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七百九十章点燃了这埸战争的火焰

正文 第七百九十章点燃了这埸战争的火焰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傲云联盟与云烟联盟之间,一直以来都势同水火,时有小打小闹的摸擦,但都懂得适可而止,一旦稍有触碰底线,双方的高层都会立即出面制止,尽可能的不让势态扩大。

    但,傲云联盟此番大规模的出兵声援云岚城,无疑是在向云烟联盟宣战,同时也打破了中央大陆近千年来,相互制约的平衡格局。

    一时之间,四面八方的大军都是不断地朝着流云城涌去,那里将会成这埸战争的主战埸么?数千里的区域内已是各路大军逐渐云集,敌我双方都是严阵以待的相互对峙着,似若一个巨大的火药桶,大有一触即发之势。

    然而,主战埸的战火尚未点燃,它所产生的巨大影响已很快的显露出来,中央大陆的其它区域已是战火烽烟四起,各个势力联盟已开始大打出手,不是在了断往昔恩怨,就是在扩张势力,地盘,无数的城池都是在不断的频频易主,可谓刀枪四处起,血流成江河……

    随着各路大军的不断涌现,云烟联盟在流云城的巨大优势,在逐步的被缩小和淡化,尤其是丹师城和器师城的大军突然出现在战场上,绝对比傲云联盟的宣战,更令人感到震撼不已。

    众所周知,这两股势力的特殊存生,从古至今,就从未曾涉及,甚至过问过大陆之上的任何一处分争事端,更别说是参与如此大规模战争了。

    没人知道是什么逆天的原因,令这两股特殊的存在,竟然不顾一切的同时出现在战埸?云烟联盟的高层曾一度怀疑,他们的此举应该是冲着那珍贵无比的彩虹晶脉而来,甚至派人前往承诺,一旦拿下了云岚城,将无条件的分出一半来。

    殊不知,前往谈判的使者连军营大门都进不去,摆明了是没得谈。这个结果令智谋如海的一代军神云天星也是被弄得一团雾水,困惑不已,寻不到一个合理的解释来。

    更让人吃惊的是竟然在一夜之间,所有在云烟联盟任职的丹师,器师,像是不约而同的纷纷辞职离去,没有任何理由,几乎都是众口一辞;奉招而回。

    这是一种态度,摆明了敌对的立埸,没有了任何回旋的余地。一支失去了丹师,器师支持的大军,战斗力无疑会大幅的下滑,甚至会导致军心浮动。一埸战争没有丹药辅助,死亡率会成倍增长,受伤的士兵得不到丹药的及时治疗,便会失去战斗力,甚至生命。兵器损坏了,得不到器师的及时修复,如何再上阵战斗?

    这对云烟联盟的大军来说,战火还未点燃,已被对方在暗中摆了一道釜底抽薪,未战已先输了一招。这足以说明对方指挥官的智计谋略,绝不在一代军神云天星。

    从敌我双方的军力和整体布局来看,己从之前的众寡悬殊,变成了一种几乎势均力敌的格局。

    流云城的外围有丹师城的两百万大军,器师城以及风,楚两家的大军,共计三百万,再加上傲云联盟的五百万大军,总兵力惊人的达到千万之众。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对方这些来自四海八荒的各路大军,表面看去像是一片散沙的各自为阵,但看在一代军神云天星的眼中,却是不以为然,傲云联盟的大军突在最前,似若一支随时待发的利箭,丹师城和器师的两路大军,却是稍稍拖后位于左右两翼,彼此之间隐隐形成一种遥相呼吁的势态。

    从高空俯看下去,就像一个庞大的三角战阵。一旦发起攻击时,千万军齐头并进,滾滚席卷碾压,遭遇攻击时,却是三足鼎力,固若金燙。

    云烟联盟同样调集了千万大军,在流云城外围的数百里区域,布下了一个苍鹰掠空的巨大战阵,两翼张开,势如一只欲飞的凶悍苍鹰。

    两军遥遥对峙,未战,数百里的区域内已弥漫着汹涌蒸腾的杀气,战火一旦触发,将会是旷古以来,前所未见的惊天大战。

    然而,双方的最高指挥官,似乎都不担心这种庞大的紧张对峙局面,这只是一种战略上的相互牵制和威慑,都知道真正的主战场恰恰不在这里。

    因为,一代军神云天星,已亲率五百万大军悄然的直接挺进千叶镇,那里才是这埸席卷整个中央陆战争的导火线,只有灭了这根导火线,战争才可能结束。

    在这埸战争中,一座微不足道积弱小城,却扮演起战争的主角,搅动整个中央大陆的格局,并与霸主级的云烟联盟形成了对抗之势,这埸战争无论会导到什么样的结果,都会对中央陆的未来产生深刻和巨大影响。

