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七百七十四章连环死亡盛宴

正文 第七百七十四章连环死亡盛宴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此时只需一个误判,必然会被对方锋芒无尽的烈焰火枪当埸洞穿焚尽。小说.2胖子自然不会愚蠢的去辨别这些枪势的虚实真伪,因为每一道烈焰火枪都可能带走你的命。虚即实,实也会瞬变为虚。

    所以,他选择了垂眉闭目,不为重重枪影所惑,心静如水,空无一物,心神清明,自然纤毫难隐。

    下一刻,胖子终于动了,一剑斗然划空而出,同样生出数十种变化,精准无误地荡开了对方所有的烈焰枪芒。对方的枪势轨迹,清晰地呈现在他的精神意识之内,绝地反击,一剑斜劈斩出,有如惊雷炸响,快到极致,透过对方重重烈焰枪影,一点紫星飞刺对方面门。

    剑未至,剑气巳透出剑尖直逼对方的眉心间,令人头皮顿然生出一阵隐隐的刺痛之感。此时欲要回枪格挡巳势所不及,甚至连闪退避让的时间都没有。

    噗!

    一声闷响传出,胖子的剑锋一击之下竟被反弹崩飞,对方的身前竖起一个绿色的盾牌虚影,看上去光滑透亮,波光涟涟,盾牌表面有碧色的光晕闪烁流转。

    水幕光盾!

    乾坤境层面的尊者,至少都俱有三种属性,这位指挥官拥有的木,水,火,这水幕光盾便是由水之属性玄力凝聚而成,刚柔兼备互辅,固不可摧。

    一击被水幕光盾弹开,对方的枪势却是趁势反击而出,一气暴闪百枪,似若火雨流星倾射。

    铛铛铛!锵锵锵!

    漫空枪影纵横,剑气如虹,枪,剑不断碰撞,一声声无比刺耳的炸响令空气像水波般荡开无数波纹涟漪。

    双方皆是以快对快,以力撼力,枪,剑的每一次撞击,长须者都会感到一股强力的反震,一缕缕森寒气劲透过枪身传自掌心,手臂,一阵阵麻痛令握枪的双手颤抖不已,直觉有些握揑不住,几欲脱手而出。

    胖子则是挥洒自如,剑气纵横,剑剑迫使对方硬挡硬抗,挡一剑,退一步,抗一剑,退两步。

    指挥官此时的背心已然湿透,除了竭力格挡,到最后甚至连一枪都递不出来,照此下去必败无疑,心下一横,双脚在空中连连蹬踏,整个身躯就像一支脱弦之箭冲天而起,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手中之枪挥动中,将所剩的玄元力全部倾注在枪身上,一层淡淡的红色光泽闪烁流淌,喷出枪尖寸余,吞吐不定。

    灭世一枪!一道红光仿佛从天际深处,撕裂空气,留下一抹淡红色的划痕,飞奔射而出。

    胖子眼中闪过一抹凝重,收敛起淡然自如的姿态,全身气息陡然一变,整个身躯犹似一柄欲待出鞘的利剑。对着这灭世一枪的无尽威势,缓缓地划出一剑,仿佛扯动千斤重量般的凝重,无比迟缓地划出一个圆弧。

    霸道狂暴的血色枪锋,陡然被一团绵柔气劲包裹缠绕,重重的阻碍使其再难寸进分毫,强劲的血色红光在绵柔的圆弧中不停吞吐颤动,轰然爆裂开来。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灭世一枪分崩离析的溃散开来,唯剩下一抹冰冷的寒星从破碎的枪影中飞逝电射破空而出。

    躲,闪,避一抹寒星始终漂浮不定,如影随形的紧跟不舍。这位指挥官每一次的闪躲退避,身上都会飞洒一蓬血雨,全身上下转眼间已留下数十道剑痕,血肉翻卷,道道深可见骨。气血在大量的流失,心神也感到有些恍惚,一种深深无力感遍袭全身,唯一清晰的念头就是逃!越远越好!

    即生逃念,心神势必会倾刻崩塌溃散,忽觉握枪的手臂突然传来一阵强烈的剧痛,骇然惊觉自己手臂竟然已被对方一枪洞穿,凌厉的枪锋一旋一绞,斗然上掦飞挑,一股鲜血从剧痛处喷射而出,整只手臂一下脱离身体,冲天斜飞而起。

    这位指挥官惊骇未定之际,另一只手臂同时传来尖锐的痛楚,随之也跟着相继脱离了身体。血腥的一幕似还未结束,接着,便是两条腿,再接着两眼一黑,一个血肉模糊的肉球从虚空中飞坠而下,两臂两腿也随之纷至四下坠落。

    胖子本就是来杀人的,绝不怜悯姑息,指尖喷射出一道紫色的劲气,隔空飞削而出,直向着对方的颈项间一闪划过,一蓬红光乍闪,冲天的血柱飙升数米之高,一颗硕大的头颅轰然脱离颈项腾空而起。

