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星海之主 正文 第三百一十五章 拜师(下)

正文 第三百一十五章 拜师(下)

目录:星海之主| 作者:深渊龙骑士| 类别:玄幻魔法

    霸刀的名号首先给人的感觉是酷烈狂猛、霸气十足,很难想象这样的名号竟然为一位女子所拥有。

    但霸刀之名是有来历的。

    霸刀不但是名号,更是一把星器战刀的名字,它是三百多年前一代铸器大师高欢,为自己的平生好友萧阳明所度身打造的七阶兵器。

    萧阳明因为这把战刀而名扬星海,他依据霸刀的特性分别创立了霸刀诀和七十二式霸刀术,横扫同阶无敌手。

    当年萧阳明最辉煌的战绩,是以高级天空武师的修为境界,在战场上连续斩杀了七位天空武师,包括了一位顶级天空武师。

    霸气绝伦!

    霸刀、霸刀诀和七十二式霸刀术,也成为了仙罗萧氏的武道传承基石,代代都有出类拔萃的子弟继承霸刀名号,成就不凡的事业。

    然而花无百日红,百年前萧氏遭遇到前所未有的重创,一夜之间四分五裂,从此一蹶不振再也无法重现昔日的辉煌,连赫赫有名的霸刀都在争斗中被打落了阶位,没有了当年的犀利强横。

    萧素素算是霸刀的最后继承者了,十年前她孤身来到浩元武阁,一直都在武阁里潜修不问世事,让知道霸刀萧氏的人无不为之唏嘘。

    戴兴德也算是其中一个:“萧家算是彻底末落了,萧素素其实很聪明,她根本无意重振萧氏,但有心将霸刀传承下去,不过…”

    他看着聂锋笑吟吟地说道:“想要拜萧素素为师,得到霸刀传承的人很多,但是迄今为止没有一个人能够得到她的认可,所以难度很高,另外…”

    聂锋苦笑道:“戴伯父,您就不要卖关子了。”

    这位颇有点为老不尊的脾性,说话喜欢吊人胃口,拿晚辈寻开心。

    但没有恶意,反而是熟络的体现。

    戴兴德嘿嘿一笑:“萧素素也很喜欢秋海棠,要不是武道天赋不合,她早就收秋海棠为徒弟了。”

    我靠!

    以聂锋的城府,也差点骂出声来。

    他终于明白秋海棠为什么敢在浩元武阁里张扬跋扈,背景后台太深了!

    “不过…”

    戴兴德再次来了个神转折:“萧素素虽然喜欢秋海棠,但她跟罗源不一样,她最大的愿望应该是替霸刀找到传人,如果你能够得到她的认可,那么就算秋海棠是她的亲生女儿,也不要想动摇她的意志!”

    “而除了罗源和萧素素之外,也不是没有其他人适应当你的真传导师,不过相信我,他们两个是你最好的选择。”

    聂锋点了点头。

    戴兴德很欣赏他,绝不会无缘无故地欺骗他,而戴兴德的意思也很明白,让他往萧素素这边去努力,拿下霸刀传承!

    心念电转,聂锋当下起身行礼道:“多谢伯父指点,晚辈明白了。”

    “明白了就好…”

    戴兴德跟着起身,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老夫从武阁里退休了,也帮不了你多少,以后你在武阁修炼,只能依靠自己努力。”

    聂锋沉声说道:“晚辈一定不辜负伯父的期望!”

    戴兴德的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说道:“把你的军牌给我。”

    聂锋愣了愣,但没有犹豫地从藏虚戒里面取出了自己的骑士军牌。

    戴兴德没有立刻接过军牌,目光落在聂锋右手无名指佩戴的藏虚戒上,感叹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你这枚藏虚戒…以后小心别人的算计。”

    聂锋傲然说道:“伯父放心,我敢亮出来,就不怕别人的算计!”

    如果连这点自信和勇气都没有,那他先前就根本不会上台同秋海棠对决。

    藏虚戒是很招人觊觎,现在的他也有了守住藏虚戒的实力和底气。

    戴兴德眼睛一亮:“很好,你有这样的气势,说不定萧素素会欣赏你。”

    霸刀是绝不可能传承给懦弱无能之辈,聂锋刚刚显露出的狂傲,倒是非常契合霸刀的精神内涵。

    戴兴德拿过聂锋的军牌,他又从怀里掏出了一枚同样款式,但质地颜色明显不同的军牌,然后将两块军牌上下叠加握在手里。

    过了片刻,一抹银白色的光芒在两块军牌之间闪过!

    戴兴德将聂锋的军牌还给他,说道:“我以前在武阁任职积攒了点军勋,原本是想留给子孙的,但是子孙个个都不争气,给他们纯粹是浪费,都给你了。”

    聂锋顿时吃了一惊,握着军牌注入了一丝星能。

    在陈子豪的指点下,他已经掌握了军牌的使用方法,跟星牌基本一样。

    结果聂锋发现,自己的这块军牌里面,竟然多出了两千三百七十点军勋!

    两千三百七十点军勋!

    现在聂锋已经非常清楚,武阁军勋有多么珍贵,秋海棠为了坑自己,提出了两千军勋的比试彩头,按照陈子豪的话说那是要坑死他。

    聂锋真没想到戴兴德给自己这么多军勋。

    说起来两人无亲无故,完全是因为戴勇引荐的关系,对于戴兴德来说,给聂锋引路指点就已经是很大的人情了。

    这笔军勋,聂锋拿着都感觉烫手:“戴伯父…”

    “不用说…”

    戴兴德挥手说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就当我在你身上下注吧,将来如果我戴家的子弟遇到什么困难,你能帮就帮一下,就算偿还这笔赌注了。”

    戴兴德说得好像是一场交易似的,但聂锋却是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他对自己的厚爱和信任。

    沉默了片刻,聂锋握着军牌躬身行礼道:“多谢伯父!”

    这笔人情他领受了,将来必向戴家偿还!

    “这就对了…”

    戴兴德眉开眼笑,好像还是自己占了大便宜似的,说道:“我让人准备点酒菜,我们伯侄两人好好聊聊,我再跟你讲讲萧素素的事情。”

    虽然聂锋是吃完晚饭过来的,但他没有拒绝戴兴德的好意。

    结果聂锋在戴家足足呆了两个时辰,直到天色很晚了才告辞,戴兴德还想让聂锋在戴家留宿,不过被聂锋给婉拒了。

    离开的时候,戴兴德亲自送他出门,语重心长地说道:“宜早不宜迟!”

    聂锋心领神会。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