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七百七十五章战争,可以让血变冷

正文 第七百七十五章战争,可以让血变冷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这支北源大军,经过之前的一番自相残杀,只剩下了不足八万人,立即传令后军变前军,向原路冲杀出去。? ?

    原本在数量旗鼓相当的格局,只要指挥得当,布下阵势,或可一战,胜负之数尚难定论。然而,一个"撤"字,等同不战自溃,惊惶逃窜,军心士气顿时一下尽丧,将士斗志瞬间荡然全无。而对方的七万金甲府卫军,却是个个气势如虹,杀气飙升。

    一阵密集的箭雨覆盖之后,慕容轻水指挥的府卫军,分为七个纵队,从各个方向朝着惊惶撤退的北源大军,起了最后的攻击围杀。

    成了惊弓之鸟的北源大军,除了两万铁骑纵马狂奔,在一片撼天动地的喊杀声中,冲出了了府卫军的疯狂围。

    一边倒的残酷杀戮中,有部份北源士兵但见无路可逃,纷纷奔起拼死抵抗,人人浴血,有自己的,也有敌人的。,有些被无情的劈开头颅,割破喉咙,斩断手臂……

    敌我双方此时似乎都杀红了眼,你砍我一刀的同时,我也会悍不畏死的捅你一剑,彼此都在踏着自己同伴的尸身继续拼杀,战斗,直至倒下,又被身后的同伴践踏。空前的血腥,残酷,惨不忍睹。

    云岚城的这些府卫军都接受过地狱般的特训,早已练就一身坚韧不拔的心性和战力。面对敌人,没有丝毫的惊惶和恐惧,只要还立着,必将战斗进行下去,直至自己或敌人倒下。

    北源大军虽抱着致之死地而后生的念头,人人悍不畏死。但恐惧和死亡是两个概念,恐惧有时比死亡更可怕,他们何曾见过如此血腥的场面,如此多的同伴的尸体躺在血泊中。

    也许上一刻彼此间还在相互问候,勾肩搭背地闲谈说笑,下一刻却已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有的甚而手脚分离内脏四溢,死无全尸。心在颤抖,哭泣,撕心裂肺的恐惧无情地摧残着强大的心智,吞噬着勇气,逐渐流失的斗志让人开始选择躲闪,退缩,甚至惊呼嘶叫四下逃窜,瞬间成了鸟兽散。

    漫山遍野都在上演追杀的一幕,没有弃械投降免死一说,战争让人变得冷血,只要是敌人,一律杀无赦!每个走上战埸的人,都要有死的觉悟。

    荒野山道上遍地横尸,无数条血色溪流纵横流淌,埸面之血腥恐怖,令人惨不忍睹。空气中弥漫着浓烈的血腥味,引来了成群成批的白头雅,漫空盘旋嘶鸣,完全一片人间地獄,修罗埸的情景。

    轰隆隆……万马奔腾,蹄声如雷震响,卷起一蓬尘土飞掦,蔽日遮天。

    这支纵马狂奔的军队,正是突围而出的两万北源铁骑,逃的度往往都比追的快得多,更何况铁骑如风,片刻之间已奔出了数十里,像是已完全摆脱了战场,这就骑兵的优势所在。

    "终于来了!"云无影站在一个豁口处的高坡上,望着数里外腾起的滚滚尘埃,这是返回千叶镇的必经之路,尤其对骑兵来说更是绕都绕不过去。慕容轻水将袋口设在这里,定是经过一番深思熟虑,由于龙狮卫的数量有限,在空旷的荒野道上,根本难以阻截大面积逃窜的敌军,唯堵在这个豁口处,方能有效的断敌退路。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布阵!"云无影手中的令旗一展,高坡下的五千龙狮卫将士闻令而动,呼吸之间便在豁口处布成一个"五叠重合大阵",每千人组成一个三角战阵,五个战阵又重叠组合成一个庞大的三角战阵。

    这种战阵特点在于攻守兼备,每个三角战阵都是独立的,随时可以起强悍的攻击,彼此之遥相呼应,灵动多变,尤其是在敌众我寡的情形,可以将损失降低到最小程度。

    "唷!"千米之外的滚滚尘埃中,冲前的北源领军将领突然勒住奔行的坐骑,身后的两万铁骑几乎在同一时间,止住前奔的战马。

    "哼!区区五千之众,就想阻我去路,简直不自量力。"领军将领迅地判断敌情,后有追兵,这处豁口两面高坡徒峭,根本无法迂回过去,庆幸前方阻截的力量薄弱,且又都是步军,怎经得住两万铁骑的狂暴冲击。

    "冲!挡者必亡!"领军将领果断的出攻击令,事实上,也没有多余的选择,就算是火海刀山,也只有搏命一闯了。

    高坡上的云无影手中令旗再展,五千金甲将士的眼中都充满着无畏无惧的神光,胸腔中奔腾燃烧着熊熊的战意。每个人的手中同时现出一把通体黑亮的弓弩,每把弩上并排列着十支寒芒闪烁的箭矢。