    胖子与这位指挥官之间的生死搏杀,说来话长,事实上的过程很短暂,当流云大军的士兵看见自己指挥官的头颅从空中掉下来,本就低落的士气顿时彻底崩溃。

    数万大军疯狂的朝后大溃逃,从道路两旁杀出的一万金甲府卫,却是人人气势狂飙,犹似出山猛虎。这就是先声夺人效果;夺其势,夺其志。其心必衰,其神必丧。战意全失,似乎完全忘了数量上的优势,一触即溃,全然一幅任人鱼肉的埸面。

    一方士气如虹,有若乘胜追击的勇士,另一方则如兵败山倒的丧家之犬。一追一逃,卷起一片尘土飞掦,蔽日遮天,让紧随其后的飞虹城大军,根本无法看清内中的形势。

    数万溃逃的流云士兵,有若洪水猛兽般的疯狂涌向后方的大军阵容,肃然严整的行进阵型,被这股滚滚尘埃包裹的澎湃洪流席卷,瞬间便被撕裂得破碎不堪,一片混乱。

    杀杀杀!

    滚滚尘埃飞揚中,难以分辨敌我,飞虹大军并未意识这支溃逃的军队是自己的友军,疑是突然遭遇到敌军的攻击,毫不犹豫地对这支强行闯入军队展开凶悍的围杀。一时间,杀声惨呼震天,鲜血四下飞溅。双方顿时扭成一团,近身搏杀,你死我活

    片刻之后,这支溃逃的数万流云将士,稀里糊涂的被自己的友军剿杀一空,直到滚滚尘埃消散,这才现是大水冲了龙王庙,竟上演了一埸自相残杀的悲剧。

    到底生了什么事?所有人都望着漫山遍野的友军尸身,皆是目瞪口呆,连统军将领也是大脑一片空白。

    "放箭!"埋伏两侧山丘上的罗惊鸿,见对方大军士兵一个个都僵在原地,果断地出了攻击指令。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当漫空箭矢蔽日遮天,呼啸降临,呆的飞虹大军这才意识到,真的遭敌攻击了,只不过,一切似乎都嫌晚了些,一波一浪的箭雨覆盖着整片人群,一道道血光像烟花般的绽放,随着大片的人流不断的倒下,有些士兵甚至连呼叫的机会都没有,便已变成了一俱尸体,整个被攻击的区域笼罩在一片蒸腾的血雾中。

    惊恐万状的大军,回过神来,已倒下一半,侥幸活着的尖叫着"呼啦"一下,四处奔散开来,尽可能的避开箭矢的攻击,形同一片流窜的散沙。

    无论统军的将领如何咆哮呐喊,都已无法再有效的指挥这支失控了的大军,眼中震惊渐渐被绝望所代替。因为前方,以及两侧的山丘丛林中已有大批的人流杀出,这种局面,对于一支完全失去了指挥的大军来说,绝对是一个恐怖的噩梦。

    "撤!"统军将领痛苦的吐出一声大喝,不管这最后一道指令是否有用,自己都已当先拍马向后狂奔而去。

    统军将领的临阵脱逃,立即引起一片全军溃败的埸面,腿短的都很快变成了尸体,荒野山道中上演了一幕,一边倒的追杀屠戮,血肉横飞,尸积遍野的画面,触目惊心,惨不忍睹!

    尘土飞揚中,再次上演了一埸前军冲击后军的惨剧,自然少不了自相残杀的悲壮一幕。

    慕容轻水精心导演的这埸连环死亡盛宴,每一步都算计得絲絲如扣,至令云烟联盟的这五十万前军之间,不断的生相互火拼的場景,至少有半数人马是折损在自己友军的铁蹄刀枪下。

    而这一切的制造者,则正在一处高地上,一身白衣飘飘,神情肃穆的默默俯视着谷地中的战况,一切都在按照之前谋划好步骤在进行,甚至比预想中的还要顺利。

    行进在最后的是北源城的十万大军,同样在没弄清状况下,将疯狂溃退的友军当作了敌人来围杀,杀声惨呼震天彻地,鲜血四下飞溅。彼此双方扭杀成一团,拼搏得你死我活的难分难解

    "是时候该扎口袋了!"慕容轻水嘴角的弧度越来越大;"想跑!地獄的门已经关闭。"一支火箭冲天而起,这是在龙狮卫出扎上口袭的指令。

    "住手,都是自己人,快别再打了!"当北源大军与突然冲击而来的友军廝杀得两败俱损之时,才察觉是在自相残杀,彼此相互抱怨,愤怒的指责了一番之后,这才弄清了状况。

    杀,杀,杀……一片震耳欲聋的喊杀声,漫山遍野的金甲人影,从四面八方铺天盖地的冲杀过来,给人一种末日降临的恐怖感觉。

    北源城的领军将领骇然惊楞了一下;怎会一下出现了这许敌军?前面的四十万大军,那里去了?;"不好,我们中了敌人的圈套,快撤!无论如何都得杀出一条血路!"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