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七百六十七章智者间的交锋

正文 第七百六十七章智者间的交锋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这小镇的城内城外满的横尸血河几乎都是飞霞大军留下的,至少不下于三十万之众。而云岚城的守军却以最小的损失,最坚韧强悍的战力浴血重生,杀出绝境重围脱困而出。

    "胜了!我们得胜利了!"

    千叶镇的城头,换上了飞霞大军旗帜,一片人流欢声雷动,有些将士甚至捶胸拍肚嘶声吼叫,状极颠狂。可见这一役赢得如何的血腥,艰幸。

    "穷寇莫追!传令收兵!"白衣女子神情一派平静,没一点欣喜激奋之情,反显出几分凝重,眼眸中透出一抹苦涩的意味。

    呜!……

    号角的长鸣声中,一埸精典攻坚战役宣告结束。

    云岚城的七万五千守城将士,人人都是全身浴血,有的战甲上还有鲜红的血滴在滴答流淌。除了数千名将士受伤外,只有不足一千人阵亡,算得上是一个奇迹了。

    虽然城门失守,但,只此一役,敌方的的死伤竟高达三十余万,这个数字听上去的确令人感到心惊肉跳,称之为血淋淋的惨胜都是一种极大的讽刺。

    血色残阳下的小镇上,成千上万的士兵踩踏着遍地同伴战友的积尸,欢声,呐喊着,却从未想过这些胜利的呼声,是从用三十余万将士的热血生命换来的,也是千里征战以来获得的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胜利,每个将士的脸上都挂着兴奋不已的笑容。

    白衣女子望着这一幕,眼眸中浮云起了一层水雾,她的心像铅一般的在往下沉,一座小镇就埋葬了数十万人的生命,却在其中竟然寻不到多少俱敌人的尸体,这也算得上一埸胜利么?在她心目的结论是,一埸虽胜犹败的战役。

    "女军神!"城门口排列一众高级将领,每个人的眼中都露出炽热的敬仰……

    这个称呼对她说是极为沉重的,会将她瞬间抛到残酷而血腥的战埸上。正如一朵璀璨盛开的鲜花,需要阳光雨露的不断滋润,而女军神的这个名声,是要用无数人的鲜血和生命浇灌出来的。

    她厌恶战争,希望远离血腥的战场,情愿做回一个与世无争的平凡女子,而不是为了不择手段的消灭敌人,甘愿付出一切代价来获得一埸所谓的胜利。女军神,这个称谓,绝对是个冷酷无情,象征着死神的代名词。

    "这座城池,就像是敞开了地獄大门,是我亲手将许多鲜活的生命推了进去,你们有见过这样的"军神"吗?拜托各位日后别玷污了这个称号。"白衣女子冷若寒霜的出声道。

    一众将领肃然称诺,一旁的慕容天水随命众人打扫战场,将阵亡的将士集中掩埋。而白衣女子则是在慕容惊鸿的陪伴下,将所有救护伤员的营帐都检查了一遍,仔细的询问每个伤员的情况。观一叶而知天下秋,所有将士对这位巾帼女主帅又多了一层深刻的认识。

    飞霞大军并没有想象中的挥师直逼云岚城下,而是继续屯兵于千叶小镇,没人知道这位巾帼女帅又在谋划些什么?是否对接下来的云岚城之战,怀着一份莫名的忐忑,她甚至感到自己心中的那份坚定自信在动搖,这是一种前所未有的现象,似乎在告诉她,即将面对的一个极其可怕的对手,智慧谋略绝不在她之下,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直觉告诉她,此时的云岚城就像是一扇敞开得更大的地狱之门,三百万飞霞大军此一去,却不知还有几人能回归家园?在没有想好完善的应对方略,她不会冒然的轻易发兵。

    这种遥遥的对峙局面,恰似暴风雨以前的平静。而就这段沉默的时间,这埸战争的格局却在暗中发生了悄然的变化。

    千叶镇的河对面,数日之内,竟然有数支大军从各个方向源源不断的开来,在二十里外纷纷扎下营寨。据可靠情报显示,目前至少有五支大军顿积,而且都是来自数千里内的各个城池,每支军队的数量都是一百万。

    更令人吃惊的是,这些来自不同城池的军队,都属于一个势力;云烟联盟。

    与此同时,住扎在千叶镇的飞霞大军,也同时接到了云烟联盟高层的指令;务必尽快拿云岚城。还说明这些住扎的军队,都是赶来增援的,随时可以调动,配合攻城。

    这本是一个毁约风波引起的争端而已,只局限于两座城池间的战争,怎会让云烟联盟如此不顾一切的大动干戈,竟然动用联盟的力量对付一个微不足道的云岚城?

