争,更痛恨发动这埸战争的人!"将军仰天吼道,突然拔出腰间的长剑,横在脖子。

    黑暗中的人影微动了动,像是要阻止对方的愚蠢行为,但已经晚了,长剑锋回,抹过了咽喉,却依然站立着,眼睛望向远处尸横遍野的战场。

    "我知道你愧对这些无辜战士,但,这就是战争!"人影的手垂下,叹息地道,将军的身体重重的倒下。

    "其实,我也痛恨这埸战争!"人影转身离去……

    战斗结束后,府卫军和龙狮卫很快便撤离了战场,没人愿意在这种地獄般的环境中多留一分钟。尤其是朝阳升起,照在这些堆积如山的尸体上,让人意识到这样的血腥杀戮已持续了一晚上,近二十万生命再也看不见第二天的朝阳。

    战斗总会以一方的败亡而结束,胜利的一方仍能感觉到这些尸体中散发出的不屈意志,充斥着战场的每个角落。没有时间去埋葬这些勇敢敌人的尸体,离开时,所有将士都沉寂的静黙,用这种方式来表达对真正军人的敬意。

    云烟联盟的五十万前锋军,一夜之间便折损了二十万大军。所有派出去的通信骑兵都是一去不回,所以,只当是与前去追击敌人的二十万大军,暂时失去了联络,并没认为会被歼灭。于是,前锋军并未继续向千叶镇挺进,而只是在原地扎营等待。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已是傍晚时分,原本灰蒙蒙的天空,忽然变得阴云密布,一埸暴风雨正在酝酿。

    "已是深秋了,这荒原上仍是多雨。"一位身披银甲的将军在一位副将的陪同下,走出中军大营,将军的脸上,已经看不到统领前锋军出发时的那种意气风发的神情,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化不开的淡淡忧心。

    "将军不用担心,派出去的大军很快就会回来,在这荒原上,十万铁骑就是霸主,有他们的增援,就算遭遇强敌也能从容对付。"副将宽慰的分析道。

    "都一日一夜了,除非已全军覆灭,否则,也该回来了!"将军若有所思地言道:"其实,战争的最大乐趣,就在于它无穷尽无尽的变数,一切皆有可能发生。不论胜或败,都要学会冷静的去对待,损兵折将再所难免,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方寸大乱,失去了信心和斗志,那将会导致不战自溃。"

    副将闻言频频点点头,露出一副受教的神情;"按照你的吩咐,又派出几路通信骑兵,希望这次能有所收获。"

    两言谈间,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整个荒原一下被无尽的黑暗笼罩了起来。一阵电闪雷鸣,狂暴的风雨不其而至,天地一片迷茫。

    在夜色笼罩下的暴风雨中,数十道人影像雨雾中飘浮的游云,朝着前锋军大营的上方无声无息的飞掠而去。

    由于风雨的原故,营帐外的巡逻的哨兵明显少了许多。这些人影落地的瞬间,守在营帐外的哨兵,都已被风雨中袭来的箭羽射中咽喉,安静的躺下了。

    一个全身包裹在黑衣中的人影,掀开帐门闯进帐内时,一位高级将领像是从梦中突然惊醒过来,迅速地翻身坐起,同时将身边正在熟睡的女人一把抓了起来,挡在自己的身前,惊惶莫名的望着眼前突然闯入的不速之客,身上升腾起一层厚厚的护体光华。

    淡蓝的护体光华顿时照亮的大帐内,女人的身体却是一絲不挂,一对隆起的丰胸剧烈的乱颤,这是从附近村落中临时抓来解欲的女人。

    高级将领一下回过神,立刻意识到遭遇了刺杀,正欲出声呼救,却是大张着嘴叫不出来,胸口传出一阵剧痛,低头往下一看,一把颤悠悠的长剑,闪烁着森寒的光泽,透过女人丰满的胸脯,刺进了他的身体。

    "野花身前死,做鬼也风流!"一张看上去很年轻的脸,出现在他眼前,带着诡异的笑容。

    剑抽了出来,女人雪白的胸膛上,顿时绽放出一朵朵殷红如血的鲜艳桃花。那将领的身子一软,与身前的女人倒作一团。

    另一处营帐内透着微弱的灯火,三位身着将领甲胃的男子围坐一张摆满了酒莱的桌前,把盏轻饮慢品,神色间都是堆满了一种淡淡的忧色。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