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七百六十八章惺惺相惜的对手

正文 第七百六十八章惺惺相惜的对手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我们虽只是初次相逢,却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彼此读懂对方,所以,我们应该可以成为朋友,即使在战场上兵戎相见,也不会成为真正的敌人。我如此说,你不会反对吧?"陆随风平静的言道。

    "当然,深有同感,称之为惺惺相惜也实不为过。"白衣女子再次煽情的一笑,满室生辉;"陆公子入夜造访,不只是单纯的来交我这个红颜知己吧?有什么话尽管直言无妨,无论最后的谈话结果如何,姐都不会放弃你这个秘一样的小弟。"

    "我可是一个麻烦人物,这么快就认可了这样一个小弟,日后不会后悔吧?"陆随风语带戏谑的言道:"如果你挥师兵临城下,自认为有几成胜算?"

    "对于这埸战争的走向,一直有些看不清,所以才不敢冒然进兵。你认为呢?"白衣女子狡诘她一笑,不答反问。

    "你的确是一个很难对付的敌人,同时也是最值得尊重的对手。"陆随风由衷的说道;"你经历过几次战争?假如我没猜错话,应该还是破天荒第一次,或许也是最后一次,因为你本就是一个与世无争的人。"

    "看来你真是对我下足了功夫,在你的面前似乎就像是个透明的玻璃人,这种感觉非常不好,能不能适当的尊重一下个人的隐私。"白衣女人幽怨地说道,显得不再那么强势;"你呢?也不应该是那种喜欢血腥和杀戮的人,我们属于同一类人。"

    "你的眼光果然独到!只不过,低调总是会被人踩得抬不起头来,总会有意想不到的麻烦无端的惹上门来,所以,不管走到那里,从来就没有摆脱过血腥和杀戮,这就是所谓的人在江湖了。"陆随风感慨的轻叹一声;"你这次不是也被逼着走上血腥的战场!"

    白衣女子也不由幽叹出声;"你并非云岚城的人,怎会被卷入其中?"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许。"陆随风坦诚地将整件事的来笼去脉简要的叙说了一遍,意在说明这埸战争的卑劣性。

    "真的好令人感动!"白衣女子的眼眸中浮起了一层水雾,如果早知道事情的真象是这般的无耻,无论如何都不会助为纣虐,只不过,如今的势态已到了欲罢不能的地步。

    "我只是在说明一个事情的真象,这本就是一埸蓄谋已久的战争,少了谁的都会发生,这本就是一个强者为尊的世界,即然已无可避免,唯有挺身面对。"陆随风正气凛然的言道:"你之前问我,若是你挥军攻城,会有几成胜算?那我就实话实说告诉你,有九成!"

    这个回答实在令人大感意外,连白衣女子都无法保持淡定的情怀;"那你还执意的坚守什么城池,大可直接放弃,带着你心中的执爱离去,我会为你敞开自由的通道。"

    "谢谢!冲着你这番感人肺腑的话,你这个"姐",我是真心的认下了。"陆随风由哀的感动;"只不过,我所说九成胜算并非指的是飞霞大军!"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白衣女子闻言微楞了楞,继而很快明悟了过来,随之动容地道:"我想知道你那来的这份自信?我本就认识到云岚城是块难啃的骨头,否则就不会迟迟的安兵不动了。但也不至于只有一层的胜算吧?如果你有足够的理由说服我,我不介意立即撤兵打道回府。"

    "这个我相信,因为你是个智者!"陆随风肃然地言道:"试问你手上除了三百万大军之外,是否还存在着什么优势,还有几张牌可打?其一,战埸之上,兵不再多,而在精。更何况是在打一埸攻坚战,其艰难度尤胜千叶小镇百倍,这绝不是在虚张声势的夸大其词。"

    "这个我信!损失惨重是一定的,却未必破不了城!"白衣女子不甘势弱地回应道。

    白衣女子说得没错,事情还没有发生,一切皆有可能。

    陆随风不置可否地笑了笑,接着往下言道:"其二,云岚城没有第二个虎嘴崖,可以让你故计重施的偷渡。所以,除了强攻之外,一切计谋都显得苍白无力。百米高的坚城位于峡谷之中,只有不足八百米的通道,一次最多只能容下六七万人同时发起进攻,而我方只须两三万人轮留固守,便能做到坚不可摧。也就是说你方空有数百大军,却毫无用武之地。固执的强行攻城,只是无视将士的生命,让他们一批批的前去送死,这绝不是你的战争风格。"

