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七百六十九章巧解的死局

正文 第七百六十九章巧解的死局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我曾涉及过医道,也曾在书中看到过有关"彩虹晶"的记载,非常珍贵稀有,在所有的圣晶中名列榜,可遇而难求。???一颗米粒大小的彩虹晶,其价值也在一枚八品丹药之上。"慕容轻水博闻强记的言道。

    "大慨差不多吧!"6随风所知道的自然不仅如此,尤其是顶级高端武者来说,绝对是梦昧难求的圣物,一旦炼制成九品王级丹药,可以解除修炼中遭遇的任何瓶颈。

    "这只是一埸巨大阴谋的开始,一旦占领了云岚城,就等于掌控了彩虹晶脉矿源,天下间的顶级高端武者为了能获得彩虹晶,都会不惜放下一切的纷纷加入云烟联盟,如此一来,便可兵不血刃的瓦解各个势力阵营,到那时一统中央大6就为时不远了。只有为此,才会冒天下之大不讳掀起这埸风浪。"6随风的眼中闪射着睿智的光华,让这位眼高于顶的奇女子,直看得小心肝"呯呯"乱跳,情绪差点失控。

    "其六……"6随风可以感觉到对方的内心正在艰难地挣扎着,便接着往下说道:"事实上,飞霞城在这个巨大的局中,只是一枚随时都可以被弃之不顾的马前小卒而已,胜和败的结果都同样很悲惨。"

    "此话怎讲?"慕容轻水似乎己敏锐地捕捉到了一点什么?那是一种被利用,被出卖的感觉,让人生出一种不寒而栗的无边愤怒。

    "胜则为云烟联盟做嫁衣裳,非旦颗粒无收,还会被无情的推上破坏潜规则的审判台,只有牺牲丢飞霞城,才能平息众怒,掩悠悠众口。"6随风并非是在信口雌黄的挑拨,而是一种有理有据的推论;"一旦败了,最终仍会是这个结局,而云烟联盟则会趁势打着维护声誉和尊严的旗帜,堂而皇之的将战争继续下去……"

    慕容轻水黙黙地垂沉思着,像是在消化6随风所说的这番震耳聩的话,她清楚的知道这些推论,很可能就是未来展的结果,应该无限接近事情的真象。然而,当下的势态让她感到进退维谷,无论如何选择都摆脱不了背黑锅,充当牺牲品的角色。她忽然现自己引以为的智慧,此刻却是荡然无存,陷入了一个无解的死局。

    "我该如何做?"慕容轻水毅然地抬起头来,望向阴影中的6随风,女人的直觉告诉她,面前的这位6公子值得信任,如果天下间还有人能解这个局,非他莫属。

    "与智者打交道,真的很愉快!"6随风戏谑地轻笑出声;"即然我们已达成了共识,我自然会为你找出一个正当,而且十分合理的退兵理由,让云烟联盟寻不到一点可以迁怒问罪的把柄。"

    "我就知道你不会令人失望!!"慕容轻水深吸了一口气,心中却是充满了极大的好奇,实在无想象他会有何种智计妙策解开这道死局?

    "两日之后,你一定会接到一个令人震撼无比的消息,包括河对岸的屯集的五路大军也会同时获得这个消息。"6随风讳莫如深的说道:"而后,就在第一时间撤出千叶镇。"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慕容轻水闻言有些迷惑地微皱了皱眉;"能不能说得具体详细点,为什么要撤?得给出一个充足的理由来,否则,如何向云烟联盟交待?"

    "因为到时会有两支大军同时兵临你飞霞城下,一支来自归龙城,一支则是飞鹰城,分别率领一百五十万大军,随时准备围攻飞霞城。不知这个理由是否足够让你回师救援?"6随风做事的风格,一向是谋定而后动,随着战争格局的变化和逐步升级,早已作好了前期的铺垫,提前布下了许多暗棋,就是为了今日要生的局面。揑碎了之前交给蓝飞鹰和于飞龙的玉简,让二人挥师兵压飞霞城,却只是围而不攻。

    "这怎么可能?"慕容轻水一脸动容,露出难以置信的惊色,这两座城池与飞霞城相距近万里,彼此间并无多少交涉,更谈不上任何恩怨情仇之类的事,怎可能突然之间同时联手出兵对付飞霞城,简直令人百思不得其解。除非受人指使,可是,以这两大城池的强大实力,连云烟联盟都无法拉拢,又如何会轻易的听命于人?

    慕容轻水却是越思越想越乱,云岚城已被围困多时,几乎与外界失去了联系,这位6公子又是如何知道得这般详尽,貌似连她自己都是对此一无所知,这一切都生得太诡异了!