    入夜时分,月上树梢头。

    千叶镇,飞霞大军的统帅部。白衣女子正站在窗前,出神地望着窗外的一丛欲将凋谢的花,袅娜多姿的美好背影,散发岀一股美人伤春的淡淡哀愁,那里还有那种战埸上指挥万马千军的英姿风彩。

    "战场上的浴血搏杀,只是为了守护这一份多愁善感的景致?"空旷的屋内,突然传出一道淡淡的男人的语音。

    这栋小楼的四周都有雪狼卫负责守护,几乎没有人可以不用通报而善自进入统帅部。而这道陌生的语音又是出自何处?

    屋内没有点灯,清凉的月光从窗外斜照入内,从白衣女子的背影,看不出有一点受到惊吓的迹象,优雅的转过身来,一双眼眸似若星辰般的明亮,仿佛能照亮这屋内的一切,无所遁形。

    "你这是在找我吗?"那道淡淡的语音再度响起,似在屋内,又像是在窗外,十分的飘浮不定,让人一时难以准确的分辨出他的俱体方位。

    白衣女子只觉眼前的光线略微地闪了闪,瞬间又恢复了原状,继而发现之前还空空的屋内,不知何时多出一道人影,仿佛很久以前就一直站在那里,这种感觉十分神秘而诡异。

    人影身上的气息和那道语音一样的飘逸,更像是一片突然飘飞而至的悠然闲云,这是一种十分微妙的感觉,虽然是神秘的不速之客,身上散发出的气息,却是没有任何敌意。

    "你是第一个让我出现误判的人,所以,你的智慧谋略一定在我之上。"窗外掠起一阵微风,掀动白衣女子的三千青絲,遮掩住难得没有轻纱罩面的半边脸庞,却仍能在幽光下隐约看清那张琼鼻凤目的面孔,精致得让人的眼球不舍挪开,不带一絲烟火气,淡淡的出声。

    "一点不入流的小幻术而已,与智慧谋略无关,轻水姑娘若不转身,只怕我也只能呆在窗外与你隔空交谈了。你知道我的此行并无恶意,不是么?"人影也是淡淡地出声道,简短的话语中已包含许多层意思,只怕也只她能领悟到其中的深意。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你知我,我却不知尔,如此看来我又输了一筹。"白衣女子温婉的言道,仿佛两位神交已久对手在坦然对话。

    "对于一个曾经逼得龙狮卫集体跳涯投江,又明攻千叶镇,暗中巧渡虎嘴崖的巾帼女帅来说,如不下一番功夫深刻了解,又怎敢孤身前来拜会。"人影的话没有一点恭维的意思,带着几分欣佩,几许尊重。

    "阁下人在千里之外,运筹帷幄,竟以一支区区五千之众的奇兵,抗衡重创了数百万大军,并深入虎穴,搅得飞霞城境内人心惶惶,鸡犬不宁,如无非凡的谋略和胆识,又如何做得到?"白衣女子轮廓分明唇角溢出一絲苦涩的笑意;"倘若势均力敌的格局,只怕我此刻已是阁下的街下囚了。之前的战事,可谓是虽胜尤败。"

    "轻水姑娘,不介意我这样称呼吧?"人影的语气没有一点敌对的意思,显得尤为亲切而诚恳;"你我当下的对话,大可抛开彼此的另一重身份,坦诚的沟通交流一下双方的意愿,或许对彼此来说都不是一件坏事,如果分歧太大了,不能达成一种共识,再在战场上一较高下也不算迟。"

    白衣女子闻言轻点了一下头;"你对我的了解已远远超过了我的想象,且还是第一个看见我真容的外人。而我对你却只局限在猜测和推论的阶段,可否透露些许真实的信息?"

    "你可以称我为陆公子,应该也与你一样,被身不由己的意外卷入这埸纷争战事。如果我们今夜的谈话结果愉快,我也不介意透露自己的真实身份。"这个人影称自己是陆公子,那就是一直隐于幕后的陆随风,至于他为何要独自涉险的拜会这位巾帼女主帅,那就不得而知了?

    陆随风一直处于阴影中,很难看清他的身形容貌,而"陆公子"三个字,无疑已出卖了他的年龄,或许是刻意向对方表现出一些自己的坦诚。以白衣女子的睿智,自然会明白对方的深意,甚至还能从中捕捉到更多的信息。

    "陆公子,这个称呼听上去很年轻,却与这份成熟的淡定,从容,以及表现出来的深刻洞察力,难以划上一个等号。当然,你应知道我不是一个以貌取人的女子,却也禁不住小小的惊讶了一把。"白衣女子难得的展容一笑,屋内的光线仿佛也为之闪亮了一下,紧张的空气似乎也消散了开来,或许这也是一种释放诚意的方式。智者之间的碰撞总是会与众不同,心领神会即可。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