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七百八十二章 与城共存

正文 第七百八十二章 与城共存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慕容轻水浑身的毛孔顿时扩张开来,直觉致命的危机来自于身后,心神念动间,倾刻飘移开去。

    噗!

    拳劲呼啸奔涌而出,击破虚空,洞穿空气,只可惜,这一拳击碎的只是一团空气,竟然毫无着力之感,心下暗呼一声不妙,没有一点停顿,身形迅瞬移到一丈之外。

    唰!一道如雪剑气几乎同时绽射而出,同样撕破的是指挥官将领留下的一抹虚影。双方在急的移动中各自攻出了一拳一剑,击碎的都是彼此的残象,虚影。

    虚影,残像,在林木间闪烁,交错,迥旋,其中的凶险可谓步步杀机,彼此皆是险象环生,稍有疏忽不慎,势必会溅血当埸。

    慕容轻水像是撑握了对方瞬移的空间距离和度,提前闪掠至对方准备瞬移的位置,意欲施以拦截,纤指尖绽射一道凌厉剑气,斜斩而出。

    "哼!想要提前预判老夫出现的位置,只可惜,那只是一个陷阱,让你大失所望了。"指挥官将领的话音方落,身形再次闪现,落在慕容轻水所斩过的位置,趁对方微楞之际,毫不停顿地轰出一拳。

    对方能想到的,慕容轻水人又岂会想不到,一剑如雪,隔空斜劈而落,锋芒无尽,直接毁去了对方的拳势。

    身为乾坤境尊者,每个人都会留一些足以至人死地的隐秘底牌,不到面临万分被动的情势,不会轻易展现出来。对方的强大完全出了事前的预想,唯有抛出底牌,否则,想要很快分出胜负的难度很大。

    "好!即然如此,不妨就以彼此的底牌分一个生死来吧!"指挥官将领一脸怒容杀气的开声道,众所周知,底牌一旦用出来,便少一分保命的机会。

    慕容轻水人没有一点惊诧之意,不以为然地淡声道:"到了尊者这个层面,彼此自然都会留有以防万一的底牌,你若有,我自然也不会例外了。"

    双方的话音落地,指挥官将领浑身气势顿时汹涌浩荡,给人一种无限拔高的错觉,仿佛耸立天地之间,睥睨一切。

    山崩地裂!

    这一拳是指挥官将领裂空霸拳中的绝杀技,仿佛从星空深处轰出的一拳,摧枯拉朽的破碎虚空,塌天崩地般的朝对方碾压而来。

    对方的开山大斧断裂,没有另外再亮出别的兵刃,慕容轻水人也收剑还鞘,心神沉入手上的指尖之上,给人一种暴风雨前的可怕沉静。

    林中天光斗然一暗,一只如山大拳头遮住光影,轰然落下!

    十米方园,皆在这一拳的攻击范围内,令人根本无法躲闪。而慕容轻水此时也没生出过躲闪的想法,竖指为剑,一道数丈长的寒冰光华划空而出,炽亮的指风剑气,锋芒无尽。

    轰隆!

    如山拳劲与寒冰剑气轰然撞击在一起,浩荡的气劲旋流幅射开来,令人无比震撼惊骇的一幕生了,如山般浩荡霸道的拳势,竟然被数丈长的寒冰剑芒彻底贯穿,带着一往无前的决然意志,奔雷般的斩在指挥官将领的身上,幸好有玄力护体,抵消了大部分的剑气攻击,却仍挡不住这一剑之威,身形倒飞而出的同时,口中随之喷出一蓬鲜血。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面目扭曲狰狞的指挥官将领,人在倒飞的空中,左手箕张呈爪状,紧紧抵住去势未尽的剑指锋芒,虎口处已有鲜血流淌,足见这一击的威势有多么强劲。

    如再稍稍挺进几分,剑指锋芒势必会长趋直入的贯入体内。对方几番蓄谋欲致她于死地,之前若不是胖子在暗中提示相助,只怕此刻死的巳是自己了。所以,再大度的胸怀此时也不会生出慈悲之心。

    指挥官将领跌飞出去的瞬间,便已知道自己巳经败了,脑中仅存的一点清明告他,败的结果是什么?

    他做梦都想不到自己有一天,会沦落到这种被人追杀到上天无路的境地,一向高高在上的他,此刻唯一的念头,确是只有一个字"逃",只要能活出升天,今日之耻誓必十倍还之。

    轰隆隆!

