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七百八十一章绝学杀技尽出

正文 第七百八十一章绝学杀技尽出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斧未至,喷射的火焰螺纹巳飞地朝着慕容轻水狂袭而去,暗红色的斧锋骤然微颤,瞬间化出三道赤红色的斧光,一斧更比一斧凌厉狂暴,三道仿佛流星燃烧般的火焰流芒,飞地奔斩对方的上中下三盘,令人生出无处闪避的危机感。 ?

    慕容轻水看上去沒一点想闪避躲让的意思,斧芒近身的刹那,眼前一片如雪的剑光翻飞纵横,直令狂暴的火焰斧芒倒卷,三道火焰斧势在如雪剑气的震荡下,一絲絲的溃散开来,随即分崩于无形,云散烟消。

    指挥官将领的三斧连击之势被对方轻易化解,目中的精光一缩,深吸了口气,玄力灌注于斧体,瞬间人斧合一,携着一往无回的霸天气势奔斩而出;斩天一斧!

    慕容轻水面色凝重地皱了一下眉,似对这一斧的威势颇为忌惮,手中长剑一颤一抖,一道眩目的惊电同时划空而出;玉女逐月!

    一剑出,四周的天地仿佛都融入了这一剑的剑势之中,带着一往无前的意志,前方的空气一阵震荡,大地空间一阵模糊的扭曲……

    铿锵!

    手持开山大斧的指挥官将领倒射回去,嘴角溢出一抹血絲。处于倒射的姿态中,手中大斧在虚空一抖一颤,幻出一团烈焰,随之汇聚于斧锋之上,度快到了极致,仿佛一道血红色的闪电,呼吸间巳奔射到慕容轻水的面前。

    没想到对方竟然可以在身处倒射的姿态中,还能出奇不意地出这霸气无比的惊天一斧,果然不是等闲之辈。

    慕容轻水在极度的惊诧间,同时朝着奔射而至的烈焰斧芒击出一剑,精准无误地刺在烈焰斧锋之上。

    斧锋炸裂,出一阵噼噼啪啪的爆裂声,殊不知,那团炸裂开来的烈焰,却是随之迎风飞急涨,倾刻间便将慕容轻水的身形彻底的呑噬。熊熊烈焰燃烧蒸腾……这才是这惊天一斧中暗藏着的诡异杀机,令人防不胜防。

    指挥官将领的嘴角方透出一抹奸谋得逞的阴笑,熊熊的烈焰中,却忽然幻出一片炽亮的剑光,如雪的光束所到之处,包裹的烈焰团顿时分崩离析地爆裂开来,点点火星烈焰四下迸射纷撒,似若绽放的绚丽烟火,随之化为轻烟湮灭。

    指挥官将领的脚掌踏落地面,禁不住踉跄地退了几步,撞向身后的一棵大树,这才稳住身形,抹去嘴角的血渍,深透了一口气,目中透出一抹不可思议惊愕之色; "果然有些实力。不过,接下来,我会让你见识到真正的实力有多恐怖。"

    "别老是藏着掖着,一不小心,死了连绝学都没来得及使出来。"慕容轻水一脸古井无波的地出声道。

    "狂妄!"指挥官将领知道到对方的修为只是稍逊自己的一线而已,要想一举灭杀对方却也绝非易事,不再隐藏实力,气势浑然一变,不算高大的体型如同一座山,一座挺拔而高不可攀的山岳,令人生出一种仰视感。

    慕容轻水的身上的气息却是蓄而不,尽数收敛回体内,没有一絲一毫的外泄,全身上下似若一把出鞘的利剑。凛冽的剑意冲霄,仿佛刺穿天穹弥漫虚空,锋芒无尽。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噗!

    指挥官将领隐隐听到自己如山的气势,一下被戳破的声音,霸气无尽眼中闪过一抹惊色;"能逼老夫施展出绝学,你要作好受死的准备。"

    "彼此彼此!谁没藏着一点保命杀人的手段?"慕容轻水平静无波地道,身上的剑意凝而不散,更加凛冽冷厉,令周边的空气也为轻微震颤扭曲。

    斧定乾坤!

    指挥官将领骤然朝前踏出一步,一股如渊如山的气势轰然爆,睥睨天下。脚下的地面一震,为之絲絲裂开无数道裂缝。一双握斧的双臂仿佛一下插入了星空云层间,下一刻,一股裂山断流的斧势,势如一座火焰喷的山峰,一下撕开前方的空间,有若万马奔腾般的朝着慕容轻水席卷而去。所经之处,地面犁出一条长长的斧痕,望之令人头皮麻。

    冰轮破云!

    这是慕容轻水不久前才领悟没多久的剑招,还是第一次在战斗中尝试着运用。

    面对着对方浩荡与霸道完美合成一体的裂天斧势,这看似虚无的剑意,瞬间凝聚成一道有若实质般的冰轮,以破云之势,精妙无比分解了这惊天一斧。

    噗!