    白衣女子的嘴唇颤动了一下,似想说什么,又呑了回去。陆随风所说的这些,她岂会不知道,正因如此,在没有想出破城之法时,绝不会冒然发动攻城之战,一个不珍惜将士生命的主帅,又怎可能去赢得一埸战争?这一点,陆随风对她看得入骨三分。

    "其三,我可以告诉你一个秘密,就算你侥幸攻破谷口的坚城,千米外的谷尾却还耸立着一道更加坚实的雄关,城墙下横着一条二十米宽河沟,水中撒下了化尸粉,人若掉入其中,瞬间尸骨无存……"

    "你真的是个可怕的对手,明明胸怀悲天悯人之心,一旦上了战场却是杀伐果决,心若坚岩,绝不姑息手软。憎恶杀戮血腥,却又一路踏着血海尸山前行,你这样的男人实在让人很难真正读懂,但又是我很想去读的一本书。"白衣女子幽幽叹道,说出来的话让人听上去有些爱昩的嫌疑,情绪十分复杂,或许连她自己也未必理得清,总之,这个男人身上充满了一种,她一直渴望感受到的神秘魅力,脸上的肌肤禁不住有些微微发烫。

    陆随风基本算得上是个坦荡君子,更何况心中已有了生死不愈的执爱,自然不会去联想到那些出格的事,只是对这个叫做慕容轻水的白衣女子,生出一种惜才爱才的敬重之意,这样的奇女子,如有可能,真心希望能将她拉入这个大家庭。

    "其四,我能悄无声息的出现在这里,就能让三百万大军在倾刻间变得群龙无首。"陆随风身上的气势突然一变,白衣女子慕容轻水顿觉眼前空间一阵扭曲,整个身躯像是骤然被一股无比强大的引力,暮地吸入一片虚无混沌的星空,置身于浩瀚无涯茫茫天际,望着点点清冷的星光,那么孤寂,凄楚,那么孤单无助,目中忽然流下一行清泪。好伤感,生命是那么的渺小,脆弱……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我知道你对自己的武道修为有着足够自信,所以才没去惊动那些雪狼卫,我们才能这般安静的对话。"陆随风说话间气势一收,浩瀚无涯的星空顿时破碎开来,又回到了真实的世界。

    慕容轻水脸上还挂着两行清泪,星辰般的眼眸中并没有出现惶恐惊颤的情绪,宁静中带着些许淡淡的伤感,这份心境定力,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的。

    "我承认还是高估了自己,小视了天下。你的确有能力在瞬间将我抹杀,但,也可能会出现两种结果。"慕容轻水伸出纤纤玉手抹去脸上的泪痕,异常冷静地道:"一种是全军不战而退,另一种则是全面失控的对云岚城发起疯狂的攻击。而你却不希望这种局面出现,或许你是真心的想结识我这个"姐",所以,才会出现你我之间的这番坦诚交流,无论结果如何,我这个做姐的都感到十分的欣慰。"

    "我知道你能读懂我!"陆随风的此行,的确是含有这层深意,但要想说服这位奇女子,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他可是做足了功课。

    "其五,眼前的战争格局已不再是两座城池间的纷争战事,由于云烟联盟的插手介入,已经触动了整个中央大陆的敏感神经,战火会逐步升级漫延开来……这一点早已在我的预判之中。"

    "我所掌握的内情有限,才无法理解云烟联盟此举的动机,我接到的指令是务必尽快拿下云岚城,而我的身后还屯集着五座城池开来的大军,也就是说,我若失败,战争仍会继续下去。一座微不足道的小城,到底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玄机?"慕容轻水眉间微微皱起的思索道。

    "所谓怀璧其罪,醉瓮之意,志在云岚城出现的"彩虹晶脉"矿源,为此可以不惜一切的发起一埸无中生有的战争,这才是事实的真象。至于婚约一事,纯属刻意制造出来的一个掩人耳目的阴谋。"陆随风抽絲剥茧般的层层剖析道。

    慕容轻水静静地听着,这埸战争让她越走越迷茫,有点一头撞在冰凉墙的感觉。陆随风浅出深入的独到见解,让她真正的厌恶了这埸恃强凌弱的卑劣战争,隐隐发现飞霞城也已陷入了一个巨大的阴谋中,至于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局,一时之间还很难理清。

    "我曾涉及过医道,也曾在书中看到过有关"彩虹晶"的记载,非常珍贵稀有,在所有的圣晶中名列榜首,可遇而难求。一颗米粒大小的彩虹晶,其价值也在一枚八品丹药之上。"慕容轻水博闻强记的言道。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