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七百八十六章城门洞开,血腥杀戮

正文 第七百八十六章城门洞开,血腥杀戮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发现前途的路上,被无数乱石巨木阻拦,领军主将立刻意识到了危险的存在;"当心有埋伏!"喊声刚落,头顶星光骤然微暗,接着便听见一阵密集的箭矢破空声,漫空寒光如雨倾泄。

    狭窄的山道间顿时一片马嘶人叫,一波波的箭雨从两旁的高山林中突发袭射,瞬息便见一片片的坐骑中箭倒下,随即便被身旁的铁蹄无情踩踏……

    偌在广阔的平原上,这十万铁骑有如入洪水猛兽般的可怕,但在这狭窄的山道间,非旦毫无任何优势可言,反倒变成了相互冲撞踩踏的局面,受惊坐骑的失控之下四处乱奔乱窜。

    杀!杀!杀!

    与此同时,道路两旁的高坡丛林中杀声震野,成千上万的刀枪剑影奔湧杀出,有若山洪狂流般汹涌滚荡,漫坡遍野地杀奔而出。

    四面蜂涌奔杀而至的数万金甲,个个杀气凛然,有若虎入马群,所到之处,人仰马翻,挡者非死伤,皆无一合之敌,有些铁骑将士兵刃尚未出鞘,便被斩落马下,甚至连人带马的被劈成两瓣,血光迸溅中残肢断臂触目皆是……

    惊恐万状的铁骑顿时乱作一团,在这狭窄的山道间根本无法组织起有效的防御和反击,大都是散兵单骑般的应敌,一个照面,刀光一闪,银枪一挑,便跌落马下,倾刻成了一具尸体。

    血腥的残酷杀戮中,身边的战友同伴纷纷不断倒下,满目残肢碎尸反倒激发了心底的血性,有部份铁骑殊死抵抗,瞬间便被无情劈开胸膛,斩下头颅,砍下手臂,纷纷被倾刻绞杀。

    "冲过去!"铁骑将领带着近万人马疯狂地强行突破障碍,仓惶的绝尘而去。

    未及脱逃的人马都在一片惊呼惨嚎声中,血雨倾洒的变成了一具具尸身,山道上人尸马尸纵横交错的堆积如山,血水像河流般的顺着斜坡汩汩流淌,空气中弥漫着挥之不弃的浓烈血腥味,幽冷的夜色星空下,呈现出一幅惨不忍睹的人间修罗埸。

    一埸震天撼地的血战之后,天地间恢复了原来的沉寂,这支杀神般的军队尽皆偃旗息鼓,刀剑归鞘,再次无声无息的隐去,没人知道再出现时,又会上演什么惊天动地的埸面。

    粮草是一場战争的命脉,苍隆峡谷的大火焚尽三分之二的粮草,前去救援的十万铁骑在途中遭敌伏击,除了脱逃的近万人马,几乎全军覆灭。

    彻底被激怒了的云烟联盟大军,对着云岚城展开了一轮又一轮的疯狂攻势,发誓城破之日,就是血洗全城之时。

    号角战鼓声中,一批批的人流不断的涌出城头,如非有青凤,古蓝星,以及三十六位金龙甲卫的加入,这城头已不知陷落了多少次。

    战场上尽管血雨飞溅,不断有大片大片的攻城士兵在悲呼惨叫声中倒下。后续的大军并未因此而停下前进的脚步,踩踏着战友同伴的尸身继续朝前挺进。

    千百道云梯,无数的攻城战车开始贴近高大的城墙,成千上万的士兵悍不畏死,前赴后继地湧上城头。巨型的破门车凶猛地撞击着坚实的城门,隆隆之声震天动地。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如血的残阳映射在每个守城将士的脸上,从他们身上流露出的气息中,感觉不到一点惊惧和惶恐之状,一股无畏无惧的磅礴意志,从每个人身上绽射而岀。

    城头上杀声震天,血洒如雨,积尸如山,有敌人的,也有自己的将士。战至最后,这些尸身直接被疯狂的当作攻击物,朝着城下的敌军狂摔猛击。血腥的埸景残酷,悲烈!

    坚实的城门在巨形破门车持续不断的猛烈撞击下,巳出现稍稍松动的迹象。如不即时想出应对之策,后果不堪设想。

    经过惨烈的城头血拼激战,涌上城的敌军几乎被尽数灭杀。只余少许之敌负隅顽抗,很快便被彻底清除干净。所有贴靠城墙云梯和攻城战车也被悉数摧毁。

    然而,眼下面临的最大威胁来自于城门,这些巨型破门车紧贴着城根,是所有攻击的盲区,无法对其进行有效的攻击。

    城下的敌军不再对城头展开攻击,而是重新聚集起十万大军,其战略用意很简单,只待坚实的城门被巨型破门车撞破,便可挥军疯狂涌入……

    城楼之上,陆随风仍是一脸古井无波,这种局面的出现,自然都在他的预判之中,他本可让青凤,古蓝星,或金甲龙卫,跃下百米高城墙,轻松的摧毁敌人的巨型破门车。但,他却没有选择这样做,在埸的所有云岚城高层人物,都用紧张的目光投射在陆随风的身上,等待着他的最后决断。

