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垂钓诸天 正文 第九十章 学精了的玄二

正文 第九十章 学精了的玄二

目录:垂钓诸天| 作者:道在不可鸣| 类别:历史军事

    

    张军快崩溃了,本来想给自己减少一点对手,结果开头错了图片,这下子全都叫嚷着要去看看。??

    只有少数人觉得路途遥远,打起退堂鼓。

    “嗯?突然这么多人转账给我?”

    北风一愣,刚才就十来个人转账给自己,但过了一会后,转账的人数如同井喷式爆,已经过两百人了!

    北风随意选取了四人,然后在群里公布了入选的名单。

    结果出来了,张军一脸失望,不知道是在惋惜不能吃到美味的菜肴,还是在惋惜不能看见玄一。

    没错!张军这家伙就是上次去北风私房菜馆,看到玄一,心里想着三年起步最高死刑的家伙。

    “玄二,去村上接一下客人。”

    很快时间到了十点半,北风对着玄二吩咐道。

    “为啥每次都是我。”

    玄二摸了摸后脑勺,小声的嘀咕着。

    “啪!”

    “就你话多!”

    北风的回答也很粗暴,直接控制了力气,一巴掌拍在玄二后脑勺上。

    玄二学精了,一溜烟的就跑了,不敢再顶嘴。

    “还有这么多肉,要不要再多接几桌客人?”

    北风走到地下室,看着还剩下很多的变异大鲵肉,心里想着。

    “还是算了,等下次再钓到妖兽再说吧。”

    北风想了想,还是放弃了这个念头。

    虽然变异大鲵的肉对自己来说没有帮助了,但是味道很不错,要是这一段时间都没有钓到妖兽类,变异大鲵的肉又被吃完了,那自己吃什么?

    “噗嗤!”

    意念一动,极.寒冰出现在手中,北风用枪尖轻轻在变异大鲵的肉上划了两下。

    坚硬无比,外表还包裹着一层寒冰的变异大鲵丝毫不能抵挡极.寒冰的锋芒,北风没有感受到任何阻力传来,一大块肉就从变异大鲵的骨架上脱落下来。

    对于三千二一桌的客人,北风自然不会用大鼎来炖肉,那样完全是亏本到了姥姥家。

    直接做一道红烧大鲵,北风做的很认真,这是一种态度,尽可能的做到自己最好的水平。

    虽然北风的最高水平也不咋地,但最起码努力过了,要是其它餐馆也像北风这样做,早就倒闭了!

    就算再努力也没用,味道不好吃,顾客不买单,等着关门大吉吧!

    也就是北风仗着来自异世界的食材,才敢这样做,好不好看是其次,只要好吃就行!

    菜在锅里咕噜咕噜的响着,一股股香味飘荡出来。

    “汪!”

    “呜~汪汪!”

    吃得多和吃不饱两个小家伙一天到晚除了吃饭的点,平时基本上看不见踪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好了,安静。”

    北风看着两个小家伙上蹦下跳的,站起来也够不着灶台边沿,但偏偏还在那里人立而起,两条后腿站在地上,在那里一蹦一蹦的,像是想看看锅里煮的啥。

    北风轻轻的说了一句,吃得多和吃不饱两个小家伙像是听懂了一般,老老实实一左一右的蹲坐在北风旁边。

    “我的妈呀,还真的是要走这么久的乡间小路啊,还好没穿高跟鞋过来。”

    一个三十来岁的美妇人抱怨着。

    一旁两个年轻女人没有说话,而是默默看了看自己脚上的水泡,狠狠的瞪了身边的男伴一眼。

    像是在埋怨,为什么要来这种地方吃饭。

    菜马上就要好了,院子外也传来了一阵阵喧闹声。

    两个小家伙向着外面看了一眼,然后就撇过头,老老实实的蹲着。

    因为只有两批人的原因,所以都是安排在装修古典的房间内用餐。

    很快玄三端着两个大盘子出来了,送到两个房间之中,整个过程中都是板着脸,没有说过一句话。

    主要是开心不起来啊,玄二那家伙虽然头脑简单,但四肢达啊!

    麻痹,胳膊上都跑马的那种,浑身都是肌肉。

    刚才北风也是叫的玄二,但玄二学精了,直接晃着砂锅大的拳头走到玄三面前。

    玄三打量了一下玄二的体型,默默的放弃了反抗,老老实实走到厨房,端着盘子给客人上菜,帮玄二把活做了。

    “该死的玄二,怎么以前没现这货心眼这么多,你给我等着,等我过你之后,每天都要吊打你!”

    玄三一脸郁闷,现自己在这里是最弱的,谁都打不过。

    北风自然看见玄二的小动作了,也不在意,反正只要有人过来端菜就行。

    “等等,服务员,帮我开瓶酒。”

    这一桌上坐着两男两女,坐在座的男子叫住玄三。

    “我们这里不提供酒水。”

    玄三脚下一顿,转过头一字一顿的说道。

    “麻痹,还真把我当成服务员,把自己当成大爷了?要不是现在自己从良了,说不得今天就要让你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玄三在心里想到,随后转身离去。

    “什么素质啊!就这水平也敢收三千二一顿?皮蛋,你丫不会被宰了吧?”

    看着理都不理自己的玄三,周强满是气氛,转头对着自己的小问道。

    “强哥,这家店就是这样,不提供酒水的,也怪我忘了和你说了,而且要吃到这家店的菜品可不容易,我可是好不容易才预定上的。”

    陈伯仲解释道。

    两个女孩子没有插说,坐在一起交头接耳,讨论着女人之间那些事。

    “哼,什么破规矩。”

    周强听到陈伯仲这样说了之后,心情稍微好了一些,但还是气愤刚才那个服务员。

    北风等人也在客厅吃饭,同样是红烧大鲵,还多了一份汤。

    北风走到旁边的房间,打开密封的酒坛口。

    一阵浓郁醇厚的酒香飘荡出来,酒坛子里的酒液金黄,如同蜜汁。

    北风用竹制的打酒勺子,放入酒坛,提起来一勺酒液。

    在竹勺子表面,一丝丝酒液粘稠如丝,向下方滑落。

    “嗯?好香的酒!”

    周强鼻子抽动了两下,闻着这一股酒香,感觉肚子里的酒虫都出来了!

    “这是什么酒的香味,好纯正!有些像是窖藏了几十年的茅台,但茅台自己也不是没喝过,和这酒香味比起来却少了些什么。”

    周强可谓是老酒鬼,身为久经酒桌考验的老战士了,不夸张的说,国内的酒说得上号,说不上号的酒基本都品尝过。

    但现在愣是闻不出来这股酒香是什么酒散出来的。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