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七百七十六章 谁更沉得住气?

正文 第七百七十六章 谁更沉得住气?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要不要放把火将这些暴尸荒野的尸体都烧了?紫燕也像是受到某种伤感情绪的感染,皱着眉头出声道。

    不用!慕容轻水冷酷的摇摇头这埸战争本就是他们掀起的,让他们也真实的感受一下这幕惨不忍睹的埸面,可以起到一点震慑的作用,掩埋尸体的事应该留他们自己来做。

    战争给军人披上一件勇士的金装,硝烟弥漫处,军人的生命又如刹那绽放的鲜花,却又在转瞬间凋零为战争车轮下,卑贱的一捧泥土,硝烟散尽,便会被人彻底的遗忘。

    秋夜凉如水,一具具散着血腥味的尸体被掩埋,空气中充满了无尽伤感的气息,更多的是一股股冲天的悲愤和复仇的怒火。

    荒野山道上竖着一块尤为醒目的牌子,上面写着一行用鲜血涂抹的字这只是噩梦的开始,欲要报仇雪耻,我们在云岚山中等你们!

    无论出于何种情绪,都没有人可以冷静的忽视这行字,从侥幸生还的将士口中得知,这支伏击他们的军队不足十万人,五十万大军的覆灭,主要是由于中了对方预设的诡计,大多死于友军之间的自相残杀中,并不能证明对方有多强大。

    尽管如此,这支军队的存在都成了一个极大的威胁,如不彻底的将其剿灭,无法保证攻城战役的顺利进行。所以,五路大军的统帅很快便达成了进山围巢的共识,各自分别抽调岀二十万大军,分五路同时入山围剿,彼此保持联络,相互策应,不求有功,只须尽量缠住这支军队即可,让余下的三百五十万大军,毫无后顾之忧的对云岚城动攻势。

    夜沉入水,没有鸟啼,虫鸣,这片寂静的山林在沉睡。

    清凉的月光穿过树梢的缝隙,在茂密的山林中投下斑驳的清辉,一条溪流从山林深处蜿蜒而出,在月光下闪烁着点点如幻般的银光,仿佛从梦中流淌出来。

    这是五路大军进山的第二夜,只是这个夜,对流云城的这支进山围剿的大军来说,像是一埸无法醒来的可怕噩梦。从黄昏开始,便率领着二十万大军追逐着一支万余人的敌军,然而,一路上却不断的遭遇到各种机关陷阱的暗算和袭击,甚至尚未和对方生过交锋搏杀,已莫名折损了近两万将士。

    这种在数量上占绝对优势的状况,在山地丛林战中毫无用武之处,反而成了随时都可能被猎杀的对象,令这位流云大军的领军将领感到无比的悲愤和极度的郁闷。

    检查完一名身边副将的尸体,是被一支从林中射出的竹签贯穿咽喉致命,谁知这种状况,下一个会轮到谁?每个将士都提心吊胆的摸索行进着,风吹草动都会惊出一身冷汗来。

    怎么会变成这样?领军将领望着溪流中飘浮的士兵尸体,心中充满了愤怒和不甘。

    本是前来进山围剿的,殊不知猎人却突然间反过来变成了猎物,这让人实在无法接受。然而,这些死去了的将士冰冷的尸体,空中散的淡淡血腥味,却在不断的提醒他,这就是他从未经历过的可怕山地丛林战争。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你们确定敌人最后就是消失在这条溪流中?领军将领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尽可能的平静下来,扭转头,对身边的一位军官问道。

    这个……是下面的人看见……军官颤声的吱唔出声道。

    你们可曾去溪边探查过?

    有,我亲自带人去过,这一带的溪水有五六米深,且水中多有各种藻类,根本无法看清水底的情况,也没敢冒然派人下水查探。

    领军将领冷笑的盯着对方你是想在告诉我,这一万多敌人,被我们追得无路可走,最后干脆集体投水自杀了?或者说,变成水中鱼儿潜走了?