    五六株碗口粗的树像是被陨石砸中一般,哗啦啦的从中折断,倒下一片,残枝落叶四散纷揚,一时间令人目难视物。

    慕容轻水很快便意识到对方的企图,指挥官将领却是借着这跌飞之势,人在空中强行猛提一口真气,生生震断身后的一切障碍物,让坠落的身形一下拔高数米,双腿一蹬一缩,整个人倒翻而出,瞬间折向窜入侧面的丛林中……

    "想逃!"慕容轻水一声娇哼,手中长剑飞揚,一束精光绽射而出,隐约可见一片冰晶划出一道凄美的弧线,瞬间破开落叶的阻碍,直朝人影飞窜的方向一闪而逝。

    啊!

    沉寂的山林间传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呼,余音环绕,回蕩,闻之令人毛骨悚然。

    良久,树声沙沙,鸟儿惊啼,丛林深处的某一个角落多了一滩血渍,一只刚才被斩落的手臂。

    对方已知道自己身份,如果让其脱逃,飞霞城就真的有难了,这后果会非堂严重。但,若大的莽莽山林中,想要刻意的去追寻一个惊弓之鸟般的逃亡者,几乎与大海觅针没多少差别。

    慕容轻水真的有些紧张了起来,却没现一直观战的胖子也同时没有了踪影,直到一声凄厉的惨呼,从百米外的山林间荡响,这叫声分明就是刚逃走那位指挥官将领。

    以她的聪明才智,自然很快明白生了什么事,那胖子简直比鬼还精,像是早知道自己搞不定对方,只是这动作也太快了。

    "谢谢了!"看着那笨拙的身形从林中晃荡的走出来,慕容轻水由衷的谢道,心中却在想,这百米的距离,这胖子是如何飞过去的?

    "我就知道轻水姐仁慈心腸,这种杀人的粗活,自然该由我出手解决了。"胖子咧嘴笑道:"不过,别忘了你的承诺,有活得先派给我。"

    "当然!现在就带着你的人赶去落鹰峡……"慕容轻水当即号司令。

    ……又是落日斜照,残霞如血,云岚城外,广茂的原野上,一片叠叠重重的营帐耸立,延绵数十里,远远看去,吹烟袅袅,成千上万的军旗迎风招展,马嘶,人声一片沸腾。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可以确定,这一望无际的驻扎军营,应该就是云烟联盟的五路大军,共计三百五十万之众。如此庞大浩荡的阵容兵临城下,足以令无数的城池不战而俯称臣。

    殊不知,这小小的云岚城,凭着险地坚城,却是不卖这个帐,摆出了一副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阵势,百米高的城楼上插着一面大旗,上面写着;与城共存!四个殷红如血的醒目大字。

    你要战,那便战!摆明了是在向城下的数百万大军叫板。然而,奇怪的是对方居然屯兵两日,却硬是连一次攻击都没有展开。除了极少的高级将领外,没人知道在等什么?

    五路大军的主帅,一边在等进山围剿大军的消息,没人愿意前面大军攻城,后方却要防着被敌袭扰攻击,形成腹背受敌的局面。

    一边却在激烈的讨论着攻城的方略,谁都不愿先派出自己的部队去打头阵,摆明了,基上是有去无回。在没达成一个同识之前,仍然会维持这种围而不攻的格局。

    ……

    追!数万失去了理智的狂人提刀舞剑,杀气冲天地朝山林深处汹涌地急追而去。

    另一个方向,同样出现数万人大军追逐一队逃窜的人流,这种情形在这片山林中接连不断的生。而那些逃窜的人流,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都在同时朝着一个方向奔走。无巧不巧的是,一追一逃之间,彼此双方的人都自然而然地合兵一处。

    逃窜的一方共有四股,每一股约有余人,都是一身迷彩服饰的府卫军,此时逐渐的合在一起,形成了一支四万之众的溃逃大军。

    云烟联盟进山围剿的共有五支大军,每支二十万人,除了有一支被胖子彻底的灭杀,其余的四支大军也被不断的袭杀,蚕食,每支疯狂的追击的大军,看上去也只剩了五万人左右,如今合兵一处,形成了二十万大军追击四万之众的大埸面。

    按照慕容轻水的谋划,各路府卫军合兵之后,便不急不息的吊住身后的追赶大军,牵着对方鼻子在这人迹罕到的大山中转悠,一步步引向落鹰峡,那里便是预设的最后决战之地。

    数量上的绝对优势给给敌人带来了安全感,就像是一个毫无戒备心的猎人在追逐一只没有任何威胁的小猎物一般,从未想过对方敢反过来咬自己一口。完全忘记了战争的残酷,忘记了兵者诡道的至理明言。一朝醒悟时,都已变成了成堆成堆的尸体,永远留在这片山中做肥料。

    黄昏时分,晚霞如血。

    狂追了一天的二十万大军,终于将这支拼命逃窜的四万之众,堵在了一处三面悬壁高耸的峡谷中,一片振奋的欢呼声,从二十万被拖得疲惫不堪的士兵口中喊叫出来。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