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垂钓诸天 正文 第九十一章 黑店啊黑店!(五千五推荐票加更)

正文 第九十一章 黑店啊黑店!(五千五推荐票加更)

目录:垂钓诸天| 作者:道在不可鸣| 类别:历史军事

    

    “不行,遇见这样的好酒,说什么也要喝到。 ”

    周强坐不住了,走出了房间。

    “强哥,你去哪里?”

    陈伯仲诧异的问道,这菜都上来了,怎么还往外走?

    “你们先吃着,我出去找酒喝!”

    周强向后方摆了摆手,头也不回的往外面走去。

    周强一出门,正好看见北风从一旁的房间出来,当下双眼一亮,紧紧盯着北风的酒碗,问道:“你是这里的老板?”

    北风有些纳闷,“对,你有什么事?”

    “老板,咱们打个商量怎么样?我出一千块钱,买你手中的这碗酒怎么样?”

    北风一愣,这家伙倒是识货啊,但北风还是平淡的说道,“不卖。”

    “别啊,我再加钱行吧,两千!我出两千块钱!”

    周强一看北风欲走,急忙上前,走到北风前面说道。

    北风丝毫不为所动道,“不卖,这酒是药酒,我能喝,你却不能喝。”

    “这怎么可能是药酒?就算是药酒我也要喝,多少钱你出个价!”

    周强不肯放弃,酒鬼遇见好酒却只能看不能喝,这种痛苦难以忍受。

    北风无奈的问道,“真要喝?”

    “喝!”

    周强神色坚决。

    “那好吧,五十万卖给你。”

    北风淡淡的说了一个价格。

    “嗯?多少?!你怎么不去抢!”

    周强掏了掏耳朵,怀疑自己听错了。

    北风故意爆出来一个天价,为的就是不想卖,当下冷冷的说道,“你可以不买,我不强求,还有事吗?没有我就走了。”

    周强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看着北风慢慢走远,没有再阻拦。

    五十万一碗酒,周强可不想被当冤大头,而且还是冤到姥姥家的那种。

    “哼!”

    冷哼一声,周强转身回到房间,一脸闷闷不乐。

    北风觉得自己没有宰周强,一碗用两只妖兽泡出来的药酒,喝了能百毒不侵,在特殊的情况下可以救人一命。

    固然报出这么高的价格是有北风不想卖的原因,但如果周强真的要买下,北风也不会阻拦。

    “强哥,你怎么了?”

    陈伯仲看着脸色不是很好的周强询问到。

    “你找的什么菜馆啊!整个就是一家黑店!你知道刚才我出去让这老板卖一碗酒给我,他怎么说的吗?”

    周强气呼呼的喝了一口茶,差点没吐出去!“卧槽!这茶也这么难喝!”

    “这老板真特么是疯了!刚才出去我让他卖一碗酒给我,他居然要价五十万!”

    周强感觉嘴巴里全是苦味,缓了一口气后,一脸便秘的表情。

    陈伯仲一愣,不会吧,一碗酒这么贵?那自己家里所有的存款加起来也不过才能买到几碗酒?

    “强哥,这家店的老板很有个性的,应该是他为了不破坏自己定下的规矩,所以报了一个天价,想让你知难而退吧。”

    陈伯仲劝说道。

    “算了,不说这些,我们吃菜。”

    周强摇了摇头,对着三人招呼道。

    “呜?这是什么肉?好嫩,而且这皮好有嚼劲。”

    周强旁边,一女子夹了一块肉放入嘴中,随后毫不犹豫的又开始对准一块肉夹去。

    “不错!太好吃了!这肉吃到嘴里比闻着还要香!”

    陈伯仲也瞪大了眼睛,紧随其后。

    周强有些不满,特么你们到底是那边的?同时也将信将疑的夹了一块肉放进嘴中。

    这一口下肚,周强就停不下来了,什么喝不喝酒都被抛之脑后!

    另一间房间里,一个美貌少妇和三个四十来岁的男子坐在一起吃饭。

    “三妹,还是你会享受,这么好的地方你是怎么找到的?”

    一体型壮硕的男子夹了一块肉,放进嘴里慢慢咀嚼着,对着美貌少妇问道。

    美貌少妇一笑,“偶然吧,只是想着这里离我们的目的地不远,所以才在这里吃一顿好的,也算是为我们提前庆功。”

    另外两个汉子嘴里包着一大堆肉,口齿不清的说道,“这,这敢情好!等吾们回来后还可以再来吃一顿。”

    “大哥,确定位置了吗?”

    萧媚瞪了两个汉子一眼,转头问道。

    寒单虽然外表粗旷,但举止却很优雅,不紧不慢的夹着一块变异大鲵的肉放进嘴中,才说道,“放心吧,为了这座大墓,我们可是忙活了半年了,已经确定了大概位置,这座墓里的东西只要出手,足够我等兄妹四人金盆洗手,舒舒服服过下半辈子了!”

    “嗯,不过还是要小心,鬼知道这种大墓里面有什么东西。”

    萧媚不放心的叮嘱道。

    “放心吧三妹,我们这多年来何曾失手过?”

    寒单脸上充满了自傲。

    “嗯?老二你去那里?”

    寒单一愣,看着自家兄弟向外面走去,不由问道。

    潘近转过头问道,“大哥上厕所啊,你要不要一起?”

    寒单嘴角抽了抽,挥了挥手说道,“不去,你自己一个人去吧。”

    “卧槽,憋不住了,这厕所在哪里啊?”

    潘近在宅子里到处找厕所,愣是没找着,当下心里暗骂,“一顿饭收的这么贵,服务却这么差,关键时刻人影都看不见一个!”

    “实在忍不住了,随便找一个地方撒吧!”

    潘近左看右看,没见着人,当下朝着一间房间而去。

    “嗯?!”

    潘近打开房门,看着屋内放着一口一米五左右高的大鼎,瞬间一愣,口中惊疑不定。

    当下上前用手慢慢抚摸着鼎身的纹路和浮雕,足足看了十来分钟之后,潘近终于确定了这口鼎的价值!

    “好家伙!虽然我看不出来是什么年代铸造的这口鼎,但无论是那一个朝代铸造的这口鼎都绝对是国宝级的文物,居然还能保存的这么完好!稀世珍宝啊!”

    潘近可不简单,职业摸金校尉,往上数八代都是做这一行的!

    口口相传之下,潘近的眼力可不比一些专家教授差,甚至还要更高!

    此时的潘近已经陷入了狂喜之中,什么尿意早就被扔到爪哇国去了。

    满脑子现在都是在想怎么才能把这口大鼎弄到手!

    “你在这里做什么?”

    一道质问的声音传来,把潘近吓得一抖,差点直接尿出来。

    潘近转身一看,门外站着一个魁梧大汉,胳膊上能跑马的那种!

    肌肉高高鼓起,如同一块块砖头一样!

    潘近快打量了一下门外之人,看了看对方的体型,再看了看自己的体型,心里暗骂一句,“麻痹!肯定是吃激素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