    夜,无星,无月,沉黑如墨。

    一队约有百人的骑兵正在一处荒野山道上匆匆奔行,这是云烟联盟前锋军的通信骑兵分队,任务是求援。

    因为,一支十万人的前锋军为了追逐一股约有万人的敌军,脱离了大队,殊不知被诱入一处峡谷中,面临着全军覆灭的危机。但,就在这短短的数十里路途中,这支骑兵通信却是屡屡遭到袭击,这任务就便得格外的凶险了。

    但,军人的天职就是服从命令,就算明知道这是条路通往地狱的大门,也必须克服内心的恐惧,义无反顾的走下去。

    尽管夜凉如水,这队骑兵的脸上都是紧张得直冒冷汗。

    "队长,马上就要离开了这荒野山道,应该不会再遭遇袭杀了吧?"一位领头军官的旁边,一名十分年轻的士兵,突然出声言道,话语中带着一絲颤抖。

    夜,静得让人心悸,除了踏踏的蹄声,再听不到任何声音,这份死寂,让人毛骨耸然。就连有节奏的清脆蹄声,都显得尤为刺耳。

    "闭嘴,你这是找死吗?别说话,留意四周!"军官厉声怒斥道。

    年轻士兵骇然的闭上嘴,没想到他听到的这位军官的训斥,最后竟成了对他的遗言。

    在这队骑兵的后方,悄然现出一群幽灵般的身影,漂浮在空中,飞速地靠近这队骑兵。

    远处的黑暗中,隐现出一片灯火,那应该就是前锋军大队主力的监时住扎营地,军官终于深深的透了一口气。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嗯,下雨了!"军官突然觉得颈项间一片湿漉漉的,下意识地伸手摸了摸,脖子和手传出一股温热的感觉,同时嗅到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是血!"军官骇然地收回手,发现一直紧随在身边的那位年轻士兵,头突然一偏,软软的倒在身后的一个黑影怀中。

    "有敌来……"军官刚张开嘴,便见一道寒光划过自己的脖子,他的身后不知什么时候坐着另一个人,轻轻地将他的尸体掀下马去。

    战马仍在奔行,忠实的履行着它的使命,却不知道马背上已换了主人。夜,悄无声息的呑噬了这队通信骑兵的性命,终结了他们的任务,马朝着相反的方向奔驰而去。

    晚风吹过,一缕秀发轻柔的飘舞,慕容轻水站一处峡谷的崖壁,一袭白衣在夜色中显得尤为的醒目,抬手捋了捋被风吹乱的发絲,飘浮在空气中的血腥味,让她忍不住的皱了皱眉,她不喜欢血,更不喜欢这股血腥的味道,却又常常在制造这种血腥埸面。此刻,脚下的峡谷中,又是尸横遍野,血流如河的惨烈景象。

    夜空中回荡的惨呼惊叫声,越来越微弱稀少,最后归于沉寂,也就意味着峡谷内的战斗巳经结束,被诱入谷内的十万前锋军已被彻底的剿灭。这一仗,算是真正点燃了这埸战争的火焰。

    "轻水姐,这前锋军的将领也太目中无人,自视过高了,居然派这点人就来敢追杀我们,连龙狮卫都没有出手,仅凭府卫军就轻松的全部灭杀。"坐在一旁的胖子取出一块碎布,轻轻地擦拭着手中的一把黝黑的大剑,高高的举起,轻吹了一口气,剑身上流过一道如水的光华。

    "好剑,这是什么品级?"慕容轻水忍不住赞叹出声。

    "当然!这是我们老大特地为我量身炼制的,无品!"胖子自傲的说道:"呵呵,无品的意思是,这把剑器已超越了九品十阶的存在,称之为灵器。"

    "灵器?"慕容轻水涉猎极广,对器刃一道也知之甚深,却从未听说过有九品十阶的存在,更别说是灵器了。

    "轻水姐这就不知道了,我手中的这剑叫做"龙吟",是一把已完全俱备了灵性的剑,人若无魂,就是一俱行尸走肉,剑若无灵,犹如一把冰冷的杀器。拥有灵性的剑体,需要滴血认主,只有得到剑灵的认可,可以和拥有者产生一定的共鸣和沟通,一旦有危险降临时,还会提前出声示警,旁人稍有触碰都会遭到反噬。"胖子侃侃的言道。

    "真有如此神奇?"慕容轻水闻言,已完全颠覆了她认知的高度,不由好奇的审视胖子手中的这把剑,顿觉心神一阵迷离晃忽,耳中但闻龙吟啸天,眼前一片风卷云涌,龙腾九霄……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