    这个……至少有一部份肯定潜入了水中,这些人有着极为丰富的丛林战经验,定是在等待时机,出其不意的突袭我们。军官低声的回应道。

    你说得没错,或许真会有这种可能,让大家严防戒备。领军将领沉思地道派人将这边的情况,迅通传给各路大军。

    不远处的一株参天的大树上,慕容轻水坐在树梢,静静地俯望着潺潺流淌的溪水,从这埸丛林战一开始,她就攀上了这颗视野广阔的大树,从高处的空中可以注视着各方的动向,遭遇紧急险情,随时可以出警示,并调动就近的力量进行救援。

    胖子,你的人都在水底浸泡了近两个时辰,不会全都被淹死了吧?慕容轻水对着刚攀上来的欧阳无忌,有些担忧地出声道。

    这怎么可能!胖子不以为然地撇撇嘴这些府卫军都受过魔鬼似的特训,水中的闭气功夫只是必修课,往往在臭水塘中一呆就是半天,在这清甜溪流中呆着,算是天堂了。

    但对方的警觉性一直得很高,戒备也十分严密,想要偷袭得手,只怕没这么容易。慕容轻水心思慎密,提示地道。

    我知道这样僵持下去,肯定对我们不利。胖子收起嘻笑的嘴脸,冷声道:不过,这支大军已被我们机关陷阱给袭击蒙了,相信他们的指挥官此时比我更心急。现在,双方比的就是耐心和意志。连你这样的智者都在质疑,是否有人能在水底潜伏这么久?那对方的怀疑就更重了。所以,再过不了多久,他们的戒备状态就会彻底放松,那便是我们出击的时候。

    慕容轻水闻言点点头,对这个平时大咧咧的胖子,有了更深层了解,是个人都会被这副憨实相给忽悠住他们潜藏于五六米深的水底,能现上面的状况么?

    轻水姐果然心思稠密,连这也被你想到了。胖子赞叹地道:他们中有一千名龙狮卫的人,其中的每一个都拥有很好的夜视能力,即使在水中,只要稍稍离水面近一点,就能探视到外界的状况。如我猜得没错的话,敌人虽然已开始在松懈,但他们仍在等!

    等什么?慕容轻水好奇的问,觉得这个胖子变得越来越深沉,可怕,幸好是一家人,否则不敢保证会不会被其所算计。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月光!胖子抬手指了指头顶上的夜空。

    没有一絲游云的夜空,悬着半月,清凉的月光缓缓地在山林间移动,就像一个娴静的少女,脚步轻盈曼妙,所经之处,留下一地清辉亮影,如梦似幻。

    当这月光少女经过小溪旁的一处丛林间,忽就没了踪影,丛林间突然闪烁起三道微弱的光亮,光亮虽然很淡,但在突然的黑暗中却显得那么的刺眼。

    哗!

    小溪的水面泛起一层轻浪的微响,几道黑色的人影从水中绽射而出。

    嗖嗖!

    那是箭矢在黑暗中的破空声,那丛林木间隐伏着三名手持兵刃的士兵,那闪射的光亮便是从兵刃上出。其中的一名双手捂住胸口,大张着嘴,却没出声来,他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插在胸前的一支很精致的箭矢,神光中充满了惊恐和绝望,他不相信自己隐藏得这么好,怎会被人在黑暗中一箭射中心脏?带着这个问题变成了尸体。

    而另两名士兵,一个的咽喉部位插着一支箭,另一个的眉心处更是只留下一支箭尾,箭头出现在脑后,带着同样的问题离开了世界。

    清亮月光重新洒在三名士兵身上,也染成了一片血红色。几道黑影同时窜入这片丛林中,一切又恢复了平静,似乎什么也没生过。

    或许他们至死都在认为,是那抹月光杀了自己!目睹溪畔生的一幕,慕容轻水叹道。

    在夜色中,兵刃的反光会出卖自己的藏身之处。尤其在山地丛林战中,任何微小的细节,都可瞬间决定一个人的生死。胖子笑道。

    慕容轻水庆幸自己是这支军队的指挥官,而不是敌人。这些将士,每一个都像山林中的赤练蛇,静静地隐伏在某个角落,只待时机一到,便会如闪电般的向猎物动致命的一击。

    唯有战争可以将人的智慧挥得淋漓尽致,同时也让人变得冷血,无情,当真令人忧喜参半。慕容轻水感慨地叹道。

    每一埸战争都可以改变许多东西,破旧立新,建立新的格局,是非对错很难评说。我只知道,敢在我们面前嚣张的敌人,无论有多强大,最后都得华丽的趴下。哈哈!胖子咧嘴一笑,慕容轻水觉得自己刚融入的这个大家庭,每一个都与众不同,让她有一种耳目一新,心境豁然开阔的感觉。

    夜沉如水,月光忽明忽暗,溪畔沿途的丛林中,无声的死亡在连续不断的生,隐伏在暗中的士兵都是被精准的一箭射杀,连声警示的机会都没有。

    数道黑影在短短的时间内,已射杀了上百个隐伏在溪畔沿岸丛林中的敌人,一切都在无声无息中进行着。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