    "你无须质疑我之所言,更何况你飞霞城也是受害者,更不希望与你这样的巾帼女帅拼过鱼死网破,才想出了这招围魏救赵的法子,唯有如此才能巧妙的摆脱这难解的困局。"6随风从阴影中走出来,每朝前走出一步,慕容轻水都会难以抑制的轻颤一下,心跳莫名的加,甚至没有勇气抬起眼廉去正视这位神秘的6公子。

    可以感觉得到,这位6公子投射在她身上的目光十分纯净,没有一点猥亵的意思,有的只是一种欣赏,让人感觉很享受,很舒服,甚至希望他就这样一直看下去。

    "女人如花,千姿百态风韵各异,争奇斗艳方显其真本色。何故终日一廉轻纱罩面,不沾一絲人间烟火气。如此智者,何以没勇气以真容去直面天地世间万物?"6随风停下脚步,彼此唯有一步之遥,淡淡的语音却有如暮鼓晨钟,令人震耳聩。

    慕容轻水抬起纤纤玉手,轻柔地拨开遮掩着半张脸庞的青絲,缓缓抬起低垂的眼廉,展颜一笑;"谢谢!你是唯一能读懂我人,此间事了,我会留在你身边,不介意吧?"

    "当然,你是我姐,没有拒绝的道理。"6随风坦然地回应道;"接下来,让我们一起去面对这个乱局。"

    "我撤走后,你仍要独自面对云烟联盟的五百万军队,能扛得下来么?"慕容轻水语带关切地问道,像是已将6随风当作了自己人。

    6随风轻松地耸了耸肩;"没有了你的介入,虎狼就变成了一群羊,还是各怀居心的一盘沙,人数虽众,政令不统一,根本形不成有效的战斗力,只须略施计谋便可逐一击破,不足为惧。"

    "的确如此!我领教过龙狮卫的恐怖战斗力,足可以一抵百,相信你一定还留着许多未知的底牌,否则,又怎敢以区区一座小城,叫板不可一世的云烟联盟,我很期待见证一个传奇的诞生。"慕容轻水又恢复了巾帼女帅的英姿风彩,她虽不是一个喜欢寻根底的人,却对6随风充满着难以?制的好奇感;"现在,可否透露一点真实身份,看能不能让我给惊吓住?"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没你说的那么严重!只不过,云飘渺曾怀疑过我的身份,也邀请过我,可我却很不识相没给他这面子。"6随风撇了撇嘴;"道不同,不相为谋。我更喜欢天马行空的独来独往。"

    嘶!慕容轻水禁不住深吸了口气,她自然知道云飘渺是怎样的存在,能入他法眼之辈,定然是非龙即凤,而眼前这位6公子,年轻得让人可以忽视他的存在,无法与"不凡"二字联系在一起。但别人或许会弄错,云飘渺却绝不会。

    "我有几个爆炸形的身份,却不知轻水姐想要知道那一个?"6随风带着戏谑的笑容,玩味地言道。

    慕容轻水想到之前被吸入的那一片虚无混沌的星空,置身于浩瀚无涯茫茫天际,望着点点清冷的星光,那么孤寂,凄楚,那么孤单无助,目中忽然流下一行清泪。好伤感,生命是那么的渺小,脆弱……

    "你是什么境界修为?"慕容轻水有些余悸犹存的脱口问道。

    "这与身份无关,你确定只想知道这个答案?"6随风回应道。

    "当然,姐刚才被你惊吓得不轻,自然想知道了。不过,如能透露一,两个身份,听上去也不像是什么坏事。"慕容轻水狡黠的微笑道。

    "这个……也不是不可以!我即然已将你视为了自己人,自然也无须隐瞒,更想相信你是一个守得住秘密的人。"6随风十分认真的说道:"我当下的阵营里,不包括我,另有三个生死境圣者,八个半步生死境圣者,其中的任何一个,挥手之间都可以灭杀数十万大军……"

    天啦!慕容轻水用手掩住嘴,险些没惊呼出声,她誓从没有什么事能让她如此震撼,纵算地陷天塌也不会让她这般动容。

    "没事吧?"6随风关切地问道:"还想继续听下去吗?"

    "说!你也太小看姐的心里承受力了,应该不会比这更惊人了。"慕容轻水吐气如兰的重重呼出一口气。

    接下来,6随风没有再说出什么霹雷的话来,只是十分随意地拿出一块翡翠般晶莹透亮的令牌,瞬间满室生辉,空气中顿时充满了一股无比神圣的气息,令人禁不住生出一种想要俯膜拜的情怀。

    "这是……"慕容轻水望着这块翡翠令牌,一面刻着"圣尊"二字,另一面则是一个"令"字。

    "丹师界独一无二的圣尊令,可以号令整个丹师界。"6随风淡淡地解释道。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