    千米外万马奔腾,蹄声雷动,两万黑压压的铁骑有如滚滚洪流汹涌席卷,千万把战刀在尘埃中挥舞闪亮,气势狂野至极。

    "放箭!"高坡上的黑府金字的龙狮令旗,向下一沉,刹那间,万箭迸而出,天光为之一暗,漫空闪亮的寒芒夹着锐利的呼啸,势如天河倒悬般朝着奔涌而来铁骑倾泄而下。

    天地间骤然暴出一片惊天动地的惨呼,惊嚎……血光迸射中,有些箭矢甚至一穿二,一透三,连绵不绝的席卷敌军。倾刻,成片成排的的铁骑顿时一阵人仰马翻,瞬间被后面的铁蹄踩踏成了肉泥。

    千米的距离,对于放马狂奔的铁骑来说,若不遭遇箭矢的攻击,呼吸间便可冲到眼前。三百米,二百米……

    吼,吼,吼!

    天地间,猛然响徹一片龙吟狮吼,五千只五丈高的龙狮兽突现战埸,大地为之悚悚震颤……

    五千金甲同时整齐合一的翻身跨上龙狮背,手中的梨花枪齐出,一片银光闪烁。

    与此同时,奔腾中的万千铁骑骤闻龙吟狮吼,纷纷震颤的掀蹄而起,口中出恐惧的长嘶悲鸣,无数马背上的将士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直接被重重的抛落而下,随之又被失控的铁骑残忍的踩踏。

    这些龙狮兽都已进化成了王级妖兽,单是释放出的恐怖威压,又岂会是这些普通的战马可以承受得起的,一时间,摧马难行,反倒纷纷朝后急的爆退,敌阵顿时陷入极度的惊惶混乱。

    杀!五千金甲同声暴喝出声,漫空尘土翻卷中,人兽合一,势如狮如马群,排山倒海般切入铁骑阵营中。金甲所到之处,一片人仰马翻,血光冲天。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梨花枪纵横过后,宛如银蛇狂舞翻飞,绽放一片血海翻卷,马嘶人嚎响彻天际。

    云无影以及龙凤虎一众亲卫,纷纷掠空而起,飞临敌阵上空,专寻敌方高级将领斩杀。直吓那些不可一世的高官猛将纷纷惊惶落马,挤身普通的士兵群中,那里还敢指挥兵士组成反击阵势。

    上万铁骑大军一朝群龙无,顿成一盘混乱无序的散沙,军心丧失,斗志低迷,所有人心中都只存着一个念头;逃!

    转瞬间,兵败如山崩,漫山遍野皆是争先恐后,亡命纵马奔逃人流……天地间舒展一幅;五千金甲跨乘龙狮追击上万铁骑的恢宏画面。

    这埸以寡敌众的伏击战,从正午时分开始起,直到落日西沉才完美的收关,云烟联盟的五十万前锋军,除了百骑侥幸九死一生的逃出升天,如非有意放水,令其回去报丧,数十里的战埸将不会有一个活口存在,甚至连俘虏都不会留下。

    军队,就是一个国家,一个势力铸造的战争机器,军人就是这部机器上的零件,一旦上了战争都必须压制住自己的情感,将自己变成一个近乎冷血绝情的人,面对倒下的敌,甚至战友,同伴,目睹残肢断臂,血淋淋的埸面,都无法从他们的眼中看到普通人应有的情感。

    然而,军人也有着自己的底线,他们可以义无反顾的去赴死,却无法容忍自己守望的故土家园被人掠夺,变成焦土,无辜的民众成为战争的牺牲品。所以,面对残忍的入侵者,绝不会心慈手软,姑息惜怜悯,这埸战役就是血淋淋的真实写照。

    在这埸精心谋划的伏击战中,府卫军的伤亡状况小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同时,也没因为一埸憨畅淋漓的巨大胜利欢呼雀跃,望着这片人间地獄,修罗埸般的情景,每个人的脸色都异常沉重,心在隐隐滴血,毕竟都是一个个鲜活的尸体,转瞬间便变成了一具具冰冷的尸体。

    战争过后,没有人可以对此无动于衷,空气中弥漫着浓烈的血腥味,同时散逸出阵阵伤感的气息。

    "报,敌人的主力大军距此只有百里,正在加朝前挺进。"一个探哨快马来报。

    "来得这么快!"慕容轻水望着一个个浑身浴血的将士,已没时间安抚他们战后的不良情绪,按计划必须尽快离开此地,迅进山区,谋划下一步的行动方略。

    她的心也有柔弱的一面,望着自己一手制造的人间地獄,她也险些心酸落泪,不禁幽幽地叹道:"战争就是这样的残酷,我们接下来还要面对更凶险的战斗,但愿我们中的每个都能幸运的活着。"

    "要不要放把火将这些暴尸荒野的尸体都烧了?"紫燕也像是受到某种伤感情绪的感染,皱着眉头出声道。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