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七百五十八章慕容家的绝学

正文 第七百五十八章慕容家的绝学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慕容天水的双眼中充满的碧蓝的色彩,这一刻仿佛化为无尽的大海,双手握剑举过头顶,浩瀚的剑气势牵引着巨浪惊涛,缓缓地劈空斩下,一道数十丈长的碧色狂澜呼啸拍空,仿佛欲将席卷,吞噬一切。

    这一刻,云无涯似乎感到了一种大自然的威力,人在其中显得何其渺小,拍空的惊涛奔腾扑面而来,悬在头顶上空,不断地向下降落,碾压,仿佛倾刻间便可将人碾压成肉泥碎屑。

    慕容天水见状,这才重重地舒了一口气,庆幸对方没有剩势追击,失去了大好的先机,令他拥有了喘息之机,方能施展出这招"碧涛拍空"的绝学。

    四周空气变得异常的沉重,而空气中的每滴水珠都似若千斤巨岩,云无涯的整个身躯仿佛在不断地往下沉,像是要陷入地底一般,全身上下想要动弹一下都甚感艰难。

    慕容天水见对方没有一点臣服认输的迹象,心中大感惊诧,这个年轻人的坚韧和强大巳出了他的预想,令人感到极度不安和危机感。身上的水之力不由又加重了几分,空气中的水滴也随之添了几分重力。

    飞星断流!

    云无涯的心中有一声低喝,没有摧城拔寨的气势,仅仅一剑斩出,刹那。一道紫芒飞星的流光冲射而出。

    噗嗤!

    一声轰然爆响,悬在头顶的汹涌惊涛,被这一道紫星流光,从中生生的剖裂开来,左右分流,呼啸着朝两面崩散开来。

    而慕容天水蓝色的眼底中,同时倒映出一束流光,充斥着一点紫星,迅地放大,身心仿佛要被撕裂剖开,惊悚的恐惧在漫延……

    吼!

    慕容天水一声怒喝,手中长剑呼啸盘旋,四周崩散的水滴瞬间汇聚于剑身之上,一条晶莹如雪的水龙势若奔雷般的腾空而起。

    碧海怒龙!暴吼声从慕容天水的喉咙滚滚喷击而出,咆哮如雷,令人耳膜嗡嗡震响。声助剑势,蓄满了天地之威,可谓是霸道绝伦,剑芒未至,龙吟惊天,霸道的剑压降临,不断地碾压,似欲将对方的身躯碾成碎沫……

    一点紫星在狂暴的的剑压下,顿时破碎开来,化为无数光点溅射四溢。

    强劲的气流冲击波,令云无涯震颤地飞退了数步,骇然间,又见一条晶莹如雪的水龙,仿佛将前方的天空撕成了两半,带着凌厉无边的杀气,扑面俯冲而来。

    水龙俯冲的度快到了极致,令人连闪避的意识都来不及生起,眼前的世界仿佛一下骤然消失,唯见张牙舞爪的龙影飞扑而至,令人生出一种死亡降临的感觉。

    孤剑碎星!

    一点紫星绽射,云无涯再次划出一道紫芒流光,弧线斜削,锋芒无尽地切入俯冲而至的龙影之中,空间顿时一阵扭曲,迷乱,点点紫芒碎星纵横弥漫,每一束星光都绽射出锐利的杀机锋芒,所到之处,龙影崩散,水光飞溢。

    "可恶!"慕容天水怒意上掦,迅收拢溃散的水之力,瞬间凝炼如刃,趁对方剑势用老未收之际,一道碧色的剑芒,势若奔雷电驰,势不可挡朝着云无涯横斩斜削而去。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云无涯惊觉时,现自己巳被一股冷冽的杀机牢牢锁定,所有闪避的方向和角度,似乎都被锐利无比的剑气彻底封锁。令人生出一种上无路,入地无门的绝望感觉。

    直到此刻才真正意识到,慕容家的绝学并非浪得虚名,可谓是博大精深,玄奥至极。同等实力修为之下,只怕此刻已败下阵来,轻则重创,重则将被一剑拦腰斩成两段。

    噗嗤!

    一剑斩出,锋芒无尽,似乎如愿以偿一剑横切过对方的胸腹,慕容天水神色间却非旦没有一点喜色,反透出一片惊诧之情。

    这一剑虽然凌厉诡异,但还不又至于会这般轻易的得手,双方跌宕起伏的搏杀到此时,彼此有多少斤两,已是大致了然于胸。

    果然,他的剑锋所过之处,竟然毫无一点着力之感,仿佛洞穿中的是一团虚无的空气,很快意识到那只是对方的一具残像而巳。

    对方的身形明明巳被自己剑势锁定,竟然还能幻出残像,真身那里去了?惊疑之下,顿觉一种强烈的危机感袭上心来,心中刚暗道一声;"不好!又是这招孤剑碎星!"