    城门一旦被敌军撞破将意味着什么?绝对是一种灾难性的后果,所以,每个人心中都在想着该如何阻止这种事的发生,但,已没时间让人苦思冥想的去揣摩了,巨大的撞击轰鸣声震荡着每个人的耳膜,随时都破门的可能。

    陆随风果断的打出了一个只有守城将士才能看得明白的手势,紧接着,城墙一片人影连连闪动,守城将士纷纷离开坚守的位置,一队队有序不乱的迅速向城下撤离。片刻之间,五万守军已是人去城空。

    "这……"所有人都露出无比震惊的神情,虽然都对陆随风充满了绝对的信任和期望,但这种弃城的行为,却令人大为不满和困惑。

    在战争时期,身为全城的最高指挥官,有权力决定一切军事行动,不需要对任何人加以解释和有所交代。所以,只是冲着这些困惑,抱以一个讳莫如深的淡笑。

    "除了金龙甲卫之外,所有人随我一起离开。"陆随风说完,领着青凤和古蓝星当先走下城楼,这些云岚城的高层人物,毕竟与陆随风相处的时日不多,了解有限,在一片无奈的叹息声中,郁闷无比的随着离去。

    相比之下,大公子符万里对陆随风的认知就深刻得多,可谓是吃尽了苦头,所以,对他的这个决定除了好奇之外,还充满了一种十分兴奋的期待,猜想他面对这种危局,接下来将会如何岀牌,相信一定会是出人意料的十分精彩,刺激。

    砰砰砰……轰隆!

    整个城池一阵震颤,随着一声巨大的轰鸣声响起,坚实的城门终于在巨型破门车的持续撞击下,轰然破碎开来。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吼吼吼……在一片欢腾的呼喊声中,城外的十万大军已迫不急待的,朝洞开的城门,像潮汐般滚滚汹涌奔杀而入。

    经过了一连数日的血腥惨烈攻坚战,云烟联盟的各路大军都在严重减员,如再无法攻破这座城池,必然会陷入缺粮少食的局面,到时势必会造成军心不稳,士气低落的状况,再想破城只怕是再也无望了。

    如今城门洞开,所有的付出终于有了回报,一众高级将领都是兴奋不已,纷纷集结大军,准备血腥屠城!

    冲入城内的十万大军,朝着一条宽有七八百米的峡谷通道向前飞快的挺进,行进了约三千米后,才看见了峡谷的出口。

    同时骇然发现前面横着一条二三十米宽的河沟,不知深浅的水泛起蓝汪汪的色彩,弥漫着一种异样的刺鼻气味,让人生出水有毒的念头。

    不仅如此,河沟的后面更是耸立着一座百米高的城池,看上去比前面的那座更坚实牢固,就像是一座无法愈越的山岳,一道唯一可以通达的浮桥已被高高吊起,悬在半空。

    所有将士的心都在往下沉,直觉冰凉凉的感到全身发寒,后面的大军不知前面发生了什么状况,久久不见再挪动一步,不停的发声摧促,逐渐前呼后涌的乱成了一片。

    整整十万大军拥塞在一条三千米长的通道内,进退不能,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应对。进,前面是一座坚不可摧的坚城,还横着一条疑是投了毒的河沟,就算有攻城器械也是枉然,绝对是一座无法攻克城池。

    领军将领果断的决定暂时撤离这个十分危险的境地,只不过,一切似乎都嫌晚了,因为高高城楼上已发出了攻击的命令。

    刹那间,数万支箭矢已绽射而出,遮天蔽日般的倾泄而下,离城五百米内的大军皆无一幸免,一片惊呼惨叫声,鲜血漫空飞溅,成片成片的生命瞬间被抹杀,变成了一堆堆被箭矢洞穿的尸体。

    更令人惊颤的是此刻竟凭生出一阵可怕的龙卷飓风,呼啸咆哮着席裹起地面的积尸,像是被人刻操空一般,纷纷卷入泛着蓝光的河沟,无数尸体入水便发出一阵嘶嘶声,冒起一轻烟,随之便被很快的融解,化为无形。这一幕恐怖到了极致,心脏脆弱都当埸便被吓晕死了过去。

    离城五百米内顿时变成了一个真空地带,后面的大军没人再敢朝前愈越一步,骇然地纷纷向后拼命退缩,庆幸自己脱离了箭矢的射程范围,否则……

    殊不知,噩梦才刚刚开始,当射程外的大军稍觉安全时,通道上空的天光顿时一暗,抬眼望去,但见成千上万的疾风闪电雕漫空嘶鸣,盘旋,每只雕背上都像是端坐一个人,正张弓抬箭指向身下的人群。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