    冰轮划过火焰山峰,暴出轰然一声炸响,形成了闪亮的冰晶般涟漪波纹,四下扩展开来,火焰山峰肉眼可见的龟裂爆散开来。空气似若煮沸的水一般剧烈波动,狂暴的气劲朝四方辐射开来。

    冰轮破云的剑势和霸道无比的火焰斧势在途中撞击在一起,地面一阵颤抖。慕容轻水的身形被反震劲气狂流震出十米开外,指挥官将领似也被这反震的气流冲击,蹬蹬暴退十来步。这一次惊天碰撞,场面上看来仍是不分彼此,势均力敌。

    "嗯!这廝人呢?"一旁观战的胖子现指挥官将领的身形在连连的暴退中,便忽然一下失去了踪影。

    此刻指挥官将领犹若幽灵般迅捷,巳是无限贴近了慕容轻水,随时都可能猝不及防的致命一击。

    胖子的淡淡出声,分明又是在有意提点某人当心。

    被震出十米外慕容轻水,听得心中一紧,抬眼望去,但见一抹淡身影在日光下划出一条隐约的虚线。

    当指挥官将领无限贴近慕容轻水的刹那,但觉有风一吹,对方的身影忽然飘散开来,似若一缕轻烟般的消失无影。

    指挥官将见状,心下不由一凛,微皱了皱眉,没想到对方的身法度竟还在自己之上,对方整个的身影似乎巳同空气融合成一体,连身上的气息消失无踪。即然如此,我就用"斧定乾坤"的拳势,束缚封锁住这片天地空间,让你无处遁形。

    握斧的双臂再次撕裂云层,从天际深处透出,浩瀚狂霸的斧芒划空斩下,重重峰岳山崩地裂般的塌陷,再次形成了一座天地牢笼。

    只不过,同样的招势再次如法施出,尤其对实力不相上下的情形,几乎巳去了应有的危险和威胁。

    慕容轻水的嘴角冷傲地微微上掦了掦,怎会任由这天地牢笼再次将自己囚禁在其中。在束缚牢笼尚未完全封锁这片特定的空间之际,一道冰轮已势若奔雷惊电般的奔腾斩出。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卡嚓!

    诡异的一幕生了,冰轮剑势与烈焰厚土斧势骤然相撞,意外地,并未出惊天撼地的轰然震响,只是诡异地一道不太响亮的"卡嚓"声,尚未成型的的天地牢笼骤然破裂开来,随之分崩碎裂,瞬间化为无形。

    一抹残留的冰轮剑气飞窜而出,恰好划过正欲飞退而去的指挥官将领的左肩臂,带起一缕血花飞溅。

    不仅如此,手中的开山大斧也不知在什么时候竟被斩成两段,而且头上的鬓角位置还少了一缕絲,絲随风轻掦,洒落在地上。

    望着空中悠悠飘落的絲,伸手摸了摸鬓角处,那里似乎还弥漫着对方残留的肃杀剑意。他清楚的知道,稍偏半分,自己此刻只怕巳是一具无头的尸体了。

    慕容轻水在斩裂天地牢笼的同时,冰轮剑气虽然也破碎得不成形,却仍然蓄着一絲残存的剑气,给对方出奇不意的一击。

    乾坤境尊者之间的搏奕,斗智,斗勇,拼实力,情势瞬息万变,一个小小的误判都可能溅血横死当埸。

    这位指挥官将领在局中,精神高度紧张,自然不知自己犯下的足可致命的错误,招式的重复使用,无疑是在自寻死路。所幸肩臂只是被残留的剑气划破一条口,还不至影响下面的战斗。

    "接下来,老夫不会再给你这种机会!"指挥官将领的眼眸中仍显得自信,霸气,只是多了几分更加狠厉的杀机。

    "机会,不是对手给的,而是靠敏锐的触角去捕捉和把握。"慕容轻水淡淡出声道。

    在慕容轻水说话的时候,对方的身形已在连连闪烁,忽隐若现,不断地在短距离展开"瞬移"的身法,令人很难捕捉到他的俱体位署。

    这是一件很可怕和危险的事,或许下一分,下一秒都可能出现在自己身边的任何一处,出的致命一击。所以,慕容轻水的身形也在一连串闪动中失去了踪迹。

    林中光线十分明亮充足,一旁观战的胖子也不怎么看得清双方的俱体形态,只现两道若隐若现,闪烁的不定虚影。

    指挥官将领幽灵般诡异的"瞬移",由于度已出了人的视觉感观范围,只觉虚影一闪即逝,飘渺无痕,根本难以辨识其轨迹线路。

    后者是慕容轻水留下的却是一连串残影,让人更是难辨虚实真伪,双方似乎不敢轻易起攻击。

    蓦地,指挥官将领的身影忽东忽西的闪现了数次,突然便呈现在慕容轻水身后的五米之处,一股携带着击穿山岳的拳劲无声无息地击出。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