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星海之主 正文 第一百七十八章 当酒三杯

正文 第一百七十八章 当酒三杯

目录:星海之主| 作者:深渊龙骑士| 类别:玄幻魔法

    聂锋跟方无回素昧平生,在星武擂台上也没有碰到过,今天是首次见面,无亲无故也无冤无仇,后者一口一个“聂师弟”叫着,给人的感觉两人非常熟悉。

    当然按照星台试武会上的约定俗成,所有参赛武者都可以按照宗门大派的习惯,彼此之间用师兄弟或者师姐妹来称呼。

    但聂锋心中雪亮,这方无回对自己绝对是不怀好意!

    说实话,聂锋原先就打算如果是自己猜枚猜对了,那就自罚三杯了事,没有吟诗作赋的想法。

    可是聂锋还没有开口,方无回就将他逼到了墙角边,说聂锋出身市井,说什么现场作诗太难为他,言语中的讥讽只要稍稍有心都能听得出来。

    在场的宾客绝大部分都是南远城里名门大族的子弟,或者出身不是商贾就是官宦之家,聂锋在其中算是少见的平民。

    虽然说在这里平民出身的武者并不止他一个人,但他是西擂榜眼,是这届星台试武会上杀出的一匹黑马,方无回如此作态的原因就昭然若揭了!

    至于其他人,基本上都在看笑话。

    他们跟方无回是一类人,不少人本来看聂锋就不爽,还有在擂台上被聂锋击败过的,更是视他为眼中钉,当然是乐得见到聂锋当场出丑。

    尤其是在玉公子的面前!

    仔细想来先前方无回提出要猜枚罚诗,估计很大一部分原因是针对聂锋。

    一个出身市井的平民子弟还懂作诗?那简直是天大的笑话!

    尽管聂锋可以自罚三杯解决,不过被方无回揭穿底细之后,他在玉公子面前再没有什么脸面可言,也入不了后者的慧眼。

    看着神色沉静的聂锋,以及面带揶揄之色的方无回,踞坐于主位上的玉公子露出似笑非笑的神色,没有开口说话的意思。

    他不认识方无回,也不认识聂锋,对两人不存在任何的偏见,但他也不会干涉两人之间的争斗。

    而坐在玉公子下位的歌姬宛儿,看向聂锋的眼眸里透出几分怜悯之色。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在她看来,聂锋只能忍吞下这份羞辱,没有别的办法可以化解。

    其他人的想法,也基本差不多。

    见到聂锋没有回答,方无回呵呵一笑,伸手提起了酒壶。

    “慢!”

    正在这个时候,聂锋忽然抬手说道:“多谢方师兄厚意,聂某心领了,只不过我这里有一首诗,还请玉公子和诸位品鉴!”

    什么?

    大家都是愣了愣,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听聂锋的意思,还真的打算现场作诗一首?不是在开玩笑吧?

    他能写什么诗,不会是打油诗吧?

    其实很多人今天赴宴都是有准备的,对这场宴会上助兴的猜枚游戏并不感到多少意外,方无回对此很清楚,否则他哪里会冒着得罪那么多人的风险提出这样的建议。

    因为玉公子是风雅之人,懂诗也擅长作诗,方无回是在投其所好。

    至于聂锋区区一个平民子弟,是不可能有消息渠道提前获知的。

    他不会是想硬着头皮写首打油诗出来吧?

    不少宾客都露出古怪的神色,一副忍不住要笑的模样。

    方无回直接就笑了出来,貌似好意地提醒道:“聂师弟,你可要想好了,玉公子可是出身白鹿文院,师从当代大儒,学识渊博遍读诗卷。”

    他言下之意是聂锋如果是搞首打油诗或者抄诗来念,那完全是自取其辱。

    而方无回这样提醒聂锋,并不是真的好心好意,是故作宽厚实则狠踩的讥讽!

    让方无回没有想到的是,聂锋没有再理会他,而是向玉公子行了一礼,说道:“玉公子,我年幼的时候曾读过燕羽传,平生最为敬仰这位先秦侠者,因此曾经赋诗一首以作纪念,今天就拿来献丑了。”

    “燕武公?”

    玉公子眼睛一亮,瞬间坐直了身姿,他点点头说道:“燕武公是我辈楷模,纪念他的诗歌我读过不少,希望你这首有不一样的地方。”

    他的话里带着含蓄的提醒。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燕羽是古秦帝国末代的一位强大星武者,嫉恶如仇侠名远播星海。

    时值秦帝残虐无道到了天怒人怨的地步,燕羽立誓替天行道,为此他只身单剑潜入帝宫谋刺秦帝,结果行踪败露。

    当时帝宫一战,真正是惊天地泣鬼神,燕羽以星脉武尊的修为,重创三千皇家羽林精锐,斩杀七位同阶皇室强者,剑败秦氏第一高手星魂武圣秦高阳,最后力竭战死在皇座之前!

    这一战被视为传奇之战,虽然说燕羽没有能够刺死秦帝,但秦帝也被他的豪勇吓得魂飞魄散,惊吓过度重病不起,不久之后就一命呜呼了。

    后来古秦帝国崩灭,仙罗帝国崛起,开国太祖命文院大儒编撰了,并追谥燕羽为燕武公,可谓极尽哀荣了。

    聂锋要赋诗纪念燕武公,严格说起来是不自量力,因为千百年来,同样的诗出过很多,他能跟那些学富五车的学士大儒相比?

    方无回脸上浮现出一抹冷笑。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聂锋用双手捧起一杯酒,起身吟道:“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今思燕羽,一剑惊帝皇!”

    他的声音并不响亮,但是蕴含着深沉的力量,落在众人的耳朵里,字字如同雷霆轰响震耳发聩。

    砰!

    聂锋的话音刚落,玉公子陡然拍案而起,眼眸里透出不敢置信的惊喜和震骇。

    这位翩翩公子失声说道:“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如此好诗,当酒三杯!”

    他挥手举杯,连饮三杯,然后哈哈大笑。

    那些原本想看聂锋笑话的人,无不瞠目结舌,个个都是呆如木鸡。

    他们就算不会作诗,也是懂诗的,鉴赏一首诗水平高低的基本能力还是有的。

    再不懂,也能从玉公子的反应判断出来。

    方无回直接傻眼了,脸上更是火辣辣的疼。

    聂锋的这首诗就像是一记响亮的巴掌,重重地拍在他的脸上。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