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魔法> 将武生之武家庶女别太毒>正文 1106.两伙争执(东方朔激怒,曹将国发威)

正文 1106.两伙争执(东方朔激怒,曹将国发威)

书名:将武生之武家庶女别太毒作者:莫晓苏加入书签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季全华眼看着司徒兰那急切的小眼神,故意放慢的步调,又是一阵故弄玄虚地唉声叹气。

    司徒兰急上眉头,恨不能跳起来脚。

    看到自己心上人这般急躁的模样,东方朔终于忍无可忍,一个箭步冲了上前,揪着季全华的衣襟,将其凌空提了起来。

    “妈的!你小子别给脸不要脸啊!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东方朔这一个举动,也激怒了坐在堂之上的曹将国!

    曹将国两眼怒瞪,猩红吓人,他咬牙切齿间,摇手示众,身后众人呼呼啦啦下去,将那东方朔围堵了起来。

    眼看这形势,司徒兰吓得不轻,季全华更是惊得脸色惨白,嘴角抖笑,支支吾吾道:“大人……大人手下留情……你……你吓住了曹家军了……大人……大人是来援助我西疆破获恶党,而非与我国为敌,大人……大人还请自重。”

    一众白衣男子将东方朔和季全华团团围住,各个虎视眈眈,剑拔弩张之势,只等自己的镇主一声令下,群殴上阵!

    司徒兰缓过神来,这方惊慌作揖拱礼,这腰身恨不能折下去90度,就差给曹将国跪下来了。

    “曹镇主息怒!曹镇主莫要动手!东方大人向来不善言辞,做事情行动力强,其实他没有恶意!还请曹镇主收回成命……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

    曹将国冷嗤一声,意味深长道:“本王知道啊!铁腕盛名,天下闻名!他东方朔不喜言辞,手腕老厉,想到哪里做到哪里不是?你们二位一个花腔,一个铁腕,上官主君的左膀右臂,手脚和耳目,天下谁人不知晓!不过,本王有义务提醒你们而为一下,纵使你们在权门在如何风光,到了西疆这地界儿就给我乖乖做人!我想待人之道,向来以礼待之,对于宾客我曹某人素有好客之名,必是优厚盛待,绝不怠慢;若是有好事滋事之人,我曹某人也不会当了那软柿子让人随意捏了去!”

    此话一出,司徒兰赔笑作揖依然,好生求饶道:“是是是!曹镇主深明大义,这事是我们不对,千不该万不该动手在先!我司徒兰向曹镇主赔不是了,还请曹镇主法外开恩,念及西疆和东苍长年友谊,原谅东方大人一次!”

    曹将国冷斜了东方朔一眼,不冷不热道:“呵呵!本王倒是看司徒大人是一个明白人,知道事情该怎么做,可是司徒大再怎么明白也白搭,若是东方大人胸中有恶气,全然不把我们义门看在眼里的话,那本王只能另当别论!”

    司徒兰双眼惊怔,他呼号一声,命令之:“东方大人还不快放开你的手!赶紧向季大人道歉认错!”

    东方朔揪着季全华的衣领狠狠地扭了一周,他愤恨而又不甘,恶狠狠怒瞪了对方一眼,吓得季全华可不轻。

    季全华尴尬抖笑,声声求饶道:“东方……东方大人……莫要轻举妄动……这……这件事情兹事体大……还望东方大人海量……”

    东方朔猛然松开了双手,季全华一个重心不稳,摔了一个屁股蹲。

    然而这一跤摔得结实,围堵众人冷视,竟无一人上前搀扶。

    季全华尴尬揉着腰,站起身来,挤眉弄眼尬笑,只为缓和场面激战气氛:“哈哈哈!几位大哥还是算了,都是自己人自己人!还是算了……算了吧!”

    然而,季全华的话根本不算话,白衣武士无人搭理,纹丝不动站在原地,这气焰根本没有消退之意。

    曹将国干咳了一声,趾高气昂道:“道歉呢?看来这东方大人还真是勉为其难!若是这么勉强,还是算了!”

    听到这里,司徒兰着急上火,“嗖”得一声钻进了白色人圈,一手摁住东方说的头,嘻嘻哈哈道:“这不是道歉了吗?这不是道歉了吗?哈哈哈!几位大人还是算了!算了吧!”

    曹将国冷眼相看,显然这个结果他一点都不满意。

    季全华正要开口之时,却被曹将国果断打断。

    “季大人莫要低头!这件事情不是关乎你一个人的声誉的问题,更是关乎我西疆的声望!原来在东苍眼里,我西疆这般不如人,到不知道我曹某人还没有死,就让人在我眼前公然大人?这打狗还得看主人,这到底是打你还是打我曹将国的脸呢?”

    司徒兰更加惊慌,他凑到了东方朔耳边,絮絮叨叨:“你赶紧道歉吧?还没有看清楚形势吗?你若是再义气下去,这曹将国就会那你的冒犯的行为大做文章,别忘了你我此行的目的是为了带回武明道,显然这曹将国是想尽办法不让咱们带走武明道,你若是再傻,其后果你我能承担的了吗?”

    此话出,东方朔恍然大悟,即便他心中再不甘愿,可是在事实面前,他还是屈服。

    东方朔埋着头,咬着牙,闷声挤出了三个字来:“对……不……起……”

    这般屈辱,东方朔永生难忘!

    这一声道歉,季全华松了一口气,他转身作揖求饶道:“镇主,既然东方大人已经向全华道歉了,这事就过了吧!战事要紧,耽搁不得!”

    曹将国咕哝口腔,不爽不悦,还是勾了勾手,撤走了这人柱子一般的白衣武士。

    眼看呼啦啦撤去的人马,司徒兰的心中大石才算是落到了地,他抚着胸口,深深喘了一口气。

    事后,他松开了按在东方朔头的手,深深瞥了对方一眼,意味深长道:“你到门外等我去,这里有我没有问题。”

    听到这里,东方朔自然不依,怒眉反驳道:“可是……”

    司徒兰言辞强硬道:“听话!这里有我你放心!你去门口守着!”

    东方朔眉头紧皱,他咬了咬牙,眼神中五味杂陈,其中有关切、紧张和埋怨。

    司徒兰心疼几分,想到大局,他知道眼前的男人真的是可以为了自己什么都不问不顾,向一只蛮牛一般横冲直撞。

    他这样的状态,根本见不得自己吃一点亏,受一点委屈……

    而现在孰轻孰重,司徒兰最清楚,他闭上了眼,思考良久,灵关一闪。

    司徒兰睁开眼睛时,诡秘一笑,他勾了勾手指,让东方朔低下头来。

    东方朔会意,乖乖低下来了头——

    司徒兰附其耳边两句:“你趁着这个时机,去找下罗甘的下落,他可是这件事情的关键人物。”

    听到这里,东方朔眼神忽闪希冀,继而连连点头,转身而去……

湿馨提示:按键盘<-左右->回车键enter,分别可以回到上一页下一页目录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