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星海之主 正文 第一百六十七章 星台试武(十六)

正文 第一百六十七章 星台试武(十六)

目录:星海之主| 作者:深渊龙骑士| 类别:玄幻魔法

    金湘玉给聂锋的感觉很奇特,自他夺舍重生以来首次见到对方正是如此。

    表面上这位忘忧酒馆的老板娘烟视媚行,是历经风月的风尘女子,但她的骨子里根本没有那么轻浮,一颦一笑眼波勾魂更像是掩饰甚至是游戏,真实的内心深藏不露,不被任何人所探知。

    至于坊间流传最广的说法,聂锋原先就不大相信,现在更是确定无疑。

    金湘玉绝不是梁高远的外室,因为她在聂锋面前寥寥几次提及这位城主大人的时候,语气里缺乏亲昵或者敬畏,视之为平等的对象。

    聂锋不知道金湘玉的真实身份是什么,不过他并不介意跟对方合作一次,或者更准确地说是被她利用一把,来换取自己所需的东西。

    但他也绝不是任由金湘玉摆布的对象!

    “金老板,你特意找我过来,不是仅仅只为了夸我几句吧?”

    “叫湘玉姐!”

    金湘玉娇媚地白了他一眼,再次纠正了一次聂锋对她的称呼:“早就跟你说了,私底下我们不要那么生分,你当我是你姐,我当你是弟弟…”

    她笑语盈盈隐含暧昧,换成是别的男人,恐怕早已晕头转向不知东南西北了。

    但聂锋是何等人物,笑笑没有搭她的腔。

    这朵带刺的玫瑰,远远看着就行了,想要采摘那得有过硬的手套才行。

    见到聂锋不为所动,金湘玉暗暗咬了咬银牙,还是转入了正题:“小聂,有人想立个局,希望明天你上擂夺位之后,能点名邀战一个人。”

    聂锋剑眉一挑:“让我点名邀战?是买我赢还是我输?”

    今天一战,聂锋在连胜两场之后就主动下台,理所当然地失去了擂主的位置。

    所以明天他想重夺擂主之位,那还得再次战胜抽签的对手,没有任何特权!

    只有擂主才有点名邀战的权力。

    金湘玉盯着他说道:“买你输…”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聂锋断然拒绝道:“那不可能!”

    金湘玉愣了愣,失声问道:“你就不想听听对方开出的条件?”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聂锋淡淡一笑道:“不管对方开出再高的条件,我也是不会答应的,再说又能有多高?所以不听也罢!”

    金湘玉将手里的酒壶搁在桌上,神情变得冷淡了不少,沉默地看着聂锋。

    聂锋泰然自若,拿过酒壶自倒了一杯,将杯子捏在指间慢慢品着。

    雅间里的气氛,忽然变得非常凝重。

    过了片刻,金湘玉忽然又笑了:“能告诉我为什么吗?”

    聂锋放下酒杯,沉声说道:“这是我作为武者的底线,买我赢可以,让我放水认输,那不行!”

    聂锋前世所修行的极限武道,其武道的根本精神在于不断地挑战强敌和自我,在通往巅峰的路途之上勇往直前宁折不弯。

    而这种极限武道的精神早已深深地烙印在他的神魂之中,哪怕是夺舍重生也无法抹杀,对他现在的武道修行形成巨大的影响。

    如果聂锋答应了金湘玉,那他等于放弃了自己前世今生所坚持的东西,对方开出再高的条件也完全不值得。

    任何一位迈向巅峰的武者,都有自己的精神意志和强者信念!

    所以聂锋可以跟金湘玉合作设局捞钱,但他绝不会为此自断武道前程。

    金湘玉显然是懂的,她看向聂锋的眼眸里第一次流露出敬意,点点头说道:“既然如此,那就当我没有说过。”

    这位忘忧酒馆的老板娘拎起酒壶,又给聂锋倒满了一杯,媚笑道:“这杯酒算是姐姐向你赔罪,你不要怪我啊…”

    她使出自己最拿手的招数,聂锋也只能无奈苦笑:“湘玉姐,我怎么会怪你呢?说起来我应该向你道歉才对…”

    “我敬你一杯!”

    聂锋抢过酒壶,也给金湘玉倒了一杯。

    两人相视一笑举杯共饮,刚刚的那点芥蒂很自然地消弭干净。

    金湘玉换了个话题,说起聂锋今天在金钩赌坊下注以及跟曹兴海对赌的事情,她的消息非常灵通,居然知道得清清楚楚,仿佛当时就在旁边看着。

    但那是根本不可能的,聂锋也不瞒她,将自己同曹家兄弟的恩怨简单说了下。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万尚志也算是个人物…”

    金湘玉对此评价道:“可惜他的妻家目光太短浅,难怪成不了什么气候。”

    她笑着说道:“你倒是够狂的,居然赌自己夺冠!”

    “不是我狂…”

    这回轮到聂锋很认真地纠正她:“是我对自己有信心!”

    金湘玉顿时呆了呆。

    因为此时此刻,聂锋身上流露出一种强大无比的自信,让人为之折服的自信!

    这种绝不是刻意伪装的自信,或者说气质,金湘玉这辈子只在寥寥几人身上见到过,而他们无不是真正的强者。

    其实金湘玉很想嘲笑聂锋几句的,笑他说大话也不怕闪了舌头,但是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一时间都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对于这位忘忧酒馆的老板娘而言,今天的连续失态,实在是太罕见了。

    “湘玉姐…”

    聂锋探手在她眼前晃了晃,这个颇有孩子气的举动让后者立刻醒过神来,俏脸上顿时染上了一层晕红羞色。

    “啊呀…”

    她以手扶额,有点慌乱地说道:“我喝醉了,我们就聊到这儿吧。”

    聂锋洒然起身:“好的,那我先走了。”

    金湘玉跟着起身:“我送你…”

    说话间两人走到雅间门口,聂锋刚刚伸手准备去拉开门,结果金湘玉突然脚下一滑,身体朝着左侧倾倒。

    聂锋不假思索地转身探臂,瞬间挽住了她的柳腰:“小心。”

    或许是真的有点醉了,金湘玉轻吟一声,娇躯顺势偎依入聂锋的怀里。

    聂锋鼻中闻到一股醉人的芬芳,手掌心传来的热度和弹力让人怦然心动,由此不禁产生了一种强烈的刺激感。

    然而他却很君子地将金湘玉的身体扶正,再次伸手打开了雅间的门。

    守在门外的侍女立刻弯腰行礼。

    虽然金湘玉俏脸含笑若无其事的样子,但是心里面却是将聂锋恨到半死!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