    一招反复不断的使出,每一次都生出不同的意境,杀机,令人根本无法寻出其中规律和轨迹,一时想要破解的可能几乎为零。

    一道紫光骤然炸裂开来,化作千百颗紫星闪射迸杀,每一颗紫星都充斥着铮铮杀气,所到之处,对方的剑势空间一阵扭曲,剑芒水光随之轰然崩塌迸散。

    水天一色!慕容天水的身形陡然踏虚暴起,一道如雪剑光的划破前方的天空,眼见骤然呈现出水天一色的景象,唯剩一线精光蔽目。

    飞星逐月!云无涯长剑飞掦,一抹紫电流光几乎在同一时间倾射而出,同样在空中留下一条紫线流光。

    如同两颗飞逝的流星骤然相撞,轰然炸裂开来,碎裂的空气弥漫开来,重重的冲击着耳膜,出嗡嗡颤鸣声。

    两剑相撞的刹那,慕容天水似乎早已料到这一击定会被对方封杀,手腕一振一颤,瞬间暴刺出数十道水光剑芒,一气喝成,势若滚荡潮汐,一剑接着一剑,招招不离对方要害死穴,无尽的锋芒,绞杀,撕裂一切。

    对方的身形在凌厉无铸的剑势攻击下,肉眼可见,顷刻间便被撕裂得分崩离析的破碎开了。直到此时,慕容天水的脸上这才终于透出开心的笑意,因为这一次觉得自己的手感真实无虚地绞杀着实物,那种洞穿的阻力,沉重的绞杀感,都在证明这一切的真实性。

    结果很快浮现出来,对方身形却是再次完整无缺地呈现在他眼前,仍旧是毫未损。

    到云无涯的这个层面,所幻化的残影亦虚亦实,虚实相兼,意之所到,每具残影同样会出凌厉的击杀,似同真身无异。

    就在慕容天水的心神微惊之际,一抹紫电剑芒巳破开叠叠重重水光剑影,一剑电射,透过出一线缝隙,直向他的面门飞射而至,丝丝紫电杀气令皮肤生寒刺痛。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云无涯剑势的反击,竟然后先至。每一剑都迅如疾风电闪,诡异无比地袭向对的全身要害,迫使慕容天水在这惊天一击之下,不得不回剑自救。

    攻防顷刻颠倒转换,慕容天水顿然生岀一种深陷泥潭的憋屈感,直欲令人呕血。

    一时间,紫电剑气纵横,挥洒自如,剑剑迫使对方硬挡硬抗,挡一剑,退一步,抗一剑,退两步。一个攻得急,一个退得快,双剑不断碰撞,爆出一声声无比刺耳的炸响,令周边的空气像水波般荡开无数波纹涟漪。

    慕容天水从凌厉的攻击,到被对方如影随形般的步步逼杀,此间的势态逆转只在呼吸之间,非旦连出手反击的机会都没有,还须揪心提神防范对方的袭杀,可谓是憋屈恼怒之极,这是何等的耻辱和蔑视,强者可杀不可辱。潜在的力量轰然迸,身形微侧,忍着再次被一剑透肩的痛苦,手中的长剑直指对方的咽喉。

    锵!荡开了对方奔袭的一剑,摆脱了一边倒的被动局面,赢得了反击的机会。

    双方展开了以快对快,以力撼力的搏杀,每一次的撞击,慕容天水都感到一股股强力的反震,一缕缕紫电气劲透过剑身传自手掌,手臂,一阵阵麻痛令握剑的手颤抖不已,手中长剑几乎脱手而出。

    慕容天水心头骇然,背心已然湿透,没想到自己竟然连实力修为都稍逊对方一筹,当真是大大出乎了他的意外,甚至到现在都没弄清对方的真实修为,只不过,已没有时间让他继续揣摩猜想下去。

    此时的他除了竭力格挡,竟然连一剑都递不出来,照此下去必败无疑。心下一横,整个人气势为之变,看上去仿佛巳凝练化身为一座峰岳,令生人出一种无懈可击,无可撼动的气势。

    每踏出一步都厚重如山,稳若坚岩,与众不同的是这座峰岳,不仅是气势磅礴浩然,似还蕴含着一种凛冽锐利破天锋芒。

    "这才是他的真正实力?"云无涯禁不住轻"咦"了一声,下意识的微眯了一下眼,凝聚的视线中,竟现对方的浑身上下似有絲絲金芒绽射闪烁,其亮度有若太阳般的炽烈灼目,在这种光线中感觉到一股裂天斩地的无尽锋芒。

    惊诧中,微眨了眨眼,这些金芒变得更加浓烈,只觉自身仿佛让人一下置于一片金色的洪流之中,一波一浪的金流似若一缕缕金色的剑芒凝聚而成,所过之处,仿佛可以切割,撕裂,破碎一切,无可阻挡。

    这是金之锐利的精髓,金的无坚不摧的无尽锋芒。这慕容天水竟还是一个金属性的拥有者,也就是说他的身上拥有着三种不同的属性,一水,一土,一金,攻守兼备的三系组合。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